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烽火之燎原 正文 第一章 初战

何处可归魂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6.html


覃州市革命陵园一排苍翠的柏杨把陵区很自然的分成了二个大块,柏杨东边是军以上首长安息之地,柏杨西边是师团级干部的百年之所,而柏杨树的尽头是一块小山坡,那里孤零零耸立着二座旧坟。

孙战凯整了整身上没有如何标识军衔的军装,,拍了拍二座墓碑,眼里瞬间淌出二行浊泪,嘴里嘟囔念道“老张,小黎,你们在下面还好吧,你们知道吗?胡政道这老东西还在部队上,我去年退下来了终究还是没能熬到恢复军衔哪,你们说说怎么好事都让那狗日的一个人赶上了,他不就是比我小半岁吗?”

不远部队营房里传出一阵阵集合号,瞬间孙战凯仿佛被某种魔力所感染,原本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亮光,微微弯曲的腰背猛然变得笔直,一点也看不出那是一位七十多岁老人的背影。

“还是部队好啊,看看多好听的军号,就是这军号让万里江山换了颜色,就是这雄壮军号吹灭了侵华的日本鬼子,吹垮了蒋家王朝百万军队,这军号里有我的战友,有我们那段可歌可泣波澜壮阔史诗般的峥嵘岁月。”孙战凯思绪随着军号声渐渐飘回到了过去。

1937年11月29日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晋西北太平沟伏击战也是抗战史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战斗,就连当地县志也没浪费什么笔墨,但就是这场战斗改变了孙冬娃与胡铁锤的一生,奠定了他们一生坚贞为革命奉献一身的基石。

孙冬娃正趴在壕沟里小声嘀咕道;狗日的我怎么手心都是汗,铁锤你热吗?

胡铁锤头也没回小声调侃道;是你这龟蛋胆子小,心虚害怕才会出汗,这大冬天的谁还热?我就知道你是龟蛋不带种,我看你还是别当八路军算了,回家当你的鞋匠去。

你狗日的怎么说话,谁不带种,你也好不到那里去,一个臭打猎的。等下咱们比比看谁杀的鬼子多,少了的是龟孙子。孙冬娃撇红了脸梗着脖子有些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排长刘春桃猫着腰过来照着两人屁股来了一脚低声骂道:注意隐蔽纪律不要说话,你两个新兵蛋子还有没有纪律性,这是战场可不是你家地里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来,要是影响了战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二个。

胡铁锤孙冬娃同时小声应道;是。相互对望了一眼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什么也别说了,谁英雄谁孬种等下杀鬼子见真章。

山田少佐举起望远镜看了看前方太平沟,心里有了一股莫名的不安,上个月支那八路军无耻偷袭了皇军阳明堡机场,炸毁24架作战飞机,皇军战死玉碎160余人,机场几名佐官因此已切腹谢罪,说明支那军队中也有会打战打硬战的部队,今后皇军再也不能盲目的轻视支那军队,那样是要付出代价的。这该死的支那交通线路让皇军机械化重武器根本无法展开,就这次押送粮食弹药去台山据点用的还是牛车,又慢又臭,要是还出了什么意外给支那人破坏了,后果山田还真不敢想下去了。 挥了挥手,吉田参谋马上跑过来立正敬礼;长官有什么吩咐。山田把玩着祖上传下来带日本皇族金菊花徽标武士战刀,突然一扬眉头命令道;通知全体士兵停止前进,原地展开环形防御阵形并加强警戒,铃木小队抢占附近这二个高地,渡边小队立即向前搜索五公里,一旦发现敌情马上报告后撤,不得与支那军队纠缠。看着参谋转身传达命令山田皱眉自语道;这太平沟地形真是打伏击的好地方,要是换成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在这里伏击对手,哪怕晚点到台山据点也比被伏击强。

山田少佐在日本陆军中也算是个另类,在当时日本人当中1米75的个头绝对算是鹤立鸡群,脸上也没留当时日本军官中流行的仁丹胡子而是刮了个精光,加上和日本天皇有点朦胧血源关系,山田在陆军部还是很有市场,山田不象其他日本军官那样,狂热着随时准备为天皇陛下献身,而是更理智更慎重,山田认为天皇陛下真正的武士要做的是如何战胜对手而不是轻易的愚蠢的牺牲自己,这和他喜欢中国兵法不无关系,但山田更喜欢暴力与杀戮对中国人民更是无比的残酷与血腥,比起其他日本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把三光政策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次又一次血洗村庄搞出大片无人区。

贺政委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吐掉叼在口里的草根看了下怀表,碰了碰身边陈团长满脸疑惑道;老伙计你说说看这小鬼子给咱们唱的是那一出大戏,半个小时前,地方上的同志不是报告说鬼子前锋离太平沟只有三公里?琢磨着也该看见车队了,可偏偏就是没点动静真是活见鬼,难道走漏了消息鬼子知道我们设了埋伏,还是鬼子在耍其他什么名堂?

