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著名画家娄师白公的结缘

博忘轩主 收藏 3 441
导读: [img]http://img1.itiexue.net/1364/13640677.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net/1364/13640683.jpg[/img] [img]http://img8.itiexue.net/1364/13640684.jpg[/img] [img]http://img9.itiexue.net/1364/13640685.jpg[/img] ­博忘轩主 常石


与著名画家娄师白公的结缘


与著名画家娄师白公的结缘


与著名画家娄师白公的结缘


与著名画家娄师白公的结缘



­博忘轩主 常石


在我3周岁时(66年),我的一个曾叔祖父常琛,国民革命军官,文革受迫害回到祖籍。带回一本1957年的挂历,上面印着齐白石的12幅画。当时我们家族住的是四合院,曾叔祖特别喜欢我,所以将这本挂历送与了我。我特别喜欢挂历上的画,经常翻看,曾祖父告诉我作者叫齐白石。从那时我开始深深的记住了这个画画的叫齐白石, ­


80年底我去海南当兵。在新兵集训结束后,有一次到井旁去洗澡,看到地上有张报纸,我就捡起来观看,头版头条位置上刊登着《齐白石入室弟子娄师白先生举办个人画展》,因我知道齐白石,所以娄师白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


84年底复员后,见到我战友的父亲赵永清大叔,就向他问起娄师白,方知娄师白是著名画家。娄师白全面继承、发展了齐派艺术,并且是齐白石唯一的入室弟子。这就更增加了我对娄师白公的印象。 ­


89年,我去北京樱花印刷厂联系业务,见到桌子上有个信封,上面印着《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我马上联想到可能与娄师白有关,正思考时,从外面进来一个70多岁的老人,我本能的产生一种预感,这可能就是娄公师白老人吧?老人坐下来后,就向刘厂长询问信笺与信封的价格。刘厂长说‘你给我画一幅画,我免费为你印刷’,我从这对话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马上出来,等着娄老。 ­


娄老出来后向北走去,我赶紧追了上去。在快要追上时,他向东转向圆宏胡同,等到我转过来的时候,就不见娄公的身影了,只见最近的一个门吊晃动了一下,我推断这可能就是娄公的家吧。我马上上去敲门,娄公开门后,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是搞印刷的,想为你印刷信笺信封。他问我价格,我就说每种一分钱一个。他说进来吧,我就随他走了进去,这是我第一次踏进娄老家。 ­


进去后,娄老让他的家政人员笵书燕给我整理了式样,谈好数量后我马上出来去制版 。 ­


产品比要求的精致。娄老见到产品后非常满意,就要给我结账,我说“娄老我不为钱,我当初与你老人家说的价格,远远不够成本价。我就想拜见你,我的产品赞助你们师白艺术研究会。”娄老笑了笑说道“好吧!我也不让你吃亏,下来我送你一幅画。”我激动的说“那太谢谢娄老了。”聊了一会后,我怕影响娄老的事情,起身告辞。 ­


不久,娄老的家政人员范书燕,为我介绍了娄老的学生孙晓斌(晓斌兄给我引见了晓军兄,二位兄长又为我引见了北京众多实力派的书、画界的朋友们 )。 ­


1991年八月十六号,娄老家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到娄老家见到两位老人家后,娄老的夫人王立坤大妈就说“不好意思,三年了,也没送你画,明天就又要去加拿大了,现画也来不及了,这样吧,把娄先生为我过生日画的画送与你,做个纪念”。随后就拿出了一幅牡丹,娄老又补了两个蜜蜂,娄老对我说“希望你们年轻人的生活丰富多彩”就在画上题了“丰富多彩”送给了我。 得到这幅画后,我欣喜若狂,兴奋的连续几个晚上都无法入眠 。 ­


