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三五节

cdl1985 收藏 0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孙雨堂本来也在为信使的话奇怪,见陈雨德本来准备拆的信又放下,知道事情可能不简单。听到陈雨德让信使出去知道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便不再说什么对信使做了请的手势,“请这位兄台跟我来。” 孙雨堂走后,陈雨德看着桌子上的信,不知道拆还是不拆;想了一会,陈雨德叹口气拿起信拆开。信中说到,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孙雨堂本来也在为信使的话奇怪,见陈雨德本来准备拆的信又放下,知道事情可能不简单。听到陈雨德让信使出去知道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便不再说什么对信使做了请的手势,“请这位兄台跟我来。”

孙雨堂走后,陈雨德看着桌子上的信,不知道拆还是不拆;想了一会,陈雨德叹口气拿起信拆开。信中说到,自从新军南下后成都基本是不设防城市,仅靠余下的巡防队两千余人根本无法设防全城,再加上最近民心不稳;孙忠文希望陈雨德能够率部进驻凤凰山,以卫成都。如果陈雨德愿意,他将向总督赵尔丰提议;如陈雨德不愿意,他也不勉强。

陈雨德看完信,知道如果这次答应孙忠文的要求,将来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但是如果自己等人不参与即将到来的风潮,自己手握重兵到时候还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陈雨德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将这件事交给大家讨论。

陈雨德将情况用电报发给众人,可是还没有等到回复,孙忠文的第二拨信使就到了,这次没有像上次用商量的口吻,而是用请求的口气请陈雨德立刻率部进成都。

此时在南充的祝福德正与张培爵和张澜在军营中谈笑,原来张培爵知道叙府的危机后,在重庆未作任何停留就顺江而上,准备于陈雨德等人商谈;在到达南充后才知道陈雨德众人已经分散各地。他只好在南充先找祝福德,探察口气。

张培爵没有贸然的去找祝福德,而上找上了当时正在南充跟县令斗的不亦乐乎的当地名人张澜。张澜等人本来对祝福德是否是知府潘矢南爪牙不甚了解,但是看到祝福德的军队对当地百姓秋毫无犯反而多处帮助;他正好想了解祝福德对其组织的“三会公所”有无意见,这次张培爵相邀,他便欣然前往。

祝福德在接到二张的见面要求时正在阅读自己制定的实弹训练计划,他在到南充后也曾听过张澜的事迹。老实说,他还是挺佩服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尤其是留过学的人,都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不像后世年轻人基本上废了。

祝福德放下手中的计划表对来人说:“请两位先生到接待室吧,我收拾好就去。”

祝福德达到会议室时,张培爵两人正对着墙上的“尽忠职守”发呆;祝福德咳嗽一声,见两人转过头就笑着说:“两位张先生联袂而来,不知有何事祝某可以效劳。”说完就朝平常自己做的位置走去。祝福德的开始说话,张培爵跟张澜就已经站起身,祝福德连忙说道:“二位年长祝某,请坐、请坐。”

张培爵两人也顺势坐回,等祝福德坐好,张培爵就说:“不知祝队长你们对于上次提议的事情,如何打算?”张培爵说完就看着祝福德,希望能在祝福德脸上看到希望。

张澜听完张培爵的话,皱着眉头,似乎意识到自己今天跟张培爵一起到来,正在陷入一个结果不知好坏的泥潭!张培爵的话说完就盯着祝福德,希望从祝福德脸上看到结果。已经做好决定的祝福德到底还是让张培爵失望了,祝福德双手交叉面带微笑听完张培爵的话,看了看张澜,斟酌了一会说:“很抱歉,张先生,本人所部既然取名保安队,自当保境安民!只要有助于民生大众,祝某绝不推辞。就比如张澜先生发起的三费局,祝某绝对支持。”

张澜本打定主意不参与祝福德雨张培爵的谈话,但是没想到祝福德把话题朝自己身上引;听到祝福德支持自己的“三费局”顿时心胸开朗,同时他已经想着如何在祝福德的支持下把“三费局” 扩展到整个顺庆府。不过张澜毕竟是这个时代少数留学的的人,他并未对祝福德流露出的招揽之意有任何波动,只是点头微笑,说道:“谢谢祝队长的抬举,鄙人只是为家乡父老不被贪官污吏荼毒而已!”

