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三湘》 正文 第二十八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


一听说自己的兄弟居然立了大功,钟志立照着钟志德的胸前就高兴得一顿乱捶的,并且小声而好奇地问道:“哥,没想到你还行呀!对了?哥,你们外围的这一战是怎么打的呀?日军可是一个大队的兵力呀,大概有一千号人的样子。要打退他们这么多号人的,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呀!”

钟志德凑到了自己兄弟的耳根前,也是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炳初呀!其实嘛——也没有什么的,只是你们葛副师长把你哥说的神了罢了!就这十几号人的,怎么敢跟日军硬碰硬地去拼命呢,那岂不是无异于以卵击石么?你哥我也只不过是绕到了日军的后方,把日军后方部队的大仓库给狠狠地收拾了一下。前线的日军怕自己的武器弹药粮食被切断,所以只好掉过头来找我们了!一见你们那三营的部队好像全都撤到两翼去了,所以咱们这十几号人也一溜烟地撤了!让日军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全无着力之处!”

“炳初呀!我劝过了你哥,想请你哥他们留下来,编入咱们的部队一起抗击日寇!可是你哥说是他在你们地方上的政府部门工作!我退了一步又说,让他留下几个弟兄支援咱们部队抗战的。你哥又说那十几号人是他们政府地方上的武装人员,依然得要把他们全部都带回去的!炳初呀,你看看你哥,啊?留着这大把的机会不要,硬是要跑回去当他的地方官儿的!炳初,像你哥这样也这么能打战的,咱们第十军也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走了,是吧?”葛先才开玩笑地说着。

“葛副师长,这又是何必呢?”钟志立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兄弟钟志德,笑着说道,“葛副师长,你也是知道的嘛——人各有志!怎么能够强求呢?再说了,我哥他也是在咱们政府部门工作,也都是在为国家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并不是只有咱们参军的军人才是爱国的,其他的中国人也都是爱国的!只是由于各人职业的不同,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爱国的方式,都不一样罢了!”

方先觉指了指葛先才笑着喊道:“葛副师长呀,自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的呀!你看,这不?你手下的将士们打起仗来是挺厉害的,可是这嘴皮子也是绝对不含糊的呀!能够把话讲到这份儿上的,那可是不多的了!”方先觉接着又看了看身旁的这一位日本人,依旧是很是奇怪的问道,“对了,炳初!既然钟志德是你的兄弟,那么这个人——你怎么也认得呀?”

伊藤广慈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方军长,我以前在长沙这里来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现在的这位钟志立长官了!要是说起来,我伊藤广慈还要感谢你们部队的这一位钟志立长官呢!要不是他当时出面的话,我以及家人可能就被这里老百姓的乱拳给打死了!”说到此,伊藤广慈很感谢地看了看钟志立,接着又把以前的事情都详细地向大家诉说了一遍。

“伊藤先生,这话您就十分地见外了!其实我们中华民族也是一个热情好客的民族,只是由于你们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才使得现在两个民族之间存在着很深的积怨与仇恨!再说了,每一个民族都会有不同的人出现。一个种族,一个人群都会有好人与坏人之分的!就像是你们日本人还有你这样的懂得民族大义、爱憎分明的人存在。我们中华民族也并不是一个完全优秀的民族,也同样地出现了像汪精卫一样的民族大汉奸!”钟志立的脸色变得很淡定,刚才的那些微笑也顿时消失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同努力,尽早地结束这场让两个国家民族陷入战争火海的侵略性的战争!”伊藤广慈的话语里显得很坦诚,没有半丝的虚假成分。

葛先才此时也跟着说了一句:“伊藤先生呀?现在要把你们日本帝国主义的军人请出我们中国的地盘,那是绝对请不出的呀!对于这些深深地受到了帝国主义荼毒的日本军人,办法也只有一个,就是狠狠地打!先是能够把他们打怕了,然后才是打醒了!这样他们才可能走出中国的领土,不再让他们侵略的野心在我们中国苟且延喘!”