­ 1992年第一次我接娄老来白洋淀旅游,娄老给我写了“奋争务实”四字篆书。在白洋淀游玩时,为我画了一幅写生。娄老对我说“这幅画有2个第一,第一个是,我的写生画从来不送人,你这是唯一的一次,第二个是,这个荷花我是第一次这样画,以后我不可能再这样画,你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要送人,等以后我不在了你再发表”。晚上送娄老回北京后,娄老又在上面题了‘愿留此幅师白又及’,并再次加盖了印章。后来王立坤大妈问起过这张画,让我拿到娄老家她看看,我说被别人借走了。娄老笑了笑说“画就不要拿回来了,照张相片给我吧 ”,我后来喷涂了一张送到了娄老家。( 后来晓斌兄和晓军兄等人见到了此画,晓斌兄感叹的说道,“你以前说过这幅画有多好,我们也没见到过,现在见到了,确实是太棒了”。晓军兄说到“你手中所有娄先生的画,我承认肯定全部是真迹,以前娄先生没有这样画过,你怎样证明这是娄先生在船上画的呢”。我说“娄老画的时候,我照了像”,然后晓军兄笑着说“你好好的保存吧,这是我所见到的娄先生最好的一幅画,以后娄先生如果不在了,研究娄先生艺术的人,只有见到这幅画后,才能全面的了解娄先生的艺术,只有这幅画,才能真正代表娄先生的艺术成就,才是真正的娄派艺术。”)­


有一次,我买了一张画,这张画是扬州八怪之一李蝉的墨竹,不象画的,可又不是胶印的 ,但画很好。我就拿到了娄老家,让娄老帮我看看。娄老看后说“ 画是真的,是解放前,日本人在琉璃厂开办的大正书局,用珂罗版印刷的那批名家画。目前珂罗版印刷工艺,只有徐悲鸿纪念馆还保留者。” ­


因为求娄老画画的人太多,娄老总也画不完。娄老就在他没有落款的作品中,选了相当满意的一幅《紫藤小鸭》,在胶印厂印刷了300张,送人时再落款。我搞印刷,娄老就想让我用丝网试试,我把原作拿回来,后多次实验没成功,原作就留在了我的手里。 ­


1995左右,我去北京办事,在北京琉璃厂一个大画店里,见到一幅署名娄师白1乘2尺的 《紫藤小鸭》,并且还落有上款。等过了一个月,娄老从加拿大回来了,我去看望他老人家。闲聊中,我说道“娄老,我在琉璃厂一个大的字画店中,看到了署名是您老的假画,并落有上款是您老送与某某的”。娄老就问我“你怎么知道是假的”?我说‘我上次侍候您老画《紫藤小鸭》了呢,我了解您老的用笔用墨呀,再说,这张画也不符合您老的心态呀’。娄老开心的笑起来,说道“你一说上款的人名我就知道是假画,我并不认识这么个人。泽江呀,你要知道,只有见过真的,才能辨别假的,只有见过好的,才知道什么是不好的,一切都是相对而说的。你太用心了,对我画画观察的太仔细了。” ­


为了纪念我与娄老的缘分,我给我的字画店取名“缘悟阁”。娄老为我题写匾额时,正赶上娄老的长孙女娄铭从山西军区到北京军区演出。王立坤大妈就对娄老说“少怀,西山部队方司令接你的车早已到了,四点半就要开幕了,时间比较紧,下次再给常泽江写吧。”娄老说道“泽江大老远的,来一次不容易,先让他们再等一会吧".就这样,娄老给我题完后,马上就座车疾驰西山。


在娄老寿辰时,我为娄老填过几首词。一首《浪淘沙令》内容为;初识拜娄公,皆因偶成,一为名师一耕佣,若无幼年心崇敬,何谈此情。是缘总相逢,磊落光明,艺德述著扬外中,纵使历经千载后,俱为称颂。另一首《沁园春》的内容是;纵览画史,宗师众众,东逝滔滔,看神州赤县,丹青妙圣,群贤毕至,炉火纯青,层林尽染,各领风骚,欲与古贤试比高,扬齐艺,问苍茫大地,谁能折桂。厚今而可融洋,唱丹青领域之先河。赏棕树八哥,紫藤小鸭,贝叶草虫,白洋写生,冰寒于水,阎氏卧壁。淡而不薄艳不俗。笑妄语,言艺德功过,光明磊落。仍是由刘家铺古稀老人,童子功书家董景超所书,至今董景超所书《沁园春》这幅书法仍悬挂于娄老的画室。我为娄老祝寿的填词中,有一句是“光明磊落”,此语是齐白石后人齐金平、仁来、由来、灵根奉与娄老的匾额: 上款是“师白师叔雅鉴”后题“光明磊落”。 此匾额就悬挂在娄老的大画室。。 ­


