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路遇湖匪

雪山猎人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红军特攻队员们押着两名国军高级将领一路畅行无阻地飞往三边根据地,那里有叶俊在事先命令构筑的简易机场。贫瘠落后的土地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军事设施,陈树湘按照叶俊的交代对外只是宣称开拓一块训练场地。分到地主浮财的根据地老百姓热情高涨地帮助红军,拉来牛车和马车拖着石磙轧平道路,大嫂大娘拖儿带女地挥着扫帚将机场跑道扫得干干净净。叶俊在选定场地后就将坐标记下了,此时的龙文光正是朝着这里飞来。

看过《虎虎虎》或《珍珠港》的人一定不会忘记,美国在日本人奇袭珍珠港之前刚刚从英国进口了一部雷达,而奇袭珍珠港是在1941年,也就是说世界上刚刚研制出雷达并用于实战,然而在三四十年代的旧中国还没有雷达的踪影,因此龙文光驾驶的运输机在国统区横冲直撞而没有被发现,何况他尽量利用云层的隐蔽做高空飞行,所以直到飞进三边根据地也没背敌人察觉,飞机顺利地在简易机场降落了。根据地的军民沸腾了,古老的荒蛮之地沸腾了,国民党的两位高级将领在此并没有做战俘对待,他们受到了礼遇。这让两位本来以为要公审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深受感动。

回过头来说叶俊赶走了意图攻击轰炸机的八架敌战斗机,也是伤痕累累,林梅也昏晕过去,更主要的是飞机的油料已经快完了,飞机凭借高度在做滑翔飞行。这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叶俊认为值得,此次远距离轰炸贵阳长官公署和广阳机场,给国民党造成的轰动是可想而知的。蒋介石肯定要追踪轰炸机的去向,调动军队进行围剿,从而策应了中央红军早日达到陕北,迎接全面抗战的到来。

飞机艰难地颠簸飞行,终于在一处大湖上方油料耗尽了,叶俊以极大的勇气努力操纵着轻型攻击机,在一处浅水处滑翔下来,机身钻进碧波荡漾的湖水中,溅起巨大的水花,飞机坐底后,叶俊屏住呼吸钻出驾驶舱,游进后舱,将林梅从座位上拽起来,林梅被冰冷的湖水激醒,感到特别窒息,一张口,大口的湖水灌进喉咙。透过清澈的湖水,她看到叶俊将嘴凑过来,将一口生命的气息吐进了她的胸腔。林梅大张着眼睛流泪了,好在有湖水掩饰,只是长长的睫毛眨动着,合上了美丽的眼睛。这一刻她感到好温馨好幸福。

因为是浅水,两人紧扒几步湖水和岸边的岩石,艰难地上了岸,冷风一吹,两个人都是瑟瑟发抖,林梅即使在湖水中挣扎也没有扔下心爱的狙击步枪。这时天已经渐渐是正午时分了,硕热的太阳烤的两人口干舌燥的,浑身乏力,只是瘫在岩石上喘息。

喘息一阵,叶俊取出急救包为林梅包扎,林梅很虚弱,除了头部擦伤外,小腿肚子还有一处伤。流血过多使得林梅浑身发冷,刚才的挣扎几乎耗尽了她的全部体力。叶俊将她背起来想寻找一处山洞或者渔家。果然在前面不远的树荫下有着一户人家正冒着炊烟,叶俊顿时感到饥肠辘辘的,他背着林梅走了过去。

“俊哥,我们还能回去吗?也不知道我爹和我哥他们怎么样了?”林梅趴在叶俊的肩头问。

“傻丫头,哥带你们出来,一定会把你们安全地带回去,你会见到你爹他们的。”

“俊哥,我觉得好冷,眼前有点发黑。这种感觉我以前和爹打猎时,失足摔下山崖那会儿很相似,不知我这次能不能挺过去。”林梅有点害怕了。

“丫头,你怕死吗?不会的,你看那前面不是有户人家嘛,我们就到那里歇息下来。喂,喂,你千万别睡着,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继续说话。”叶俊鼓励着她。

“是吗?不过我真的很困哪。我不要睡着,我要看着俊哥,我还要和俊哥一块打白狗子。唉,可是我真的好想睡。”林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垂了下来。

正在这时,从茅屋内冲出几个端着枪的汉子,汉阳造没两支,多是鸟枪和抬杆,枪口齐齐对准了叶俊和林梅两人。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领头一个粗蛮的汉子敞着胸脯,腰间插着一支土制的短火铳,瞪着牛卵蛋的大眼恶狠狠地看着叶俊。

“哟喝,感情还是对野鸳鸯那,亡命天涯跑到我们这块地盘上来了。”说着耀武扬威地拔出腰间的短铳挥舞着。

叶俊冷冷地说:“朋友,谁没有个山高水长的时候,既然巧遇就请行个方便吧。我妹子受了伤,急需治疗,恳请几位帮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大汉冷笑一声:“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我们洪八爷的地盘,我们大爷是这块地面的龙王爷,别说你们国军,就是省主席来了也得表示表示。凭你空口白牙就想得到好处,你门都没有。”

叶俊知道遇上了湖匪,虽然紧张,仍是哈哈大笑“兄弟是贵阳长官公署的李副官,这是省主席的女秘书曹上尉,各位能否行个方便,回头少不了大家的好处。”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块光洋抛给大汉。

