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五章 过河卒(6)

赤色风铃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离忧,你去哪?”李南柯一边推搡着那些不知所措地挤在他身边的地勤机器人和工作人员,一边大声问道。但在抛弃了战斗服头盔之后,他的无线电也跟着丢在了大盐湖干涸的湖床上,两人现在距离相隔太远,因此苏离忧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仍然奋力朝着那座塔楼状建筑跑去。 噢,这可真是好极了。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离忧,你去哪?”李南柯一边推搡着那些不知所措地挤在他身边的地勤机器人和工作人员,一边大声问道。但在抛弃了战斗服头盔之后,他的无线电也跟着丢在了大盐湖干涸的湖床上,两人现在距离相隔太远,因此苏离忧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仍然奋力朝着那座塔楼状建筑跑去。


噢,这可真是好极了。李南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在紧跟着苏离忧的同时,他习惯性地四下扫视着,结果发现目前的情况着实有点不容乐观——尽管那些属于“新曙光”组织的人类工作人员已经在天生的躲避危险本能驱使下四散逃走了,但起降场内的地勤机器人却纷纷从周围的附属建筑中蜂拥而出,挥舞着装有五花八门工具的机械臂,像一群闻到蜜糖的蚂蚁般将这两个不速之客团团包围了起来。当然,李南柯并不害怕它们。他很清楚,这些连自主AI都没有的低级机器人不过是依照预设程序行动,根本不可能也无法攻击他们,但它们的数量很快就达到了让他举步维艰的程度。没过多久,两人的步伐就由奔跑变成了快步行走,然后又变成了艰难的跋涉,每迈出一步,都必须踢开或是推倒一台地勤机器人。更糟糕的是,在起降场南端,几个黑色的球状物体正迅速朝他们的方向滚来,假如他们无法尽快进入那座天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建筑,那就必须面对压缩空气射钉枪和电磁机关炮了。


——而李南柯一点都不希望落到这种地步。


要是我他妈的还带着榴弹发射器就好了。李南柯一边奋力用双手与数以百计的机械臂斗争,一边竭尽全力地搜肠刮肚,希望在大脑的某个不为人知的犄角旮旯里找出可以让自己摆脱困境的方法。说实在的,单个的地勤机器人并不难对付,它们既没有高级人工智能,也不是为战斗任务设计的,借助FD-75机械外骨骼提供的强大力量,李南柯可以像折断一根根芦苇般轻而易举地将那些挡在他面前的细瘦机械臂折成几截,但面对数以百计的“芦苇”,他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如果挡住他的是几百号人,或许用那支大口径手枪去威胁也足够了,但这招对于这些将自己定义为耗材的鬼东西根本没有意义。


镇静,千万要镇静!既然你已经走到这里了,那剩下的一点小困难总是会被克服的,对不对?李南柯竭尽全力地自我安慰着,但似乎没什么用,他还是忍不住不断回头去看那几个正在视野中逐步变大的黑色球体,仿佛他脖子上的肌肉和神经已经完全不受大脑控制似的。相信你的运气!你以前遇到过比这更糟的,而且你每次都活了下来!他再度提醒自己,而且你现在可是在和苏离忧上校一起行动,她有整个北美最好的运气,只要跟着她……


跟着她又怎么样?另一个沮丧的想法占据了李南柯的脑海,接着,一幅又一幅来自记忆中的景象迅速在他眼前闪现——是的,苏离忧的运气确实是一把无所不能的保护伞,但这把保护伞所能护住的似乎也只有她一个人。无论是在七台河、阿留申群岛还是在死亡谷地下基地和密歇根,与她并肩作战的那些人往往会发现,命运对于他们可是一点都不仁慈。何况运气这东西本来就靠不住,谁能保证他这一次不会抽到一手烂牌?也许耶和华或是安拉已经嫌他在这个世上赖了太久了,决定在今天以这种黑色幽默的方式让他在眼看就要获得又一次奇迹式成功前被送到另一个世界去?或许苏离忧的运气也快用完了。常上战场的老兵都相信人的运气是有限的,即使从最最简单的概率论来看,她也应该倒一次大霉,否则一切实在太不正常了。或许……


