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普玛用眼神征求孙斌的意见,孙斌一歪头淡淡的说:“接吧,看他说什么”。表情中透着对琊盖尔的不屑,那意思是看看这猴小子能蹦跶出什么花样来。

“普玛,亲爱的宝贝儿。你还好吗?”电话中琊盖尔戏谑着普玛。

“拜你所赐,我现在很好。”普玛语气中带着冰冷的杀意。

“是吗,可是你老公现在可是不太好。我需要一大笔钱来重组我的部队。我知道你还有一笔资金放在瑞士。”

“琊盖尔,你听着,我这笔钱是留着来买你的命的!”

“哈哈哈,亲爱的宝贝儿。你一定知道了,是我让我的手下杀掉你,可惜他们不争气。没想到你手下的几个小妞不光长得漂亮,还挺能打的。不过我还要感谢那几个华夏人,你还活着也挺好,我过去没想到你在瑞士银行的资金竟然设了多重密码。”

“哼,以你的智商能想到我在国外有资金,已经说明你进化了好几步了。”

“既然你还活着,就乖乖的把密码告诉我!”

“琊盖尔,你真是个疯子,脑子已经被烧残了吧!你只有到上帝那里问他要密码了”!

“哈!哈!哈!哈!我亲爱的宝贝儿,也许你还不知道,你的父母都是我让人做的。你一定非常想报仇是吧,来MNL市是找我吧,不过在你报仇之前,最好先跟我做一个交易。”每听到琊盖尔叫她宝贝儿的时候,普玛都像是被一只恶心的癞蛤蟆咬了一口一样浑身发冷,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她想要挂掉电话了。

“你真够弱智!我半年前早就设计好了一切,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没钱买枪组建你的卫队吗?你们家的资金会因为你所犯下的罪恶而迅速枯竭,你就等着死吧!”

“宝贝儿,不要这么性急。我的交易是,你用存款买MNL市华社总会大楼的安全和大楼内的几百条人命,据我所知好像你还有几个华夏族的亲戚也在那座大楼里工作吧”。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杀人了,否则你会下地狱的!”

“地狱是你们这些华夏人拿来吓唬小孩子的,我只相信今生!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好考虑,到时候如果不把钱转给我的账户。你就等着看新闻吧,同时我也会安排人要了你和你那两个漂亮小妞的脑袋!嗯,不过,那两个小妞倒是可惜了,先留下来代替你陪陪我玩几天再杀掉倒也不错,哈哈哈哈!”琊盖尔得意嚣张如恶魔一般地笑着挂断了电话。

普玛气的怒不可遏,狠狠地把电话拍在了桌子上。冷冷的看着孙斌:“你一定要帮我杀了琊盖尔,只要杀了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瑞士银行两亿美金的存款、我在东南亚各国掌控的所有资源,还有我和我的那两个小姐妹,都是你的!”

大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听力,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半张,好像脑子也有点儿停转。这孙斌有了这颗超级大糖豆在前面晃荡着,更加不会跟我回国了。两亿美金!外加美女买一送二,普玛的那两个女保镖可是一对双胞姐妹花,孙斌这小子艳福不浅呀。得咯,我也不用劝他回国了。劝多了指不定他还跟我急眼呢,咱大老刘这点眼力健儿在没有就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于超依然很酷的端起酒杯慢慢的品着杯中的啤酒,眼睛也盯着杯中的啤酒沫似乎要找到啤酒沫中根本不存在的头发丝。好像普玛的话他压根儿就没听见。

孙斌也有点儿犯傻了,心说话,两亿美金自己倒还真没在意,以他的本事,想要搞到巨额资金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昨天跟于超私下沟通过,于超是老首长亲自安排在他身边的,以旅游为掩护,其实肩负着重要的任务要去mnl市。因为这次突发事件,于超不能按时赶到mnl市,首长干脆指示他们留在F国,在F国内部为两国领海争端的事情做些台面下的工作。有了政府的支持,他还真的一点不担心资金方面的需求。

要说对美艳的普玛真没什么想法那是鬼话,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没想法,可是那也只是停留在想想而已的程度,更大程度上应该说是一种对美丽的欣赏。孙斌还真没有什么更过头的意思,因为他内心深处始终封存着自己神圣的初恋。那个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忘掉的绿军装女孩,是孙斌心中永远的思念,自从失去挚爱,孙斌就对男女之情完全淡漠了。

孙斌愣神儿之后又暗自觉得好笑,本来自己个儿还觉得自个儿是个英雄人物呢。这一下在老刘跟前恐怕一下子变成了乘人之危、占人便宜的贪婪之辈、好色之徒了。恐怕现在大老刘心里不定怎么样龌龊地编排我呢,这都是哪根男儿呀?还以为老子真的像詹姆斯·邦德那样每次任务都再搞一出艳遇?那是拍电影为了票房生拉硬扯,特工人员要是真成邦德那样,就等死吧!

