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三章(3)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我将笔记本上有关萧寒的一个问号删去:“您知道当年日本人制定的X计划吗?” 司令员:“知道一些,这事儿由政委在负责……好象有关渔阳华严寺的一部经书。” 司令员提供的情况,与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那条报道八路军血战日军,保护佛教经书的消息吻合,证明我调查的思路是正确的。我用速记符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我将笔记本上有关萧寒的一个问号删去:“您知道当年日本人制定的X计划吗?”

司令员:“知道一些,这事儿由政委在负责……好象有关渔阳华严寺的一部经书。”

司令员提供的情况,与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那条报道八路军血战日军,保护佛教经书的消息吻合,证明我调查的思路是正确的。我用速记符号快速记下司令员说的每一个字,然后问道:“渔阳、华严寺、经书?这和一个叫仪我诚也的日本人有关?”

司令员:“对!你提醒得好,我想起来了,萧寒为此事前还去了一趟天津,应地下党的邀请去刺杀仪我诚也!不过,只击毙了仪我诚也的替身。后来,仪我诚也在渔阳,被一个叫什么的侠客给处决了!”

我补充道:“浪子燕青?”

司令员:“对,有点儿印象!”

这就对了,仪我诚也死后,日军密不发丧,可能是出于他们在华北最大的特务头子被我制裁,没有脸面张扬此事。我问司令员:“我能否这样理解:萧寒是为日本人X计划去的渔阳?”

司令员:“没错,我们得到确切情报,仪我诚也要到渔阳,实施X计划。这事报到延安,延安高度重视,指示一定不能让日军的阴谋得逞。八路军就组织了一个小分队,由萧寒率领前往渔阳。”

事情越来越清晰,我问:“都有些什么人?”

司令员:“我想想,人不多,但萧寒差不多把旅部最优秀的人都要走了……二0三团的老班长张一、是个有勇有谋的老红军;旅部侦察连的排长小李飞刀,全军用冷兵器的第一名;骑兵连长王得标,身经百战无一处受伤;机枪班长赵凯,一挺歪把子机枪被他玩神了;还有一个狙击手陈志,可以说是百发百中;报务员还小,却是旅部最好的高手……可惜,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

我的心砰然一动,那篇文章里写道萧寒在潼关吊唁时,所喊的名字中就有小李飞刀。我佩服司令员的记忆,事隔这么多年,还叫得出那些人的名字:“司令员,您还记得他们?”

司令员:“怎么不记得,他要走的人,都是我身边的精英!萧寒那次去渔阳执行任务,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你们不了解情况,一九四二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年。日军在我根据地周围采取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还广建炮楼、深挖壕沟,企图困死八路军。萧寒率领小分队去渔阳,没有后方支援,前有日军阻遏,后有追兵,且长途孤军作战,你们可以想象有多困难……任务完成后,活着回来的人只有受了重伤的萧寒与老班长,还有那个狙击手。他们回到根据地时,看到他们那个样子,我都快落泪了……”

小分队八九个人,活着回来只有三个人,其中萧寒还受了重伤,震撼之余,我问司令员:“萧寒受的什么伤?”

司令员:“在菩提寺,日本人从背后刺了他一刀,差点儿就动到心脏,幸好伤到胃……那时的医疗条件也差,他就落下严重的胃病。”

我一句话脱口而出:“这与他后来打吗啡有关?”

司令员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你都知道了?也许吧,后来,主力部队跳出日军的包围圈到外围作战,听说把他留下打游击,那三年非常艰苦,使他的病更加严重……”

我追问道:“一个有伤有病的人,为什么留下来?”

司令员:“我不太清楚,那时他已经调到师里的敌工部。”

我下决心问到底:“给萧寒定的罪名,除了长期服用吗啡外,还有他与日本间谍大岛娟子关系暧昧,与汉奸的姨太太交往不正常,您是基于什么考虑,否认了给萧寒的定罪,还叫枪下留人?”

司令员愤怒了,再次说出“无稽之谈”四个字,他大声地说道:“揭发萧寒有问题的人,其实他心里最清楚,萧寒到底有没有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就喜欢捕风捉影,对自己的同志就那么冷酷无情!”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得不问:“您能告诉我,当初是谁落井下石?”

司令员看着我:“记者先生,你这个词用得不准确,为了巩固新生政权,当年审查干部和肃清隐藏在我们队伍中的敌人是非常必要的!只是不能夸大其词,要实事求是!我可以告诉你是谁,他叫杜原,是军区的副参谋长,现在已经离休了。”

我抓住这一时机:“请问,我可以见他吗?”

司令员想了想:“我给你安排!”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看时间已经超过秘书给我们的约定,就抓紧时间提问:“我再问一个问题:组建小分队去渔阳的前因后果,能说得详细一点儿不?”

司令员摇摇头:“具体的事呢,是政委与师敌工部李部长在管,我没过问……不过,在通报情况时我参加了,李部长提到峨嵋伏虎寺的武僧在川军的护送下,来渔阳接经,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我一听心里大喜,我查找川军资料这条路走对了,找到伏虎寺的僧人与护送武僧的川军,这对我深入调查大有帮助。

秘书不断在向我做眼色,意思是该结束了,我装着没有看见,问司令员:“您知道佘彪这个人不?”

司令员断然回答:“不知道。只听说重庆指示军统在渔阳的人,配合小分队完成任务,有可能指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佘彪。”司令员风趣地笑着说:“我还记得李部长告诉萧寒,他与军统接头的暗号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如果佘彪蒙冤属实,我们有责任给他纠正过来!记者同志,看来你对萧寒有好感,我提个要求,你如果找到他,请立即通知我,好不好?”

我一口答应:“好,如果萧寒还健在,我会找到的!”我奇怪地问他:“您不知道他的下落?”

司令员:“五十年代初,我带着部队从中原南下入川、进藏,就再也没有见过萧寒……”

秘书站了起来,想要制止我再提问,我不顾一切地问司令员:“小分队有没有还活着的人,如果有,您知道他们在下落吗?”

司令员回答:“老班长在攻打南京时牺牲了,就剩下一个狙击手陈志,他就在成都,五十年代他转业到国防体委,当了射击教练。对了,杜原也应该是小分队的人。”

司令员嘱咐我:“抓紧时间查,我很快就要离休了,趁我还在位,有些事情可能帮得上忙!”

我紧紧握住司令员的手:“谢谢你了,我不虚此行!”


见司令员容易,见副参谋长难,杜原通过司令员的秘书告诉我,报纸他已经看了,对于萧寒的事情,他无话可说,更用不着见面。也就是说,杜原明确地拒绝了见我。这出乎我的意料,也是我进行调查工作以来碰到的第一个钉子。从杜原那儿了解不到情况,我可能要走一些弯路,但殊途同归,有些事情想回避是回避不了的,它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当天下午,我找到了陈志。不巧地是,他正要进京开会,小车就等在机关院子里。一听我是司令员介绍来的,并且了解的是有关他在渔阳执行任务一事,就要我与他同车到机场,利用在路上这段时间,可以和我讲讲我想知道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