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国父—扶西‧黎刹根在福建泉州

菲律宾国父—扶西‧黎刹根在福建泉州

在菲律宾马尼拉市中心的黎剎公园里,最有看头的还是主题公园的黎剎纪念碑及其陵墓,陵墓区颇大,陵墓上立有锐顶四方形的石碑,黎刹的铜塑像竖立在石碑前,石碑下是多面梯形台座,有栩栩如生的人物石雕,体现在黎剎领导下的菲律宾人民的反殖民主义民族革命运动。

菲律宾是一个充满苦难的国家,她被西班牙老殖民主义者残酷地统治了三百多年;菲律宾被美国新殖民主义者统治了五十年,曾经被视为美国的海外州;太平洋战争开始,日寇以菲律宾为主战场,进行残酷的烧掠抢杀。菲律宾国名是以当时西班牙国王菲立普的名字命取而沿袭下来的,我们今天称之为菲律宾只是音译不同而已。

扶西‧黎刹博士或译何塞‧黎刹博士(JOSE‧RIZAL,1861/6/19—1896/12/30)是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反抗殖民统治的杰出的民族英雄,是菲律宾家喻户晓,老幼敬仰的伟大人物,他不仅是一个民族民主主义革命导师,而且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文学家、诗人、美术家,在世界文坛占有一定地位。我国大文豪鲁迅先生多次高度评价黎刹的高尚革命品格及其优秀作品。一九一八年,鲁迅先生在他的《随感录》一文中充满激情地说,他“总愿听世上爱国者的声音以及探究他们国内的情状。”他还说,从黎刹文学作品中听到了“爱国者的声音”、“真挚壮烈悲凉的”声音、“复仇和反抗”的吶喊,“真如时雨灌在新苗上一般,可以兴起人无限清新的生意。”以后,鲁迅先生在《杂忆》一文中说﹕“飞猎滨(即菲律宾)的文人厘沙路(即黎刹)------他的祖父还是中国人,中国也曾译过他的绝命诗。”(绝命诗原由西班牙文写成,后由梁启超译成中文。)由此可见,鲁迅先生早在八十年前就谈及黎刹是一位华裔。

一直以来,菲国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和普通的菲国百姓均认为黎刹是具有华人血统的菲人,他的高祖父是福建籍华侨,中国姓名不详。九十年代初,作者在撰写一辑三十多篇有关菲律宾风情的文章刊报时,其中有一篇文章介绍过黎刹,从其时接触的中文数据获悉,黎刹的高祖父是华侨,西文名是都明奥‧林科,一六九七年接受天主教洗礼时三十五岁,是当时菲岛的侨领之一;高祖母是华侨亚虞斯汀‧秦科的混血女。

一八六一年六月十九日,黎刹诞生于内湖省加南巴社(镇),自幼聪颕,勤奋好学,品学兼优,精通菲国语和多种方言以及西班牙等多国文字。他九岁开始在民迎社接受学校教育,后来进入马尼拉典耀大学攻读,一八七五年岁便获得文学士学位,同年六月进入圣道马斯大学攻读哲学兼修美术,以后因母亲患上眼疾而改读医学。由于学校不满他鼓吹革命,曲意进行种种刁难,迫使他自动退学。

一八七九年,他十八岁时以高昂的精神,激越的文笔、铿锵的韵律创作诗歌《年轻菲律宾》,荣获全菲文艺比赛第一名,他同时还写出了许多鼓舞人心的诗歌,被誉为菲律宾青年诗人。在当时,他成为菲岛有志青年们的崇拜偶像。

一八八二年三月,黎刹秘密地到西班牙马德里中央大学继续攻读医学,旁及哲学、文学,同时还在另一所学院研究美术。由于他勤奋学习,便于一八八四年六月二十一日顺利地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在大学执教时被欧洲学术界公认为有成就的学者。医学毕业次年六月十九日他又得到哲学士和文学士两个学位。留学期间,他曾经遍游欧陆各国,遍访各国名城。