第二次接娄老来旅游时,是2002年。来的人员有娄老、王立坤大妈、娄老的长儿媳,还有他的一个学生。我拿出了我从小收藏的齐白石挂历给他们看,大妈看后说“你喜欢娄先生的作品,并不是看的娄先生的名气,而是真正的喜欢艺术呀。”大嫂说的“你一个三岁的小孩懂什么,能把它保存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在与娄老闲聊中,我提到我见过一幅对联,“博得学问儒林客,忘掉尘俗世外人”。我很欣赏它,这也是我追求的目标。娄老连说“好、好。我为你题个匾吧,就叫“博忘轩”吧。”董景超特约赶来,拜见了娄老,娄老向董景超说“你高寿?”董景超说“娄老,我在您面前还是小孩呢。”娄老笑了。随后娄老又说“向你这样肯用功夫写书法的人少了,你给我写的作品,写的真好,现在还挂在我的画室呢,谢谢你了。”事后不久我去娄老家,娄老当场为我题写匾额“博忘轩,”大妈还送了我一张画《芭蕉小鸭》。并说‘你接待我们旅游麻烦你了,送你一张画做个纪念吧’。还有10多瓶7、80年代茅台酒要送给我,我婉言谢绝了。 ­


我为娄老编辑过一本书《师白吟草》。还编辑过一本《师白印草》,这本书整理了娄老的所有印章。书出版后,没落我的主编。王立坤大妈就与娄老说“常泽江没少受累,却没人家的名字,真过意不去。”我的外甥女刘娜在当场,她就说“没事的,我三姨夫不在意”。娄老还送与我一方印。在编辑《师白印草》时,娄老拿出了一本他80年代的手拓印谱交给我并说道‘有些印章我已卖了,只能在印谱里提取了,你用完后送回来。这部《师白印草》比我的画都要珍贵的’。用完后,因为我是太喜欢了,所以就迟迟没有送回去。娄老有一次笑着就对我说‘印谱就不要送回来了,送与你做个纪念吧。什么时间来时带来,我给你题上字,证明是为我编辑《师白印草》时送你的纪念品 ’。此种手拓《师白印草》,只手拓了整100部,极其珍贵。送与我的上面有娄老手书‘百部之八十’下盖‘师白’印。此手拓《师白印草》只有在北京几个著名的图书馆各藏有一本。作为私人收藏我可能是国内第一人吧。 ­


在我长子去北京上学时,娄老一次就送了我两张画。有一次我去时娄老正在画画。我就说娄老试试这纸怎么样,娄老随手就画了两只青蛙,随后又补了几笔水草,题上了“师白试纸”,娄老的印是娄老让我自己盖的,由于用力过大造成粘连,就又在下面盖了一次。 ­


我帮娄老家找家政人员,不下十几次,每次都是我租车送去租车接回。工作时间最长的是刘娜,他在娄老处工作了十几年。 ­


2008年6月2号,是娄老的九十华诞,恰逢娄老从艺76年,娄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雄县受邀请参展并参加晚宴的有三个人,刘振洲、我、我的长子常冠彪。娄老为了90华诞的隆重,特意印刷了一套邮票,定的数量是1000套,印好后只剩有900多套。晚餐结束时,凭请柬在餐厅出口领取一套。此套邮品不在社会上发行,足见珍贵。为祝贺娄老九十华诞,我特意为娄老设计了一把紫砂壶。壶的直径90毫米,代表娄老90华诞,高76毫米,代表娄老从艺76年,盖为阴阳,扳为日,流为月。壶的上半部分是园的,底是方的,代表天圆地方。壶的下半部分12道线,代表一年12个月。为作好此壶,我特意到紫砂壶的发源地,江苏宜兴丁山镇考察。经过仔细、慎重、甚至苛刻的筛选,最后选择了许泽勤。没承想许泽勤却是已故紫砂壶花货泰斗朱可心的亲属,第三代正宗朱氏艺术传人,国家中级美术师。娄老书写了他的座右铭:“厚今而不薄古、基中可以融洋”,刻于壶上。我请娄老为许泽勤题写了匾额“宜陶轩”。送壶时,许泽勤与我一起去的,娄老见到壶很高兴,仔细端详了好一会,连说“构思巧妙,做工精致,好壶好壶”。大妈说“娄先生的字刻在上面了,真有意义。”我们还在一起照了几张像。临走时,大妈挽留我们在她家就餐,谢绝了挽留,告辞出来了。 ­


