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将 正文 第二章 鹰陨黄浦江

黄尔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URL] 舒马伏看到成群的人从后面围了过来,这些人不就是刚才跟在后面的另一艘客轮上的乘客吗,舒马伏明白自己刚才为何会产生不安的感觉,因为这些人都是青壮,且非常守纪律,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舒马伏远远看见就觉得怪怪的。一艘客轮上出现如此多的青年男子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如果这些人在过于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


舒马伏看到成群的人从后面围了过来,这些人不就是刚才跟在后面的另一艘客轮上的乘客吗,舒马伏明白自己刚才为何会产生不安的感觉,因为这些人都是青壮,且非常守纪律,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舒马伏远远看见就觉得怪怪的。一艘客轮上出现如此多的青年男子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如果这些人在过于安静那给人的感觉就比较诡异,舒马伏当时就有些警觉,所以在船靠岸后没有急着下船,而是默默观察另一艘船上这群人的动静,见到他们全都下船走了,这才带着警惕慢慢步下船来。只是没想到这群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舒马伏想起码头上存放海鲜的货柜,明白了过来,这些人下船后绕了个圈子藏在了货柜里,等自己一下船立刻从后面包抄过来。

这时从正面已经扑出一大群日军和二鬼子堵住了往前的路,情况很明显对方打算生擒自己。舒马伏和舒马鹤低语几句,两人突然拔枪抢往两侧的路灯石桩寻找隐蔽。在跑动的过程中,连开数枪,措不及防下,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的日本人和二鬼子登时到下几个。其余立即找隐蔽并开枪射击,霎时枪声大作,子弹乱飞。因为舒马伏和舒马鹤所处的地方正好在码头出口处,所以两侧刚好还是江水,只有前后被鬼子围攻,不过在两人一前一后的分防协守下,鬼子又一心想要抓活的,这样竟一时相持不下。不过舒马伏有苦自己知,自己和舒马鹤的子弹没有多少,而鬼子随时可以调派援军,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跳下江水逃生,除了给鬼子当靶子打在没有其他的可能了,怎么办呀?他咬咬牙向舒马鹤看去,舒马鹤看到他的眼神,只是摇摇头继续射击。舒马伏看看自己所剩无几的子弹,猛地探出身子一阵快射,数个鬼子被他直接爆头去见天照大神了,对面带队的鬼子军官似乎被激怒了,怒声下达着命令,一边的士兵却把眼神投向旁边的的一个清秀的鬼子,只见他开口说道,“本田君,你何必动气,支那人有句话叫困兽犹斗,现在他们的特工之鹰就是被我们困在这里的一只野兽,只要沉住气最后终将能够驯服他。你何必和他生气呢?你见过几时玩鹰的人和鹰治气。”原来这个鬼子竟然是女扮男装,是个女人。那位本田吐口气说,“还是樱木花子小姐说的好,我是一时看到帝国勇士白白牺牲有些怒气,既然花子小姐一定要活的,那干脆把咱们的人先撤到外围,让支那人堵在里层,让他们自己消耗去吧。”樱木花子点头说道,“也好,来人,把桥本木叫过来”旁边有鬼子立刻跑向后面去了,不一会带着一个点头哈腰的中国人过来了。樱木花子冲他甜甜的一笑,说,“桥本君,让你的人到前面来,让本田君和帝国的勇士休息一下,好吗?”桥本木激动的挺直腰板结结巴巴的说到,“原为太君效劳。”说完屁颠屁颠的跑去集合队伍了。一边的本田冷冷的说了一句,丑陋的支那人!说完想起花子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国人,转过头对着他说,“刘桑,我的说话,你的不会介意的干活?”那个姓刘的七十六号特务是此次配合日本特高课行动的行动队的带队队长,叫刘剑圣。听鬼子投问自己话,尴尬的陪着笑脸说,“哪里,哪里,皇军说的是,我哪敢介意啊。”本田眼睛一瞪,狰狞的笑笑,问道,“那就是说介意你的有,只是不敢的干活?”刘剑圣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天,这杀人狂今天不会是打算拿自己试刀吧?樱木花子注意到刘剑圣的双腿有些发抖,替他解围到,“刘君,带你的人从两边下到江边,如果等会对方试图跳江逃跑就开枪击毙,如果实在不能活捉那就干掉他。”刘剑圣感激的鞠躬应是,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看着他跑远,樱木花子对本田呵呵笑道,“看来本田君的威名在外啊,支那人见了你都怕被你哪去试剑呀”本田冷笑道,“对这些支那人就要让他们心惊胆战,他们才会服从我们大和民族的统治。”樱木花子脸上的笑容却慢慢不见了,本田正说得高兴还想在炫耀一下自己的家传宝刀,一眼瞥见樱木花子的脸色心里一惊不由自主的住了嘴。樱木花子见本田不再说话,开口道,“本田君,你要知道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力不足以控制这个庞大的国度,所以我们必须借助支那人本身的力量达到以华制华,一再的侮辱和恐吓是不足以达成此目标的,虽然不可缺少,但不能只靠这个,你明白了吗?”本田心里不以为然,嘴上却说,“是我疏忽了。小姐教训的是!”

