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炮 正文 第一章:(一)破机枪的灵气

abcd196531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4.html[/size][/URL] 1942年的一个晚上,中国华北地区太行山附近的一座县城里。 日军佐佐木少佐神色严峻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眼前立的笔直想一根棍子似的山下中尉下令:“据可靠情报,土八路县大队就是以山区边缘的河西镇作为依托,对我们平原地带的京汉铁路以及一些军事设施进行骚扰破坏,还不断挑起一些大大的良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4.html


1942年的一个晚上,中国华北地区太行山附近的一座县城里。

日军佐佐木少佐神色严峻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眼前立的笔直想一根棍子似的山下中尉下令:“据可靠情报,土八路县大队就是以山区边缘的河西镇作为依托,对我们平原地带的京汉铁路以及一些军事设施进行骚扰破坏,还不断挑起一些大大的良民起来反对我们。明天天亮你带领一个中队和本地大部皇协军对河西镇进行围剿,即便灭不了这伙土八路,也要把他们的家底统统的砸烂,让他们也不能那么安生,你的明白?”

“属下明白!”山下中尉果断地回答:“少佐阁下,我为何不能现在就出发,夜袭河西镇,这样岂不更能奏效?“

“你的不明白,土八路善于打夜战,万一遭到埋伏,我军就被动了。为此,预防走漏消息,你要在明日凌晨三点才对手下下达命令,五点出发。”佐佐木说到这里,想一下继续叮嘱:“此举,把上次坂田大佐赠送给我部的那架山炮带上,河西镇周围是山区,战端一开打击土八路比较方便,争取在河西镇一举剿灭土八路这股力量。山下君,你还记得那架山炮的号码吗?”

“不好意思,属下疏忽。”山下中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忘记了。”

“那架山炮的炮号是31918,我记得很清楚。”说到这里,佐佐木少佐继续问:“山下君,你知道这个炮号的意思吗?”

“属下惭愧。”

“那,我就告诉你。”佐佐木仰起脖子,声音慷慨地说:“公元1931年9月18 日是我大日本皇军正式对支那人开战的日子。华北司令官为纪念这个光辉的时刻,就把这门山炮赠送给了我们的上级坂田大佐,大佐阁下把这门山炮交给我们使用,你明白用意吗?”

“属下这次明白了。”山下少尉这下挺直了腰杆:“我此举一定不负众望,砸烂这伙土八路的老窝,彻底剿灭他们的威风,打乱这伙土著武装对我大日本皇军后方的骚扰,用实际战果来感谢大佐阁下对我部的信任。”

······,······

就在两个老鬼子商量如何进攻剿灭县大队同一个晚上,河西镇的区小队驻地,两个分队被分在两座小房子里安安静静的在宿营。天根本还没有亮,一分队的战士们还正在熟睡,忽然,一个声音像一只被黄鼠狼咬了一口的母鸡一般开始没完没了地挤进大家的耳朵。

“同志们,准备战斗吧!听我的,一准是错不了,今天是肯定要打一仗。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告诉你们,昨晚我的机枪 ‘哒哒哒’ 叫了半夜,知道那是啥意思吧?它是想开荤了,说穿了,就是想杀人了。平我多年的经验,天明我们肯定有行动。至于打谁,给谁打,西山的山贼还是日本鬼子皇协军,到哪里去打,这事咱是管不了了,我就知道要打仗······还别不相信,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事都准的受不了······”

区小分队的战士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都听出是分队长兼机枪手李怀财在瞎掰胡扯。他也不管正在熟睡的战士们听不听,烦不烦,他反正就是自己睡不着了就扯圆了破锣嗓子楞是往你耳朵里塞。没办法,尽管人家是新来的,可那是县大队的来头,并且还是背着一挺机枪过来的;尽管那机枪的支架的木头做的,枪嘴还缺了一小块儿,整体上看破了点,可比起区小队做好的武器三八大盖来,那毕竟还是最新式、打起小鬼子最解恨的武器;尽管这件新式的武器只有三梭子子弹,可那要是都打在小鬼子身上,那杀伤力也是响当当的。单单就凭这三条,还不提人家李怀财参加过著名的“五一反扫荡”那样惨烈的战斗,人家进门就是分队长是都服气的受不了,这事谁也不能吭声。

地球人都知道,在我们中国,这人要是一当上官,不管大小,那······那就马上不一般了。就说眼前这事,天海没亮就“哇啦哇啦”不停的说话,要换了别人,这李怀财马上就会跳起来大喝:“你这个同志怎么回事?没看见同志们正在睡觉吗?还有点组织纪律性没有······”

这别人说话他马上可以批评,他说话,别人还真的没法了。黑咕隆咚的就看见李怀财的两排白牙一上一下的哇啦哇啦。他两片嘴唇本身都有点短,人中不够长,不说话勉强能盖住牙,要一张嘴,那就像他那挺机枪的嘴口一般,整个一圆的。

“大伙还别不相信。有一回县大队出了汉奸,给小鬼子报告了我们县大队的行踪。好家伙,好几百小鬼子夜里来偷袭我们,就是我这挺机枪提醒了我,我再提醒了大队长······”

“李怀财同志,——”实在听不下去的二胖一骨碌爬起来叫道:“你这是散步封建迷信你知道不知道?你不就有一挺破机枪吗?怎么你那挺机枪还变成神仙了,自己知道什么时候打仗?你说你这不是封建迷信是什么?你身为分队长,在同志们中间散布封建迷信,扰乱战士们休息,你有点组织观念没有?你要在啰唆,我找队长去!”

