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在痛哭

放纵男人 收藏 5 252
导读: 早在2500多年以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建立了第一支古代海军即舟师。当时,列国诸候,相互争战,位于东海和南海之滨的楚、吴、越三国,便以舟船在水面展开了角逐。   春秋之后,中国海军更是南北征战、江海称雄。著名的三国赤壁之战、唐代中日之战、宋金镇江、采石矶之战、元代的两次东征日本和硫球,以及明郑和七下西洋等重大海上战役和远洋航海之壮举,都说明中国古代海军实力之雄厚、舰队之宏伟、海战规模之庞大为世界之罕见。   强大的海军舰队,保证了秦汉的发达、唐宋的繁荣和大明的富强。靠这支强

早在2500多年以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建立了第一支古代海军即舟师。当时,列国诸候,相互争战,位于东海和南海之滨的楚、吴、越三国,便以舟船在水面展开了角逐。

春秋之后,中国海军更是南北征战、江海称雄。著名的三国赤壁之战、唐代中日之战、宋金镇江、采石矶之战、元代的两次东征日本和硫球,以及明郑和七下西洋等重大海上战役和远洋航海之壮举,都说明中国古代海军实力之雄厚、舰队之宏伟、海战规模之庞大为世界之罕见。

强大的海军舰队,保证了秦汉的发达、唐宋的繁荣和大明的富强。靠这支强大的海军兵力,古代中国上下几千年,纵横数万里,驰骋于欧亚,扬威于世界,不管是周边列国,抑或是异邦贼寇,无不臣服民从。

明清两代历行“闭关”和“海禁”御海洋、因海岸、严城守等的海军战略使中国从世界海军强国的颠峰上跌入了谷底,中国海军从远洋退到了近海,继而又从近海缩进了江河。昔日那帆舟云集、舰船梭巡的西太平洋上,已是万水冷落舟船稀;往日那些威武的战船巨舰,或凿沉于沿海、或自焚于港湾,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就这样在闭关锁国的国策下自毁于一旦。

当强大的中国舰队从世界大洋上消失之后,西太平洋北部的那个弹丸岛国开始蠢蠢欲动,蝗虫般袭来的倭船席卷整个中国沿海,海盗盛行,民不聊生,倭寇“纵横往来,如入无人之境”,明朝文武官吏竟然“畏倭如虎”。

1514年,一个叫阿尔瓦雷斯的葡萄牙人率船队第一次侵入中国领海,三年后,一支葡萄牙海军舰队便强占了广洲湾,从而揭开了西方殖民主义者大举东侵的序幕。

1520年11月,当环球航行的麦哲伦来到这块世界上最大的水域并将其命名为“太平洋”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太平之洋从此便没有了太平,数百年的掠夺与战争使太平洋变成了一个血与火的海洋。

1840年,英国人用大炮和鸦片敲开了中国的大门,继而,日本人、美国人、法国人、俄国人……接踵而至,100年间,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就入侵我沿海470余次,从辽东半岛到广东沿海,18000公里长的海岸线俱遭蹂躏,香港、台湾和澎湖相继沦丧,沿海贸易权、航海权甚至领海及内河主权亦纷纷落入敌国之手。

一种装有八、九百吨鸦片、配备10多门大炮的快速洋式武装“飞剪船”,承着强劲的东北季候风飞掠中国海面,在澳门、香港、广州、上海……相继登陆,“鸦片在海关人员的面前公开通过,而且是唯一不受检查的进口货物”。仅1856年,就从上海海关进口鸦片33937箱,这只是全国进口总量的一半。一艘“阿美士德”号飞剪船,从南澳、厦门、福州、宁波和舟山,经黄浦江、吴凇口,北下青岛、天津和旅顺,闯进我沿海内河,深入我港口都市,沿海窥探军情、测量航道、窃取机密,行程万余海里,历时半年之久,如入无人之境。英国秘探郭士立和林赛在给外交大臣的报告中这样写道:“本地之全体海军舰队竟不能阻止一艘商船进口,真是怪事”,由此看来,武装入侵中国“只要一支小小的海军舰队就万事皆足了”。

1840年,当一支小型舰队出现在厦门、福州、宁波和上海时、当鸦片战争的炮声隆隆响起、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驶进中国港湾和内河的时候,昏庸腐败的清政府便首开了割地、赔款、开埠和出卖领水主权的先河,从而把中国推入了苦难的深渊。

1861年,英国海军中将贺布亲率一个由10艘舰艇组成的舰队溯江西上,直达汉口;1895年,日本轮船从湖北宜昌溯长江航抵四川重庆,又从上海吴凇及运河航至苏杭两府;1898年,英国人又得寸进尺、死力相逼,声称“内地小港,不管是不是对外开放的通商省份,凡是洋轮能够航行之处,只要外商申请,随时可以开放,以便往来”。于是,万里长江,千里江防,门户洞开。外国船舰,自由出入,竟相掠夺。

如果说海洋是国家的第一道国门,那么海关就是这道国门上的钥匙。

19世纪的中国,万里海疆,国门洞开,有海无防;沿海口岸,军备废驰,海犹在但关却名存而实亡。自鸦片战争之后,海关—这把象征中国主权的钥匙便落入洋人之手达半个多世纪,中国的引水权受控达80多年,中国的港务管理权竟被人控制了100年。 在中国的通商口岸,洋人成了座上宾,全国的海关要员中只有一人在那个偏僻的亚东海关担任过几年的代理税务司。中国海关的行政管理权、关税自主权、关税收支权完全受控于洋人,海关成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和跳板。

大英帝国的绅士赫德,19岁就来到了这个“冒险家的乐园”,在中国渡过了他的大半生。咸丰四年,他还是宁波、广州英国领事馆的一名翻译,5年后就接任了广州海关的副总税务司,28岁那年, 便登上了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宝座,开始独揽中国海关大权,长达48年之久。

1863年9月,一支由7艘舰船、600余名官兵组成的舰队,驶离朴次茅斯港,绕过好望角,向西太平洋的中国海岸驶来。这是一支即将属于中国的海军舰队,它的舰队司令却是一位40岁左右、两度率舰发动鸦片战争的英国皇家海军上校—舍纳德·阿思本。这是英国人赫德和李泰国假同治皇帝之名从大英帝国用107万两白银为中国人买来的一支海军舰队。当舰队驶抵上海港、当英国人向清政府提出“由阿思本出任中国海军司令、并只听中国皇帝一人调谴”的先决条件时,朝野大哗。不少爱国志士勃然大怒,奏请皇上撤消并变卖了这支舰队。如此, 120万两白银便付之东流。

黄河在怒吼,长江在呜咽,中国海在痛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