这时候枪声已经停了下来,樱木花子笑道,“看来我们的猎物已经没有力气在反抗了,该是收获的时候了。”说完一抬手,旁边有人把扩音喇叭递上来,樱木花子对着码头这边喊道,“舒马伏先生,小女子樱木花子久闻先生大才,可惜误入歧途。如先生能归附南京国民政府,我可保先生为七十六号组织上海站站长,还望先生考虑!”说完等着对面回答,却半天不见有声音,只好再次喊话却依然没有人回答。樱木花子只得一挥手,让手下往前逼近,就是在着由静转动的一霎那,码头处突然冒出一道人影,飞一般的冲向护栏试图跳江逃生,两边的鬼子瞄准已经来不及了,眼看黑影就要跃入黄浦江了,突然另一道黑影长身而起,啪的一枪击中前面那道黑影的后心。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火石电光间就已经尘埃落定了,让鬼子和汉奸们都愣在了当场,樱木花子心里很疑惑,对方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内讧?这时开枪的那个人扔掉枪,举着双手走了过来。两边有人冲过去拦住他,把他从头到脚搜了一两遍这才放心。樱木花子扬扬下巴,手下带着这个人过来,樱木花子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这个人,对方却开口讲到,“你因该就是日本特高课第五处机关长樱木花子了,我知道你很奇怪我为什么打死舒马伏,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怕死。”樱木花子反问到,“是吗?据说支那人最好面子,很忌讳别人讲他怕死,虽然事实如此。你却直言不讳自己怕死,这让我觉得你比那些假装不怕死的人还要勇敢,你说我说得对吗?”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半天才止住说,“我又不是什么精英人物,我就是一个家仆,你给少爷开出这么高的条件少爷都不接受打定主意是要殉国了,可是我还不想死啊,我就是图个混饱肚子的主,跟着谁吃饭不是吃啊。至于我为何打死我少爷,因为我不想他逃走,如果他逃走了,我势必被拷问他的落脚点,但我不知道啊,而你们肯定不信,所以我就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我打死他你们也就不用费时费力来拷问我了我,对吧。只要不死,一直坐牢也行啊,起码还活着!”樱木花子笑了,说到,“那你先说说你活着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价值吧?”舒马鹤嘿嘿一笑说,“这两天,中共的特派员会抵达上海,你觉得这个消息值我这条命吗?”樱木花子盯着舒马鹤看了良久说,“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怕死的人啊,虽然你的这个消息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我们早就掌握了他的行踪,很快他就会象你的家主一样去见佛祖了,但足以证明你投靠皇军的诚意。好吧!你可以活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