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十四、意外(1)

尹琦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沈明!你小子咋让他给溜了?”常志德大骂。

“不是我的问题,是那个韩国人的问题!”我不服地反驳着。

“他有啥问题?”常志德瞪着我。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着干打死不了的!你挨三枪你试试?我保证我三枪都打在他身上了,可他就是没死,你能说啥?”

他被我一句话噎住了。此时,我们上空拽光弹横飞,低一点是双方在用直瞄火炮对射,再低一点是两边的轻重火力交叉形式的弹道,而再低一点呢,就是可怜的我们。

“都压低身子!慢慢往回爬!”常志德领着我们慢慢地向回爬去。

不断有人发出压抑呻吟声后便一动不动了,子弹在我们头上横飞,才过了几分钟,我们带出来的这批士兵已经不到四十人了。

“喂!想活命的就赶快爬!把身子都压低了!喂!把头盔戴上!说你呢!那玩意不是龟壳当摆设的,是替你挡子弹用的,赶紧扣脑瓜上!”我一边爬一边朝着一个小兵大喊。

“是!”那个小兵在匆忙戴好头盔时,还不忘敬了个礼,继续向前爬行。

“喂!沈明,把反坦克枪拿上!”常志德回头指了指倒放在死去反坦克手边的反坦克枪。

我无奈地转身向回爬去,把那把长达2米的反坦克枪握在手上,顺便还开了一枪,效果只是使我引来了更多的火力打击。

一挺M1927水冷重机枪向我劈头盖脸地扫来,我为反坦克枪又装上了一发子弹,向那个半公里外的机枪位打去。一枪之后,那个机枪位哑了,子弹穿过了沙袋击中了机枪手,想必被大口径反坦克子弹打中,可不怎么好受。

我一边窃笑着一边转过身来接着爬。我方阵地里的弟兄们挺够意思的,一边玩了命地把他们辛辛苦苦积攒的那点儿子弹以不要钱的姿态撒向对方阵地,一边大呼“快点爬”。于是我们相当领情地加快了爬行速度,不过一分钟,我们能动弹的已经全部进入了我方战壕。

我大口喘着气靠在战壕里,边上的一位大哥仍在端着九二式朝着对面突突。

“喂,你没事吧?”一名军医打断了我的注意力:“你看起来没受伤,没事吧?”

“没事儿,你去帮别人吧。”我摆了摆手。

“娘的。”常志德向我走来。

“咋了?”我抬头问。

“四连打剩二十八人,老兵都他妈死光了。”

“唉!那我不成光杆司令了吗?”我无奈地说。

“对呗,所以你还是来干副营长吧,把你剩下的那点儿人给别的连。”常志德又开始掏烟。

“成。这破事儿闹的……”

第二天,我们松松散散地走回了军营。我正准备回我屋,李文山拍了我一下:“咋回事?咋少这么多人?那韩国人呢?”

我摆了摆手:“人死了,韩国人跑了。车也只剩一辆回来了。明白了?”

“靠,他妈的,咋……咋整的?”他有点不相信又有点愠怒地问。

“我们一直追到了两军交战的前沿阵地。我们太靠前了,被人家的榴弹炮和重机枪打得找不着北了……”

“娘的,那个韩国人咋也跑了?抓不着就毙了呗,你个死锤子……”

“别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打了他三枪,三枪都打中了,可他就是没死,你想怎么着?”我也有点儿激动了。

常志德走过来打了个圆场:“得了得了,别怪人家沈明了,他真打中那小子三枪,没准这会儿他已经死在哪家医院里了……”

一场矛盾算是化解了,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