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将是下一个卡扎菲

胡显达 收藏 28 5478

谁将是下一个卡扎菲

——关于中东民主进程的几点估计

经过近5个多月的搏杀,利比亚的反对派武装现在终于完成了对卡扎菲政权的最后一击。随着联军把自己的空中火力扑向卡扎菲的老家苏尔特,他的藏匿及其支持者零星式的抵抗已基本上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反对派政权正在获得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承认,卡扎菲自身的合法性也因之这种国际社会的孤立而不复存在了。

据“中新网8月24日电,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黎巴嫩24日宣布承认利比亚反对派成立的全国过渡委员会。目前,已有美、日、英、法、德、土耳其等40多个国家承认了利比亚反对派政权。俄罗斯的总统梅德韦杰夫24日发表声明称,如果利比亚反对派能够统一全国,开启民主进程,莫斯科考虑与其建立完全外交关系。”

截至今日,中国虽与反对派的全国过渡委员会有所接触,并要求它保护利比亚的中资企业,但却未对其政权予以正式的承认。这种慢半拍式的介入将把中国抛向利比亚战后重建与利益瓜分的边缘地带。

在正义与邪恶、独裁与民主的生死对决中,中国显然出错了牌、站错了队。对卡扎菲政权的难以割舍,让它与国际社会的道义渐行渐远起来。看到卡扎菲对其反对派街头抗议的血腥屠杀,中国总是以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和不干涉别国内政为由而装聋作哑起来。中国这样做固然也有着自己韬光养晦上的考量,但实际上却也非敌即友式的成了这个新生利比亚合法政权的一个弃儿。在对国际社会的回归中,这个政权也许会给中国一些面子,但要分享它的战后重建利益却很难。毕竟,中国在国际社会对这个卡扎菲独裁政权的联合剿杀中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上的贡献,在其战后重建中的被边缘化也是理之所然,中国没有什么可叫屈的。

现在,更值得关注的并不是中国能够分享它的多少战后重建利益,而是美国在中东民主变革中的战刀又将砍向哪里?是拉夫桑贾尼的伊朗还是阿萨德的叙利亚?

作为上合组织的一个观察员国,如果美国把自己的战刀砍向伊朗,是继续利比亚的模式,还是像俄罗斯的梅德韦杰夫那样,有所变革、灵活反应,这一切对中国而言都必须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被美国划定为邪恶轴心的国家有三个,即朝鲜、伊朗、利比亚。现在,邪恶的卡扎菲政权已基本上被解决掉了。按照这个排序,伊朗似乎将成为下一个要清除的目标。法国的总统萨科齐目前正忙活着这个事,他频繁地穿梭于国际社会,旨在把西方对利比亚的干预模式再克隆到伊朗的体制变革之中。

这样的张罗能不能获得美国这个西方老大的认可?换句话说伊朗会不会沦为美国下一个要变革的目标?

有这个可能性,但现在就付诸行动的几率却非常小。伊朗虽然已被美国划定为世界上的三个邪恶轴心之一,但它却有着卡扎菲的利比亚所无法企及的东西,那就是伊朗对核弹的研发。伊朗的核计划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美国至今也很难搞清楚。依靠军事干预的方式牵引伊朗的民主变革,其代价和风险显然都是卡扎菲的利比亚所无法比及的。打无核的卡扎菲与打疑似有核的伊朗,这绝对都是不一样的。柿子总是先拣软的捏,在打击目标的遴选上也是如此。

在军事干预的模式上,美国已不愿再继续过去韩战、越战的老路了,把自己的部队更多地直接投入到地面战场的进攻之中。把自己的空中支援与以反对派武装为主的地面进攻结合起来,这将是指导美国对外军事干预的一个总的原则。美国人都很爱惜自己的生命,它们宁愿损失装备,也不愿损伤生命。伤亡率高了,美国人民就要反战了。在新的军事干预模式中,美国更愿提供的只是各种武器弹药以及不接触地面的空中支援。反对派武装能不能担当起地面进攻的主角以及这种军事干预的责任与负担能不能在国际社会合理分担出去,将更多地成为美国定夺是否进行军事干预的一些主要条件。

据“人民网华盛顿8月24日电(记者王恬),美国《时代》周刊主编扎卡里亚24日撰文认为,奥巴马政府对利比亚的干预行动没有遵循以往对外军事干预的传统模式。奥巴马政府为军事干预利比亚设定了几个先决条件:一需要愿为改变体制誓死效力的当地组织,二需要有获得地区承认的合法性,三需要有获得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性,四需要有来自盟国的责任负担。”

