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抗日战场 正文 第一章 幼年的秘密(上)

花千芳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0.html[/size][/URL] 说起来,整个二战就像一次大考,孰优孰劣战场上见真章,那次听说中国考的不怎么样,基本上就没有及格。土共后来不服,要补考,于是在朝鲜半岛上,十八国单独给中国来了次考试,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我姓宁,大名宁学明,网名花千芳,万紫千红总是春,因此我的好朋友们都喊我做老花。而我所谓的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0.html


说起来,整个二战就像一次大考,孰优孰劣战场上见真章,那次听说中国考的不怎么样,基本上就没有及格。土共后来不服,要补考,于是在朝鲜半岛上,十八国单独给中国来了次考试,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我姓宁,大名宁学明,网名花千芳,万紫千红总是春,因此我的好朋友们都喊我做老花。而我所谓的好朋友,就是郝天赐和曾疯子两个家伙,都是发小,一起玩到大的同班同学。郝天赐体重接近一百八,小时候我们叫他小胖子,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大胖子;至于曾疯子,其实真名叫曾枫儿,不但是美女,而且学习蛮好,一直在我们班上当学习委员来着,每次考试都能多我三五分,为此我妈妈没少打我的屁股。还好有小胖子那垃圾成绩垫底儿,不然……。

我在前面一直提考试,实在是被考试搞怕了,从小到大考试无数,有了曾疯子那么个损友在,我这个日子可真叫没发过了,三天两头的被打屁股,等我高考结束的时候,早已经练就了一副仙人耳,光听听声音就知道落在屁股上的板子是柳木的还是杨木的,这个本事也是我唯一可以向曾枫儿炫耀的事情了。

咳咳,算了算了,往事不堪回首啊,跌跌撞撞的参加完高考,本以为会从此翻身做主人呢,结果发榜的时候一看,照旧比曾枫儿少了三分……不过这次老妈破例没有再K我,反而夸奖我考的不错云云。嘿嘿,录取北科大哦,当然不错了。

等待开学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清闲的时光了,天天跟我的两个好朋友混在一起,用小胖子的话说,就是这几年光考试玩儿了,就没做过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再开学的时候三个人就要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为什么不把我们多年的心愿了解一下呢?

说起这个多年的心愿,还是一件秘密的,是一件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的大秘密。事情还要从我们很小的时候说起,那个时候我们三个还在上小学。

农村的学校基本上都建在村外的荒地上,那些荒地都比较贫瘠,不适合栽种农作物。而我们这个小学规模不大,没能占据完整个荒地,因此学校那一排围墙之外,就成了小朋友们的乐园,我们在那里玩儿各种农村小孩子特有的游戏,嬉笑无忧的度过了我们的童年。

那时候农村的小孩子流行一种很有趣的游戏,规矩就是先在地上画一个大大的圆圈,然后每个人用拇指为基点,按在圆圈的边沿上,用食指划一个半圆,然后大家在各自的半圆里面弹石子,丈量距离之后,依次增加各自所占据的区域,最后目视各自占领的面积判断胜负,输家一般要背负赢家回家的,曾枫儿要是输了,就给我和郝天赐唱一支歌儿顶账。

在这方面我的技术比较好,小胖子总输,没少给我当人力背夫。有一次,我和小胖子、曾枫儿在玩儿占地盘的游戏。小胖子因为总输,所以开始藏奸,他故意把自己的边界划的很深,这样他的石子就不会再出界了。

当时小胖子自以为得计,拼命的用手指在地上划,一口气划了七八下,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哎呦!”一声叫了起来。我和曾枫儿抬头一看,好家伙,小胖子圆滚滚的手指上居然流血了。

这种小伤在农村孩子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创可贴是没有的,就抓了一把干土面子,洒到了伤口上。曾枫儿使劲儿的鄙视:“看你那样儿,输不起啦?谁让你那么使劲儿来着?”我跟着帮腔:“就是,你劲儿那么大,背我一次也累不坏你……”

小胖子强忍着泪水,“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土里面会有东西?”他这样一说,我和曾枫儿都愣住了,仔细一看郝天赐的手指,的确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伤的。这个可就怪了,我们所占据的地方,是一小片西沙地,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藏在土里啊。

当下好奇心起,我们就找来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挖了没几下,一枚锈迹斑斑的铜弹壳就被我们挑出了地面。当时我们三个都不大,认不出这个东西是什么,小胖子一口咬定这东西是王二山老爷爷的铜烟袋嘴儿,原因是他以前见过王爷爷叼过一个类似的。我认为这是我们班主任郭老师的自行车零件,理由是这个地方只有郭老师刚买自行车的时候,在这里练习过驾驶技能,很可能是当时摔落的。

我们两个争执不下,找曾枫儿评理,她想了想,顶着一对羊角辫说道:“你们说,这个东西会不会是古人类遗址?”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开始学习历史课,曾枫儿十分痴迷(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想知道七仙女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从小立下志愿,想当一名考古学家。

三个人三种意见,最后居然面红耳赤的吵了起来,于是我们大家接受了曾枫儿的意见,找人评理去。

因为这个铜弹壳是小胖子首先发现的,所以我们就尊重他的意见,先去找了住在村西头的王二山爷爷。王二山爷爷是老红军,当然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一枚铜弹壳,并且详细的给我们讲解了这种东西的作用,这老爷子兴之所至,居然还教给了我们怎么打枪。那个时候猎枪还没有被法律明文禁止,王爷爷家里就有一杆老汉阳造,我们三个看的羡慕不已……当然了,我和小胖子是羡慕它的威力,曾枫儿却完全是喜欢那杆老枪的陈旧。

王爷爷很喜欢我们三个小朋友,给我们看完他的老汉阳造,就坐在他家的门槛上给我们讲了一些事情,他说很早以前,我们学校的那片荒滩上,有可能是当年日本鬼子的地下秘密军火库,有一个小队的日本兵把守的。

………………

很多朋友认识老花,是从《我们的末日》那里开始的,听从我美女编辑的建议,开始写这本穿越题材的抗日小说,欢迎兄弟们继续支持。嘿嘿,老规矩,从现在开始征集实名制龙套,原则上已经出现在《我们的末日》里面的角色就不再重复出现了,当然老花是个例外,毕竟我是作者,可以优先混个脸熟……呵呵,细腻辽阔,是老花的风格,胡说八道,也是老花的强项,目前咱们这个书刚刚开张,乡亲们请记得收藏、送花,评个十分啥的,老花就感激不尽了。

呵呵,好,请系好安全带,老花带你们重返抗日战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