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世的国家与泯灭人性的实验

rpdlb 收藏 3 1320
导读:不论是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冷战对抗时期,少数不可一世的国家出于种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曾进行过一些泯灭人性的所谓“科学”实验。它们往往以邻为壑,肆无忌惮地将弱小邻国的土地甚至这些国家的人体作为实验室和试验品,给这些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有些实验的真实详情数十年后才得以真相大白,有些直至当下仍不能还原历史。但是这些实验的毁灭性后果却长久而深深地折磨甚至威胁着这些国家的人民。 健康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诉求之一,除力免战火外,从现在起,国际社会也应努力杜绝某些国家打着科学的幌子从事不人道、泯灭人

不论是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冷战对抗时期,少数不可一世的国家出于种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曾进行过一些泯灭人性的所谓“科学”实验。它们往往以邻为壑,肆无忌惮地将弱小邻国的土地甚至这些国家的人体作为实验室和试验品,给这些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有些实验的真实详情数十年后才得以真相大白,有些直至当下仍不能还原历史。但是这些实验的毁灭性后果却长久而深深地折磨甚至威胁着这些国家的人民。


健康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诉求之一,除力免战火外,从现在起,国际社会也应努力杜绝某些国家打着科学的幌子从事不人道、泯灭人性的所谓“科学”实验。


冷战时期 美国


拿危地马拉囚犯做性病实验致1300多人感染


美国生物伦理问题研究总统委员会2011年8月29日公布初步报告说,上世纪40年代,美国研究人员在明知违反伦理标准的情况下,故意使危地马拉1300多名囚犯和精神病患者感染上梅毒等性病。实验过程中,83名人类“实验小白鼠”死亡。


不可一世的国家与泯灭人性的实验

美国媒体2011年2月曾披露,半个多世纪前,美国政府在国内也曾以研发药物和研究治疗方法的名义,对疾病患者及囚犯开展人体实验。类似实验在美国国内曾进行40余次。


美国生物伦理问题研究总统委员会认为,正如美国国内曾发生过的情形一样,这项得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并没有把危地马拉人当做人对待,甚至没有告诉研究对象他们在开展研究。


委员会说,两年多的实验过程中,1300多名危地马拉人染上淋病和梅毒等性病。尽管对梅毒等性传病的研究是当时一项重要科学目标,但没有任何理由通过上述方式进行,这项实验展示了“系统性失败”。


委员会主席、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埃米·古特曼说,一些知情者妄图隐瞒事实,因为他们担心一旦事泄自己会成为公众批评的目标。


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由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首先揭开。这位医学史学家在梳理已故医生约翰·卡特勒的资料时发现,1946至1948年间,卡特勒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人体实验,美国医疗人员在受害者不知情或者未经受害者允许的情况下故意让当地人感染上淋病和梅毒。实验对象随后接受青霉素治疗,以测试青霉素是否能治愈或预防梅毒。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0年10月就这一事件向危地马拉道歉,并要求成立生物伦理问题研究总统委员会进行调查。委员会的最终报告预计将于12月公布。而危地马拉总统当时称该实验为“违背人性的犯罪”。


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唤起美国人一段可怕记忆,即“塔斯基吉梅毒研究”。自1932年起,美国卫生部门官员在亚拉巴马州以免费治疗梅毒为名,召集约600名黑人男子作为实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危害。该研究直到1972年被媒体曝光才终止。当事人被隐瞒长达40年,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


美国政府官员2010年10月承认,类似实验在美国国内曾发生十余起。不过,美国媒体查阅医学杂志文章和剪报资料后认定,涉及美国公民的研究实验数量超过40起,主要进行于上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这些实验项目包括在康涅狄格州使精神病患者感染肝炎病毒、在马里兰州让囚犯吸入流感病毒、在纽约市一家医院向慢性病患者注射癌细胞等等,其中一些实验只是为满足好奇心,没有取得实际成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