大汉接过光洋笑眯了眼,捏起一块吹吹,放在耳边听听,模样也变了“长官怎么不早说呢,我们大爷也是和你们省主席有亲戚关系的。都是自家人别客气,到这里就像到家里了。只是你们怎么会从湖里爬上来哪,还受了伤?”大汉满面狐疑。

“我们是乘飞机执行任务,途中遇上共匪的袭击,飞机中弹坠毁,曹秘书受伤,我们是死里逃生哪。”叶俊说着不住地摇头。

这时从茅屋内踱出一个干巴老头,垂着山羊胡,叼着水烟袋,眯缝着眼看着叶俊。“嗬嗬”地像野鸭子叫着冷笑一声。

“后生仔,你说你是国军军官,我怎么看着你像共产党哪?说实话,你们到底是哪部分的?我们这里也是穷苦人出身,我们也是要打倒地主,分他们的田地的。你要是国军,我们当众枪毙你们,你要是红军,我们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山羊胡捻着胡须,眯缝着眼。

领头的大汉愣了一会儿,恍然大悟,“是啊,我们也是穷棒子,我们也是要打倒地主的,不仅要他们的命,还要抢夺他们的财产,瓜分他们的老婆。说罢,兄弟,你要是红军,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叶俊冷冷地看着他们的笨拙表演,在心底冷笑,在一处岩石上放下林梅,一转身,“啪——”的一枪将山羊胡打翻在地,接着举枪对准了领头大汉的眉心,大吼一声:“你们这些穷棒子,竟敢造反,老子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作势就要搂火,吓得一帮人跪在地上叩头不止“大爷饶命,饶命,我们做湖上买卖的,我们和国军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杀的是穷棒子。别误会,别误会啊。”

叶俊冷冷地说:“那你们不是自称是倾向共产党的吗?不是要拿我们去请功邀赏的吗?看你们这干的,死掉的这老头是谁哪?”

大汉跪着说:“长官,手下留情啊,我们是相信你们的,都是师爷这老鬼多事,还搭上了一条老命,真是活该啊。长官,这可不干咱们兄弟的事。”他说着痛哭流涕,两行浑浊的眼泪淌下来。

“唉,看这事闹得,不是他多心,怎会白白丢条性命哪。国军是保护你们的,怎么能随便诅咒污蔑呢,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也罢,这里有几块光洋,给他买块墓地葬了吧。”说完一个劲地摇头,随手丢了几块光洋给大汉。

“是是,快,你们他妈的没长眼吗,快找郎中,为这位小姐治伤。她要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要你们陪葬。”

几个小匪爬起来,屁颠屁颠地跑了。上来几个汉子用门板抬着昏迷的林梅往屋里去。

“长官,这位小姐怎么还带着一支这么古怪的枪哪?”一个小匪战战兢兢地问旁边跟着的叶俊。“莫非这位小姐还是用枪的好手?”

大汉在旁一巴掌扇过来,“你他妈的多什么事啊,她是军人,用枪有什么奇怪的。”说着殷勤地从腰包里掏出烟卷递给叶俊又为他点上“长官,咱叫李华明,人送外号‘湖上李逵’,咱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哪,冒犯了你老人家虎威,望你老大人不记小人过。”

叶俊长长地吐了一口烟气,“兄弟,在外面闯荡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多栽花少栽刺。你说哪?我们今天路过宝地,虽是落魄,但也不能慢待啊。尤其我们这位曹小姐可是省主席的红人哪。”说着神秘地凑过来,对李华明说:“她还是我们何主席的小姨子哪。”

李华明本来还不时用眼角瞄着林梅湿淋淋、曲线毕露的曼妙身材。这会儿听叶俊这么一说,脸色变白了。赶紧收回目光,在前头引路。点头哈腰十分恭敬。

群匪们心里在嘀咕:操,她是何健的小姨子,那不是也和省主席有一腿啊,你小子只是副官,竟然敢带主席的红人出来游山玩水,谁知道你们不是出来厮混、风流快活啊?骗谁哪。要不是省主席的红人,操,这么嫩的妞照例早该送给龙头老大尝鲜。唉,这小子枪法如神,出手狠辣,杀人不眨眼。老大恐怕都对付不了,算啦,还是改日送他们出湖再蒙两钱吧。

看着叶俊魁梧的身材,走路虎虎生风,举手投足很有军人的仪态,不由大是羡慕。正规的国军就是不同那些一般的丘八,这是当官的做派。

走进茅屋,才发现里面到处都是掳掠的大箱小包,还有衣物、行李等。也有渔民用的打渔家什,渔网鱼叉之类的。屋子靠墙边上放着一张铺着兽皮的竹床,大夫已经找来了,正等着为林梅把脉。

叶俊由他们去处理,自己大模大样地在门前的一张竹椅上坐下,抽着烟喝着茶欣赏起湖光山色起来。李华明在一旁伺候着,陪着聊天。

这时,外面跑进一个小匪,“李爷,老大过湖来了,快去迎接。”

“什么?”李华明从竹凳上蹦起来,“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迎接。”

叶俊听了心头一紧,背着李华明的一侧,手已伸进裤子口袋,攥住一支袖珍勃朗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