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的反韩情绪

普力马 收藏 0 824
导读:反韩情绪的源由 韩国经济急速发展、摆脱亚洲四小龙殿后的形象后,韩国人的优越民族意识高涨。在优越民族意识作祟下,韩国政府的许多举动令周边国家无法理解及认同;不过,这些观点在网络时代后才逐渐为人熟知。韩国人民的许多行为,亦使得一些周边国家的人民对其日益反感[1]。 [编辑] 各地的反韩情绪 [编辑] 中华民国(台湾) 另见:中华民国-韩国关系 台湾与大陆分治后,两地的反韩情结起因有同有异。台湾因为外交、贸易、国际赛事等韩国引起的种种因素,使反韩情绪由来已久。且台湾媒体常引述外电报道“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反韩情绪的源由

韩国经济急速发展、摆脱亚洲四小龙殿后的形象后,韩国人的优越民族意识高涨。在优越民族意识作祟下,韩国政府的许多举动令周边国家无法理解及认同;不过,这些观点在网络时代后才逐渐为人熟知。韩国人民的许多行为,亦使得一些周边国家的人民对其日益反感[1]。


[编辑] 各地的反韩情绪

[编辑] 中华民国(台湾)

另见:中华民国-韩国关系

台湾与大陆分治后,两地的反韩情结起因有同有异。台湾因为外交、贸易、国际赛事等韩国引起的种种因素,使反韩情绪由来已久。且台湾媒体常引述外电报道“韩国起源论”相关新闻,引起台湾民众对韩国相关事物的反感,例如:孔子是韩国人、豆浆来自韩国等新闻[2]。


[编辑] 外交

在中华民国1971年退出联合国之后,和韩国一直都保持密切的外交关系,甚至互称“兄弟之邦”。然而,基于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压力及庞大的贸易经济诱因下,1992年8月韩国迅速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还将中华民国在韩国购置的资产无偿的送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驱逐中华民国的使馆人员。此种羞辱行为造成了台湾民众的不满及愤怒,中华民国于同年9月宣布与韩国断航,直到2004年韩国才主动提出并恢复定期航线。


[编辑] 贸易经济

在国际贸易竞争中,韩国与台湾同属亚洲四小龙之列,两方实力、资本、技术等经济条件上也较为接近。在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经济力量快速复苏,并在近年以蓬勃且强势的经贸发展及文化宣传力量席卷亚洲。台湾铁路管理局采购的韩制E1000型推拉式自强号,因韩方违反合约提早撤出技术人员,导致后继维修出现困难。也因此政府曾禁止韩商参与重大公共工程的投标。


2010年12月,欧盟执委会裁定台湾四家面板厂奇美电、友达光电、华映、瀚宇彩晶,因联合垄断面板价格,违反反托拉斯法,重罚5.339亿欧元;韩国三星电子则因扮演“污点证人”而获判免罚;LG电子则被判2.5亿欧元,高居所有厂商的罚金第二。欧盟表示,之所以重判奇美电子,是因为其与欧盟法务部门采不合作态度;若奇美可选择与欧盟合作,或许可获得减轻罚款的待遇[3]。


经济部官员对此表示:“三星电子在国际商场中没有‘商道’,日后大家走着瞧[4]。”桃园县长吴志扬在议会接受质询时亦表示,桃园县政府未来的采购案“在合法、有选择的情况下,倾向不使用韩货[5]”。但根据美国司法部掌握的资料,台韩厂的多次价格协商会议(又称水晶会议)几乎都是台湾厂商找韩国两厂三星和LG来洽谈,且地点也在在台湾举办。[来源请求]


[编辑] 运动赛事

韩国在各项国际体育竞赛中不断的小动作也总是引起国际社会注意。以下仅列出涉及台湾之部分:


1989年亚洲棒球锦标赛,由于之前比赛输了日本,改变积分算法将中华民国、日本、韩国并列冠军。

1997年釜山东亚运,中华男篮队以1分领先,韩国队队员徐章勋终场前2秒钟取得罚球机会,韩国工作人员竟“不小心”将时间多调几秒,经中华队抗议后时间调回,最终由中华队取得该届冠军。