他从小耳闻目睹西班牙殖民统者的种暴行和贪婪行为,令他深恶痛绝,忿忿不平。一八八七年,他在欧洲大学执教时,以西班牙文创作第一部小说《社会毒瘤》(又译《不许犯我》),大胆地揭露、尖锐地讽刺、无情地鞕挞西班牙殖民统治者对菲律宾人民的残酷统治。两年之后,他创作了该书的续篇《贪婪的统治》(又译《起义者》),公开号召菲律宾人民开展反对西班牙殖民者的武装革命斗争。他在小说、诗歌里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民族色彩和革命思想,以及他平时不服从菲岛罗马天主教的反抗精神,因而遭受到西班牙殖民当局和反动僧侣的恶毒仇视,严禁在菲国出版和发行他的两部小说,并且宣布﹕凡是阅读此两本书者将受处罚。

黎刹于一八八七年八月返抵菲岛,在加南巴社行医,并设立诊所,还组织体育团体,旅行团等,试图改善该社居民的体魄和道德观念,并借这些团体联络民众。

一八八八年,黎刹赴伦敦遍访各大图书馆,寻找有关菲岛历史的书籍,以便研究西班牙尚未占领菲岛前的民族固有文化特质,他在英国获得不少新的知识,并写成许多有关政治、历史、科学的论文、小册子和书籍。他在英国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组织了“菲律宾国际协会”,同时,他又组织革命色彩非常浓厚的菲岛“团结会”政治组织。这时,殖民当局对他极端仇视,连他的家属也成为罗马教会的检举对象,因此,他决定回菲,直接亲身从事领导菲律宾国内的民族革命活动。回菲途中,他了解情况更加恶化,便转往香港暂避一段时间,以后风波略为平息,黎刹便乘船返回马尼拉。当轮船抵达岷埠时,殖民当局派出检查员上船检查,发觉和他同行返菲的妹妹枕头底下有一本攻击传教士的小册子,立即将黎刹逮捕,以后不经法庭审判便将黎刹放逐到达必丹,其罪名是“鼓吹革命的主要人物”,由一八九二年起,黎刹被放逐四年,受尽种种折磨。

一八九六年八月,黎刹几经艰难曲折,才离开达必丹返回马尼拉,旋即取道西班牙前往古巴。当时菲岛的加迪布兰革命运动形成高潮,革命家文尼巴秀曾利用黎刹的名义作号召,并以他的诗歌作宣传。黎刹于一八九六年十月三日返抵巴西伦那时,被西班牙总督波拉米亚下命逮捕,解回马尼拉,拘禁于仙朝戈。十二月二十九日以“鼓吹革命罪”,判处死刑。十二月三十日晨,黎刹在伦礼沓巴贡巴扬练兵场英勇就义,为菲律宾的民族解放事业贡献出宝贵的青春和生命,牺牲时只有三十五岁又六个月。

这位革命导师就义时,表现了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当他被押向刑场时,态度从容,脚步轻缓,宛如闲庭散步一般,没有丝毫畏惧和懊悔,而是像要奔赴新的战场,迎接新的战斗。

临刑前,黎刹和一位纯洁美丽的香港英藉爱尔兰少女约瑟芬‧布蕾肯在刑场上举行婚礼,这是生死相酬的坚贞爱情,这是充满着悲壮而又凄美的婚姻,虽然瞬息之间两人便要阴阳远隔,永久分离,但是活着的人将会怀着崇敬的心情永远志念为国家、为民族光荣献身的亲人,这是人类正义事业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

黎刹博士站在刑场上,远望着东方天空透射出来的曙光,满怀悲壮而又是满怀信心地唱出一支激越的战歌,这是他所写的诀别诗的句段﹕

我死时天已破晓,

虽然夜是黑暗的,

但这是黎明的先驱;

黎明的光辉中缺乏色彩,

可用我的鲜血,

浇遍大地,

以供所需,

我愿死在黎明红色的光辉之中。

黎刹逝世的一百多年来,一直受到菲国各界人士的崇敬和爱戴,被菲律宾人民尊为国父,为了隆重地纪念他,菲律宾独立后,政府便在岷巿西南的伦礼沓区,兴建具有国家意义的纪念公园------黎剎公园,该公园又称黎剎国家公园,华人俗称伦礼沓公园,据称这是东南亚最大的公园。园内安葬着黎剎忠骸的纪念陵墓,陵墓地址便是西班牙殖民者当年枪杀黎刹的巴贡巴扬火枪场的位置。

