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将 正文 第一章 夜半枪声起

黄尔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URL] 一九四二年,上海。当夜幕重新笼罩这座城市后,五彩斑斓的灯火又一次将这座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装点的星光夺目熠熠生辉。盛装的先生小姐们又开始了他们新的夜生活,寻常百姓则呆在家里利用这一天之中唯一的休息机会让疲惫的身体恢复一点气力好应付明天的生活。而那些依附黑夜而生的夜班车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


一九四二年,上海。当夜幕重新笼罩这座城市后,五彩斑斓的灯火又一次将这座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装点的星光夺目熠熠生辉。盛装的先生小姐们又开始了他们新的夜生活,寻常百姓则呆在家里利用这一天之中唯一的休息机会让疲惫的身体恢复一点气力好应付明天的生活。而那些依附黑夜而生的夜班车夫,酒吧戏院的伙计,以及操皮肉生意的姑娘们却迎来了他们一天最忙碌的时刻。

在市区各个紧要路口,有人注意到已经悄悄的设起了哨卡,由于一时半会并没有对来往的行人过客进行询问盘查,倒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毕竟这年头稍有风吹草动鬼子就是这幅德行,早就习惯了。等到了夜里三点多,夜生活结束的人们醉熏熏的或开着自己的洋汽车或招手喊来一辆人力车意满志得的返回家里去了。整座城市渐渐安静了下来,这时从日本华南驻屯军上海警备司令部和伪国民政府上海保安总队驻地分别开出数辆卡车,车上满载荷枪实弹的士兵,迅速分成几队朝上海的不同区域急扑而去。

不久之后,刚刚沉寂下来的城市上空忽然响起了大小不一,远近各异的枪声。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们,立即紧张的检查门窗是否关好,然后重新钻入被窝,祈求老天爷不要让自己卷入莫名的危险当中,祈祷那些抗日份子不要躲到自家来。从市区各处不断传来零散的奔跑声,杂乱的追赶脚步声,哨卡的喝问声,以及怒骂声,夹杂一两声清脆的枪声,一直持续到即将天明才逐渐平息下来,这个夜晚注定让人不寒而栗。

第二天,伪政府在上海的喉舌机构《新民国时报》在头版头条用醒目的标题向人们揭示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号外!无敌皇军显神通,重庆分子鳖在瓮,保安之团出铁拳,共党成员全玩完”。沿街不停有报童高声叫卖,号外!号外!在沪之重庆分子和共党地下成员昨夜全体落网,无一逃脱。

街上不断有人喊住报童,掏上两个铜板买来一份报纸翻看这条所谓的号外消息。见报纸上赫然印刷有数张血迹斑驳的照片,上面有身着各式各样衣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旁边赫然写着,“昨夜,我英勇无畏的国府保安总队配合皇军扫荡了上海市区以及周边藏匿的重庆分子,红色分子。这些严重威胁日中亲善,破坏大东亚共荣局面的恐怖分子终于恶贯满盈!昨晚同一时候,我们驻守南京及杭州的国民政府军和皇军一道成功的清除了上述各地的危险分子,至此,民国京畿周边俨然已是一片王道乐土。此乃皇军之功!此乃国民政府之福,天道佑护,大东亚共荣不远矣。”看报的人无不摇头叹息,旋即又紧张的看看周围,见没有伪警日宪这才松口气,摇摇头夹着报纸摇头离开。

民国三十一年在浙沪三角洲地区的国民党军统情报机关,中共地下组织遭到全面破坏,一夜之间两者潜伏于此的谍报人员全军尽墨,只有中统数名已经暴露身份的残余分子侥幸逃出,隐藏起来躲避搜捕,上述地区的对日伪情报工作全面瘫痪。

