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的铁血生涯 正文 作战部队

田宇ty 收藏 0 4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4.html[/size][/URL] “……陈端敏,女兵连二排三班……点到名字的站到对应的班长身后。” 高芳泽和王浩岚被分到了文艺团,刘佳颖被分到了女兵连一排三班,但是名字念到了最后所有人的名字都点完了也没有念到我们五个人的名字,我们很疑惑,操场上只剩下我们五个和连长指导员还有我们的葛菲班长。 “你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4.html

“……陈端敏,女兵连二排三班……点到名字的站到对应的班长身后。”

高芳泽和王浩岚被分到了文艺团,刘佳颖被分到了女兵连一排三班,但是名字念到了最后所有人的名字都点完了也没有念到我们五个人的名字,我们很疑惑,操场上只剩下我们五个和连长指导员还有我们的葛菲班长。

“你们五个跟着你们的班长走。”然后连长看着我们的班长说“葛菲,人就交给你了,表现好就留下,表现不好你可以给我送回来。”我们班长笑着说“是。保证让她们呆到自己想回来,连长,那人我就领走了,你保重。”

我们莫名其妙的跟着班长上了车,车直接开出了军区,在车上我们五个都大眼瞪小眼,班长说“你们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报告班长…”

“现在是接你们下连队,不是训练,不用那么拘束直接说。”

“是,班长,我们这是去哪啊?为什么我们没有下连队啊?”由于我是这里年龄最大的,在新兵连的时候她们就说好出头鸟我当,挨罚的话大家一起,为此,她们还每人给我买了一样零食作为补偿。

班长是笑非笑的说“谁说你们不下连队啊,你们不是说我长得秀气么,现在我接你们去文工团当兵,怎么样?”

“班长,别开玩笑了,刚才芳泽她们也是去文工团啊,你怎么不带着她们啊?”

“好了,不该问的别问,到了你们就知道了,我相信你们会喜欢的。”

之后我们都被这个‘不该问’给困惑着,所以一路上也没有在说话,以前看过的小说都是写神秘部队的事‘不该问’可是我们新兵连才结束,不可能就被分到了神秘部队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无论去到什么连,我都会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的,我相信她们四个也会和我一样。

“下车吧,这就是你们所在的连队——野战部队侦察连,怎么样?这个文工团还可以吧。”

我们下了车,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周围都是山,在我们的前面站着一些兵,男兵和女兵都有,这时候我们班长走到一个很威武的军官面前,“报告连长,兵我带回来了,是否归队。”

那个很威武的连长告诉班长归队后走到我们面前,“欢迎你们来到我们野战侦察连,我是这的连长李博远,他们都叫我山大王,哈哈,好了一班长,以后她们几个就归你管了,带回去吧。”李连长和我们说完之后就走了,我们都在等着所谓的一班长来带我们,只见队伍里我们的葛班长对我们招招手“走吧,还在等什么呢?”

我们愣了一会,就高兴得跟着我们的班长走了,原来我们的葛班长就是侦察连女兵排一班班长,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班长把我们带到宿舍后帮我们收拾了一下床铺,和我们说了说我们来这个侦察连的原因,原来女兵进侦察连的很少,都是从女兵连选的,这次由于侦察连中的几个班长被调到了别的连队当排长,指导员,也就是所谓的升官了,而这次招兵的时候,我们的档案被新兵连的连长送到了他们这,问李连长要不要我们这几个兵,要的话就重点培养一下,但是我们的班长最开始不知道,所以当她被调去训练新兵的时候她还很不愿意,所以我们几个才会被分到了一个班,而现在又一起来到了野战侦察连,我很庆幸在大学的时候拼命的训练,才会有现在的收获。葛班长和我们说了这个侦察连的训练概念,就是除了常规的训练外,一切靠自主,不会有人督促你该训练了,还是该怎样。而班长在新兵连的时候跟我们说的——训练就是实战,也是这个侦察连的概念。

来到这后,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新地址,我爸爸很为我骄傲,而且把我要准备考试的书给寄了过来,告诉我在这好好学习,当完兵之后回去可以直接考试。但是这些书我却再没用上。

侦察连的训练真的是一切靠自主,常规训练的时候班长把动作教给我们后,就去训练了,而之后的熟悉动作就只有我们自己来完成,但是侦察连里所有的人都会训练到很晚,没有人会去偷懒,用我们班长的话说是“什么样的将带什么样的兵。”这句话在来到这的第二天就得到了证实,训练的时候操场上没有什么连长,排长,班长的,也没有什么男兵女兵,只有会与不会,行与不行,我们被这些老兵带动着也都很努力的去训练,由于我们有一些底子,所以接受起来也不是很慢,而且我在警校上课的时候学的就是侦查,有一些知识是共用的,很快我就可以跟上老兵的步伐了,而她们四个相对就要慢点,在私下,她们四个叫我老大,不只是年龄大,还有我是学的最快的,她们都很服我,所以就叫我老大,季北辰排老二,宋阳排老三,蒋采萱老四,宏鑫是我们当中最小的所以就是老五。

“老大,你就再给我们讲讲警校的事吧,”老五宏鑫在我的床上撒娇着说

我奸笑着回答“行啊,让我说也行,但是你要教我一套武术,一套武术换一个故事怎么样?”