1998年东亚运,冠军赛由中华与韩国两队争夺,在终场结束前,韩国仍落后,竟让球场计时的码表硬生生表演时间暂停,约有5分多钟算是额外加赛。当中华队发现抗议,裁判协议决定把时间再往后拉3分钟继续比,而中华队在最后以一分险胜韩国而获得冠军。

2001年的世界电玩大赛,曾正成在预赛打胜韩国第一AOC好手,韩国裁判宣布比赛不算,要加赛一场,否则台湾以弃权论,不过最后仍由台湾团获胜。

2001年,在台湾主办的亚洲杯自由车锦标赛,颁奖时间因故延后时,一名韩国选手偷拿一面铜牌,事后工作人员追回这面奖牌。

2002年釜山亚运跆拳道比赛,51公斤级选手吴燕妮在八强赛时和泰国选手对决,实力非常悬殊,韩国裁判明显偏袒的都不算分数,因此中华队宣布罢赛退场。同时朱木炎在韩国跆拳道赛时,实施与世界总会在2002年7月起订定新规则标准不同的规则,提高主审的自主判定。

2006年8月,台中市力行国小棒球队应邀到韩国参加邀请赛,初赛3战全胜,甚至以20:0提前第四局结束比赛,最后进入8强;最后韩国以“要把冠军留在当地”为理由,禁止力行少棒队继续比赛。

2009年东亚运动会跆拳道比赛金牌战,韩国选手宋智勋在开赛仅17秒时直接以拳头攻击中华队选手曾敬翔的颈部,导致曾当场倒地紧急送医,韩国籍仲裁委员作出争议判决,片面将金牌颁给犯规的韩国选手,引起观赛的行政院政务委员曾志朗强烈抗议;随后台湾教练团虽提出医院“伤势位于颈部及胸腔上方”的验伤证明,但仲裁委员仍维持原判[6]。

2010年广州亚运跆拳道比赛引发的电子袜判罚争议,中华队选手杨淑君首场出战越南选手,在九比零的领先优势下,于终场前12秒突遭韩裔菲律宾籍裁判以“电子袜不符大会规定”为由,直接判定杨淑君失格。杨泪洒会场,教练团向大会抗议未被接受。赛后记者会,世界跆拳道联盟韩国籍秘书长梁振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翻译人员刻意拒绝翻译,台湾记者集体退席抗议[7]。翌日,亚洲跆拳道联盟以“中华台北使用惊人骗术”(Shocking Act of Deception by Chinese Taipei)指控杨淑君及台湾教练团耍诈,并威胁取消台湾日后参与跆拳道国际赛事的权利[8]。此事件在台掀起反韩情绪,已有民众发起抵制韩货、拒看韩剧运动,亚洲跆拳道跆盟官网遭台湾黑客入侵[9][10]。反韩民众甚至到位于台北市万华区青年路68巷的台北朝鲜国学校丢掷鸡蛋抗议,造成高雄巿也加派警力巡逻辖区内的韩国学校。各国媒体如BBC、CNN、法新社及美联社等均高度关注该事件;而韩国除了媒体除大幅报道之外,汉城方面亦要求韩国在台组织人员、观光客及韩籍留学生谨言慎行[10][11]。

[编辑] 中国大陆

另见:中韩关系

中国大陆对韩国一向并无太大的历史仇怨。朝鲜在历史直到清末时期日治时期前一直和中国有密切的交流,并长期(从朝鲜王朝起算)是中国的藩属国。只有在二战的日本侵华战争中,当时的韩国全境基本被日军占领,其中一部分的韩籍人员强制参与了日本侵华战争,被当时的中国人称为“二鬼子”或“高丽棒子”。反韩情绪的起因,主要是韩国人在近期韩国文化经济逐渐步入一个高潮期,因其民族主义情感而做出的言论及行为是中国大陆民众反韩情绪出现的主因。


