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目睹二十年之怪现状

上世纪60年代初,全国有一个运动,是建国后诸多运动中最能叫我称好的运动——“学习雷锋”,那个时候,人人做好事,人人心地善良,可以说,整个社会都是阳光的。

中国社会的复杂性已经有几千年,尽管我们信奉的儒教、道教、以后后来引进的佛教、***教等等,都是教育我们要行善积德,教育我们要把良心放在心里,举头三尺有神明,中华民族信奉的是遭天谴!

可是这二十来年我们看到了什么?主动去救助翻栏杆摔倒的老人,结果惹上麻烦,“你没撞人家你为什么去救人家?”不知道这是啥逻辑!昏悖的交警出的证明是“不排除当事人车接触老人的可能,不确定当事人车接触老人的可能”云云,这算是个啥证明材料?法院亦以这不确定的事实判决救助当事人承担10万多元的经济赔偿,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法律获得了胜利?还是人的良心道德获得了亵渎!

无独有偶,最近又暴出一个这样的事情,被救助者信誓旦旦的控诉救助者是肇事者,弄的人声鼎沸,好在有现场监视镜头作证,好心人才没有再次被诬陷。

如果有人要问我愿意不愿意去救助那些突然晕倒的人,我回答愿意,但是我不会去,因为,自己没有“资格证书”,即便是我有能力去帮助他,但是谁也没有把握做百分之百的事情,一旦没有成功,那么自己将会惹上无尽的麻烦。

社会已经到了想做好事而不敢的境地,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去深思吗?

中国人历来讲个理,没有理,什么都别谈,可是自从有了现代的法,我说的是现代的法,那理就没用了,殊不知,法是建立在理的基础上的,理通法不通的情况下,那法肯定是有疑问的。

现在律师多了,多到得自己找活干,说白了,訾文海这样的律师要是在当前活着,那就是个普通的律师。当人们把心里的良心都换成法律以后,那么夫妻反目,父子相仇,兄弟匿墙,朋友相讦的事情就再普遍也没有了。

母亲病危,赶去医院,医生告知准备后事吧,余愤怒之,冷静一想,当前的医患关系强烈对立,医生最怕的是惹上麻烦,于是,找主任交心,“尔等只管放手去做,高堂已是耄耋,即便失败,也是她命里的,况且高寿白喜尔,不怪尔。成功了,则尔等阴德莫大焉?”医生叹云“很久未见如此之达理患者家属了,你们放心,我们一定尽力。”结果,母20天出院,至今健在。

显然,在这里,医患双方建立的互信,医者,救死扶伤也,职业要求必须是心地善良,可是,当前的医者甚少有此等公德心。患者,求命也,人家尽心给你治疗,如果本身就是棘手之病患,那么当以平常心去面对,何以动辄抱以老拳?动辄找来讼棍讹诈?追根朔源,还是社会信任关系的沦丧,还是社会道德的沦丧,以私人压活人,讨得未必是个公道,未必是个教训,或多或少还是孔方兄在后作祟。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人放出话来“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情”,还真是那样,电视剧里都调侃的说,这年头“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昨晚看“溜光大道”节目,不能说那节目不好,也确实整出不少人才,可以把咿呀读书的稚子和尚未成熟的妙龄也弄上去“溜”?这后面的话就不好说了,那么小的孩子咱们给他们灌输的是啥啊?看不下去了,不看了…….

今年的CPI一个劲的往上窜,挡也挡不住…

大货车把桥压塌了,很多…

全家被灭门了,是谁干的?自己个?…

高铁追尾了,高铁降速了,…

什么?我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你要想八卦?容易,随便买份报纸,保管你八卦个够!

呵呵,100多年前就有本书,目睹二十年怪现状,有心的人不妨再.....看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谢谢您对小说的留言,回个沙发帖和您讨论一下您的文章。

首先,咱们要法治社会而不是建立“德治”社会,30年前大家认为德智体全面发展,而德育(政审)所占比分过高,咱们这个年龄应该有所了解吧,30年前经济没有这么发达,后来智育(学分)逐渐取得了优势,这一点是您说说的怪现状的一个比较关键的层面。

第二,交警出的证明是“不排除当事人车接触老人的可能,不确定当事人车接触老人的可能”云云,我把您前面加的“昏悖”这个形容词去掉了,咱们探讨一下关键词“当事人”。说了是“法治社会”,所以不要用道德和情绪去判断,用法律去判断。《民法》第132条是彭宇和许云鹤案的赔偿依据。您可以自己查一下,叫做“当事人无过错赔偿”。

第三,你说“法院亦以这不确定的事实判决救助当事人承担10万多元的经济赔偿,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法律获得了胜利?还是人的良心道德获得了亵渎!”这句话非常好,那就是,咱们中国人以来都是把法律和良心道德划了等号。实际上不是,法律是一个死板的条款,从1958年废除宪法,到1975年、1978年、1982年三度修宪甚至叫做重新立宪,法治建设的过程漫长而艰难。未来30年是中国从“律条”向“法典”进步的法治年代。

第四,良心和法律永远都不对等,因为“法律永远是滞后于社会发展的”,而良心则永远无法立法。这才是真理。因为法律不是保护大多数人的,而是约束和制裁大多数人的,就像政府从来不是“善”的产物,而是“恶”的妥协,这是常识,书名就叫《常识》,作者叫托马斯潘恩,写于1776年,作者托马斯潘恩最初是美国和法国仅次于上帝的偶像,后来被美国和法国开除国籍,孤独而终。

随便聊几句,再次感谢您的短信留言。

 以下是引用铁血社员 在第3楼的发言:
不确定、不排除等等就认定,是否和疑罪从无的原则相悖?

楼上的朋友,疑罪从无本身就只是一个刑法学上的概念,民法讲究的是因果责任。“罪”本身就是刑法的概念,民法讲的是“责任”。就楼主提出的那个“扶老人”的案件,大致应该说的是“彭宇案”,简单厘清一下,那个案件有一个事实几乎被所有媒体忽略了,那就是彭宇事实上“的确和老人发生了冲撞”,他从公交车上下来老人上车,按照彭宇的说法,是“老人撞到他的身上”,而不是他主观故意。因此才牵涉到了“当事人无责任赔偿”。----确定无疑。

这里面有个问题是。是否有罪推论的概念。不管任何人帮助别人。是按有罪推论还是无罪推论。如果按有罪推论。先设定有罪然后让其举证其无罪。 如果按无罪推论。就是先设定无罪。让别人证明其有罪。还有就是一个如果放到一个极端情况考虑。如果某人需要帮助。当帮助人经验不足造成二次伤害。算有罪还是无罪?综上所述。问题的结症是法律的缺失造成的。出现彭宇案的关键是法官的法理思维有问题。水平有限。这种偏差造成很多案件审判的误差。但在彭宇案中却引发社会舆论的谴责。。

不确定、不排除等等就认定,是否和疑罪从无的原则相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