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枪声 正文 十二、见镖如见人

文僧堂主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URL] 十二、见镖如见人 5支飞镖杀死了五名日本兵。如今,这5支飞镖摆在了山口雄进的桌子上。 攻陷南京城后,山口雄进把“旋风”突击队的指挥部设在了紫金山下的一所学校里。一座三层的教学楼,底楼是服部敬司的“雷鸟”支队和伙房,二楼驻扎着志浩繁的“神龟”支队,三楼是队本部。田中竖直的“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

十二、见镖如见人

5支飞镖杀死了五名日本兵。如今,这5支飞镖摆在了山口雄进的桌子上。

攻陷南京城后,山口雄进把“旋风”突击队的指挥部设在了紫金山下的一所学校里。一座三层的教学楼,底楼是服部敬司的“雷鸟”支队和伙房,二楼驻扎着志浩繁的“神龟”支队,三楼是队本部。田中竖直的“飞鱼”支队被安排在和学校一墙之隔的粮库里。

山口雄进站在自己办公室兼卧室的窗口,望着寒风肆虐的夜空。空荡荡的操场上,三两盏昏黄的路灯孤零零地杵在哪里,每根电杆后面都拉着一条斜长的黑影。衣物、课本、破碎的桌椅丢得满地都是,上面结着一层薄薄的霜。良久,他缓缓地转过身来,走到课桌拼成的办公桌前,摆弄着那几只飞镖。他拿起其中一支在鼻子下嗅了嗅,仿佛要从中寻找到有用的信息。和陆汉成在一个寝室里滚了三年,他对这些陆汉成平时连睡觉都不肯解下的飞镖再熟悉不过了。看来,这个危险的敌人并没有离开南京城,自己绝不能大意。他下令突击队全城搜捕陆汉成,如遇对方拒捕,格杀无论!

刚放下电话,原田友美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山口雄进有些意外:

“友美,你来干什么?”

“我一个随军记者还能干什么,找新闻呗。谷寿夫将军特意派我跟随你的‘旋风’突击队行动,他说,你这里的新闻多。”话音未落,原田友美一眼就看见了摆在桌子上的那几支飞镖。山口雄进正想把飞镖藏起来,已经来不及了。原田友美抓起一支镖,反反复复看个不停,当她确认这些镖是属于陆汉成的时,激动地一把抓住山口雄进的手:

“山口君,快告诉我,这些镖是从哪里来的?汉成君在哪里?”

山口雄进摇摇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些战利品我也是刚刚看到,至于它们的主人,也许早已战死沙场了。”

“你骗我,你一定知道汉成君的下落,他是受伤了,还是被你抓起来了?”

看着焦虑不安的原田友美,山口雄进那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些许幸灾乐祸的快意:

“友美小姐,我真的不知道汉成君现在何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目前是大日本皇军最危险的敌人,要是让我碰见,一定会杀了他!”

这回,山口雄进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原田友美扶着门框,像不认识似的死死地盯着山口雄进,山口雄进被她那仇恨、冷漠的目光吓了一大跳。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行不行?你不是要找新闻吗,我告诉你,我,大日本皇军谷寿夫师团突击队司令官山口雄进少将,已经用‘三八式’步枪,打死了71名敢于抵抗的支那军人。请问,这算不算新闻?我还要告诉你,我的目标,是消灭100名支那兵。”山口雄进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原田友美觉得浑身发冷,她憎恶地反问道:

“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军人的荣誉吗?除了杀人,你还会干什么?我知道,战争是要死人的,但是,谁也无权把战争变成一场杀人游戏!你以为你杀死的人越多功劳就越大,是吗?我却要告诉你,你杀的人越多罪孽就越大!”

“罪孽?军人在战场上杀人是执行命令,你懂不懂?”

“那我问你,那些已经放下武器、手无寸铁的俘虏呢?他们已经走下战场了,为什么还要杀死他们?这也是在执行命令吗?”原田友美把自己几天来的所见所闻,把所有的困惑和迷茫,连同压在心底的无名火一古脑儿地砸向山口雄进。

从新闻学院毕业后,原田友美本来可以去美国留学。她父亲经过努力,为她申请到了斯坦福大学著名博导马丁教授的研究生名额,马丁教授本人也对她的专业考试成绩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是,年轻人的热情和献身精神,再加上举国一致、近似疯狂的圣战氛围,使得刚刚走出校门的原田友美激动不已。于是,她临时改变决定,立志作一名随军记者,为实现“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神圣理想,为大日本民族的腾飞,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当然,她之所以坚决要求跟随上海派遣军来中国,还有一个属于个人的小秘密,寻找陆汉成。

尽管参军前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真正上了战场,原田友美才逐渐明白,事情远不是自己想像得那么美好,更不是报纸、广播里宣传得那么动人。自己曾经为之热血沸腾、为之顶礼膜拜的“大东亚共荣圈”,被滔天的血雨冲刷得直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外壳,所有的美丽的光环全部消失殆尽。攻下南京城的第一天,她就亲眼看见皇军的士兵满街乱窜,私闯民宅,掠夺他们认为值钱的一切,手表、戒指、衣物、布匹,甚至连鸡鸭也不放过。如果说抢劫还可以用军纪败坏来遮掩,那么,昨天晚上山口雄进手下的“雷鸟”支队在江边残杀战俘的一幕,则让她感到了无比的血腥和恐怖。

“我要警告你,友美小姐,你的思想很危险,你已经站到了我们敌人的立场上,正在诋毁帝国的国策!”山口雄进唾沫飞溅,怒不可遏。

“你错了,我只有一个立场,那就是真理。”

山口雄进脸涨得通红,歇斯底里地吼道:

“国家利益就是至高无上的真理!”