临刑前一天,黎刹博士写了一首诀别诗:《再见了!祖国!》暗藏在酒精灯壶中,交给前来和他最后道别的妹妹。现在,这首诗成为菲国人民的国宝。

在黎剎纪念陵墓西北隅,另建一座同字壳形的碑文壁,壁上嵌镶着磨光的黝黑色点金大理石,用德家乐文、中文、英文、西班牙文、日本文、印度文、阿拉伯文镂刻着黎刹的诀别诗。

下面录扶西,黎刹的《诀别诗》中译文:

再见了!祖国!

我亲爱的祖国,再见了!

南国太阳怀抱里可爱的祖国,再见啦!

东海珍珠般的祖国啊!

那被抢走的乐园!

为了你,我愿意奉上这悲哀的一生!

纵令你再开朗、再年轻、被装扮得再有希望,

为了你,为了你的真正幸福,

不惜付出我的生命!

响彻山野的叫唤,正激烈地冲着,

奉献出了多少年轻的生命?

死的方式、死的场所,那有选择的余地?

就像柏树倒下、

白色的百合花枯萎、

月桂树被折断一般,

在绞台上、

在枪列里、

在白刃下、

或者在拷问台中。

啊!呼唤着母亲所在的家与国时,

我的生命又有什么可珍惜的呢?

…… ……

我崇敬的祖国,

我的哀愁中的哀愁,

亲爱的菲律宾,

请听我临别的诀辞。

黎刹博士的《诀别诗》宛如一支嘹亮、激越的歌曲,响彻在阳光抚爱的菲律宾土地上,激励、教诲着人民……

尽管黎刹博士被普遍认同为华裔,有的人甚至还认为他是华人或华侨,但是,许多问题一直未能弄清楚,例如黎刹家族的始祖,特别是他的曾祖父都明奥‧林科的真实中国姓名,追根溯源,他的中国祖藉地归属何处?等等。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菲两国的干部、群众学者、官员、社会人士,为了揭开黎刹问题的谜,分别成立有关工作小组。作者小学时代的老师、原《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高级记者柯贤伟先生,为黎刹博士的归宗寻藉起了良好的牵头作用。工作小组人员根据两国两地有关家谱、族谱、传承世系、历史文献等数据进行认真细致地考证,证实黎剎的高祖父西文名为都明奥‧林科(DOMINGO LIN --- CO),正确译法应为都明奥‧南柯,其中国姓名即是柯南。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日,菲岛华侨闻人蔡金钟先生从菲律宾国家博物馆扶西‧黎刹生平事迹档案史料影印纪录中发现黎刹高祖父柯南(LIN---CO),在35岁时(即一六九七年六月)的一个礼拜天,在岷市岷伦洛教堂补行天主教洗礼仪式。根据柯南的口述,由天主教神父记录,柯南于清朝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出生在在中国福建刺桐,早年由中国福建刺桐上谷村移居菲律宾。菲岛的其它史料则称柯南之父为(SIONG CO),中文回译为柯祥。

菲岛工作小组的有关人员查证菲岛黎刹家族族谱并寄送中方工作人员,其族谱中一世﹕SIONG CO(柯祥,生有二子﹕柯群、柯南。)……五世﹕FRANGCISCO MERCADO RIZAL(弗兰西丝哥‧加多‧黎刹,是第七子,是扶西‧黎刹的父亲。1815年与中菲混血女特奥多拉‧亚笼树结婚,生有二子十女,扶西‧黎刹是次子,排行第七。)六世即是JOSE RIZAL(扶西‧黎刹)及其兄长。

黎刹没有子嗣,黎刹学的权威女作家亚顺珊(ASUNCION是黎刹兄长的孙女,则是黎刹的侄孙女,是现存黎刹最亲近的后裔。她是菲律宾研究黎刹学的权威女作家,现已八十六岁。