重庆方面一夜之间毫无征兆下失去了和浙沪三角洲地域各个情报机关的所有联系,顿感事态严重,当即电令潜伏在武汉的军统第九行动组派出人员携带电台潜入上海查明情况,因不排除各处谍报站已遭破化,故命令如遇危险需立即毁掉电台,不可落入敌手,然后设法返回。五天后,从上海传来消息。电称:“浙沪杭三角洲地带情报机构及情报人员已于六日前夜里遭一网打尽,大部当场成仁,被捕余众除十数人变节叛变外,其余人于五日前被枪决示众,行刑队由变节的十数人组成。”来电特别指出,“共党情报机关同步遭到破化,可初步排除当地情报机关自身出现问题导致覆没,疑似在后方高层有熟悉共党情报机构的我方人员或者在延安方面有熟悉我方谍报组织的人员变节投敌。建议立即放弃原有的联络手法,变更密码,和以上各地的谍报机构有直接联系的其他地区的谍报员不管是否已经暴露立即安排撤离,一旦错过撤离时机,恐遭更大损失。另,发出此电之同时,余及同僚三人已陷日伪之包围,此电发出后将毁去电台,成仁殉国!中华民国万岁!此致,军统武汉第九行动组赴沪调查队队长夏玖万,队员胡二炳,索武工,冯自男。”收到此电后,重庆立即被震惊了,虽然已经考虑到该地区的情报机关遭到了破坏,但没想到会是全军覆没。三百名训练有素的特工,五百多名外围分子,以及数名潜伏在日伪内部的特工精英转瞬灰飞烟灭,这还得了!一天后一道手谕传到军统总部。谕令,立即严查此次党国遭此重挫的原因,立刻派人赴上海重建情报机构,并了解潜伏在日伪内部的我方人员之现状,如尚未暴露则设法重新建立联系,如已叛节则立即清除,以免对其他谍报员造成威胁。谕令称,重建情报机构乃重中之重,切要抓紧进行,否则抗日之民国政府将因无法掌握敌人的情况而陷入被动,如此民国危矣!

军统局内部迅速作出决定,派出号称军统之鹰的王牌特工舒马伏以重组浙沪杭三角洲地区情报机构特派专员的秘密身份前往上海,随行人员由其自己挑选。舒马伏却只请求带自己的家仆舒马鹤前往赴任。军统当局当即同意,只要求其尽快出发,早日建功。

同一时期,延安的中共中央中情部收到来自香港的一封情报,原来派赴香港秘密采办药品的同志从一港商那里得到消息称,几日前分布在南京周边等地的抗日情报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化,人员损失殆尽。该同志认为事态严重,不敢怠慢,迅速将情况反馈给中央,以备查证决策。正在为和该区域各地下组织的联系中断而有所怀疑的中情部领导层立刻电令各地秘密电台启用备用密码,相关情报人员立即撤往根据地。随后经过紧急商讨,调在抗大任职的原中情部特工,有我党特工之父的我党优秀特工信林罡担负起重建三地地下组织的重任。同时调派现抗大学员,原八路军120师一级战斗英雄西门一兵随行保护。

几天后信林罡和西门一兵装扮成普通老百姓,打算以寻亲的名义混入上海,先混在老百姓步行到河南,在从开封乘火车奔赴上海。

与此同时,舒马伏和家仆舒马鹤出宜宾,再辗转来到武汉,然后乘船前往上海,舒马伏给自己设计的身份是前往上海寻找赌气出走的女朋友的痴情男。利用这个身份他可以到酒吧和夜总会方便的打听需要的消息。

让信林罡和舒马伏没想到的是,从他们动身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已经被人牢牢的盯在眼中,在上海一张弥天大网已经张开静待他们自投罗网,而他们二人却毫不知情,沿着不同的路线,带着满怀的自信向着同一个目的地而去。

一周后,上海江渡码头上走下来一高一低两名男子,高个子的男子正是舒马伏,他对于危险还是很有警觉的,刚才人群乱哄哄忙着下船时,舒马伏突然觉察到一丝危险,他和家仆舒马鹤一直没有动,登下船的人都一哄而散了,码头上空荡荡的时候这才缓缓步下轮渡,沿着码头往外走,一直出了码头区,见没有其他动静这才松了口气,把插在衣服兜里握着枪的手拿了出来。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心里顿时一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