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用事实说话:印军制造“吉大港惨案”29周年祭

wangk0118 收藏 3 2734
导读:吉大港,位于孟加拉国东南部,是吉大港行政区首府,同时是孟加拉国最大海港和第二大城市。提及吉大港,世人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它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平静的生活气息。西方主流媒体在为数不多的关注孟加拉国的视角中,都将吉大港描述成一个“安详而宁静”、“没有世界其它海港城市通行的烦躁与喧嚣”的世外桃源。仿佛这个港口城市,从不曾有过悲伤与痛处。但走近吉大港,深入到当地民众中去,就会很轻易发现,整个城市荡漾着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每年9月前后,许多普通的吉大港市民,会不约而同地在房前屋后悬挂纸莲花,面向太阳抚胸吟唱。这

吉大港,位于孟加拉国东南部,是吉大港行政区首府,同时是孟加拉国最大海港和第二大城市。提及吉大港,世人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它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平静的生活气息。西方主流媒体在为数不多的关注孟加拉国的视角中,都将吉大港描述成一个“安详而宁静”、“没有世界其它海港城市通行的烦躁与喧嚣”的世外桃源。仿佛这个港口城市,从不曾有过悲伤与痛处。但走近吉大港,深入到当地民众中去,就会很轻易发现,整个城市荡漾着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每年9月前后,许多普通的吉大港市民,会不约而同地在房前屋后悬挂纸莲花,面向太阳抚胸吟唱。这番景象,既不同于寻常的祈祷,也与孟加拉人传统的祭祀仪式略有差异。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在祭奠亡魂。祭奠在那个血与火的年代,为了孟加拉人民的独立与自由,毅然发起反印示威,最终血染吉大港的数千英灵。

1982年9月5日正午,5万余孟加拉民众从吉大港的独立广场出发,在“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党魁卡莉达·齐亚引领下,高喊“反对独裁,反对干涉”的口号,缓慢而有序地向位于吉大港东北方向的雷兹南海军基地进发。沿途,不时有身份各异的孟加拉民众加入队伍,到经过达议会大厦时,游行人数已超过7万人。而此时,刚刚攫取孟加拉国最高行政权力的原陆军参谋长侯赛因·穆罕默德·艾尔沙德将军,正在雷兹南海军基地“视察防务”。这位具有“二十二分之一雅利安血统”的职业军人,刚刚在当年的3月份发动政变,推翻了孟加拉国民选政府,并于3月24日宣布对全国实行军事管制。这次政变,结束了孟加拉国建国以来的文官治国传统,同时扼杀了年轻的议会制政体。

由艾尔沙德将军亲自审议的“军管条例”,做出了如下规定:一,解散议会,撤销宪法法院;二,实行党禁,禁止各党派及政治性团体活动;三,立法权与行政权暂归“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该委员会领袖,由艾尔沙德将军担任;四,邀请印度军队进入孟加拉国,履行“维持治安”的国际义务……

这一系列措施的出台,不仅彻底破坏了孟加拉国刚刚建立不久的民选体制,更重要的是,将印度对孟加拉国的军事占领合法化与合约化,严重损害了孟加拉国的主权与独立。因而,理所当然地激起广大孟加拉人民的不满。与此同时,艾尔沙德将军的一名心腹尉官,将他与印度驻孟加拉大使在政变前的密会记录透过媒体公之于众,从而彻底激发了孟加拉人民的怒火:原来政变者不过是傀儡,那个身侧强邻才是始作俑者!

