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三湘》 正文 第二十八章-1

hywbzj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


钟志立看着这些被刚停息的战火熏得嘿呀呀的弟兄们,他自己的双眸已经彻底地湿润了。但他依旧没有让这一股从不值钱的液滴打碎了自己干净的脸面,于是他只好在自己的部队面前强忍着,表情也固然因此而变得更加的严肃了!虽然此时没有战火的灼烧,没有机枪的狂吼,没有炮弹的呼啸,但是依旧是显得很是悲壮,像是在给那些战死的弟兄们的一次光荣的葬礼一样!

钟志立看着自己的这些士兵们,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把吼道:“对!这才是我钟志立带出来的兵,这才是我一营的血色男儿的本色!咱们一营在出征打战的时候,从来没有丢下过一个曾经一起蹲在战壕里的兄弟们,也从来不会让咱们的兄弟白白地战死!咱们弟兄们的命也是一条人命,也都是咱们爹娘养的!既然是血债,那就一定要日军用血来偿还!这是咱们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规矩,谁都不能例外,谁都不能破!咱们一营都是一支铁打的抗战的部队,打日军从来没有服软过,更没有服输过!弟兄们,我钟志立向大家保证,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咱们一营还是一支主力部队,打起日军来还是一支嗷嗷叫的部队!”

随后,向身旁的一个军官使了一个眼色,说道:“现在,咱们一营补充了新的作战骨干,请我们一营新调来的副营长给大家讲几句!”

此时,钟志立身旁的军官慢慢地走到了部队的最前面。陈二狗探着个脑袋仔细一看,突然间发现这个新来的副营长的来头也并不是很大的。这分明不就是兄弟部队的那个王虎彪么?也不就是咱们一营钟志立营长在中央军校的黄埔同学么?怎么陡然间又跑到咱们一营来当这个副营长了呢?要是以上次的战功,他王虎彪升任一个团的团长也应该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要知道这个时候,很多的军官趁此去邀功都还来不及的呢?居然还屈身来到一营当这个副营长,副营长的职务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处的呀?王虎彪这混小子不会是一时间脑子进水了吧?

原来在这次长沙会战之后,王虎彪的那一个营也受到了极大的重创,几乎就成了一个空壳的。本来他王虎彪可以由此次的战功升为一个团长职务的,可是当他一知道自己的黄埔兄弟钟志立此次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晋升和表彰时,他想到了既然是好兄弟的话,那么当然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怎么自己一个人坐着一个团长的位置呢?还有就是一点,在此次会战撤退时,由于王虎彪的营伤亡很重,战斗减员也大,所以在后撤的时候,钟志立故意加大了自己一营的火力,把对面的日军很快地都给吸引了过来,减轻了他王虎彪营的压力。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王虎彪他们营欠下钟志立的一个人情!

为此,王虎彪终于决定去找军长方先觉,直接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请求方军长把他调到一营去,随便什么职务都是可以的!军长方先觉和副师长葛先才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居然二话也没有说的,便直接拍着桌子同意了王虎彪的这一个请求。但是依然同钟志立一样,王虎彪的军衔升至中校!王虎彪也是一名职业军人,所以他也很重感情。他自己也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参军入伍抗击日寇,自己能够有幸活下来都是得益于身边的这些弟兄们能够舍生拼命,所以他不想离开自己的这些弟兄们!在这一点上,他跟钟志立的观点一样的,只要别人把他当成弟兄来看待,自己就决不会把别人当外人来看;只要有人把他不当成人来看,他就把对方当成畜牲来看!

方先觉和葛先才都找到了钟志立,想跟他说一说真心话。因为他们都觉得钟志立是一个难得的军事人才,本来是为国家和民族立了大功的,可是依旧挂了一个营长的职务。即使钟志立没有什么怨言的,他们心里面也觉得很难过的!

“炳初呀,你刚才的那一番话不是专门说给自己手下的那些战士们听的吧?啊?”此时,方先觉没有敢看一眼自己的这一个部下。

“方军长,炳初是那种口是心非、哄孩子的军官么?

方先觉背着手并没有说什么的,只是宛然地径自笑了笑。

“炳初!我早就说了,不允许你自己擅自带着部队去追击的!上面军政部下来调查时,我葛先才本来也是想坦诚交代的,可是方军长他绝不允许我承认是我葛先才答应你去的……”葛先才的声音哽咽了。他在内心里面觉得有些对不住他钟志立的。这次,所有的责任的确全都是钟志立一个人扛着的了,什么事情他都是谎称由他一个人做的主儿,团长葛先才根本就是不知道的,部下们只是听从他这个营长的命令罢了,所以跟任何的人没有任何的关联!上边的人也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事情的整个,此次公然抗令是团长葛先才暗中允许的,也是其他的战士们都答应的,但是没有充分的证据。要把他们一并捆住的话,除非要他钟志立亲口承认这一切!