“南柯,快跟上来!”是苏离忧的声音,“你后面……”


“我知道!至少半打的‘湿婆神’!”李南柯奋力推开了又一个挡路的地勤机器人,然后将另一个维护机器人顶端的龙虾状电子复眼砸了个粉碎。这个外型活像R2-D2的圆筒企图将他撞倒在地,却一头撞进了自己的同伙堆里,弄出了一连串相当精彩的噼里啪啦声。“离忧,你这是要去哪?”


“你只管跟上来就行,别问那么多!”苏离忧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急躁,但仍然不失她一贯的自信——当然,自信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苏离忧是那种即使已经输光了手里的倒数第二个子儿,也会坚决相信自己能靠最后一个子儿翻盘的家伙。没过多久,前方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爆炸声,就像是一个充满气体的大型塑料袋被猛然踩爆时的声响。由于视野几乎被阻拦他的各种地勤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完全占据,李南柯一开始还以为那是苏离忧动力装甲上的供能系统爆炸了(在进行适应性训练时,这些老旧的装备曾经不止一次出现过这种致命的故障),但他旋即想起,他们为了逼迫那架“信使”放他们安全着陆,已经把动力背包连同头盔一起抛弃了。


进入那座塔状建筑物前的最后十几米路程对李南柯而言简直漫长得无法想象。当他最终一头冲进,或者说栽进那座建筑物被向内炸开的大门时(这显然是苏离忧用枪榴弹或是别的什么爆炸物干的),至少半打用机械臂紧抓着他的机器人也与他一起栽了进去,他不得不花了些工夫将这些讨厌的东西扯了下来。其余的地勤、维修和服务机器人纷纷涌到了大门外,但却没有一个闯进来,似乎它们的程序禁止它们进入这座建筑。


当李南柯在动力装甲伺服系统帮助下重新从地板上爬起来时,几秒钟前还死抓着他不放的几个地勤机器人已经从破裂的大门溜了出去,仿佛这座建筑物里有什么令它们无比恐惧的东西似的。闻讯赶来的半打战斗机器人也已经赶到了门外,但却只是由球状的快速运动模式转换成了普通模式守在门外,却没有半点冲进来的意思。李南柯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片,放在手心里掂了掂——与战斗机器人和其它“天国”远征军装备所拥有的几乎刀枪不入的装甲不同,制成这扇门材料轻盈而有韧性,但却不算很坚固。它们的设计者显然不相信这扇大门需要面对爆炸物的考验。在见识过附近地带的防御措施之后,李南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想法并无不妥,但在极小概率事件面前,“合理”往往是和错误划等号的。


这座塔状建筑的最底层是一个类似酒店大堂的空旷大厅,甚至就连这里的布置都和酒店大堂有那么几分相似——两排明显是按照地球人的需要制作的沙发排列在两侧,中间是一个看上去像是柜台的玩意,上面摆放着一尊鬼知道表现什么思想的抽象雕塑。鲜艳的玫瑰和丁香被培植在墙角下的淡绿色人造土壤中,反季节地开放着,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甚至还有一个非常精致的石砌小鱼池,里面游动着一群在大战后就早已灭绝的锦鲤,也不知建造这里的人是从哪里弄到的。大厅的四壁上挂着不少图表和似乎是宗教题材的壁画,不过李南柯一点都看不懂,而柜台后的那面墙整个就是一块巨型显示屏,不过现在显示屏上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李南柯漫无目的地绕着大厅转了一圈,动力装甲的告警系统传出一连串警告他储备能量已经到达最低限度的鸣响,但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这里的一切、特别是池里那些来回游动的锦鲤勾起了李南柯意识深处残留的一些东西,大战前那些岁月的残片在脑海中倏忽流过,然后又消逝于无形,对陌生环境的恐惧被对永远不会重现的昔日岁月的感伤替代了。而当李南柯突然想起自己一直没发现苏离忧时,一滴温热的眼泪已经流到了嘴角上。