原田友美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看来,我当初离开你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否则的话,我一辈子都要和一个嗜杀成性的冷血恶魔生活在一起。”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又把山口雄进的妒忌之火点着了。他凑到原田友美的跟前,一把揪住原田友美的头发,恶毒地说:

“听着,你这个支那猪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那个让帝国军人闻风丧胆的‘眉心杀手’就是你的梦中情人、我的老同学陆汉成。你今天看到的是他的飞镖,过不了多久,我一定让你看到他的尸体。我有一种预感,他会死在我的手里,不信,咱们走着瞧。”

听山口雄进这么一说,原田友美知道陆汉成还活着,而且就在南京,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她用手梳理着被山口雄进抓乱的头发,高兴地说:

“谢谢你,这是我今天获得的最有价值的一条新闻。”

临到毕业前,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让陆汉成和余永志回国的时间晚了半年。

那年7月下旬,日本涩谷特种技术培训所来步兵专科学校的应届毕业生中招收学员。涩谷特种技术培训所是日本陆军部管辖的一所培养间谍的机构。山口雄进、陆汉成、余永志和其他4位同学被选中了。刚开始,别说陆汉成等华裔留学生,就是山口雄进也不知道涩谷特种技术培训所的背景。到培训所后,山口雄进、陆汉成和余永志三个人被分配到了“东南亚科”,学习的第一个课目就是无线电收发报技术。他们从最基础的民用“摩尔密码”开始学起,短短的三个月下来,一本厚厚的“摩尔密码本”被他们背得滚瓜烂熟。可是,第一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培训所方面突然宣布停止陆汉成和余永志的学籍并将他们遣送回国。后来才知道,日本陆军部的情报部门了解到他们曾经是“天道社”成员,具有反日立场,便不由分说把他们驱逐出境。不久,山口雄进也自愿申请离开了培训所,他认为,以自己的志向和能力,更适合带兵打仗,冲锋陷阵,而不是去作一名间谍。他们虽然在培训所待的时间都不长,但是学会的“摩尔密码”却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这些都是后话了。

陆汉成回国后,和余永志一起被分配到喻济时的74军当见习排长。为解相思之苦,他和原田友美约定,每周一、五,两人同时给对方发出一封信。这样,尽管关山阻隔,路途遥远,他还是平均每三天就能收到一封原田友美热辣辣的情书。虽然生逢乱世,这两个热恋中的异国情侣,依然享受着爱情带给他们的甜蜜和幸福。“九一八”事变后,中日关系日益紧张,从保密的角度,军队内部逐渐加强了对寄往敌国信件的检查和控制。陆汉成寄出的信件屡屡被扣,同样,原田友美的来信也常常莫名其妙地以“地址不详”或“查无此人”被拒收退回。1932年初,淞沪抗战爆发,陆汉成坚决要求调到19路军参加战斗,这样一来,彻底中断了和原田友美的联系。在淞沪前线,陆汉成用一枝“汉阳造”,毙杀了16名日本兵,这事被前线将士传得神乎其神。有前来采访的记者穷追不舍,顺藤摸瓜找到了余永志,终于挖出了陆汉成留学日本的往事,写出一篇题为《“枪神”报国记》的通讯,登在了报纸上。从此,“枪神”初露锋芒,名扬疆场。

凑巧的是,这篇文章被复兴社训练处处长桂永清看到了。当时,桂永清奉命组建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正四处物色精兵强将,这样的军中奇才怎能轻易放过。于是,他先是找到19路军的当家人蔡廷锴和蒋光鼐,要求借调此人。一查,淞沪抗战后陆汉成已经归建,回到了74军。74军军长喻济时和桂永清同为黄埔军校一期生,也是个惜才爱才之人。二人虽有同窗之谊,但是,当桂永清提出调陆汉成到教导总队时,被喻济时一口回绝。论军阶,两人都是中将,论后台,桂永清是蒋介石直接控制的“复兴社”中央干事,著名的“十三太保”之一。而喻济时则担任过蒋介石的贴身侍卫和警卫团长,都是手眼通天的角色。因此,桂永清也不好过份相逼,只得采用“泡蘑菇”的战术,软缠硬磨,最后,用一个连的德国装备和喻济时作交换,才总算把陆汉成招至麾下。不久,由陆汉成推荐,余永志也调到了教导总队。

南京保卫战前,陆汉成被任命为副连长。当他随部队进入一线阵地时,突然想起了那次和原田友美关于中日间会不会开仗的对话。如今,中日两国已经成了死对头,自己和原田友美的恋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陆汉成不愿想,也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