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3)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3) 队伍出了校门之后左转便上了四流中路,借着昏暗的路灯,行走在无人的马路之上,向着沧口城区的方向而去。 继续在四流中路上行进了十多分钟,正当我和肖小军在队前小声猜测我们这全队行动究竟要去沧口那里的时候,队伍却随着前面二区队的行进方向开始了右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3)


队伍出了校门之后左转便上了四流中路,借着昏暗的路灯,行走在无人的马路之上,向着沧口城区的方向而去。

继续在四流中路上行进了十多分钟,正当我和肖小军在队前小声猜测我们这全队行动究竟要去沧口那里的时候,队伍却随着前面二区队的行进方向开始了右转。

这时候,五队的四个区队都先后进入到一个酷似铁路货场的大院中。继续行进间,再四下好奇地看过去,我发现:前方右侧通明的灯光下,清晰可见的是一列破旧的老式闷罐货车,此时,几十节脏兮兮满是灰尘的车厢正静静地停靠在破旧的站台上。

这里是位于“独立六团”机场北墙外的一个战备小站。而我们汗洒一路的目的地也就是这个了无情趣的地方。此时,站台前亮如白昼的灯光下,一群铁路职工在几个海军军官的监管下,正在用工具有条不紊地相继打开了闷罐车车门处的铅封。

另外,在距此不远处,我还看见了军务科朱科长和刚刚同我们分开的郭参谋那熟悉的身影。

全队在一片空地前整队完毕,周队长跨上半米多高的装卸台,大声开始进行动员:“同志们!”

“请稍息。”举臂敬礼后,队长神情严肃地说道:

“接校部通知,今晚,我们要紧急抢卸一批重要的航空装备。要求,在接下来的卸车过程中,全队人员继续发扬五队‘不怕吃苦、顽强作战’的优良作风,开展劳动竞赛,力争在最短的时间里圆满完成这项上级赋予我们的紧急任务!同时,在搬运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防护航空器材的安全,避免造成不应发生的财产损失。对于完成以上的这项任务,大家有没有决心?”

“有——!”

“好!下面,各区队按划分的任务区域带开到位、开始卸车。”

在周队长这简短的动员将要结束时,我们队伍右侧的空地处又有几批同样穿着地勤工作服的队伍先后到达。偷眼观瞧和辩听带队指挥员的嗓音,原来,是兄弟队——八、七、六三个员班队的战友。

可以想象得出,他们一定是和我们五队在同一时间里接到学校军务科紧急电话通知的。但是,他们在快速反应和集合出发的速度上好像就明显地慢了五队一大步。

看来,学校对于员班学员队全员综合素质的检验和考评,在当前这种突发情况下的实际测试,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分别带开之后,三区队的队伍来到了位于铁路线最东面的站台处。在这里,张区队长又进行了简短的动员。其内容主要是:“队长提出开展的劳动竞赛,作为三区队这个先进集体,我们不仅要和其他兄弟学员队开展竞赛,同时,还要和本队的几个兄弟区队之间进行比赛。”

在此之前,张超就已发现了我和肖小军的身影诡异地出现在队列前端。但他却并没有理会我俩,而是继续向各班布置着任务。

按照张区队长的任务分配和安排,眼前这节待卸的车皮,由九班和十班负责前货门,十一班和十二班负责后货门,这样分工操作,不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还能避免人员一拥而上而出现的窝工现象。

分配任务之后,张超就赶往因区队长轮休而缺少干部指挥的四区队指挥卸车工作去了。

再说三区队这里,自感犯了错误心中发虚的我和肖小军二人,当下也不再多说废话,即带头跳上了已然打开车门、装满物资的车厢之中,准备大显身手了。

识时务的我俩心中清楚,此时,张区队长最需要的不是我们空洞地表决心或虚假地承认错误,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带领全班出色完成任务。同时,我俩心中十分明白,也只有这样积极表现,自己所犯的不假外出错误才有可能给蒙混过去。

进入车厢我看到,眼前这节闷罐车厢中密密麻麻地堆满了木头箱子。我上前双臂用力一拎,感觉这箱子虽大,但却并不是很重,于是,就首先抱起一箱向门口搬去。

身后的众人见我这个班长兼副区队长带头动起手来,当下都不再含糊,全都积极地行动了起来。

在三区队众人之中,此时,表现最为反常的就得要数葛秋生了。只见,他一改往日劳动或公差时屁屁踏踏、拈轻怕重的小市民作风,不顾自己脸上被打部位依旧青肿,伤处仍然疼痛,饿狼般扑向了一只只的木箱。

看着他此时的这种非常规表现,我心中清楚,这是他在用实际行动回报九班弟兄们在危难之时对他的关心和仗义出手。对于他此刻能够这样积极卖力,我自然是十分高兴。

有了我和肖小军这二个骨干的带头表率,又有了“后进青年”葛秋生的“阵前”转变,所以,九班、十班的其余的十数个伙计全都开始奋勇当先、唯恐落后地投入了搬运。当前这种现象,就是部队管理工作中一个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叫做:抓二头、带中间!