从这些决定美国是否对外进行军事干预的主要条件看,伊朗都不是它的下一个最值得优先考虑的目标,比之条件更成熟的却是同样无核的叙利亚。

若论有无反对派这种当地誓死效命的组织以及对变革体制的民主诉求,两国都有。要获得这种军事干预的合法性,不论是来自阿盟的内部还是来自联合国的安理会,这对美国而言都不算什么难事。也就是说奥巴马政府为自己对外进行军事干预所开列的那几个先决性的条件,这在伊朗和叙利亚两国都能被轻易搞定出来。这时唯一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就是伊朗的疑似有核与叙利亚的无核了。真真假假的核疑云让美国对伊朗的军事干预不得不投鼠忌器起来。对于无核的叙利亚就不一样了,通过空中火力的军事干预在这里基本上受不到什么有实质性的威胁。只要阿萨德的反对派组织愿意为变革叙利亚的现有体制卖力效命,地面作战的武器弹药与空中火力的直接支援,这些都不是问题。阿萨德的抵抗意志远没有卡扎菲那么坚强。因而,把军事干预利比亚的模式克隆到叙利亚,显然就更加容易些。等到穆巴拉克、卡扎菲、阿萨德这些中东极为强势的独裁者都被美国军事干预下去了,其他北非中东小国的体制变革与民主移植也许就会在其反对派的街头抗议和西方军事干预的高悬之下而被乖乖地接纳进来。

民主只能由反对派自己去争取,这是美国培植北非中东小国独裁政权的反对派所内定出来的一个最基本的底线。地面进攻是反对派的,空中支援是西方的。通过这样的分工与协作,美国可以较低伤亡地按照自己的计划变革这些独裁政权的体制,使之过渡到民主的轨道上来。

当伊朗成为这种变革中的一个最后孤岛之时,其国内的反对派又岂能甘心自己继续忍受这种独裁政权的统治呢!当反对派的民众纷纷走向街头要求变革体制、接纳民主的时候,这个疑似有核的伊朗总不至于把这种可怕地武器直接用于对付自己的民众吧。核武器的对外不对内,这是它的一个最基本的使用原则。谁也不敢与之背道而驰。当民众都起来反对现有体制的时候,任何独裁政权都是挡不住的。历史的规律就是如此。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从无核的叙利亚、摩洛哥……到疑似有核的伊朗,这将是美国变革北非制度小国独裁体制的一个最基本的路线图。是开明地接纳民主,以让人民能够通过自己的选举而更好地监管自己的代理人,还是顽固地拒斥民主,而把人民继续地沉沦为自己的臣民,这对任何一个意在独裁政权的人都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抉择。但不管怎么样,通过民主的架构而把政府及其官员置于民众更多的日常监管之中,这绝对都是一个最普世的东西。任何一个觉醒自己人权的人都没有理由不去力争这样的民主架构。

2011年9月4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在我们当中总有一些人,崇洋媚外,甘当西方世界的走狗,老是一个劲的鼓吹、推崇所谓的“西方民主优越论”。我觉得这些人很肤浅,他们看问题往往表面而不去分析问题的实质,他们从没认真想过所谓的“西方民主”是否真实。

民主、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一切对内对外的重大决策都必须体现人民意志、获得人民的支持、符合人民的利益。这个国家的政府所代表的也必须是人民的利益,而非少数人的利益。我觉得这一点应该是民主的核心,脱离这些一切民主都是空谈。