张培爵显然没想到自己带张澜过来却适得其反,他刚想再说,就见一个军人拿着一封信进来交给祝福德,并在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就出去。祝福德也许是故意的,当着两人的面就拆开,祝福德边看边皱眉头,看完也没有把信放进信封就随便放在桌子上。“我是否应该称呼您为张培爵先生,又或者列五兄,不知成都发生的事情您知不知道?”祝福德放下信后对着张培爵问道。

张培爵一头雾水的看着祝福德,但是眼神中流露出想知道真相的目光;祝福德看到张培爵不解的表情,叹口气说道:“既然列五也不知道,那我告诉您吧,四川蒲殿俊,罗纶已经成立保路同志会,成都已经一团乱麻,我兄陈雨德已经接到赵尔丰密令:率部进成都镇压保路运动,我兄来信要求我等做好准备,必须保证各地骚乱不得祸及平民,为保证川北各地安全,我兄长在率部进成都之前密令兄弟众人,可以协助保路同志军活动。所以列五兄之事不要再谈,但是一些聚会活动还是可以的!”


保路运动是因英、美、德、法四个帝国主义国家勾结清政府夺取已准归商办的粤汉、川汉两路路权而激发起来的。借用外债修筑两路的谈判从1908年起已开始进行,由于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到1910年5月它们才达成借款协定。1911年4月清政府代表、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与四国公使议定了借款合同细节,等待各该国政府批准后就要正式签字了。


要批准这个出卖路权的合同,必须将商办铁路收归官办。于是,清政府在5月9日下达了“干路均归国有”的“上谕”,5月20日正式签字借款合同。


首先起来反对“国有”政策的是湖南。继湖南之后,湖北群众也行动起来,上书抗争,集会声讨;广东人民在得知“国有”政策后,反应异常强烈,也起来进行斗争。


“干路国有”的消息传到四川,群情汹汹,要求抵制。6月13日丧权卖国的“四国借款合同”寄到成都,原来赞成“国有”的立宪派们,转向了“保路”的立场,他们在6月17日发起成立“保路同志会”。


保路同志会的成立受到群众的欢迎,仅仅四天,成都一地签名入会的已超过10万人。不久,成都以外地区也陆续成立“保路同志协会”,到9月7日为止,成立“协会”的共有64个县。


在各地组织保路同志会的过程中,秘密的哥老会会员得到公开活动的机会;同盟会的革命主张也不断渗透到群众中去。就在这时,以滥杀无辜著称的“赵屠户”——新任总督赵尔丰带着“从严干涉”的命令来到成都。这时,群众更加怒不可遏,由此导致8月24日从成都开始的罢市、罢课、抗粮、抗捐斗争。


清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一面命端方率领鄂军入川“认真查办”;一面令赵尔丰“切实镇压”。


赵尔丰以有人散布一种宣传君主立宪、地方自治主张的小册子《川人自保商榷书》作口实,硬把“隐含独立”的罪名扣在立宪派首要人物的头上。9月7日便将蒲殿俊、罗纶、邓孝可、颜楷、彭芬、张澜等人逮捕。


蒲、罗等被捕后,尽管赵尔丰马上贴出“只拿首要,不问平民”,“聚众入署,格杀勿论”的告示,但成千的群众奔向总督衙门请愿,要求释放被捕者。当他们涌向辕门时,赵尔丰下令开枪,并用马队来回驰逐。当场死者,经查明的32人,伤者无法统计。这就是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


当赵尔丰的大屠杀开始后,同盟会员龙鸣剑、朱国琛、曹笃等人,用木板数百片,写上“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救自保”的字样,然后把木片涂上桐油,包上油纸,投入锦江。这种“水电报”使下游的人迅速知道了省城出事,纷纷揭竿而起,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保路同志军的起义。


武装起义的形势发展很快。7、8天中逼近成都的起义军达一、二十万之众。赵尔丰既要防内又要攻外,顾此失彼,狼狈不堪,急切通电求援。


警电传至北京,清政府决定:饬派鄂、湘等6省援军赴川,催令端方迅速起程西上,起用曾任川督的岑春煊入川会同办理剿抚事宜。但是:鄂军入川,削弱了湖北的兵力,有利于革命党人在武昌起义;端方西上,仅至资州就被部众所杀;岑春煊“奉旨”后畏缩不前,后来见风使舵反而电请清廷“组织共和政治”。


在武装斗争中,同盟会员吴永珊(玉章)、王天杰宣布荣县独立,建立了同盟会领导的第一个县政权。川西、川北的藏族、彝族群众也投身起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