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39章 案件性质有了根本转变

sjhexcrvug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没过几天,他和严西成就被莫名其妙的解雇了,因为他和严西成只会瓦工,没有别的技能,只好找建筑行业打工,可没有想到,大的建筑公司都不肯收留他们,又怕小的建筑队到时候发不了工资,他们的心血白费。只好四处打短工来维持生计,收入甚微,根本维持不了生活。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俩找到了何金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没过几天,他和严西成就被莫名其妙的解雇了,因为他和严西成只会瓦工,没有别的技能,只好找建筑行业打工,可没有想到,大的建筑公司都不肯收留他们,又怕小的建筑队到时候发不了工资,他们的心血白费。只好四处打短工来维持生计,收入甚微,根本维持不了生活。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俩找到了何金刚,让给他们找些活干,后来,他俩又投到王文桐的手下,干起了溜门撬锁的勾当,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的陷阱,但是为了生活没有别的选择,这样干却收入颇丰,比起干瓦匠活强多了,他俩也就认了,谁让没有别的本事。

今年2月11日,王文桐得到准确的消息,巨阳镇个体户赵翼飞从信用社取了十万元现金,存放在家里,便让储石力和严西成、李克海、吴德利一共四个人,利用晚上去搞钱,那天晚上,他们蒙着脸,偷偷进了赵翼飞的家,打伤了赵翼飞,他们得手了,抢了十三万元现金,事后他们每人分了一万元,其余都装进了王文桐的腰包。

这是他定的规矩,钱到手之后由他负责分配,谁也不能私分,否则要按帮规处理,因为他的手段特别残忍,为这个他们没少受到惩罚。以后储石力和严西城又在住宅小区偷了两辆摩托车,事后分到了二千元钱,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王文桐每月都要给他们分派指标任务,完不成要受到体罚。储石力又交代了其它一些小偷小摸行为。

“公安同志,我知道的全都说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家里有父母,又有三个孩子,生活全都靠我一个人,我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不然我无法生存下去,现在到了这份上,我愿听政府的处理,只求能得到宽大处理。”储石力说完,低下了头。

“你们埋的那个尸体是谁?这一点你们是否清楚?”耿铁问。

“我确实不知道那个死者是谁?过了几天,桐柏县公安局来到华夏公司调查情况,听说是有一个古董商人失踪了,他叫赵友思,开始我们十分害怕,怕那天夜里埋的是他,那样我们就成了帮凶是要吃官司的,后来不知道怎么没了气息,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过我心里总是害怕,生怕这事有一天被人发现,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严西城把这事说了出来。”储石力回答。

“你的汗衫现藏在什么地方?是否还在?”耿铁问。

“埋在我家屋前的柿子树下,这可以作为我无罪的证据,是用塑料布包着没有损坏,上个月我看过还在。”储石力回答说。

“那个工长老吴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哪里?”耿铁问。

“他叫吴金,应该还在吴海涛的公司。”储石力回答说。

“马上分成两个行动小组,第一组有郑万江和孙耀章负责传唤吴金,他是知情者,一定要把他找到,彻底查清有关情况。第二组有耿副局长负责和黄丽梅一起带上储石力确定埋藏死尸具体方位,刻不容缓,立刻行动。”马勇生对着话筒说。同时命令刑警大队去储石力的家收取物证,立刻进行血型化验,这又是一个大案。这个吴海涛还真是个人物,怎么这事又牵扯到了他。

刑警队又提审了严西成,把情况得到了进一步落实,说明储石力说的是真话。

耿铁和黄丽梅带着储石力驱车来到艺苑公寓,在储石力的辨认下,确定了十九号楼的具体方位,黄丽梅拿出多功能勘测仪,只见勘测仪的指示灯闪烁,说明地下有异物,确信了储石力的话,此时天已经亮了。从而又引出了一起凶杀案。

郑万江和孙耀章来到吴金的家,此时已是早晨六点。吴金的家在安居小区B区十七号楼101号,郑万江上前按响了门铃。

“谁呀,这么早有什么事。”屋里传来一个女人地声音。

“大妈,我是六楼的,家里自来水龙头坏了,请您把自来水阀门关一下。”郑万江说。

“怎么又是这事,不知物业是怎么管理的,总是老出毛病,我家成什么了。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可以去找物业,不要总是打扰我们,有时深更半夜都不得消停。”只听屋里的女人不耐烦地嘟囔说。