“葛副师长呀,说得正好!我个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办法也就只有这一个!但是咱们同日军的正面部队交手也有不少的时日了,据我方先觉个人对日军的揣测,咱们想要把他们打醒了,撤出咱们中国的国土,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了!只有是打怕他们了,才是可能把他们赶出咱们中国的!”方先觉也在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把日军给撤出中国,回到他们自己的地方去!

钟志立也点着头表示赞同方军长的这一个观点:“参加这次战斗的很多国军战士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就在一个月前,他们还是手持头的农民,而现在为了中华民族免于灭亡,丢下熟悉的头,操起陌生的枪支。很多人刚刚学会了使用枪支,就要上阵杀敌!而战场上的日军则是各个训练精熟、杀人如麻的嗜血狂。这群嗜血狂从东北一路打到了华中,一个个都变成了冷酷的战争机器!在我个人认为,日本的文化尽管脱胎于中国,但是日本文化中从来就没有中国文化中的‘仁’。这个早已蜕化的民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仁慈,什么叫仁义,他们崇尚的是勇猛和狡诈!所以你们现在很多的日本人从来只会崇拜强者,而不会同情弱者。在你们日本,对人怀有怜悯之心,会被认为是一种耻辱。这样之后,我们就能理解日本军人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如今现在战争时期,日本女子争先恐后做慰安妇?所有的人认为这是效忠天皇,从业的女子们认为这不是羞耻,而是造福于男人!”的确在二战时,他们日军被美军打得头破血流,两颗原子弹让几十万平民的生命化为云烟。但是战后,日本依旧是对美国最为言听计从的国家。

“不过,伊藤先生呀!在这战乱民不聊生之际,我们中国人还是非常地感激你这一个日本朋友呀!你能够看透这一场战争的本质,并且还能够做到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大义灭亲,实在是难得呀!”葛先才非常感激地说道。

“葛副师长,你们还是一直到在说些客气的话!我虽然是一个日本人,我也爱我们日本自己的国家。而现在我伊藤广慈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站在两国人民利益上的高度上来讲,我就是来弥补那些我们日本军人所亏欠你们中国人的!”

“对了?你们暂时都别先走才啊,咱们还有一件大事都一直没有操办的呢!”方先觉顿时引开了话题,然后冲着钟志立说道,“炳初呀,以前你是有所顾虑的!可是这一战现在终于打完了,那——你说你跟陆雅慧这一门子的婚事——也应该完了吧?”

“我……”

葛先才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我,我,我什么我的呀!炳初,你这样老是拖着的,你有没有考虑到人家的感受,啊?你对人家也太不负责了吧?这事情到今天可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我跟方军长老早就帮你定下来了!”

“炳初呀,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咱们第十军的全体军官也都不能清一色的和尚吧?等到把仗打完下来,都是缺胳膊断腿的了,啊?哪个姑娘会委屈自己要你们呀?打战是一回事情,可是这些事情也不能耽搁的嘛!否则,以后哪来的民族忠烈之后呀?”方先觉在大家面前开着玩笑地说道!

“炳初呀,这事情——就听你们方军长和葛副师长的吧!我也听学选说过了,陆雅慧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的!把这事情操办完了,也省得咱们家中爸妈他们二老老是在为你惦记着的!再说了,春琴现在也还是很小,总得要找一个人来照顾着的,以后总不能叫咱们爸妈他们顾着的吧?你说呢,炳初?”钟志德也跨前一步,跟着劝说了起来。

“炳初呀,你听你哥?啊?都把话给撂出来了!就算是你有自己个人的什么想法的,但也得要为自己周围的人想一想吧?就这样,前些日子我找了个街头算卦的,明天日子不错,就赶紧给你操办了!”葛先才扯了扯自己的衣角,简直就是快人快语!其实,这说来也是的。由于见到一直为了自己在前线战场上的血水里摔跤的部下没有得到嘉奖什么的,他们总是希望能够为了他钟志立做一点什么的,才可以弥补一下内心里的那种对自己生死弟兄们的愧疚!

“那炳初——就谢谢方军长和葛副师长了!”最终,钟志立勉强地答应了。

等钟志立和陆雅慧的婚事终于办完之后,方先觉的第十军又立即接到了长官部部队驻防的命令,需要立即开赴湖南的衡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