众人不辞劳苦、各自为战地搬运了一会,站在车门边擦汗时,我就感觉出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了。虽说大家都表现得积极卖力、全力以赴,但这眼前的工作效率却并不太高。

观察了一会,研究出问题的原因所在后,我叫住肖小军,和他商量了一下,决定重新调整战术。

留下肖小军带领曾宏伟等三条壮汉在车厢中负责向车门口处转运木箱,我安排另外二个人站在车下的车厢口负责转送移到门口的木箱,其他人则均距离地站成一列,开始紧张而有序的接龙传递。

采用这种方法是当前最为高效的做法,不仅可以使工作的效率立即得到了提高,还避免了二个班中间那一、二个喜欢偷懒耍滑的家伙在人群中间出工不出力地瞎蒙混。

随着方法组织得力和众人齐心努力,一箱箱的教具就这样开始源源不断地被运出车厢,快速而有序地依次传递、堆放在了棚架下的水泥站台上、、、

一路走过来巡视和检查各区队进度的王副队长站在我们这条“人龙”的背后看了一会,突然吹响了哨子。随后,就听见他大声发出口令:“五队各班班长,跑步到三区队这里集合!”

看着我们三区队众人热火朝天的劳动激情,再看看眼前所负责区域内已经堆积如小山般的教具木箱,王副队长不留情面地狠狠批评了劳动进度相对缓慢的其他三个区队的另外十位班长。随后,他语气严肃地要求他们:向三区队各班学习,拿出五队“不拿第一、誓不罢休”的顽强作风来,在其它几个兄弟学员队面前比出成绩、比出作风、比出顽强、比出意志!

刚步入军营、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好胜而易被煽动。作为五队的一员,我们更是如此,越是受到上级或领导表扬就越觉得有动力。

现场会开完之后,三区队的一干兄弟就表现出更加疯狂的工作热情!刘畅和赵立君等人还在传递之中挑衅性地喊起了自编的劳动号子:“又来一箱呦——嗨!”

“快接住了呦——呵!”

“加大把劲呀——嗨!”

“要争第一了——嗬!”

、、、

仅用二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三区队就以令人惊异的速度在其它区队之前完成了满满一节车皮全部航空物资的搬卸!

随着第二节火车车箱的破旧货门在“轰——隆隆——”的巨响声中被左右推开,我们众人借着灯光向里一看,不由得都呆住了!

只见,货门开启之处,对准车下众人面门的居然是无数支黑洞洞的炮口和枪口!

原来,这是一节满载着军械专业航炮(枪)教具的车厢。这些军械,都裹着油布和炮衣,散发着油封后那浓重的黄油气味,层层摞积之下,足足地在车厢里堆了有二米多高。

眼前的这些军械,可不是大伙常见的陆军所使用的那种标准枪炮,而是军用飞机机载的专用航炮(枪)。他们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作为机载军械,在它长长的炮(枪)身之外,还有机械或电器以及气动部分连接的机构和部件。

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随肖小军冲上车厢中的五、六个“愣头青”用力抬起一组航炮就想向外拖。没想到,众人竟发现这东西出奇的沉重和十分地吃力,显见,这每一组的航械都足有三百余斤重!

大家面面相觑地不知如何作为间,只听见赵立君在我身后畏难地嚷嚷道:“老李、老肖,这玩艺太重了,没有吊车可不行!”

赵立君说的不错,有台吊车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可眼下这夜半三更的,到哪里去找吊车呢?环顾左右,再看看二侧的车厢处,受到我们区队带动和影响的兄弟区队正在快速而疯狂地进行搬运。

看到这种情况,我和肖小军等几位班长愈加呆不住了。大家交换了一下意见,我大声鼓动道:“三区队的弟兄们,没有我们五队完成不了的任务,更没有我们三区队兄弟啃不掉的骨头,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给他们露一手的时候也到了,上呀!”

