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攻击出云 正文 第46章 立字据 重炮队对决出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十月三日上午十点。”

“好,很好,我等着,我的位置就在这里,一步都不离开,你呢?你的位置在哪里?”

“我的位置在炮台,具体哪座炮台……现在还没确定,炮台还没完全建好呢,不过,决战那天我会告诉你的,我们之间装个电话吧,到时通知一下。”

“我同意。”

“我们给输嬴定个标准吧,输的标准是:逃离上海,或者藏起来,24小时不敢开炮。”

“这个标准很好。”

“那我们就立字据,‘重炮纵队’与‘出云’号对决的字据,我用中文写,你用日文写,一式两份。”

“可以。”

有人拿来了毛笔和纸张,刘永义坐下,他用毛笔在纸上写道。

民国二十八年十月三日上午十时,中国“陆军重炮纵队”将和日本“出云”号巡洋舰展开生死对决。

逃离上海,或者藏起来,24小时不敢开炮者,为这场对决中的失败者。

右下角是日期和签名。

镰口道章也写好了字据,两人交换字据后继续写。

字据写好后,刘永义建议道:“还需要公证人,我们这边的公证人是《大公报》记者柳柔柔、《中央日报》记者金文,你们那边也出几个公证人吧。”

“你们的公证人是两位记者,我们的公证人也应当是记者,滨野先生,你来当这个公证人吧。”镰口道章说道。

“好的,我来当这个公证人。”滨野嘉树答应道。

柳柔柔、金文、滨野嘉树依次在字据上签名。

签完名后,刘永义和镰口道章交换了字据。

“镰口大佐,你的毛笔字不怎么样嘛,所有人中最难看的,以后要好好练。”刘永义看着字据说道,他不放过任何损日本人的机会。

“我的毛笔字虽然不怎么样,可我的打仗本领是一流的。”镰口道章硬梆梆地回应道。

“是不是一流你说了不算,输嬴说了才算,哈哈哈哈。”刘永义把字据折起来装进口袋。

“刘上校,问你一个问题,你的手下干嘛要扛一根长长的长矛,像个戏子似的?”

“哦,忘了告诉你,这根长矛是‘重炮纵队’军旗的旗杆,我用它代表‘重炮纵队’的全体官兵,当我们开始生死对决的时候,这根长矛要挂上‘重炮纵队’的军旗插到炮台顶上去。”

办完事后,刘永义等人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外围着很多日本军官,他们用仇恨的眼光盯着刘永义。

刘永义从这些仇恨的眼光中走过,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刘永义等人上了岸,岸上也站了很多日本军官,他们也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刘永义。

忽然,人群中起了骚动,一个日本军官拔出军刀,“嗷嗷”叫着向刘永义扑来。

刘永义楞了一下,立即伸手拔枪,马青山也一个箭步冲到刘永义跟前,并端平了长矛。

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扑了上去,他们按倒日本军官,夺去了他手中的军刀。

见危险解除,刘永义把手枪插回枪套,马青山也重新扛起了长矛。

“少尉先生,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走到拔刀的日本军官面前,刘永义问道。

“记得‘三王陵’吗?”

“‘三王陵’?记得,当然记得,我在那里骂了日本天皇,还杀了你们一百八十多人。”

“嗷。”少尉大叫了一声,抬腿向刘永义踢去。

刘永义后退一步,避开了少尉的脚踢。

“少尉先生,想杀我到战场上杀,别在这里逞能。”

“我要跟你决斗!”少尉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决斗?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这个资格吗?你是小少尉,我呢,上校,想跟我决斗可以,你们派一个大佐来吧,我很愿意跟你们的大佐决斗。”

十政信叫来几个人把少尉拉下去,他把刘永义等人送了出去。

“刘上校,不要那么狂妄,很快你就会吃苦头的、就会身败名裂的。”分手的时候,十政信说道。

“好,我等着,看你怎么让我大吃苦头、身败名裂,哈哈哈哈。”

从日军那里出来后,刘永义等人上车返回了龙江仓库。

回到龙江仓库后,刘永义对柳柔柔说道:“你不要进龙江仓库了,坐车直接回家吧,孔秋云肯定打猎回来了,她恨你入骨,见到你,她会大打出手的。”

“孔秋云?我干嘛要躲她,正相反,我要去找她,我要采访她。”

“采访她?她只会跟你动手,不会跟你交谈。”

“那就先打后谈,放心,我练过武功,她打不过我。”

“还是不要进去吧,谁打谁都不好。”

“你是在担心她吧,哼,我就不走,我就要进龙江仓库。”

“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听劝呢?”

