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军方人事调整 隐现“领导梯队”

wongq 收藏 0 4205
导读:七八月之交,解放军2011年中人事调整基本落局,涉四总部、各大军区、海、空军、二炮部队及军队院校数十人转换岗位,调整过后的人事信息以军方特有的方式披露—一些新任领导人开始频频出现在军地会议活动中。 解放军现任军委委员和大军区正职领导履历中,在明年中共十八大前后,有多人超过70岁。按照《军官任职服役条例》,未来一年中,包括军委总部在内的军方领导班子中有多人将届龄退职。因此近期的大军区、总部级别的人事调整,深为海内外关注。 解放军多年来生活于和平环境,缺乏实战砥砺,但也确立了军官的岗位轮

七八月之交,解放军2011年中人事调整基本落局,涉四总部、各大军区、海、空军、二炮部队及军队院校数十人转换岗位,调整过后的人事信息以军方特有的方式披露—一些新任领导人开始频频出现在军地会议活动中。


解放军现任军委委员和大军区正职领导履历中,在明年中共十八大前后,有多人超过70岁。按照《军官任职服役条例》,未来一年中,包括军委总部在内的军方领导班子中有多人将届龄退职。因此近期的大军区、总部级别的人事调整,深为海内外关注。


解放军多年来生活于和平环境,缺乏实战砥砺,但也确立了军官的岗位轮职交流、基层艰苦地区锻炼等数种军官实践锻炼制度,作为和平时期选将的标准。此外,在军事演习、抢险救灾、维和维稳、人道救援及重大活动安全保卫、重大项目建设等方面体现的组织领导能力,也可能成为获得擢升的资历,亦或是军方高层所谓高素质复合型军事人才的任用标准之一。


总参的新格局

6月30日,南京军区举行《永远跟党走》大型文艺演出,南京军区参谋长蔡英挺与军区其他领导悉数出席。同日大陆论坛中已经传出蔡英挺升任副总参谋长的消息。次日,蔡英挺以副总参谋长的身份列席总参的先进党组织和优秀党员会议,成为总参排名第六位的副总长。


以军区参谋长军职直升大军区正职的总参副总长,较罕见,与其任职经历相仿的还有副总长侯树森。2009年,副总长刘镇武上将退职,时任沈阳军区参谋长的侯树森接任副总长,成为文革以后首位由军区参谋长直升副总长的高级将领。


去年12月,二炮原参谋长魏凤和增补为总参第5位副总长,加上此次蔡英挺的新入,解放军总参领导层首次出现“1正6副2助”的新格局,6位副总长海、陆、空和二炮出身俱全,编配结构、人数在四总部中最为庞大。追溯近20余年的总参历史可以发现,总参领导通常维持在“1正4副2助”的领导布局。


唯一一次例外,是2002年11月,总参曾出现过6位副总参谋长。中共“十六大”后,梁光烈接替已任职8年的傅全有出任总参谋长,其时总参已有5位副总长。不久,军科院院长葛振峰改任副总长,排序第一。梁光烈和葛振峰在沈阳军区时曾是司令员和参谋长上下级的军事搭档,葛振峰任职副总长后一年,原副总长隗福临退休。当时有人据此分析,这样的安排或许是为了梁光烈更好地在新任岗位上开展工作。


这样的熟人治理结构仿佛重现。蔡英挺长期在南京军区台海一线前沿工作,其间辗转调任军区作战部副部长,1996年因为福建台湾海峡的三军联合演习结缘长期掌握军权的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后成为张的秘书和军委办公厅副主任。


蔡英挺无论在南京军区的守备12师(现为海防12师)任副参谋长,还是军区作战部当副部长,其当年的顶头上司便是原南京军区司令员、现为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陈炳德。此次人事调整中,蔡英挺的快速上位,也有外媒揣测,“可能是军方高层为了加强对台工作的领导,应对明年1月的台湾大选。”


军情机构领导调整增多

蔡英挺上调北京后,其职位由48岁的原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少将担任,这是此次调整中两位“60后”大军区副职之一。另一个是由国防科技大学副校长升任校长的杨学军。作为国防科技大培养的“本土博士”,杨学军长期从事并行处理技术和软件工程研究,是银河-Ⅲ的总设计师。


