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1) 因为擅作主张并带人私下处理和六队学员之间的一次“江湖恩怨”,我竟和区队长兼老兄张超发生了一次激烈的言语冲突。 这是他从学校纠察队调来我们五队三区队担任区队长以来,我俩之间第一次产生分歧并演化为面红耳赤的争执。说起这件事情的起因,还得要从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九章: 铁军称号(1)


因为擅作主张并带人私下处理和六队学员之间的一次“江湖恩怨”,我竟和区队长兼老兄张超发生了一次激烈的言语冲突。

这是他从学校纠察队调来我们五队三区队担任区队长以来,我俩之间第一次产生分歧并演化为面红耳赤的争执。说起这件事情的起因,还得要从九班我那位不争气的B市老乡葛秋生说起。

晚自习前的自由活动时间,刚收到方妍一封满带浓情蜜意来信的我心情极佳地带着全班兄弟在操场上方那沙土地表面的球场上打着篮球。

正当我们九班兄弟和肖小军所领导的一群十班“土匪”相互“斗牛”、比分拼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只见,葛秋生哭丧个脸慌慌张张地跑到了操场边。

站在我们眼前的他右眼淤青红肿,嘴角和鼻孔处都流着鲜血,穿着的地勤工作服上衣被人扯掉了二粒衣扣,胸前星星点点地还洒落着一些血迹。不用说、也不需要问,一看他的这副糗样就知道是和人打架了,而且,还是吃了亏并挂了彩。

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刚才,闲得手痒的肖小军来到九班寝室对我们九班提出挑战,表示二个兄弟班之间要进行一场赌20块钱雪糕钱的篮球比赛时候,他就对我提出积极响应,号召全班上下有技术的出技术,无技术就出钱的动员装傻不理、不以为然。

等我发出一声吆喝,带领摩拳擦掌的大伙都出门上了操场,这小子还借故腿部抽筋而赖唧唧地躺在床下的地面上假装看着杂志而不愿参加。

此时,看见他这副被人暴扁后的惨象,身兼老乡和班长双重身份的我连忙停下正在进行中的篮球对抗比赛。走上前,边用背心擦着汗水边没好气地向他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呆立在篮球架下的葛秋生此时一脸的窝囊相,看见同班的战友纷纷围拢上前,我关切地询问起他来,那原本拉长、紧绷着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一副苦大仇深的哀怨神情。他嘴唇上下蠕动了几下,眼角处闪现出几滴泪花,似乎就想要放声大哭出来。

“别TMD像个娘们一样拉着个哭丧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谁打架了?又是谁把你给打伤的?赶紧说!”我厉声喝止了他即将从眼眶中渗出的眼泪。当着球场边这二十多人的面前,我可不希望他这个尽人皆知是我B市老乡的人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葛秋生捂着青肿的面颊吭哧半天,才断断续续、满腔委屈地诉说了自己刚刚经历的这件窝囊事。

原来,就在我们大伙从五队大楼倾巢而出前往操场上的球场和十班进行篮球比赛后不久。私下里早有打算的葛秋生便从地上一骨碌爬起,独自一人晃悠出了五队的大门。他贴着墙根,一路哼着小曲,躲躲闪闪地便来到了位于西边大厕所旁的一大队“散兵游勇”聚集区。

这片三不管的地带,不仅是各队学员偷偷抽烟、穷侃、聚集的乐土,还是一个可以方便进行采购消费的地方。因为,善于把握商机的学校家属,已陆续在这里设立了几个临时卖货的小摊点(所谓摊点,其实也就是放在自行车上的一个摆满食品、烟酒和日用品的木头箱子)。当然,这些人之中就有那可恶的烟贩胡老头。

葛秋生来到这里,四下寻看一遍后没有发现熟识的人员,于是,就快速掏钱向一位女摊贩购买了一听豆豉鲮鱼罐头。他躲到坡下一个栽种芸豆的菜地里,熟练地拉开罐头盖上的快开口,掏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便甩开腮帮子、自顾自地海吃了起来。

虽说同是每月只有12元津贴的“穷大兵”,但葛秋生这家伙却是我们学员之中少有的“财主”,他从家中临来部队时,身上就带来了一千多元现金。他总是喜欢背着大家独自一个人偷偷出去吃“独食”,因此,无论同为B市老乡的“江南七怪”,还是九班的众兄弟私底下都很看不起他这种做派。

正当葛秋生有滋有味地躲在暗处自顾自地狼吞虎咽的时候,没注意到,有五、六个陌生的六队学员已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其中,一个长相文质彬彬、容貌如小孩脸摸样的伙计走到近前,弯腰对着葛秋生皮笑肉不笑地开口说道:“嘿嘿,朋友,哪个队的呀?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吃‘独食’呀,不太够意思吧?”