正说着,孔秋云从里头出来了。

“呀,臭婊子,到处找你呢,你居然自己跑上门。”孔秋云一边骂一边冲了过来。

“你才是臭婊子,最臭最臭的臭婊子。”柳柔柔不甘示弱。

“敢骂我?”孔秋云上来就是一记耳光。

柳柔柔身手很敏捷,一抬手挡开了。

刘永义急忙跳过来,拦在两人中间。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和为贵,和为贵。”

“和个屁,看我毙了她,为民除害。”孔秋云伸手把刘永义的王八盒子抽了出来,抬手就要朝柳柔柔开火。

刘永义赶忙把孔秋云的手往上托。

“砰。”子弹打到了天上。

“喂喂喂,别动枪呀,会死人的。”刘永义把王八盒子夺回来,插回自己的枪套。

“死人怎么了?像她这种人,死了才好。”

“呸,像你这种人才是死了才好。”

两人互相对骂着,大家劝解了好久,她们才勉强停下。

当晚,刘永义设宴招待大家。

宴会上,孔秋云余怒未消,她继续大骂柳柔柔,柳柔柔也不示弱,两人在宴会上唇枪舌剑。

骂着骂着,孔秋云把矛头对准了刘永义。

“喂,送应战书为什么偷偷摸摸?为什么不叫上我?”

“这个……因为是刚想起来的,想起来就去做了,来不及通知你。”

“来不及通知我?呸!胡说八道,根本就是事先谋划好的,不然,他(她)们两个怎么会来?”

“他(她)们两个碰巧了,真的是碰巧了,委员长一早说过,不准任何部队前去应战,我本来不打算去应战的,下午坐在那里吃鸡喝酒,吃着喝着,有点迷糊了,然后就去应战了,应战之后我非常后悔,这样做是违反军纪的,委员长要怪罪我的,两位记者,应战的事能不能帮我隐瞒下来?”

“不能。”柳柔柔说道。

“我也不能。”金文说道。

“看看,看看,我要倒霉了,孔小姐,委员长怪罪下来,你能不能帮我说说情?”

“不能!”

日本人那边,海军正紧张做着准备,打算10月2日上午用舰炮轰击刘永义的炮台。

调305巨炮的事情很不顺利,大官们倒是没有再添麻烦,23日,大官们把字签完,24日,巨炮开始装船,25日,装载305巨炮的船离开日本,28日,305巨炮运到上海。

十政信做起美梦来了,29日、30日把巨炮装好,10月1日,雨点般的大炮弹就可以倾泻到刘永义头上了,他向长谷川清报告:刘永义的炮台进度缓慢,10月1日前不能开火,用巡洋舰轰击炮台的计划没必要实行了。

29日,指挥巨炮的猪口千秋少佐打开了箱子,打算把巨炮装到炮座上,这时他才发现:由于存放不当,巨炮的多个零件锈蚀严重,无法使用。

猪口千秋赶忙去找十政信,向他报告零件锈蚀的事情。

“这些零件必须换掉,可以从充作要塞的305巨炮上拆下来。”猪口千秋向十政信建议道。

“拆下来?整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用飞机运零件的话……大约需要四天。”

“四天,也就是说,10月4日巨炮才能开火。”

“是这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可是,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刘永义的巨炮再过两三天就会开火,他会把我们打成肉酱的。”

“我们立即启用‘巡洋舰方案’,用巡洋舰上的大炮轰击刘永义的炮台,拖延刘永义的开火时间。”服部卓武治建议道。

“也只能这样,猪口少佐,你立即把需要换掉的零件列出来,发到东京去。”

“好的。”

猪口千秋走了。

“咚!”十政信一拳砸到桌子上,“一群只会吃干饭的王八蛋,宝贵的大炮在他们手里居然变成了废铁。”

“上边是庸庸碌碌的老朽,下边是光吃不干的蠢材,上上下下这个样子,叫我们怎么打胜仗吗?”服部卓武治跟着大骂。

二人把保管大炮的人破口大骂了一通。

骂完后,十政信垂头丧气去找长谷川清,要求重新启动“巡洋舰方案”,用“天龙”号、“龙田”号上的140毫米大炮轰击刘永义的炮台。

“重新启动‘巡洋舰方案’?昨天你不是说:刘永义的炮台进展缓慢,‘巡洋舰方案’没必要实行了吗?‘天龙’号和‘龙田’号可是把卸下来的东西又重新装上去了,要他们再卸下来,他们会骂娘的。”看着十政信,长谷川清幸灾乐祸。

“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运来的大炮有些零件锈坏了,必须更换,更换这些零件需要四天时间,为了争取这四天时间,‘巡洋舰方案’有必要重启。”十政信硬着头皮解释。

“这样呀,好吧,我给他们发电报,要他们重新减重,准备实行‘巡洋舰方案’。”

长谷川清给“天龙”号、“龙田”号发电报,要二舰重新减重,把吃水降到三米以下。

两天后,也就是10月1日,“天龙”号和“龙田”号向长谷川清报告:军舰吃水已降到三米以下,用舰炮轰击刘永义炮台的“巡洋舰方案”可以实施了。

长谷川清回电:两舰今天晚上驶入黄浦江,明天一早溯江而上,用舰炮轰击刘永义的炮台。

当天晚上八点,“天龙”号、“龙田”号在两艘驱逐舰的护卫下驶进了黄浦江。

四条战舰的主要军官上岸参加会议,会议对“巡洋舰方案”再次进行了讨论。

会议决定,明天上午七点开始实施“巡洋舰方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