杨晖之前任原总参三部副部长,后任总参二部部长,长期负责解放军军情口工作。中国的情报部门一直讳莫如深,秘不示人。2008年,在中央电视台三套《欢乐中国行—千里寄相思》晚会中,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通过晚会讲话,向军事外交人员表示新春祝福。这是解放军总参情报部部长首度对外公开亮相,亦是总参情报部的首度公开亮相。


今年5月,这位情报部部长出现在随同总长出访美国的行列中,杨晖被指定与各大军区、军兵种司令一起拜访美军高层。官方的解读是,解放军为加强中美军事情报的交流,促进双方的军事互信。


据相关报道描述,当总长陈炳德向美参谋长联席主席马伦介绍随行人员时,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走上前时,他先用英语向马伦问好,并介绍自己也可以说俄语。马伦听到很感兴趣,说他恰好在两周前访问俄罗斯,陈炳德随后介绍杨晖“俄文也行,英文也行”,是中国军队中的“双语人才”,并“为反恐情报做出贡献”。


解放军现有军官任职制度强调,要把具有培养前途的优秀人才放到主官岗位上锻炼,以使他们得到全面的发展和提高。由这样一名风头正健的军情少将出任军区参谋长,去主抓大军区的军事训练,可见高层对其培养锻炼的意味强烈。


《现役军官职务任免条例》也对不同级别军官的交流岗位和范围作了规定:军官应当在机关、部队和院校、军兵种之间不同岗位进行交流。正军职以上军官,在全军范围内交流;副军职到副师职军官,一般在大军区级单位内交流,工作需要的也可以在全军范围内交流。总部、中央军委办公厅和中央军委直属院校的军官,在全军范围内交流。


军队情报和机要系统因为岗位特殊,军官少有参与轮职,这些岗位的军官“一个萝卜一个坑”,擢升机会很少,一般都是在本系统工作至退休。但在杨晖之前,总参情报部门的人事调整渐多,如2009年底,总参三部原政委王永生升任国防大学副校长;一年后,总参三部原部长吴国华升任二炮副司令员。


军官实战锻炼调职较少

这次年中调整中,原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吴昌德中将接替刘振起空军上将,升任总政副主任,沈阳军区副政委王洪尧中将接任总装政委迟万春上将,被视为军内“技术型将领”的张育林由国防科技大学校长升任总装副部长—张是现役最年轻中将。


吴昌德是军中儒将,思想开明,著述颇多,早年任总政宣传部部长时便提出解放军要建立新闻发布制度。吴也曾与蔡英挺一样,都在南京军区海防12师任职。吴的一位下属回忆,吴政委每次调动军职,最醒目的家当是数目惊人的藏书。


新晋高级军官还有北京军区副政委程童一、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柴绍良、兰州军区副司令朱锦林,海军副司令员刘毅,广空司令员张建平、济空司令员的郑群良,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戴肃军等。


1987年,美陆军部协同西点军校,对200个成功战例中最高指挥官的素质情况进行一次全面分析,以从中探寻他们具有卓越指挥才能的原因。分析结果发现,与任职经历单一的军官相比,具有在多种岗位上任职经历的军官素质更加全面,适应性和创造力更强,发展潜力也更大。


美参谋长联席会议在新近颁发的《2020年联合构想》中,把实行军官交流轮换看作是加强和规范美军互通能力、建设2020联合部队的必要条件。


中共建政60年来,解放军虽进行了一些边境局部自卫作战,但规模小,持续时间短,参战部队少,总体上长期处于和平状态,这使得解放军军官不可能像美军那样得到广泛而多样的战争实践锻炼。


中国军方高层领导人近期也频频发出类似忧虑。解放军高级军官人事的常态调整,多是因为达到服役年龄退休,或任职满一定时间后提拔调动,因军事训练实践需要,大军区副职以下的军官跨军种、跨大单位的岗位轮职、平职调动却很罕见。


尽管近年来在遂行任务、军事演习、维和维稳等重大军事行动中逐渐加大军官实践锻炼,但解放军对军官基本是纵向集权型的管理,即“条块分割”式管理,制约了军官实践锻炼的空间,与外军的残酷战争实践锻炼和逼真的军训淘汰制相比,差距甚大。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