“、、、”

葛秋生一时语塞,抬头怔怔地看着眼前对他说话的这个人和他身后没有一点正形的其它几个家伙,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话。因为,他根本不认得眼前这个一脸笑容、看似面善的家伙以及他身后的同伴。

“我叫‘小孩’,六队的‘小孩’!怎么,没听说过我的名字吗?”这个自称绰号为“小孩”的家伙牛B哄哄地对葛秋生自报起名号来。看那神情,他对自己的名号颇为自信。

“我、、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不谐世道、平日里只关心吃喝,不关注外事的葛秋生哪里认得眼前这个家伙是什么“小孩”还或是什么“大孩”,于是,就茫然地摇了摇头。随即,他不再理会眼前的这几个人,继续旁若无人地吃起了自己的罐头。

“小孩”见眼前这个伙计“油盐不进”,显然就是个不点不亮的“土鳖”。于是,他不再和葛秋生兜圈子说什么废话,而是干脆直奔主题:“朋友,我们做个‘生意’怎么样?我现在手头有点紧,想找你借50块钱‘应急’。当然,也不是白借,从今之后,你就是我‘小孩’的兄弟了,我在这里‘罩’着你。有人敢跟你过不去的话,你就说你是六队我‘小孩’的兄弟,有什么事都由我替你出头、、、”

见对方迷迷糊糊的不明“事理”,“小孩”便直接勒索起了葛秋生。此刻,他干脆收起了满脸的假笑,拉长了一张白脸,阴沉沉地看着葛秋生。

“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要借给你钱?我是学员五队的,我、、我有一大帮的老乡和好兄弟,也没有人敢跟我过不去。”葛秋生显然是一点也不买面前这位“小孩”的帐,所以,他满不在乎地立即就回绝了“小孩”这个不怀好意的“好”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因为葛秋生不识时务的“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以致于发生了“小孩”以及几个同伙动手对其殴打并强行抢走他口袋里全部八十多元钱的过程、、、

听完葛秋生这令人气愤的述说,我心中一凛。在恼怒之余,脑海中开始快速地思量如何解决这件已经逼到面前棘手难题的办法。

六队的这个“小孩”,我和肖小军等人虽然身在五队也都是早有耳闻。据六队熟识的学员说:“小孩”当兵前在地方上就是一个无恶不作、心狠手毒的混混。因为其家人实在无法管教,就找关系把他送到了部队。原本的期望,是在军队这个大熔炉中能够彻底改变掉他身上的劣习,使之重新做人。

入伍来到部队的“小孩”却不思悔改其在地方的种种劣性,而是在新兵中继续称王称霸,并且,很快纠集了一群臭味相投的党羽在队里、队外肆意胡作非为,把个管理本就松懈的学员六队搞得更是乌烟瘴气。

针对他的恶劣表现,六队领导在入伍训练的中期时就曾给过他一次警告处分。但是,受了处分的他仍不思悔过,继续“破罐子破摔”地肆意妄为。前不久,又因殴打同队战友致人受伤。在报请学兵大队批准后,六队又给了他一个记大过处分。

这家伙外表上给人的感觉是文质彬彬,猛一看就好似与一个未成年的小男孩般天真无异,因此,就有人送他绰号——“小孩”。但实际上,这个看似面善、单纯的家伙却十分地阴毒,而且,出手狠辣不计后果!他已多次纠集同伙在大厕所一带恃强凌弱,并寻隙找各队学员勒索钱物。前不久,刚打伤过我们五队二区队的一个浙江兵。

本来,作为注重自身约束的五队成员,我们和六队(包括其他队)学员之间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没想到,今天,这个“小孩”竟然欺负到了我李冰的B市兄弟头上来了。事到如今,眼前这件事已经发展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对此,我如果不马上做出点反应,不仅关系到今后安徽兵如何在五队立足,单说我李冰自己这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沉默之中,我正在思索着究竟该怎么处理摆在眼前这个难题的时候,只听到坐在篮球架支脚处正在拍着篮球的十班副王金堂阴阳怪气地说道:“老李,依我看,就算了吧,‘小孩’这小子不好惹,他们H省的老乡又人多势众。你们安徽人玩不过他的,吃个哑巴亏算了吧。”

王金堂说出的这番怪话,明显是要表达出小瞧我们“安徽帮”并对此事“和稀泥”的意思。

长时间以来,王金堂就对九班在各方面取得的成绩有所嫉妒,因此而常常在肖小军和十班战友面前说一些拆九班台面和不利于二班相互间团结的怪话。

听我一直都很反感其为人的王金堂这么酸溜溜地说出几句让人不舒服的风凉话来,没等有点生气的我及时回应他,就听到身旁的甑广灏已抢先开了口:“王金堂,你说什么?算了吧,你说得真是JB轻巧呀。他‘小孩’是没打到你们山东兄弟的身上,所以,你可以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小兄弟甑广灏一向也看不惯王金堂的平时为人,并且,知道我对这家伙也颇为不爽。于是,就立即语气戗人地开口回应起了王金堂。

