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又现,67年前“游击队借条”因数额大未获补偿(图)

和谐正气 收藏 273 32056
导读:第一张借条出现,江门蓬江区民政部门“奖励”2万 第二张大额借条出现,至今仍未实现补偿 2009年12月12日,江门人梁伟诗为证明家人曾参加抗战,和本地民间文史研究爱好者陈锦堂在蓬江区棠下镇三堡村的祖屋中找到一张借白米60斤的“游击队借条”。2010年12月28日,蓬江区民政局就此对其一次性奖励2万元。 时隔一天,当梁伟诗用这2万元修祖屋时,又发现了另一张借条。这次游击队不但借了白米、大洋和金条,还承诺“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人须保护及照顾”。但蓬江区民政局此次拒绝了他的补偿要求

第一张借条出现,江门蓬江区民政部门“奖励”2万


第二张大额借条出现,至今仍未实现补偿


2009年12月12日,江门人梁伟诗为证明家人曾参加抗战,和本地民间文史研究爱好者陈锦堂在蓬江区棠下镇三堡村的祖屋中找到一张借白米60斤的“游击队借条”。2010年12月28日,蓬江区民政局就此对其一次性奖励2万元。


时隔一天,当梁伟诗用这2万元修祖屋时,又发现了另一张借条。这次游击队不但借了白米、大洋和金条,还承诺“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人须保护及照顾”。但蓬江区民政局此次拒绝了他的补偿要求。


第一张借条:60斤白米蓬江民政局“奖励”2万元


陈锦堂向记者确认了与梁伟诗找到第一张借条的过程。2009年12月12日,两人翻遍了祖屋的墙角、阁板、瓷器、瓦缸,之后梁伟诗搬来木梯,爬上悬在半墙的神阁(放祖先神位的地方)。当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照到第3块神主牌时,两人发现木牌缝中有一张红纸。打开一看,里面有张玉扣纸,用毛笔字写着:“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陆拾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按每年一倍偿还,如此类推。立据人:新鹤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中队李兆培,民国卅三年十月十三日。”


2010年4月,梁伟诗就借条一事向江门市政府打了报告。同年12月28日,江门市蓬江区民政局给出处理意见:“一,由蓬江区民政局一次性奖励人民币二万元作为对鸿文三姐抗日行动的肯定;二,鉴于鸿文三姐已故,奖励款项由梁启超(梁伟诗)代领,借条原件交蓬江区民政局作历史资料保存;三,其他生活上的困难,可按救济救助途径进行解决,但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


第二张借条:米钱金条民政局并未正式受理


拿到2万元奖励的第二天,2010年12月29日,梁伟诗请来泥水木匠修葺崩塌的祖屋屋顶。拆卸中,施工人员从屋顶一隐蔽处,发现一个生满铁绣的首饰盒。梁伟诗打开一看,里面有个羊皮钱包,内有一张褪了色的红纸借条:


“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共三十八担七十斤。大洋伍仟圆。金条八支,每支一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偿还,付息二分。建议将鸿文三姐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人须保护及照顾。此据在偿还之日终结。新鹤人民抗日游击三中队李兆培,民国卅三年十二月廿九日。”这张借条笔迹与第一张借条无异。


意外获得的第二张借条让梁伟诗矛盾起来,思量再三,2011年2月16日,他向江门市政府打了报告,未果;5月16日再次向市领导打报告,未有答复。6月30日,梁伟诗再向江门市蓬江区信访局提交了有关资料及报告,信访局让他直接带去蓬江区民政局,然而民政局并未正式受理此事。


据介绍,蓬江区民政局拒绝其补偿要求,理由便是上述意见的第三条“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


梁伟诗认为,他并未提出过分的“其他要求”,只是要兑现第二张借条的要求。借东西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这个不用争辩。而李兆培在世的时候,他还没发现这两张借条,怎么提出要求?


这张借条还有效吗


“按第一张借条所说的支付方式,现在全国的粮食都未必足够给他。”蓬江区民政局局长郑池浓说,所以在处理意见中写明“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而且用的是“奖励”而不是“补偿”,也正表达了民政部门的立场。


郑池浓认为,梁伟诗是否是债权人、是否具有“鸿文三姐”财产的继承权力,未知;这些财产的追溯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未知。“借条是以个人名义写的,能不能代表游击队也难说。再说,抗战时的政府应是指国民政府,这个也说的模糊。”而且,落实政策办公室都撤销这么久了,棠下镇以前也不属于蓬江区,“李兆培在世的时候怎么不提出来?”


南方日报记者 兴乐 雨鑫


借条又现,67年前“游击队借条”因数额大未获补偿(图)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刚刚我上网查了一下这件事情先前的记录,我觉得大家争这件事情很没有意义,这根本就是南方某报记者重新杜撰出来的新闻,我们看一下此事江门日报 第7761期 A7版的报道,这是网址http://www.jmnews.com.cn/c/2010/12/30/08/c_1115127.shtml,大家也可以看一下,从这篇报道里面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么几个信息,当时游击队借粮60斤就已经将他们家几天的存米都拿光了,文中那位鸿文三姐第二天去舂米都怕村里汉奸知道,38石70斤是个什么概念?她竟然不怕了,怎么舂出来的,而且这些粮食总共有2吨多,我们说你钱可以一个麻袋拉走,这么些粮食怎么拉,村里的汉奸此时就成摆设了?再一个,按照网上的介绍,我们可以知道文中这位鸿文三姐其实就是现在上蹿下跳要钱的梁伟诗父亲的妾,一个妾身份的人借给亲戚60斤粮食这我信,借2吨多粮食,5000块大洋,8根金条,我们姑且不论他们家是否有此财力,就说身份吧,她能做主吗?等于把家全部给清空了,梁伟诗的父亲去那里了?竟然让一个妾来做主?即便是他父亲已经去世了,或者外出做生意了,那么他们家不可能是独户在那里吧,我们从别的报道里也可以看出最起码梁伟诗的父亲还有2个哥哥,这些东西是谁的?是他们梁家的,借据上却写个妾的名字,他们家族的人都是傻瓜?大家仔细想想吧,再发表言论。

