卅街档案馆 第一章 冰面之下 冰面之下 1

叶阑珊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URL] 我叫冯健,1945年秋随部队入关,我们是第一批挺进东北的八路军。 在我军接管通化城半年以后,也就是1946年大年初二那天晚上,国民党地下组织伙同残余的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一场武装暴乱。暴乱被我军平息以后,郝班长带领我们去清除日伪军尸首。那天有零下四十多度,通化城的百姓用“嘎嘎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我叫冯健,1945年秋随部队入关,我们是第一批挺进东北的八路军。

在我军接管通化城半年以后,也就是1946年大年初二那天晚上,国民党地下组织伙同残余的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一场武装暴乱。暴乱被我军平息以后,郝班长带领我们去清除日伪军尸首。那天有零下四十多度,通化城的百姓用“嘎嘎冷”来形容这样的天气。我是南方人,之所以能经受得起那样的冰天雪地,完全是因为当时年轻力壮。

日本人的尸首铺天盖地。从“九一八”事变到“八一五”光复,整整十四年的压迫和奴役,让老百姓恨透了这伙禽兽不如的侵略者。他们把满腔的怒火发泄到这些负隅顽抗的暴乱分子身上,加之他们生活本来就很贫困,所以一千多具尸首上的衣物基本被剥得精光——手表、钢笔、戒指,凡是值钱的东西统统被“洗劫一空”,甚至连嘴巴里的金牙都被薅了出来。

郝班长带领我们赶到的时候,裸尸已经被成群结队的野狗咬得不成样子,像被切开的红萝卜,嘎嘎冷的酷寒中,在尸首上是见不到血的。那么,这千余具尸首如何处理?

拉到荒山野外埋掉肯定不切实际,寒冬腊月冻土层达一米以下,工作量太大;火化更是行不通,当时老百姓连冬天取暖的燃料都无法保证,又怎么能浪费在这些死人身上;最后上级不得已做了一个决定:水葬。

水葬日本人尸首这件事在通化城不是秘密,当时生活在那里的百姓都知道这件事。组织上不妨去问问他们。

由于当时人手有限,所以我们只能发动当地的百姓们帮忙,把尸首装进牛车马车,割开江面厚厚的冰层投到冰窟窿里。

说起来似乎挺简单,但是这件事情我们足足干了一天。特别是砸冰层的工作,酷寒使得冰面隆起了连绵起伏的冰包,人站在上面双脚不但要吃住劲,手上的尖镐也得抡圆了刨才行,不然根本刨不动。我们班的小赵年龄比我小,他没什么经验,还没活动好身子就去抡尖镐,结果没刨两下胳膊就给弄脱臼了。幸亏郝班长曾经干过几天救护兵,按摩了一会儿才给他复位。

就在水葬工作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桩怪事。

当时我和小赵正准备把最后一车尸首塞进冰窟窿,赶车的吴老蔫也帮着我们忙活。整整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就连郝班长这样的东北大汉都有些疲沓,更别说我和小赵了。吴老蔫把一具尸首扔进冰窟窿,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分给我们每人一支。我一看烟卷就知道是日本人的,于是便问他从尸首上弄了多少东西。吴老蔫憨厚地笑了笑说:“不少咧!还有三盒日本罐头。”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脚下突然重重地晃了两晃;小赵下盘不稳猛地跌了个大跟头。接着,冰层之下传来了一阵“嘎啦啦”的摩擦声,像是金属之类的硬物贴在江面移动。小赵卧在冰面上一脸惊慌地看着郝班长,意思是在问郝班长这是怎么回事。郝班长起脚跺向冰面,几下过后刺耳的摩擦声居然消失了。郝班长把小赵拉起来:“估摸着是尸首太多堵住了。”他指着江桥下的一个冰窟窿说,“往那里塞吧。赶紧弄完咱们好回去吃饭,天快黑了。”

吴老蔫拉过马缰,对我们说:“八路军同志,你们先把烟抽完缓缓劲头,我把马车先赶到江桥下面,这样能省把力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