发动战争是一个国家对外行使的最高权利,从一场战争是否能得到本国人民的支持,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民主,因为只要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就不可能逆民意行使国家权利。新中国成立至今,从抗美援朝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哪一场战争不是受到全国人民的强烈支持?而又有哪一场战争不符合人民的利益呢?这说明,中国在各种重大问题上的决策毫无疑问是民主的,中国政府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政府。反观美英等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从发动越南战争到现在的伊拉克战争,无不在国内受到本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但这些民意丝毫不能阻止战争,甚至连让这些国家的政府感到有所顾忌的能力都显得十分缺乏。很显然,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在考虑重大问题时,民意绝不会成为所考虑的主要因素。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全民普选一直是西方世界自我炫耀的一张王牌,这也让一些我们一些人眼红不已,恨不得上午搬照过来,下午就全国实行,也来过一把投票的瘾。很多人都觉得西方式的全民普选确实不错,大家手里一张选票就可以影响谁来执政,这不是很能体现民主吗?的确,这种全民普选制度看起来是很好,但我们在观察事物时不应该被其表面现象所迷惑。我们不得不注意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西方国家中,选举投票率一直很低,一般能达到65%就不错了。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西方国家的民众对政治普遍缺乏热情。显然,如果把这些归咎于西方国家的民众整体素质不高、没文化、缺乏参政议政的意识、对国家命运漠不关心、缺乏公民使命感、工作忙没时间、生活压力太大全民普遍得了精神衰弱,都是不成立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些国家的民众普遍认为全国大选只是一场有钱人的游戏、是一场政治骗局、是一群政治小丑兼骗子的合演的闹剧。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西方国家的选举往往耗资巨大,以美国为例,2000年的总统选举民共两党的选举花费高达数亿美金,2004年的总统选举尚未开始,但两位主要总统候选人却已筹得了4亿美金的竞选经费。西方选举搞的是宣传战,你不宣传自己就不可能当选,但宣传要钱啊!在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一条竞选广告,没几百万美金你拿不下来,。如此高额的竞选花费,自然不是平常老百姓所可以承受的,所以一经过金钱这道门槛的过滤,还能站在台上的要么是腰缠万贯的大资本家,要么是受大资本家赞助的代理人,其中绝对不会有一个老百姓,这样一来所有的候选人都成了大资本家的代表,他们所服务的都只是一小部分人,以后的新政府也注定只服务于大资本家,偶尔干一两件有利于人民的事,也只是为了缓和一下阶级矛盾而已。所以无论广大选民投谁的票,都选不出一位真正代表人民的总统,难怪选民们对选举没兴趣。西方政治的选举充满欺骗,为了吸引更多的选民参与投票,为了吸引更多的选民投自己一票,各个候选人无论是制定竞选纲领还是参加竞选演说,无不将自己执政后为人民带来的美好前景吹的天花乱坠,各种永远也无法兑现的政治承诺接连不断,大有誓将大话说尽、牛皮吹破之势。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一件事,前几天有个家伙在网上质问我,说有几个18岁的中国人参过选、投过票,以此来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够民主,我认为选举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使用一件工具不必在乎它的形式如何,最主要的还是看它的使用效果,无论是间接选举还是直接选举只要能选出一个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就是最民主的选举。同样,一种政治制度如果能够为人民的利益而服务,那么它就是最民主的政治制度。

我们欣喜的看到中国的政治制度在还不是很完善的情况下,在大体上达到了这一目标,拥有一个可以代表全国广大人民利益的政府,实现了政治的民主化。尽管在中国的民主政治中存在着一些问题,但这丝毫不能否定中国的民主政治成果。我们不能因为一袋米里有一颗沙子,就说这是袋沙子。美英等西方国家显然无法被称之为民主国家,他们所谓的民主只是少数人的民主,而少数人的民主就是独裁。所以中国当之无愧于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这个称号。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注意,那就是西方世界常常习惯通过传播其“民主”思想,来进行思想、文化、意识形态上的侵略,这值得我们警惕。可悲的是我们有些人老爱给那些抵抗这种侵略的兄弟戴上反对民主的黑帽子。中国政治的民主化早已不是问题,最多也就是再完善一下,我想看过着篇文章的人今后一定不会再叫嚷着学习西方民主、中国不存在民主、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之类的话。如果还有人要喊的话,那我就只好认为这个人是个汉奸。我所说的这些道理并不深,初三政治课本都有,但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些看起来好象挺有文化的人却连这也弄不明白。


 以下是引用击毙狗汉奸 在第6楼的发言:
当年汉奸是直接带鬼子进村,现在没条件,卖国无门,新时代汉奸的特征之一,就是只要谁歌颂和中国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好事,比如建设高铁,高速公路,跨海大桥,学校,医院救助,发展飞速,建设工厂,水利,生态),他们必然在跟贴里东拉西扯,转移视线,将好的说成不好的,将差的说成垃圾的,那百分之三百是汉奸无疑!人家说奥运会金牌第一,它就会来句“买不起房,喝地沟油”,人家说中国某某方面进步了,它就扯“强拆杀人,城管打人”,总之就是生怕我们中国人一心爱国,生怕我们团结一致,最怕我们枪口对外。


至于这次造谣0:......

好!好!好!

非常赞同!

老子也牢骚不断,但只要牵扯到美国佬和小日本,本人坚决反对!

我常说,哪怕真正到了选举那一天,也只选反美的政党!

希望所有铁血人们,把反美和反日放到第一位!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