普玛看孙斌一愣神儿,似乎有些犹豫。赶紧解释了与琊盖尔通话的内容:“刚才琊盖尔电话里说,给我一周时间考虑。要我把瑞士银行的存款打给他用来扩军。否则就炸掉MNL市的华社总部大楼,还要杀了我,抢走丽儿和珠儿两姐妹供他玩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我杀掉琊盖尔,我刚才的承诺不会改变也绝不后悔。”普玛虽然是在美国接受的西方式的文化教育,但她在自己生活的圈子里见多了周围妻妾成群的男人,对一夫一妻制度不像华夏女孩那么有认同感。而且她绝对是一个敢想敢说也敢干的主。


“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呀!我老孙这次倒要看看他琊盖尔有多大胃口!”孙斌没有正面回答普玛的承诺。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对普玛这边就先逢场作戏走一步是一部吧。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没有纪律约束。真的那一会儿革命意志不坚定了,自己也不吃亏。有这么漂亮的便宜老婆送上门,还是搭一送二的,不收了,别人一定认为自己是脑子进水了。

“于超你马上给林健联络一下,让林健他们把情况尽快通报给MNL市华社总部。通知他们做好安全防范,最好向F国警方报警,就说接到了恐怖威胁,请警方加强对华社总部大楼的保卫。普玛,你马上联络你能联络到的所有关系,安排一下,最好我们今天晚上就能出发,尽快赶到MNL市去。老子这次非弄死这个狗B玩意儿!”一向伪装的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孙斌,突然开始原形毕露,爆开了粗口。

可是普玛眼中却是对孙斌更加的依赖和崇拜,当她说出她的承诺那一刻起,就已经完成了情感上的转变,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她自己用语言帮助自己完成了从敌人到同胞再到朋友再到情人之间的内心情感的转换。此时此刻,普玛已经把自己看成了孙斌的情人,她相信孙斌会帮她完成复仇,也相信孙斌一定会接受她的一切。

从棉岛到MNL市只有两种交通方式,乘坐飞机或者乘船。由于孙斌的身份问题,目前没有办法乘坐飞机,所以只好先赶到棉岛的大港口城市三宝颜市,然后再乘坐轮船渡过苏禄海到达MNL市。全程顺利的话需要三天时间可以到达MNL市。所以孙斌让普玛马上安排出发,以免途中出现意外的话影响了MNL华社总部的安全。

匆匆与大刘、于超、林健等人告别,孙斌带着三个大美女踏上了新的征程。

普玛他们一行开着林健提供给他们的吉普车,中间几乎没有休息地跑了8个小时的夜路,赶到了三宝颜市。普玛事前安排好的关系已经帮他们买好了当天出发的邮轮船票。孙斌不知道是普玛授意还是买票的人无意的安排,给他们四个人的船票是一间豪华单人套房和一个紧挨着的标准间。

游轮上迎来了一对富豪夫妻,娇媚动人的妻子身穿中式旗袍主动挽着高达英俊的老公,丰满的胸部紧紧地挤压着老公强健的臂膀,老公潇洒地带着妻子漫步登上了船舷。他们身后也是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两个随从,女孩儿清爽亮丽,提了一个粉色小包,小伙子俊俏帅气,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跟着前面的两夫妻寸步不离。

忙不颠赶过来迎接他们的行李生好生郁闷,看这一对富豪的范儿就知道,本来是以为可以拿到一笔为数不小的小费的。可是再看这一对年轻的随从,是不可能让行李生来代劳了。只好讪讪的退到一边,很规矩的半弯了一下腰,带着白手套的右手轻轻抬起指示了一下方向。让他们跟着一个穿着艳丽制服的迎宾小姐带着这四位贵宾去房间了。

不远处,一双透着凶气像一条眼镜蛇一样的充满恶毒的三角眼,紧紧地盯着他们四人,直到他们进入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