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副县长”引发的官场性乱

媒体称贵州三穗县一名落马副县长杨昌明感染艾滋。报道称一名检察官指其“承认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不止染上一种性病”。这一“名单”涉及30余名女性,多为女干部和女教师。有消息称,杨昌明落马缘于遭到与其有染的女教师举报。这名教师染上艾滋后报案称遭杨昌明强奸,从而牵出腐败案。(8月15日人民网)


艾滋病至今还是不治之症,杨副县长一下子就供出了30余名女性,难怪当地人人自危。但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杨昌明的生活腐化不可能没人知道。杨昌明与这么多女性有染居然一直相安无事,说明我们看似完善的官员监督机制根本就没起到作用。


当年山东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说,“官做到我们这一级,也就没有人管了”。现在看来,别说是做到了厅级的胡建学,就连副处级干部的杨昌明也是如此。那个被称为淫贼的西门庆勾引潘金莲还颇费了一番功夫,杨昌明做了三年副县长居然就降伏了30多位女性,足见权力的神奇。



据媒体报道,与杨副县长有染的女性大部分都是女教师和女公务员。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是“强奸”,更不可能都是两情相悦,可以肯定地说,里面存在着权色交易。采访过程中,多名受访者表示,杨昌明落马所牵出的作风问题折射出当地官场腐败、堕落现象近乎失控,甚至有官员为求发迹向领导干部“贡妻”。可以说,正是当地腐败无耻的官场生态,才滋生了杨昌明这样的干部。


一个健康的身体不会轻易生病,是因为有免疫系统的保护。一个好的制度,也应具有对腐败的强大免疫力。稍具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艾滋病的学名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其病毒攻击的是人的免疫系统,最终使感染者失去抵抗力而死亡。杨昌明的所作所为让我们看到,对官员的监督机制其实形同虚设,在某些地方的官场已经有了“免疫缺陷”。


杨昌明到底得没得艾滋病,尚无官方定论,但他的腐败问题与生活问题已确定无疑。有关部门在查清他是否患病的同时,更应该尽快清除官场的艾滋病毒。一个人得了艾滋病,毁灭的只是个体,如果整个官场都“免疫缺陷”,受伤害的将是整个社会。


附:权色交易需彻底根治(张英)


几乎每起腐败案件中,都包含着权色交易,这已见惯不怪。而这种“见惯不怪”的权色交易恰似一种病毒,在漫长的潜伏期之后,总会迎来一次爆发,从而给一地“官场”之肌体带来难以遮掩的病态:在三穗县,多名受访者表示,杨昌明落马所牵出的作风问题折射出当地官场腐败和堕落,甚至有官员为求发迹向他人“贡妻”。


“贡妻”一说尚无确凿证据,但杨昌明案中涉及到三十多名异性(其中多名为女干部),若以此数字为轴心,拉开一张横纵向权力关系网,则足以佐证受访者所说的“当地官场之腐败与堕落”。这种腐败与堕落如果不是因为杨昌明“艾滋病”传闻的爆发,可能难以被外界所知晓,而是如同潜伏的病毒般继续在“肌体”内安然游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