219楼lq7605

游击队的欠条越来越多了,偏偏都是广东省的,不过估计很快全国各地就会“涌现”出五花八门的借条了。过不了多久什么“武工队的”,“抗联的”,“新四军的”,“铁道游击队的”各种版本就会应运而生了。您瞧,今天人家能从祖屋牌位翻出来借条,难保明天祠堂香炉,地窖枯井里边不会冒出一张张“泛黄,磨损,蛇咬虫蛀的”借据,欠条,这回是“金条”,“大洋”,下次保不准还得来点儿“美钞,英镑,地契,古玩,手镯呢”。


咱还是先来看看这张价值连城的欠条的成色吧


内容“借条,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共三十八担七十斤。大洋五千元,金条八枝。每枝一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正斧偿还。付息二分。建议将鸿文三姐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代须保护及照顾。此据在偿还之日终结。新鹤人民抗日游击三中队李兆培民国卅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欠债还钱本无可厚非,但是这借条越看越蹊跷,想想咱们纳税人挣钱也不容易,作为一个公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民政局走红十字会的老路啊,对吧。

疑点一:鸿文三姐,按照发掘借条的梁启超(重名)说,是他爹的三太太,也是他的养母,据说是梁老爷走的早,所以三太太当家,所以就以借款人的名义出现在借条中。倒不是说轻视女性,但一个三太太能做这么大的主?这也罢了,鸿文三姐总该有个名字吧,或许旧时妇女没有名字,但也好歹写个梁X氏吧。

疑点二:第一条或许算不严谨,那么写了借条不盖公章,私章,总得弄个手印吧。不然到时候你来兑付的时候,人家要不认呢?虽说可以笔迹鉴定,但总不如摁个手印来的保险吧。

疑点三:根据《新会dang史》记载,1944年10月21日,三中队就和新鹤大队会师在大井头村,但“修整数日”就继续西进去根据地了。http://www.xinhui.gov.cn/export/xhds/dszy/zgxhds/nw20051031152423.html,游击队当时人在这儿不借,偏偏走了两个月跑回来借,有这必要么?

疑点四:新鹤游击队最多时也就200号人。还驻扎在不同的地方,三中队才60人。给他这么多粮食他怎么运?

疑点五:粮食的计量单位,从秦始皇开始统一了“度量衡”,但一直到解放前,粮食并不按重量称,而是按容积量。也就是用石(DAN),斛,斗(《多收了三五斗》)而文中的担,是民国开始使用的重量(质量)单位,一担=50千克。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8%82%E5%88%B6#.E9.87.8D.E9.87.8F.E5.8D.95.E4.BD.8D(维基百科,市制),如果误将“石”写作“担”,那么后面就不会有70斤之说,而是多少斗。这明显有穿越之嫌,

如果确实按照“担”来计算,那么一共是3870斤。将近2吨。三中队全体运粮,平均一个人携带60斤,游击队似乎还没有额外的辎重部队吧。

疑点六:广东产大米不假,但广东也潮湿,大米很容易生虫变质,白米显然没有稻谷容易保存,虽然脱了壳会轻一点,但是虫蛀霉变损失更大,游击队都是乡下人,不会没有这点常识吧。

疑点七: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正斧偿还。谁知到胜利后,县正斧挂什么旗子?况且事实上,胜利后当地的正斧不是延安那边的,你让债主找谁去认?44年的账,45年你不兑,你今天来兑?

疑点八:你这按照2分利收息,纯属高利贷,月息二分,指数函数。今天把广东省卖了也换不上,游击队不至于没口算盘吧。这样的支援抗战也真有点动机不纯了吧。

疑点九:建议按“革命家庭”对待,其后代必须保护和照顾,这怎么听怎么像为“梁启超”先生度身定做的。真的是未卜先知了。既然是革命家庭了,49年后拿出来兑现就是了,非要等祖屋“修葺”的时候偶然发现,这唱的哪一出?

疑点十:我军的给养来源除了罚没土豪恶霸的非法所得,主要靠合理的税收来维持。《新会DANG史料》也记载了,我们有好几个税站,因此并无迫切需要去和地主“借”,如果是有血债的恶霸地主,一般就直接SUPRESS了。

疑点十一:鸿文三姐富甲一方,到了抗战末期居然还有如此多的财富,莫非日伪眼瞎,看不上眼,

抑或他们家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


抗战的胜利是用无数的鲜血换来的,你要说你家的东西值钱就要国家“赔偿”,那无数烈士的身家性命又值几何?可以用钱来衡量的么?

看来上一次借条让他尝到甜头了,于是越发不可收拾了。查了一下这个梁启超的履历,居然是多年刑满释放的人员。如果让他讹诈得逞,那么多少国家财富将流入骗子口袋,多少为国捐躯的志士将不得安息!再说,鸿文三姐的后人也不是他一个,就算补偿也不应该被他独吞。而且,上次“奖励”他的2万块也应该追讨回来。否则无法个纳税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2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