“大妈我这也没有办法,咱们可是楼上楼下的老邻居,麻烦您了,老吴在家吗?”郑万江客气地说道。这时门开了,他和孙耀章一起进了房间。

“在家,这不准备正要上班去,给个人打工也没个准点,整天早出晚归的。”郑万江听到这里,心里不由暗暗地松了口气。吴金在家里还没有上班,那一切事情就好办了,这样使消息可以封锁住,因为问题还在落实当中,他不想弄得满城风雨,吴海涛可不是个简单人物,应变能力极强,弄不好反而处于被动。

吴金被顺利的带到了县公安局,在审讯室,还没等郑万江问话,吴金开口说:“我知道你们抓我的原因,我也知道这事早晚会暴露,但是人确实不是我杀的,那都是吴海涛他们一伙干的。”

“吴金,请你不要着急,要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千万不要遗漏每一个细节,这对你完全有好处,可以证明你无罪。”郑万江说。

“好,好,我一定把事情交代清楚,已证明我的清白。”吴金连声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是去年七月三十日中午,吴海涛和开发区的韩副区长、还有你们公安局的一个人和桐柏县的古董商人一个他叫赵友思,在一起玩诈金花。吴海涛也是经人介绍认识他的,据说是很有钱,此人特别好赌,而且赌注下得特别大,吴海涛他们本想把他圈里头,狠狠的敲他一笔钱。

听说赵友思那天带的现金就有二百多万,他们在帝都大酒店包了一个房间,从中午吃完饭一直玩到晚上九点多钟,输赢情况不知道。这也是听吴海涛的司机说的,后来他们在帝都大酒店娱乐。

晚上快十二钟时,吴海涛打来电话,吩咐吴金找两个工人,在开盘的地基上再往下挖宽一米深一米的坑穴,当时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训斥说哪那么些废话。到时候就知道了,没有办法只有找两个工人照办。

挖完以后,打电话通知吴海涛,告诉他把工具车上的东西埋下就行了。并说是他找了赛神仙给这栋楼看风水,现在开工很不吉利,需要下一个物件,这样可以避邪,方能大吉大利,吴海涛这个人特别迷信,每次开工前他都找小神仙姜万龙看风水,选择开工的日子。当时他一看从车上抬下来的东西,就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是个死人,再加上有一个工人叫了一声,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但不敢实话实说,训斥了那个人几句,告诉他这是一只死狗,是风水先生给下的物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过了几天以后,桐柏县公安局来人到公司调查了解赵友思的有关情况,听说赵友思已失踪好几天了。我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怀疑那天晚上埋的就是赵友思的尸体,所以心里很是害怕,但是事情很快就平息下来,以后就没有来人查了,我觉得很是奇怪,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吴金说。

“你所说的公安局的那个人是不是他?”郑万江说着拿出一个人照片让他辨认。

他看了一眼后肯定的说:“没错,就是他,他以前曾经多次到我们这里玩牌,他和吴海涛的关系极为密切,几乎每天都见面。”

“那个开工具车的人叫什么?他现在哪里?”郑万江问。

“他叫吴君,去年八月六日出了车祸,被一辆大货车撞死了。”吴金回答说。

“什么?出了车祸,被撞死了。”孙耀章惊讶地说。

“是的,在去年八月六日早晨,出车时因刹车失灵被对面正常行驶而来的大货车撞翻,吴君当时就被撞死了。吴海涛给了他家十万元钱,就把事情做了了结,因为责任全在他自己,吴海涛给的钱又不少,他家里也没有说什么,这事就算彻底了断。”吴金说。

吴金被带了下去,看来案情又有了新的发展,从而又引发一起凶杀案,不像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其案件性质又有了根本转变,不单是流氓盗窃、买赃卖赃的问题,这可又是一个大案,绝不可能是吴海涛一个人所为,这其中又牵扯到许多人,马勇生点燃了一支香烟,显然是在考虑整个案件的结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