陈团长也没搭贺政委,拿着望远镜仔细搜查着进山的口子,左手习惯性的伸出二个指头,警卫员小钱马上送上一支烟,团长每每到快要下决心的时候都会要支烟,其实也不抽只是夹在手上把玩,本紧皱的眉头突然展开不用问决心已下,转身对着警卫员小钱道;传我的命令所有进入一线设伏的部队立即撤离,至山后的二线阵地待命,撤离时尽量不要留下痕迹,同时派侦察连沿着山脊向沟口方向侦查,有情况马上报告,不得与鬼子接火,命令二营马上进入“三宝台”阻击阵地,二营就给我堵在那里,没我的命令就是一只麻雀一只耗子也别让它给我过,不然我就砍了他二营长的脑袋。

贺政委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太了解自己的搭档了,老陈什么都好,就是打战的时候霸气十足,一但下了决心就是天王老子也改变不了,自己刚刚和老陈搭班子的时候也没少吵过,老陈就一句话,老子是军事主官胜败由我一个人负全部责任,打战的时候谁都要听老子的,谁要是不听指挥,老子就马上执行战场纪律毙了他,你是贺政委,政委是干什么的,是代表党教育指导干部战士的文化人,是党和国家的重要财富,打战是咱这些大老粗的事情,知识分子就少掺和了。等打完战,下了战场老陈马上象换了个人,任你打骂还一个劲的陪笑脸,完全没有战场上的**跋扈不可一世的性情,摊上这么个搭档还能说什么,久而久之大家伙都知道了,平时嘛还是政委说了算,团长不同意或者没表态的事情找找政委兴许就能获得解决,但只要枪声一响大家伙都要听团长的不然那可是要掉脑袋地。

战场上什么最可怕,是战前的寂静,那种暴风雨前的寂静,可以压得大多数人喘不过气来,很多不够老辣的指挥员就会失去正确的理性从而盲动,直到最后把自己和部队葬送在敌人手里,指挥员心理素质好坏,往往可以决定一支部队的命运,现在设伏的八路军129师769团与送给养的日本华北占领军山田部都在焦急等待,等待上中国有利于己方的态势发展变化,此时哪怕一点点疏忽结果将会是严重与致命的。

冬日接近响午的太阳没一点劲头,软塌塌的挂在半空,山田少佐始终一言不发地把玩着武士刀并不时看看手上的表,脸上的表情也时好时坏,让人猜不出他心里到底想了些什么,要再等个一二个小时别说去台山据点就是回义庄也困难。

吉田参谋一脸喜色小跑过来立正敬礼道;报告长官,渡边小队已经发回消息前方五公里道路没有任何异常,地面也没有埋设地雷的痕迹,并对道路两旁进行了搜查无任何敌情,可以安全开进,进一步行动请您指示。哟西,回复渡边小队继续向前搜索一有情况马上报告,通知铃木小队撤离高地与车队会和开路,山田少佐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并开始卖弄起他的中国学问,吉田君,支那人有句哲言叫“有备无患,未雨绸缪”你可明白?支那人的文化还是很有意思的,你有空也可以看看学学。哈依,吉田参谋很配合的立正答道;卑职一定会学习的。山田根本没想他的生命随着发给渡边小队的电波即将走到终点,渡边小队继续向前搜索与大队日军开进的时间差正好成了八路军进入一线阵地的空档。历史很具讽刺意味,这些一线战壕正是上个月中央军与晋绥军抗击华北日军所挖的阻击阵地,今天且成了八路军伏击的始发地。

二十几辆大车一百多名鬼子在山沟里被拉成三百多米的一字长蛇阵,山田看了看路两边的陡坡突然感觉心里空空的大声嚷道;传我的命令加速前进,快快的通过太平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