现在根据《象阁柯氏族东升公长房谱》和《黎刹家族族谱》,对照查明的柯氏唐山自南塘开基的世系延及衍生菲岛黎刹家族族谱排列如下﹕

一世﹕塘边叟(柯氏开基南塘始祖)……十八世﹕柯长丰------十九世﹕柯仪南……按序二十三世应为﹕扶西‧黎刹(JOSE RIZAL)。

将中菲两本族谱加以对照,相同点是其出生年份和祖藉完全吻合,菲岛史料称,柯南在接受天主教洗礼时报称自己一六六二年生于中国刺桐,早年由中国福建刺桐上谷村移居菲律宾。查对中国方面的史料,一六六二年即清朝康熙元年,与柯仪南的出生年份相同。刺桐即泉州的古名称,昔时泉州城环植剌桐树以护城,用御外侮,故又名剌桐。 “早年由中国福建刺桐上谷村移居菲律宾。”此中的上谷村和上郭村吻合,自古以来,上郭村在不同的历史时有多个名称﹕上谷、尚阁、象阁,即现属福建省泉州晋江市罗山镇的上郭村。

有争议的是﹕柯长丰(柯祥)、柯仪南(柯南)这两代人的姓名为何中菲有异?

先说柯南、柯仪南两名,其西文名为DOMINGO LIN --- CO,二十年前,作者撰文介绍菲岛风情时,拫据资料所译植为都明奥‧林科,据考证,DOMINGO(都明奥)是其35岁入藉接受洗礼时所起的西名,林科(有的则译为林戈)是中文姓名的西文译音,其中文姓名先是拉丁语系的西班牙音译,以后则转译为美式英文,字母基本上没有变动。林科、林戈是由西文回译的中文名。按照西文的倒置格式加以解译,科是姓,林是名,这中文名是以闽南话音翻译的,科、戈与柯同音,林与南谐音,现在因查证得实,返译为中文姓名统一为﹕柯南。闽南人的姓名绝大多数为三字,其组合为﹕姓、辈份字序、名。平素呼叫习惯连名带姓简称之,故柯南之姓名实质上应为柯X南。

根据史料研究,《象阁柯氏族谱东升公长房谱》中十九世柯仪南和菲岛《黎刹家谱》的二世祖柯南(LIN----CO)所处的历史时期和所发生的历史事件大致相同。因此确认《黎刹家谱》中的DOMINGO LIN ----- CO(都明奥‧南柯)即柯南也就是《象阁柯氏族谱东升公长房谱》第十九世柯仪南。

作者认为必须纠正内地研究者的一种说法﹕认为柯仪南西文姓名中的CO应翻译为哥,认为是尊称,这些研究者并以前女总统科拉桑的高祖父许育寰译为许寰哥为例加以印证。实际上西文名中柯南的CO和许育寰的CO都是姓,在闽南话中,柯与许谐音,例如作者本名姓许,赴菲时家父为我翻译的美式英文名XX CO或CO XX,与粤音许(HUI)大异其趣。再根据有关数据研判,完全可以证实此CO应视为姓而非尊称,如若视CO为尊称哥,则西文姓名中连缀西文名DOMINGO的中国姓名LIN----CO只能译为“南哥”,则其姓“柯”安在?如何得译之?

柯仪南的父亲柯长丰,菲岛方面音译为﹕(SIONG CO),中文回译为柯祥。为什么柯长丰会演化为柯祥?当柯长丰移居菲律宾后接受天主教洗礼报上姓名时,不谙中文和闽南话的牧师只凭听觉,只听柯长,漏了丰字,音译为SIONG CO,照理说,其中文名应译为柯长。在闽南话中,祥与长谐音,是后人根据西文名转译的,以讹传讹,因故有如此演化﹕错将柯长丰当柯祥。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中菲两国的考证工作小组和有关单位以及热心人士,搜集了大量翔实的资料,通过认真细致的深入研究,终于揭开了这个几近四百年历史之谜。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菲律宾总统埃斯特拉特的胞兄来到国父黎刹祖居地上郭村,参观国父高祖父柯仪南的宗祠、故居。

