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过兵的人

我是96年兵,参加了松花江流域的抗洪抢险和抗灾自救工作,灾区人民对人民子弟兵的深情使我至今难忘。记得有次我们奉命抢救一个危坝,准备逃离的村民看到我们到来都集体自发的给我们鼓掌,每个人都是眼含热泪,因为坝的下方就是他们的家园。可是我们却没能保住大坝最终决口,当我们撤离时(到下游建坝,为了通榆县的安全,组织第二道防线)看到不少老人妇女孩子痛哭失声,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内疚,虽然我们已经尽力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