娄老的夫人王立坤大妈曾许诺我的长子冠彪,说“你考上大学,让你爷爷画幅画送给你做个纪念。”我儿子考上大学后,因娄老以是91岁高龄,画画很困难,我不忍心,也就没提此事。还有一次王立坤大妈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刘娜办出国证件,说让娄老好好给我画一幅画。我说“大妈,我马上办此事。多年来,娄老送我的画不少了,娄老这么大年纪了,我不忍心让娄老再为我受累了。”我说这话时刘振洲大叔、郭武强、杨会强都在我家画画。 ­


二十年的交往,娄老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娄老每次画完了画,笔上的墨也就用干净了,笔洗里的水,用上半个月,还是清澈的,娄老真是惜墨如金。


娄老是一个仁慈的长者,极富同情心,全然没有书画大家的架子,就像是自己家里的老人。娄老搬家到北苑后,有一次看电视,报到了一个儿童被烧住院,娄老与王立坤大妈惦记的一夜没睡好。天一亮就早早起床,去寻找住院的病人。因交通不便,就先打摩的,后转公交找到医院。捐款给伤者的父母。伤者父母问娄老这两位年近90的老人叫什么名字,两位老人说“你别问我们叫什么了,安心给小孩治病吧。”直到现在,病人的家属也不会知道这两位老人是谁。娄老为众多的公益、慈善活动捐钱、捐画。四川有个开画店的人,利用了娄老一家人善良的心,谎称有病,而屡屡骗他的画,娄老的家人了解真相后,告诉了娄老,娄老甚至还不相信是骗他的画。还有一次,娄老从山东回家后,我去看他。闲聊中,娄老说“在一个字画店参观,见到挂着些署名娄师白的画。就在这时,走进一个人来,问老板有娄师白的假画吗?老板说有,就卖给了这个人。娄老问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搞建筑队,问他为什么不买真的而买假的哪。这个人说“他们也没法鉴定真假,假的便宜很多呀。”这个人走后,娄老就问老板,“有娄师白的真的吗。”老板说“有呀,”随后就拿出了几张。娄老看后说“这全是假的。”老板说“我与娄师白是朋友,我这是在娄师白家拿的。”娄老问老板“你认识娄师白吗、”老板说“我与娄师白相当熟悉,”娄老又问,“你认识我吗?”老板说不认识你,娄老说“我就是娄师白。”老板很尴尬,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娄老又对我说“通过这件事,我想登报声明,免费鉴定我的画,是假的我就换给真的。”我说“不行,你换不清的,这样等于你变相鼓励造假,要换就先换给我10张吧。”娄老笑了,说道“就是感觉买我假画的人太亏了,对不住买假画的人。”我说“又不是你老卖出去的,这与你老没关系的。”通过这些小事,就看出娄老是何等宽厚、仁慈之心。娄老只要是有一点时间,就看书。从娄老身上,我体会道,知识越丰富的人,反而越感觉到自己某方面的不足,极力去探索去求知。 我从娄老身上学到了好多书画知识。大大提高了我的鉴赏水平。 ­


我对书画的认识,有我自己的正知、正见、正识。我绝不迷信任何人,也不盲目崇拜。我对娄老的推崇,是因为他们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使我深深的折服。


­我的经历与观点;幼崇艺术,缘拜名家。虚心求教,正知正识。提高境层,开拓视野。去粗存精,渐趋正果,一息尚存,嗜好如斯。 ­


我与娄老多年的交往,不是几篇文章能介绍完的。借此文章,感谢娄老及王立坤大妈。


再次衷心的表示;感谢娄老、大妈以及帮助过我的每一个朋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