对了,苏离忧在哪?是她把他俩带进这座装饰华丽的怪异建筑物内的,但大厅里却没有她的踪迹。李南柯四下环视,希望找到类似电梯门或是楼梯口之类的通道,但却只看到了墙壁和落地窗般的巨型显示屏,除了被炸开的大门之外,这里别无出路,就像是一座密封的仓库。但他也可以肯定,这里绝不会是仓库或是类似的地方——毕竟,没人会把仓库布置成这个样子。苏离忧肯定进来了,而且就在这座建筑的某个地方,但她在哪?


“该死的,这鬼地方总不至于连楼梯都没有吧?”李南柯又一次绕着大厅转了一圈,却还是一无所获。他试着敲打墙壁、仔细观察每一丝可能隐藏着通道的缝隙,但这一切努力除了让他的急躁情绪进一步升温外,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孤身一人处于陌生环境中的恐惧感很快就像发霉木块上的霉菌般滋生起来,与焦躁一道侵蚀着他的理智和逻辑思维能力,而那些将他所在的建筑团团包围的“湿婆”战斗机器人更是加剧了恐惧感的发酵。李南柯就对着墙壁拳打脚踢,试图借此纾解不断积累的恐惧与焦虑,但却完全没用。黄豆大的汗珠开始从他的鬓角渗出,又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令人觉得难受之极。


也许这座该死的建筑物就只有这一层?在毫无结果的搜寻结束后,李南柯在那个小型鱼池旁坐了下来。从破裂的大门向外望去,已经伸展开了昆虫状肢体的战斗机器人就呆在门外几码的地方,活像是一群正准备捕食的巨大狼蛛。它们机械臂上的小口径压缩空气射钉枪正透过门上的大洞直指着大厅内部,但却没有任何要开火的意思。不过,出于谨慎起见,李南柯还是尽量让自己呆在它们的射击死角内。方才在冲进这里时,他一直忙于与那些挡路的地勤机器人纠缠,并没有仔细打量这座建筑的外型,现在回想起来,它的高度事实上似乎并不算太高——那也许只是他在紧张下产生的错觉。这座建筑的地面部分或许也就五六米高,而四周墙壁中也不大可能暗藏着通道。他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地板,对于苏离忧行踪的疑惑立即解开了:这座房间的大部分地面铺着一种类似花岗石的地板,但中央部分却有一块淡银色的矩形区域——这和他在密歇根看到的“天国”基地入口的升降平台一模一样。在刚进来时,他只顾着在四周墙上寻找出口,却没顾得上注意脚下。


“当然,她只有可能在这下面,我真他妈够蠢的。”李南柯嘟囔道,“也许那些家伙在建这里时不相信我们的人员能闯得进来,但这里仍然处于联盟军队战术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炮的射程内,他们当然会把重要建筑建在地下。”但苏离忧又是怎么下去的?他上次通过升降机混进“天国”地下基地完全是侥幸,而这座大厅里似乎没有任何可以控制升降机的装置——当然,这很可能只是他没能发现而已。


也许那个“柜台”就可以控制这个升降平台?李南柯想了想,决定凑过去瞧瞧。但他只迈出了一步,就又停了下来——无论是升降平台还是大厅中央的“柜台”,全都处在守在门外的战斗机器人的射界内。他下意识地朝着身后伸出手去,想从携行袋里寻找能干扰战斗机器人的可见光和红外\紫外视觉的热能干扰弹与烟幕弹,但却一把摸了个空。原本挂着携行袋的地方现在空无一物,那只装着备用弹夹、急救包和烟幕弹的携行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弄丢了。


“噢,今天运气可真他妈的不错。”李南柯无可奈何地捏紧了拳头,“或许我该……”


一阵低沉的、仿佛石磨转动的声音突然从他脚下传来,升降平台打开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