“二胖!”李怀财毫不示弱:“你小子学本事没能耐,管起老子的事来你小子胆子还挺大!你自己也看看你自己,啊?有时候我就纳了闷了,你说一个八路军战士整日的东窜西跳的,身上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肥肉?胖的像条虫子似的,行军走路浑身都哆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地主老财的儿子呢!有时候我还奇了怪了,啊?怎么全队战士就数你有文化,队长怎么就让你跟我学打机枪,换了谁·····”

“李怀财,你身为八路军干部、我的分队长,就这么说我。我找队长去······”

“找队长,找高政委我也不怕!”刚说到这里,李怀财忽然双手就紧紧地捂住了肚子一声不吭了,一脸皱巴巴空哭的表情半天才喘过一口气来,慌忙之间连头也顾不得抬一下,用手指一指二胖就匆匆地撂下这么一句“你等······着你”,就一边放着屁一边出门向茅房跑了。他自己常说,风是雨头,屁是屎头,这下肯定是憋不住了。

二胖大概觉得还是有点气愤难忍,他干脆爬起来,一个人在屋里摸索了一下,不知从什么地方端过破尿盆子来,把门放开半拉,伸手把尿盆子放到了门顶上。干完了,二胖转身向屋里扫视一遍,自己捂住嘴笑了笑,赶忙跑回来继续躺倒装睡

“二胖,玩笑不要开大了啊!人家可是县大队下来的,还是管咱们的分队长······”

“从县大队下来就了不起啦?以为自己是谁呀?好好睡着给吵醒,扣准了活该······”

“这人不就会打个机枪吗他?整天觉得自己县大队的政委差不多······”

“别说了好不好!!!”二愣子炸雷一般大喊:“破机枪刚刚住了嘴,又换上你们说个没完。这觉还让不让人睡?······:”

“哎,听说话声你本事不小,方才破机枪像鸭子叫唤的时候,怎么就听不见你说话啊?”二胖说。

“我还就不说人家分队长,就说你们了,怎么着?”二楞翻身坐起来了:“论写字我比不过你,可要打架,就你这样的,我一个能打趴你三个。你信不信?”

“我还就不信!”二胖也坐了起来:“很想看看你怎么打趴下的,让咱也长长见识······”

二人正在嘴皮子上较劲,就听门外一声:“吵什么?还有点组织纪律性没有?”话到门开,屋里凡是睁开眼的战士都伸起了脖子向门那边看去。黑咕隆咚的模模糊糊耳听得“咣当哗啦”一声,那尿盆子摔到地上成两半了,走进门的黑影站立在那里不动了。

“嘻嘻嘻······”有战士实在忍不住了在偷偷地笑出了声,还不止一个。

“谁干的?——”

铜喇叭似地这一声发出来,屋里的人都愣住了:怎么不是方才的那挺破机枪的声音?这不是刘队长嘛这?就在这时候,门边又有动静了,这回是那挺破机枪的破锣嗓子:“队长来啦?——就是,这个分队纪律是有点差劲,尤其是那个二胖!我也是刚刚过来不久······哎,队长你身上怎么啦?怎么一股子尿骚味······”

“谁干的?——”又是刘队长的一声铜喇叭大叫,不过,刘队长依然像一尊雕像一般矗立那门边,巍然不动。

“是······是······是我······”二胖哆哆嗦嗦地边说边坐了起来:“我不说有意的。队长,我······我给你洗一洗······要不就先穿我的······”

“不说有意的还扣这么准,那要是有意的呢?”李怀财抢上前去,用手指着二胖说:“你打机枪怎么就不能打这么准呢?啊?干正事没能耐,用尿盆子算计队长,——好啊,同志们,大家说说,二胖同志的问题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说着说着还低下身去附在二胖耳边悄悄压低了声音说:“小子,我知道你是算计我的。怎么样?你这一枪打偏了吧······我看你小子这回怎么收场?哼哼哼······”

“队长,我不是扣你的。”二胖声一手扒开李怀财,然后冲着刘队长嘶力竭地叫嚷:“我们分队长大早起在就在屋里大声说话,搅得战士们不能休息,我本来是算计他的。他教我打机枪老是欺负我,说我笨。我本来在29军时练过炮兵,要是有火炮,我肯定能把他的机枪压下去我······”

“你做你的梦去吧你!还火炮?自打我进区小队以前,你们见过捷克机枪什么样嘛?歪把子,那是小鬼子手里的货,即便看见也是大老远的从人家手里吧!”李怀财尖酸地挖苦二胖说:“说你·····我也放枪我也放偏了我!让你活活把我气糊涂了。对了,我问你,我什么时候大喊大叫了我?”