“的确委屈炳初了啊!”方先觉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沉重地说道,“是我方先觉让炳初这样做的!葛副师长你也不必太自责的,我既然对不住了炳初这一个营长了,就更不能再对不住你这个团长了呀!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炳初不勇敢地站出来一个人承担责任的话,那么后来战死的那些所有的国军将士们就恐怕连一个抗战烈士的荣誉称号都没有了呀!”

“呵呵,也别这么说!这次要不是方军长你全力保住,炳初早就被送上军事法庭了!”虽然在他们两个认为钟志立很是遗憾的,可是这在钟志立自己的心里面依旧感到很是欣慰。

“炳初,你们一营都是我二十八团的精英部队,都是咱们出生入死的好弟兄!要是没有你们在正面顽强有力地抵抗日军,我和方军长也早就杀身成仁了!方军长的那一封绝笔之信,至今还令人感动不已!放心,只要我葛先才还在的话,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一营的!我和方军长决定把你们一营组建成为一支拥有六百多号弟兄的加强营,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可以随时来找我或是方军长的!看着炳初兄弟你这样冤,我和方军长的心里都是不好受的!没有办法,这是上面军政部的事情,我们也很难帮上什么忙的!”

“葛副师长,你们别这么说!炳初参军考入黄埔是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不是来升官发财、建功立业的!能够跟着你们一起抗击日寇,那是炳初一生的荣幸!再说了,这次抗令大追击,咱们一营乔装成日军,后来收拾了日军整整一个中队的兵力!他们是属于日军的辎重部队,这回可是发财了哈!”钟志立这么一说,故意露出了甜甜的笑意,想以此让自己的两个长官也是自己的弟兄不要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了!

“好了!只要炳初不责怪咱们兄弟俩的,咱们就不说这个晦气的话题了!”方先觉终于缓和了一下口气,淡淡地一笑,“炳初,今天让你见见两个人!”说罢,向身后的一个士兵挥了一下手。

钟志立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会是谁?于是一副很是好奇的眼神正等候着他们两个!


不到一会儿,在方军长余音的陪衬之下,两个熟悉的身影顿时从他们的身后闪了出来。钟志立一看不禁地喊了一声:“哥?咦?伊藤——广慈,你们——怎么来了呀?”

方先觉和葛先才彼此间猛地对视了一下,然后好奇地说出了一句:“炳初,怎么你们认识?”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立刻像是油画一样,贴在了他们的脸上。方先觉随即又指着钟志德问道,“不会吧?他居然还是你哥么?炳初,这回——可真是凑巧了?”

钟志立跨前一步,搂住了钟志德急忙地问道:“哥,你怎么来我们部队了呀?啊?”

“呵呵!炳初呀,你还是问你们现在的葛副师长吧?”

葛先才宛然地一笑,背着双手慢慢地回道:“炳初呀?就这一次会战,你的这一位弟兄可是立了不小的功呀!当时咱们三营在逐步后撤的时候,被大批的鬼子,嗯?应该有一个大队的兵力给死死地围住了,可当时我葛先才的手上也的确没有可供调遣的兵力了,所有的兵力都已经投入到前线抗战去了。其他的兄弟部队根本不在,所以当时也只好是眼睁睁地看着咱们的这一支部队被日军围歼。可是就是在这一关键的时刻,你哥钟志德带着他的十几号人来了。被他不知道怎么一打的,日军居然撤退了,一举解了咱们三营之围!随着,在后来的大追击当中,你哥他们也几乎是全歼了日军两个中队的兵力!”葛先才说完后,满意地看了看钟志德。

方先觉也扬着自己的手赞道:“炳初呀!我方先觉也一直都是在怀疑你哥曾经是否带过兵、打过战的呀?怎么打起来跟你这一个黄埔生一样,手里头都是有两把刷子的呀?要是一般的人,会有这般厉害的么?可是无论如何的,我们第十军也要嘉奖表彰一下他们这些抗击日寇的老百姓,毕竟他们也是立了大功的嘛!”

钟志德客气地抱拳说道:“方军长的话就客气——见外了呀!蒋委员长曾经说过了:全国抗战,中国人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民族党派,守土抗战,人人有责!我钟志德也是代表我们湖南临武的老百姓们做了一个咱们中国人应该做的事情!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