“额,行没问题,我教可以,但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了。”

老五教我一套拳,我就给她们讲我在警校的一件事,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我就要自己去练,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很笨,所以避免不了大晚上把老五从床上拽下来再打一遍给我看,为此我还欠她两个故事……

“全连集合”我们还在训练场上训练的时候连长把我们集合起来说“有任务了,在我们省出现了一个盗窃团伙,他们在盗窃的过程中砍伤了两个人,现在他们逃到了离我们30公里的山上,如果让他们逃到了别的省,那公安人员破案又会有麻烦,所以上级派我们把盗窃团伙抓住,等待公安机关来把他们带走,现在分派一下任务,由于这个团伙里面有女同志,所以这次女兵排也有任务,(在连里为了方便男兵排是一排,女兵排是二排)一二排的一班搜索最左面的50公里,二班,三班依次往下,每个班搜索宽度是50公里,从我们这里出发呈扇形搜索,听明白了么?”

“明白”

“那五个新兵,好好的跟着你们的班长,一班的每人带一个,别让她们自己行动。”

“是”

任务,终于有任务了,来到这就听说,作战连队平时是有任务的,训练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发挥了,可是第一次总是很紧张,我们换上了装备跟着班长进了山,我们每人跟着一个老兵,班长带着我进行搜索。

“宇阳,跟在我后面,别走丢了,第一次出任务你紧不紧张啊,我第一次出任务跟在我的班长身后,害怕的不行,那次是搜索一个犯罪团伙,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腿都软了,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要不是我的班长当时拉了我一把,我可能就牺牲了,哈哈哈。”

“班长,我知道你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我没事。”其实说是这么说,但我真的很紧张,这一路我就在猜想,他们有什么武器,他们有多少人,如果遇见了怎么办,他们有枪怎么办,他们反抗怎么办,我跟在班长的身后胡思乱想着。

“隐蔽。”

真的来了,真的遇见了,我躲在一棵树的后面,班长在我前面隐蔽着,我看了看,在我们的对面站着一个女人,她手里拿着一把刀看着我们,“不要过来,我有刀。”

从她的语气中我能听出她很害怕,班长在树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周围,确定安全后班长走出了‘掩体’说“把刀放下,你没有反抗的能力,你自己在这,相信你已经被你的队友放弃了,在这么大的山中就算你逃跑你也没有生存能力,跟我们回去对你来说还有希望。”班长在说这些话的同时,慢慢的在靠近她。

“没有,没有,他们没有放弃我,他们会回来找我的,他们不会放弃我的,你胡说,你胡说。”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出卖了她自己,她哭着坐到了地上,刀也仍在了旁边,我准备去把刀捡起来,但是班长说“你别动。”班长边对我说边慢慢的移向她,走到她身边控制住她后,才让我去把刀捡起来,然后向连长报告了情况,连长告诉我们把她带回来,把她带到我们侦察连后对她进行了简单的讯问,知道她因为体力不支被他的朋友抛弃在那里,我们也从她的嘴里知道了剩下人的去向,并很快的组织了搜索队伍,没用多长时间就把他们全部抓获。

“班长,你怎么知道她是被抛弃的啊?”在任务结束的时候,我把自己的疑惑抛向了班长。

“在那个地方虽然有树,但是她周围的树都太细不可能藏人,她拿着那把刀只是一把水果刀,而且她拿刀的手都在抖,她的脸上泪水还没干,如果他们是单独行动的话,不应该拿一把不合手的刀,不应该站在那里不动,而且她是个女的,他们只是盗窃团伙,又不是恐怖组织。要善于观察,不只观察你的敌人,也要观察周围的环境。”

“哦,知道了,那我去拿刀你为什么不让我动啊?”

“在战场上,永远没有安全这一说,要永远防止未知的危险。”

班长的这些话对我以后的军人路帮助很大,这次任务结束后我们又回归了以往的训练,之后也都出了很多任务,都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紧张,也不再像第一次那么莽撞,慢慢的我们可以自己执行任务,不用班长在带着我们。时间也在几次任务和平时的训练中流逝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