“别吵吵了!——”刘队长忽然像公鸡打鸣一般大叫一声:“你们都没有糊涂,是我让你们气糊涂了。来这里下命令来了,让一盆子尿浇忘了一干净!全体马上集合——快点,目标,野鸡岭——马上出发!”

战士们这下什么也顾不得了,都急匆匆地爬起来,赶紧收拾起来,扛起枪杆门外跑。李怀财第一个扛起自己的机枪跑出来,嘴里还不忘唠叨几句:“怎么样?怎么样?方才我是怎么给大伙说的?是有行动不是?说我这挺机枪有灵气,大伙还说是封建迷信,这下·····咱省事了,······哎,队长,你的衣裳······”

“顾不得了,眼下是什么时候?臭点就臭点吧,不碍事的。你少说几句吧你!”刘队长说到这里,狠狠地看了刚刚跑出来的二胖一眼:“打完仗在找你算算账。”

“队长,打完仗我到白水泉给你洗洗······”

“光洗洗就算完啦?”李怀财扛好机枪,腾出一只手来吱吱自己的脑袋瓜子示意说:“还有这个,你的思想问题······”

“不许说话!”刘队长大吼一声:“一分队全体都有,目标,——野鸡岭,出发!”

天色还没有起亮光,只是东山头刚刚显得发了白,到处有一种黑蒙蒙的感觉,加上脚下的山路本身又窄,所以队伍走起来光是听见人的喘气和脚步声,而行进速度不算快。

“李怀财,加快速度。”刘队长喊:“二分队已经走到前边了,这样行军完不成任务。你说分队长,这条路你又不是不熟,这么走下去,咱们区小队完不成任务你要负责。”

刘队长这句话还真管用,走在队伍前边的李怀财果然发了疯一般没命地跑起来,身后的队伍也紧紧跟上,整条路上就听见脚步声和战士们的喘息声。走了一段,有的战士跟不上了,最明显的是二胖。他喘着粗气蹲到一旁:“队长,······我扛不住了,我扛不住了······”

“不行,你不能掉队。”刘队长跑出队来拉起二胖:“你这识文断字的人干这活儿还真的不行。二愣子,二愣子·······你负责帮助二胖赶过去。”

“不用不用,队长队长······”二胖喘着气说:“让二愣子先过去吧,可以多打死几个小鬼子。你们先走,我认识路,随后赶来······”二胖说着就站起身来,伸手推着跑过来的二愣子,不服气地补一句:“我本来是炮兵,可惜了,硬是让我做步兵······我认识路,比你们也慢不了多少······队长你放心吧,我掉队也掉不到那里去······能赶上的。”

“那好,我们就先赶过去了。”刘队长叮嘱二胖说:“目标在野鸡岭山头,到那边学野鸡叫联系,记住!”

“放心,我一定会在敌人到达之前赶到。”二胖说:“误不了打鬼子。”

队伍撇下二胖,继续向前开进。很快来到南山脚下开始爬山,在天色蒙蒙亮时终于赶到了山顶。

“原地待命休息,准备战斗,不许大声说话。”刘队长看看手里的老怀表,然后命令:“小王,主意观察山坡下的敌情,有情况马上向我报告。”

李怀财走过来问:“队长,怎么不见二分队的同志们?”

“就是!”刘队长马上醒悟过来:“二分队明明是现行出发的,二贵他们应该先到的啊,怎么还没到?······”刘队长说着话私下里看看,又转身向来的方向看看:“说不准和我们走到不是一条路,他们慢了点。李怀财,你这个分队长干的不错,抢在了他们前面。”

“队长,我想给你说个事。”李怀财说着话坐到一块石头上,把机枪也放下来:“你看二胖的表现,就他那个熊样,让他跟着我学打枪?我看还不如让二愣子跟着我学呢······你看队长,二愣子根苦心正,说话是猛了点,可心肠好啊,人也很机灵。我看好好培养培养,扛挺机枪准没问题。那个二胖,我老是感觉他身上有股子邪气,说不准会走李贵才的老路,我们还是提防着点,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部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刘队长不高兴地说:“二分队还没有和我们会和,山脚下随时都能出现敌人。”

“不要紧,就这地形,一人当关万夫莫开,有我这一挺机枪在,保准不会让一个小鬼子跑掉。”说到这里,李怀财仍然有点不死心地说:“队长,我看二胖还真的不是打仗的料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