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五十二

greeksu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URL] 第五节 楚芊也跟来了。 她咋就能这么不让人省心……好了好了,我承认,岳杰不是谢和尚、杨干三,更不是军座、委座或是我,而以上人等都没在她眼里。补充:我比所有人更悲惨……我的命都是她的,没理可讲,也上诉无门。 好在我一贯恶仆欺主,从小到大忤逆纪录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五节


楚芊也跟来了。

她咋就能这么不让人省心……好了好了,我承认,岳杰不是谢和尚、杨干三,更不是军座、委座或是我,而以上人等都没在她眼里。补充:我比所有人更悲惨……我的命都是她的,没理可讲,也上诉无门。

好在我一贯恶仆欺主,从小到大忤逆纪录罄竹难书。我的全部智商都必须用来策动这次荒谬的进攻,或说是鲁莽的自杀。

“清点武器!”我言简意赅,话少显得权威。

“点过了,十二短一长,八颗手榴弹。”钱正伦有自知之明。

太好了,我们的火力比一伙进城逛窑子的山贼略强一点。

“……大刀一把,短剑和工兵铲各一。”岳杰补充,其他人气结……短剑是钱正伦的。

“都谁打过仗?”我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钱正伦尴尬得又摸烟又看表。

“我!”在临沂沸过的岳杰沾沾自喜。

“长官,我跟着宪兵教导二团守过南京。部队撤退时,萧副司令的船被鬼子炮舰撞沉,我是游过江的。”啥也不说了,这正是我要的人。

“名字!”哪怕是送死,也有权被因此而生的人记住。

“康靖,南京丢了自己改的名。”

“还有吗?”就算日军只有一个班,靠三个人也绝打不赢。

“俺,俺在税警总团二支队干过……守苏州河时俺是传令兵,没机会放枪,净挨鬼子炸了……哦,俺叫彭四!”算一个,淞沪爬出来的没死就算老兵。

“徐连长,还有我,这里我比谁都熟了。”红脑袋被钱正伦们挤在后面急得直跳脚。

“那侬给讲讲前面的路啦。”我存心揶喻。支使一个货真价实的红色分子,勾起了我心底某种黑暗的乐趣。

“铜山不说侬,说俺。”他一本正经地用乡音纠正,我气短无语恨。不过他转瞬又恢复了官话,“直直过了村头,然后是一段缓坡,下到底会接着一个急弯……”

“兄弟,不打大灯,村前这一截能稳着过吗?”我回头问。

“没问题,后车空上五十米,三分钟之内就都过去了。”两个汽车兵挺有把握。

我又从钱正伦手下捡出四个看着够份量的,其余一律回车上待命。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藐视友军、腹谤手足?不过宪兵司令谷正伦一定没机会搭理我这种角色。

“钱主任,伤员和万处长就拜托你照看了。”我宽仁地证明他并非百无一用。

“兄弟当尽力而为,尽力而为。”钱正伦感激涕零。

“岳杰、老郭,咱们先凑近瞅瞅,万一村里没日军,这才瞎耽误呢。”

“那我呢?”我有些犯晕。楚芊也在,我都忘了。“我也上过战场!”

“你回车上。小的要是升霞了,将来得女主子接着在坟头念诗。”我无意胡搅。

“就不!”她坚持蛮缠。

“彭四,……别让她进林子!”我不想活人与死人彼此吓着。


小邹李庄的确有日军。

依山而建的小村只能看见不多的几盏灯火,隐约有一些人影在明暗之间晃动。对方要么立足未定,要么压根儿不打算明火执仗。离道路二十来米的地方,日军架设了第一道机枪防线,掩体上覆着柴草,并不扎眼。从我们趴着的地方可以清晰地听见对方士兵的交谈。他们在吃饭!正用木勺可怜巴巴地刮着饭盒底。

这种居高临下的火力点只需要两挺大正十一!也许不足以覆盖坡下超过一百八十度的空旷地带,但封锁两个方向的来路已绰绰有余。

果然,在第一架机枪的十几米外,是另一座精心伪装的机枪掩体。对方没有利用与道路平行的农舍,而是自讨苦吃地向下开挖。我知道,人家要的是射界,是两挺机枪效用的最大化。如果我没猜错,在某个看不到的角落,应该还藏着至少一挺重机枪,甚至是九二步炮。凭着这样的角度与距离,步兵炮直瞄都不稀奇。

当然好消息也不是没有,对方应该不超过一个中队,而且显然不是冲着我们这伙劫道都不够份儿的杂碎来的。那人家图啥?马头镇,对,一定是马头镇!黄土墩庄南去不过十里就是大名鼎鼎的马头,那里北临沂河,水陆两便。日军只要攻取马头,则不但镇东之郯城尽入囊中,南下邳州、西进台儿庄,皆不在话下。

我觉得头晕耳鸣,这颗钉子无论楔在我军任何一支部队的撤退路上,都是灾难。硬顶着冲过去,说不定得躺下一个营。

岳杰和红脑壳趴在边上大气不出,傻子都能看出问题有多严重:肯定超过两车伤兵的死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