在我的鼓动和各班班长的积极响应之下,大家打冲锋般地蜂拥而上,开始把一件件的航械拖到门口、抬下车厢、运往站台。

这个过程中,耳畔只听到众人齐声发出:“一、二、三”的号子之后,紧接着,就是一组又一组的装备随着我们的身影摆动,有规律地飞下了车厢,稳稳地落在地上,再堆积在站台上。

沉浸在劳动中夺魁、全队人员面前出风头、露脸的兴奋之中,大伙虽然已经一刻不停地奋战了近四个小时,又是在一夜都几乎未睡的状态下,但我们这支本已应该极度劳顿的队伍,却在此刻越发表现出超乎寻常的亢奋和连我们自己都无法理解的顽强!

我和三区队众人陶醉在一种成功和胜利后的满足和快乐之中,被自己业已取得的劳动成绩和其他队、其他区队同样疯狂的举动比拼得一刻也不想停歇,就这样机械地陶醉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一直亢奋下去、运动下去、劳作下去、、、

清晨七点半钟,当汗水淋漓、衣衫尽湿的我们沐浴在金色的晨光中继续忘我地高声叫喊着劳动号子挥汗搬运的时候,校部魏副校长乘车来到了劳动现场。他在军务科郭参谋以及各队队长、副队长的陪同下,由西向东沿着火车车厢一路走来,从最远端学员八队所负责的车皮一直巡视到五队所在的区域。

此时,我们三区队和兄弟四区队的全体人员已经在联合搬卸第三节车皮里更大型的航材了。

魏副校长满意地看着五队已经完成的任务量,关注着眼前五队这群生龙活虎的“虎狼之师”,再看看旁边那些仅卸完一节车皮、正无精打采地散坐在站台边瞌睡、打闹,看见他的到来正要起身再度稀散地投入到劳动中的学员六队众人,于是,他有感而发地对着围聚在周围的各级主官们说道:

“学员五队在这次搬迁任务中的出色表现,值得全校上下向他们学习。他们这支队伍,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支顽强攻坚的‘铁军’呀!”

从此,五队这个“劳动铁军”的称号就传遍了全海航机务学校!

这是校领导的高度赞许和最佳褒扬,也是用我们学员五队一百多名学员用双手和汗水,外加拼搏、苦干和成绩打造出来的算不上称号的“荣誉称号”!说到底,这种全队同心勇争第一的豪情,正是五队精神的一种具体体现!

我们五队官兵圆满完成整整一夜、近十个小时、十几个车皮的搬卸任务、载誉回到相隔不远的航校营区,已是第二天上午的十点多钟了。

吃完早饭回到宿舍,我们将自己那疲惫得已经完全脱力的身体扔在床铺上,立刻就都沉沉地睡去了、、、

当这一觉美美地睡足,在哨音中迷迷糊糊地从床板上弹起的时候,举目望向窗外,我发现: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晚饭时分了。

这次发生在夜间的突击搬迁劳动,是海航机务学校驻安徽B市的二分校与我们青岛总校合并后进行大规模调整搬迁工作的开始。

在其后的一段日子里,随着一列列载满航材的特别列车抵达青岛,五队这支劳动“铁军”的身影就不断活跃在车站货场、机务队外场以及教学大楼教研室的各个急、难、险、重的劳动现场之中、、、

在完成了历时十余天的紧张搬迁任务之后,五队全体干战紧接着又投入到了学校新图书馆落成后的整体搬迁任务之中。同样,在这次为期三天劳动中的出色表现,五队众人又受到了学校分管教学的郑副校长在全校大会上的重点表扬。

五队这支被誉为劳动“铁军”的优秀集体再次名扬于海航机务学校和各学员队之间。

而在这次与图书馆打交道的劳动任务中,我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那就是在劳动的过程中,我发现并从图书馆悄悄带回了一大摞我最感兴趣的登载着国外军用飞机彩色图片的内部刊物——《航空技术》杂志。书中海量的彩色飞机图片,让酷爱航空器的我美美地享受了一次视觉的盛宴。

在这个问题上,不是我李冰的素质低,实在是因为我太着迷于此了。好在孔乙己老先生曾经说过——“窃书不为窃” 吗。哈哈——!

结束了这一阶段日以继夜紧张而繁忙的劳动任务之后,我和三区队的兄弟们又重新回归到了专业教室之中开始课程学习。还真别说,重返教室后起初的那几天,我和兄弟们对教室还真产生了久违后的“亲切感”。

但是,连续一周时间的专业课学习过去之后,这种美好新鲜的感觉就又烟消云散了!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五十章:热血青年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