文化方面,近年韩剧及韩星在亚洲各地掀起热潮,遂有所谓“疯韩族”的出现,亦称为“哈韩”。


在中国大陆民间,人们往往称呼韩国人(大韩民国公民)为“高丽棒子”。


2007年1月31日,在长春市举行的亚洲冬季运动会上,韩国选手获得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赛亚军。在领奖台上,她们突然打出标语:“白头山是我国领土”。[12] 此举酿成了外交风波,中国外交部立即提出抗议;韩国官方则表示运动员没有政治意图,敦促双方冷静。[13] 事发后,引起中国网民间抗议及普通群众的强烈反应;但相关消息中国政府做了低调处理,而韩国媒体则普遍支持运动员的做法。


另外,许多中文媒体经常未经查证就报道了韩国一再剽窃中国文化和声称许多的中华文化的发源地为朝鲜半岛、中国的许多土地及以历史人物为韩国人等等不实的中伤谣言(韩国起源论)。随着事件曝光及网络广泛的流传,使中国网络上的反韩情绪不断加重。[12]


新华社2007年12月对中国网民进行意识调查的结果,“讨厌的国家”第一名为韩国,显示中国的反韩情绪(至少在网络上)已经超过了一向占主导的反日情绪。[12]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在韩国和日本之间进行的棒球比赛中,中国观众替日本队加油[14]。


中国短道速滑选手韩佳良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被韩国选手恶意犯规,身体多处割伤,引起国内舆论关注。[15]


[编辑] 柬埔寨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2011年7月31日)

请协助添加来自可靠来源的引用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会被提出异议而移除。


反韩情绪并非仅仅在华人圈蔓延。在南亚以吴哥文化闻名世界的柬埔寨,韩国人以垄断旅游市场的方式经营,更意图垄断当地的旅游业资源;使得柬埔寨人不满国家的土地及路权被异国人掌控,进而发动游行对抗韩国人。且2007至2008年间,韩国旅行团被发现集体以伪造证件逃避旅游的参观规费,在当地引发更多的不满。[来源请求]


[编辑] 日本

参见:独岛及竹岛

韩国从16世纪前后就开始受到日本的侵略,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独立,所以韩国对日本一直采取敌视态度。韩国政府也一向采取强硬的反日态度,甚至鼓励民众的仇日行为,造成日韩关系的恶化。在长期的反日教育下及两国的领土纠纷,使得许多韩国人民对日本人有许多不理性的行为及言论,亦引发了日本人对韩国人的厌恶。


二战后,很多在日韩国人参加了国际黑道组织在日本犯罪,如金嬉老事件,而韩国舆论反将犯罪的在日韩人称为英雄[16]。


2005年7月26日,日本出版商晋游舍出版日本漫画家山野车轮的漫画《嫌韩流》,随即成为全日本的话题,亦成为日本各大书店的畅销书,在日本亚马逊书店名列该年畅销书榜第一位[17]。本书主要批评韩国的民族性,表示朝鲜日治时期对朝鲜利多于弊,形容韩国人是忘恩负义、冲动、非文明及横蛮无理的民族,甚至连“韩国影视文化”都是抄袭日本而来[17]。此外,该书亦质疑日本政府“韩日亲善”的外交国策,批评韩国侵占日本的竹岛(韩国称独岛)及经济文化入侵。该书结论是:日本人不用反省历史,韩国人却应反省对日本的态度[17]。


不过《嫌韩流》一书被指以偏激的手法论述日韩问题并鼓吹日本国内反韩情绪,因此引起国际舆论抨击,但此举无损该书销量。截至2005年11月,该书已在日本出售超过36万本,远超过晋游舍的预期[18]。到2009年,此系列漫画已出版了四集。


从《嫌韩流》一书的畅销情况来看,日本民间的“反韩情绪”显然相当有市场。日本政府外交虽然一直主张“联韩制中”[17],但并未灭低日本民间对韩国人的厌恶及韩国人对日本人的仇视。不过日本影视界却视韩流为新的商机,热烈引进韩国节目及制作日韩艺人合作的电覙剧[19]。


“韩国起源论”也在日本传播,此论宣称日本人的祖先是从朝鲜半岛迁徙至日本列岛的朝鲜人,该言论在日本引起极大的反弹。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