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七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菲大使馆领事部给菲律宾考证小组出具公证书,证明《TOSE‧RIZAL》一书是菲律宾国家图书馆的珍贵历史数据,书中提及的菲律宾国父扶西‧黎刹的高祖父柯仪南(DOMINGO‧LIN─CO)的原藉和出生地是中国福建泉州(刺桐)晋江县罗山镇上郭村。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扶西‧黎刹的侄孙女亚顺珊充满感激心情地会见了菲律宾考证小组的成员员,还和同是上郭村的柯蔡宗亲认了亲。

一九九九年二月一日,《菲律宾商报》报道,扶西‧黎刹高祖父柯仪南的出生地已证实并定案在中国福建泉州(刺桐)晋江县罗山镇上郭村。该报称“这是对菲律宾国父黎刹的完整族谱进行考证和研究以及黎刹学的最新重大突破和贡献。”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日,菲律宾黎刹家族后裔回乡访问团到逹上郭村寻根谒祖,这是高祖父柯仪南旅菲三百多年其后裔首次回乡拜祖,受到近万名乡亲和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回乡团一行在上郭村拜谒了柯氏祖祠、黎刹高祖父柯仪南的故居,查阅了记载柯长丰、柯仪南的《象阁柯氏族谱东升长房谱》、并按照当地风俗献花、摆设祭品、烧香、跪拜祖先。他们感慨地说﹕“我们的祖先是从这个乡村走出去的中国人,养育了国父黎刹这个伟大人物,黎刹也是中国人,我们的血管里有中国血统。”菲律宾国-----黎刹的祖根在上郭村得到确认,对中菲两国来说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他们表示愿意为上郭村建立黎刹纪念广场而贡献出应有的力量。

跨越千禧年,海内外有关单位成立黎刹纪念广场筹建委员会,公推菲岛殷商、晋江藉华侨陈永栽先生为筹委会主任,陈永栽先生多次回乡推动、视察建造黎刹纪念广场的进展。

占地广达二百亩的“黎剎博士纪念广场”,分为前、中、后广场三期工程。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九日,应邀赴华访问的菲国总统埃斯特拉特先生还亲自前往上郭村主持黎剎纪念塑像奠基礼之后,黎刹纪念广场的工程便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二零零六年冬,作者回乡期间,亲自到已具雏型的黎刹纪念广场观赏一番,并且和柯蔡宗亲会的秘书长柯连平先生茶叙,了解一些有关情况。

现已完工的前广场七十多亩,前广场以纪念黎刹为主的雕塑广场,由楕圆形水池、欧风草坪,黎刹铜像以及两厢建筑组成。青铜铸造的黎刹铜像形象刚毅,虎虎生威,屹立于世界地图为衬底的水池中央;周围草坪饰以欧风图案的绿化喷泉,碧草如茵,青翠可爱,喷泉如注,飞珠散玉;两侧纪念廊柱,铭刻有黎刹诗篇的透景回廊;周边的浓密蓊郁的树木,锦绣般农田,精致的农舍,别墅式的酒店、瑞鹊学校部份建筑围合着广场,烘托环境优雅气氛。

中广场是过渡扩张空间,以绿地、翠木、纪念景墙、旅游街市为主。纪念景墙与喷景相结合,设计以华侨名人手足印、局部点缀主体群雕,景墙的两侧建以旅游街市和后期的“两厢”建筑相结合,使空间向外舒张。

后广场以门墙、停车场、绿地、华侨博物馆为主体结构,在山林公园的衬托下形成广场空间景点。

现在,三个广场全部竣工,整个黎刹纪念广场将成为集纪念、旅游、娱乐、文化于一体的综合性广场,将成为菲律宾人民朝拜的圣地,进一步加强中菲两国友谊;上郭村在晋江、石狮两个中国明星城市之间,为这两个县级市增加新的旅游景点,吸引着国内外慕名前来的游客。

菲律宾前任总统阿罗约夫人访华时曾往上郭村的黎刹纪念广场拜谒,最近访华的阿奎诺三世照理说也应该前往拜谒,但行前并无消息。

作者深深相信﹕前来参观者一定会为黎刹的丰功伟绩而衷心赞美,一定会为黎刹的献身精神而肃然起敬,一定会朗诵黎刹充满激情的诗篇而衷心赞佩,一定会为被埋葬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制度而庆幸!

黎刹博士永远活在中菲人民的心中!

黎刹博士永垂不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