孟加拉国民众的愤怒,是有道理的。

就在一年前,孟加拉国前总统齐亚·拉赫曼在吉大港遇刺身亡。这位曾率领东孟加拉团与巴基斯坦武装部队作战的将领,在建国后,一直对独立战争时的主要盟友与后援——印度耿耿于怀,警惕有加。他曾在许多场合隐约批评了印度对孟加拉国的领土野心,并屡次拒绝印度在孟加拉驻军的要求。就在遇刺前三周,拉赫曼总统刚刚拒绝了印度国防部长提出的“印孟共同防御”计划,实质上抵制了印度对孟加拉国武装部队的渗透行为。因此,当拉赫曼总统遇刺的消息传出时,无论孟加拉国内民众,还是国际舆论,大都认为印度军方难逃嫌疑。此后,接替拉赫曼总统出任代总统的阿卜杜勒·萨塔尔,基本延续了前任的对印政策,并在国内舆论的支持下,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拉赫曼总统遇刺真相。孟加拉国内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印度迫不及待指令艾尔沙德将军发动军事政变的主要原因。

艾尔沙德与印度驻孟加拉大使的密会记录,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人们的猜测。

在反对军事独裁和反对外国干涉的双重信念下,1982年9月5日,一场自孟加拉国建国以来参加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示威请愿运动,在吉大港爆发了。运动召集者“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事先获悉艾尔沙德将军将到雷兹南海军基地视察,于是便选在这一时刻下达动员令。这场运动,总体而言是非暴力的和平示威。即便按照日后印度军方发布的公告,“暴徒们”也不过是携带“数十柄刀具、撬棍”,以及“无数石块”。如果“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及其支持者们试图以这样的“武器装备”与现代化的印军对抗,不得不怀疑他们的神志是否正常。事实上,根据现在可以查阅到的示威当天的外国记者的记录显示,“人们空着手,有的人拿着汤匙”、“父亲把孩子举到脖子上”、“许多女人拿着白色纸莲花,据说要把它们挂在印度军人的枪管上”……在这里要说明,莲花是孟加拉国的国花,它象征了纯洁、美好、自由。孟加拉妇女经常用白色纸张剪裁莲花,并在较严肃的场合展示,用以寄托某种情感。可见,印军口中的“暴徒们”,不过是拿着勺子的少年、带着孩子的父亲以及拈朵纸莲花的妇女。就是这些孟加拉普通民众,面临着一场空前疯狂的军事打击。

1982年9月5日16时40分,印军驻吉大港“民事警卫队”占领了吉大港从议会大厦,经“甘地大道”直通雷兹南海军基地的所有要隘,并设下临时路障,通过扬声设备反复警告“示威人群限17时30分自行解散”。游行队伍未理会印军的警告,继续向雷兹南海军基地前进。17时35分,“民事警卫队”向印军驻吉大港指挥中枢通报“劝阻失败”,并申请发动“平叛行动”。得到肯定答复后,“民事警卫队”突然向人群开火。

一场震动南亚次大陆的惨案发生了。

据1983年9月联合国“吉大港真相调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显示,印军的镇压行动,导致3172名孟加拉平民丧生,23442人受伤,3443间店铺被焚毁,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亿美元。此外,在这场空前的动乱中,有超过700名妇女遭到性侵犯,996名10岁以下儿童失踪,他们中的大多数在事发一年后,仍未被家长找到。印度军方对联合国的调查结论持否定态度,认为这是中、美两国支持下的不公正结论。但由于事发之际,吉大港停泊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440余艘船只,外国船员超过2000人。这些船员或多或少目睹了当日发生在城内的惨案,并在第一时间告知家属、朋友、媒体。因此,想完全隐瞒事件真相是徒劳的。印度军方承认事发当日有超过20000人伤亡,但否认是军方所为。反而指责“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及其支持者“暴力洗劫”和平居民,危害民众安全,印军是应“民众的请求”,帮助平息“叛乱”,并对受伤民众施以“人道主义救援”。当然,这一解释,仅仅是对国际舆论的敷衍。印度军方甚至没敢向本国媒体发布。

时间过去了整整29年。对于29年前的那场惊变,印度官方从来忌讳莫深,不轻易提及。当年与印度冷面相向的西方大国,如今出于各种原因,与之关系日益密切,自然闭口不言。只有当事者,他们不会忘记。每年9月,吉大港迎风微漾的白色纸莲花,仿佛向世人诉说着那段悲惨的往事,祭奠着一个个不甘的灵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