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到伊朗快一个月了。因超过30天需办理续签手续,十分繁琐,一般要半个月以上才能办好。因此我们加班加点,截止今天野外资料收集与复核工作基本完成。回想近一个月的工作历程,不禁感慨万千。饮食的不适、天气的炎热其实都是小问题,地势的陡峻、交流的困难才是我们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就连我们的老总们都坦言,这是他们工作几十年来所经历的最艰苦、最险峻的工作环境了。有人甚至半开玩笑说即便被开除,也不再来了。但我们仍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勇攀高峰,顺利完成了本次外业工作。

思想作用是前进的关键力量。现场很多工作需要BJVC设计方的配合完成,他们是否能积极支持、帮助我们不得而知。因为他们对该工程付出了十几年心血,最终由中方全面接手。所幸我们充分发挥了中国人的慷慨大方,热情好客,使工作得以正常运转。他们会对某些人私人感情很好,但对其他中方人员就未必有那么多好感,我们也只接触到负责具体工作的几个civil engneer。因为一楼房间住不下,我们的三位老总们住在二楼,但不能使用二楼的洗手间,甚至需要到一楼接开水(其实二楼也有开水供应)。先前还有几个公用暖水瓶,后来不知何原因把暖水瓶全部收走,这可苦了我们喜欢喝茶的老总们。单调的生活,艰苦的环境,有时大家未免会情绪低落。我们的领导们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给我们鼓劲、打气,做一项工作,要更多地发现其中的乐趣,少抱怨,更不能影响他人的情绪。杨总常打趣说,咱们这是拿着工资的爬山健身运动,还能领略大自然的美丽风光。在空旷的山野或遇险峻的路段时,他会扯开嗓子吼一曲给大家鼓劲,嘹亮的歌声歌声每每使大家喜笑颜开。无限风光在险峰,登临极顶更能感悟其中的真谛。说笑打趣,老总们跟我们拥有兄弟般的情谊;团结互助,我们感受到群体的力量。手拿大饼野外猜拳游戏更让我们记忆深刻。

征服每个高高程后,一般要花费一天或两天时间收录低高程资料作为休整;再次爬高高程前,崔总总是反复确认每个人的体力情况,使我们的野外工作“高低结合”,有序展开。在这里我真正体验到什么叫“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时险要地段我们大多数人是爬着过的,下山时则是坐着下来。搞笑的是,烈日下的岩石热的发烫,很多人直呼屁股烫的着不住,更有甚者,把裤子都给刮破了。拿张佑廷老总的话说,只要安全,姿势再难看也无所谓。我们新老搭配,相互负责对方的安全,有序地上山下山。山路虽险,但更可怕的是往往难以保证上方不会有石块落下。因高高程有工人作业,每次唯恐现场工作人员没有领会我们的意思让上面暂停工作。有人还自我安慰,“真主阿拉”在保佑着我们,真有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味道。栈道的险峻还算好,只要克服恐高心理,小心些都可过。而陡峭山崖的自然边坡上的爬行却需要一定的臂力和技巧。为查清料场岩层特点,有一段必须通过的陡崖,在那上也不是下又难退的两难境地,就会感觉到站在平地上的幸福。

老总们常说,好不容易爬上山来,大家一定要抓紧时间多看、多想、多问,争取把地质问题现场解决。一天的时间其实很短,每次我们都尽量把同一高程平硐资料收集完。大家分工明确,分别进行岩体结构特征描述、RQD统计和RMR岩体质量评级等。三位老总们总体把握风化卸荷、重要地质现象、岩体质量分段和地质建议建基面的确定等。几百米的硐长,我们要来来回回反复研究,一天时间十分紧张。巴赫蒂亚里是我院目前承担的最大规模的国际工程,地质条件复杂,而且不允许有大的设计变更。岩体质量的评价和建基面的选择,是这次工作的重点,就靠我们能否现场对地质体有正确的认识,老总们深感责任重大。每当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精益求精的精神,颇有感触,成勘院的技术领导都是务实的实干家。我们的老总们坚持亲自将平硐中主要工程部位段拍摄下来,看到他们大汗淋漓,感慨之余有些遗憾,若有个录像机可以更轻松真实地保留现场平硐揭示的地质现象,而且可以把各个硐段都记录下来。

再过两天我们将启程回国,一想起可以同家人团聚,吃上香喷喷的回锅肉和可口的蔬菜,大家都有些莫名的兴奋。而我们大多数人来此近一个月,今后设计和施工还有近十年时间。未来的日子,我们要努力适应在异国它乡的工作环境。也许我们该学些波斯语,因为现场只有那几个BJVC的civil engneer懂一点点英语,跟他们交流尚且还需要通过肢体语言来表情达意。巴赫蒂亚里水电工程是国内融资承建项目,伊朗方更看重的是我们资金的雄厚。因此要充分体现我院的勘察设计水平,在技术上让人信服,这是给我们机会展示勘测设计水平的关键时刻。任重而道远,我们将接受这历史的考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