“哎—,我说甑广灏,哥们我这也是一片好意呀,你冲我发什么JB脾气呀?你心里要是真的有火没处发,真想为你们老乡出气,就到六队去冲着 ‘小孩’发去呀!”王金堂很阴损地使上了激将法。

“好!我今天倒真想看看这个GRD‘小孩’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我就不信还真没人能降得住他了?”说话的同时,我摆手制止住甑广灏正准备开口继续和王金堂斗嘴。因为,我顾及到肖小军的面子,也不想为此再伤了和十班兄弟以及“山东帮”之间的和气。

主意打定,我对身边站立着的九班几个“善战”的兄弟指点道:“刘畅、甑广灏、曾宏伟,走,我们去六队会会这个JB ‘小孩’!”

见我决心已下,肖小军迅速在光背上穿上海魂衫,和葛德权二人非常仗义且真诚地提出要和我们一同前往六队、去会会“小孩”。但是,被我客气地拒绝。

随后,我就带着受了委屈的葛秋生以及本班的刘畅、甑广灏和曾宏伟等人,下坡经过五队的大门口,踏进了学员六队的大门。

来到六队门口,向门口一个有点面熟、正在担任小值日的安徽籍学员问起“小孩”。这家伙果然不愧为臭名远播、尽人皆知。在老乡的偷偷指点下,很快,我们就在一楼走道西面的一间小寝室里找到了刚刚欺负过葛秋生的“小孩”。

此时,“小孩”正躺在床铺上依靠着他那床叠得如屎坨坨一般的被子上,边抽着烟边和五、六个手下的党羽无所顾忌地说着流氓话。

猛然间看到有几个不太熟识的五队学员竟然上门找他,眼前的小孩当即也不觉一惊。

但他也不愧为身经百战的老手,仅在短暂的一愣之后,立即就反应了过来。继而,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走上前来,指了指葛秋生,又点了点站在前面的我,撇着个嘴歪着个头,拉出一副操蛋的流氓相说道:“怎么的?几位朋友,你们是想替这个爱吃独食的‘软蛋’出头呀。好,有种!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小孩’,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你在六队的地盘里怎么混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是,你要是动了我们五队的兄弟,我就不能不管。现在,我就是代表全五队的兄弟来找你讨一个说法的。”我冷眼睛直视着眼前的“小孩”,毫不示弱地说道。并且,我还干脆把此来管闲事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五队。

听我说出以上的话后,“小孩”还是那副人见人厌的糙蛋模样。他再次用目光环顾了我们几人一遍,又歪头看了看已然围聚在自己身后的五、六个同伙,挑衅性地对着站立在门口的我们吹出一团烟雾,轻蔑地说:“**,没错,你们的人就是我打的。说说,你想要什么样个说法吧?”

“单打、群斗都行!真有种的话,就到外面找个安静的地方去一对一单挑!”

甑广灏又是抢先一步放出话来。说话的同时,他眼神冷峻地注视着“小孩”,用手一指葛秋生:“‘小孩’,你要是真的有能耐,算得上一条汉子的话,就不要光知道欺负这种老实人。我们现在要的说法就是:你和我二个人出去找个地方拼个你死我活,一直打到最后站着一个、躺着一个才算完,怎么样?”

看到眼前这口出狂言的矮瘦伙计一副单薄样,“小孩”实在想不出这个总寒着个脸、面部有些僵硬的小个子究竟能有什么超人的能耐。于是,他咧嘴轻蔑地一笑,再次看了看一旁同样不以为然的同伴,扬声说道:“好!就按这位朋友说的‘玩法’,咱俩之间打到死一个、活一个才算结束!”

不难看出,善战且称霸一方惯了的“小孩”对自己手中的“斤两”还是颇为自信的。

出了六队营房,众人各不搭话,很快就来到大厕所北面游泳池西侧的那处乱草岗边。

这时候,甑广灏停下脚步,冲着“小孩”,同时,也是对同行的几个五队兄弟以及六队那边 “小孩”的几个同伙说道:“各位朋友,单挑就有单挑的规矩,现在,就我跟‘小孩’二个人到里面去单打独练,你们所有人都在这等着,谁也不准进。二十分钟后你们再进去抬人!我跟“小孩”生死各归天命。”

见甑广灏气势夺人地说出这种豪放话来,虽很是担心的我也就不好再出言阻拦了。于是,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二人一前一后走进茂密的草木深处,大伙就只能各聚一堆、呆在原地心情忐忑地等待将会出现的结果。

说实话,此时坐在这里,我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既不知道甑广灏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也不知道对方这“小孩”到底有多少斤两。可是,目前我能做的,也只有焦急而无奈地等待最后结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