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三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我在档案中心首先查一九四二年的报纸,翻了几个小时,终于在国民党的中央日报上读到作者说的那篇文章。标题是: 我军昨在潼关大捷 击毙日军海龟大佐 ——X计划尚未执行就胎死腹中 好在文章不长,我记录于下。 本报讯:一九四二年十月二十日,日军华北特别行动部大佐海龟纯夫,在渔阳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我在档案中心首先查一九四二年的报纸,翻了几个小时,终于在国民党的中央日报上读到作者说的那篇文章。标题是:

我军昨在潼关大捷 击毙日军海龟大佐

——X计划尚未执行就胎死腹中

好在文章不长,我记录于下。

本报讯:一九四二年十月二十日,日军华北特别行动部大佐海龟纯夫,在渔阳执行由日本陆军本部制定的X计划,被我军击毙于潼关菩提寺。

十月十九日,我军得到确切消息,海龟纯夫为执行X计划,一行人将要到达潼关菩提寺,我军特工人员在余彪的率领下,潜伏在菩提寺中。二十日上午十点,海龟纯夫果然出现,双方经过激战,我全歼日军百余名骑兵及海龟纯夫两名贴身侍卫,我军无人阵亡,仅有数人受伤。

余彪英勇杀敌,海龟纯夫连中他数枪身亡。


看了这篇报道后,我产生两个疑问:标题与导语中提到的X计划,文中只字未提。何为X计划?是报道者不了解X计划,还是因其它原因没有报道?其二、据报道击毙海龟纯夫的是余彪,而不是作者文章里写的佘彪。两字形同音不同,佘字出头应念“蛇”。我不相信是作者笔误,她决不会将丈夫的姓氏写错。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要么余彪没有告诉作者他的真实姓名,要么余彪在外用的是化名。

至于文中说“我全歼日军百余名骑兵及海龟纯夫两名贴身侍卫,我军无人阵亡,仅有数人受伤”,我认为是夸大其词。杀人三千,自伤八百,何况是现代战争,枪炮不长眼睛。渔阳那时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军统在渔阳的人最多就十几个,能全歼百余名日军骑兵?好在这不是我要查的重点,可以忽略不计。


我查阅日军军队的建制,没有找到华北特别行动部。

仪我诚也是日军在华北最大的特务头子,我大胆地设想,海龟纯夫的华北特别行动部,会不会是仪我诚也领导的一支秘密部队?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向管理员要来川军出川抗战的资料。我经常脑子里会突然出现一些念头,事实证明,往往我靠这些突然闪现的直觉,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查出川抗战的川军资料极为顺利,当年武汉会战后,川军有一个师因作战骁勇,后来被调去守潼关。正是这个师与兄弟部队在潼关,挡住了日军南下的铁蹄。文档资料对这个师记载很详细,包括师、团一级的军官名单、籍贯都记录在案,甚至还有一些人日后的变迁、下落。我将这些资料摘录下来,制成一张张卡片,相信日后有用。

几天来,我一直在档案中心翻阅那些已经泛黄的纸片。每当我轻轻翻开那些记录历史的篇章,拂去蒙在上面的岁月风尘,心里就会涌起一阵激动,我相信总编说的,其中一定有重大新闻。随着卡片的增多,我的疑问也越来越多。这勾起我极大的兴趣,下决心要一查到底。一天,我查到有关仪我诚也的生平记录,刚抄写在卡片上,总编来了。总编快到离休的年龄,人仍然风风火火的,他拉着我就走,说小车就等在外面。

上车后,总编对我说:“《为了忘却的回忆》发表后,引起强烈地反响,报纸已经连续加印了两次,依然供不应求。”

这虽然出乎我的意料,但我关心地是有关方面的看法。

总编看懂了我的眼神,说:“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找过我。”

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毕竟是比较敏感的事情。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编严肃地看着我:“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指责我们为余彪、萧寒这样的人唱赞歌……但近百万份报纸被人们争相传看,这说明了人心所向!”

我不想就这个问题和他谈下去,就问他:“你不会是为这事儿来找我的吧?”

总编得意地笑了:“我通过一定的关系,找到了当年八路军驻扎在渔阳的那个旅。”

总编是个老革命,是随西南服务团来的成都,军队与政府里都有他很多战友,要查这些事情轻而易举。

在车上,他神秘地说:“你绝对想不到,军区司令员是谁?”

我对军队不熟悉,茫然地看着他。

总编笑着说:“就是当年的旅长,那个救了萧寒一命的人!”

我兴奋了,找到这个知情者,对了解萧寒,以及整个事件会大有帮助:“真是天助我也!”

总编:“司令员答应见我们,现在我就带你去!,不过,他的秘书只给了我们一个小时,你要做好准备,提问尽量集中、简短。”


司令员是个年逾七十的老者,尽管两鬓斑白,脸上布满了皱纹,仍然步履稳健,说话中气十足。秘书向他通报我们来了,他亲自迎出办公室。

一待我们坐下,他就说:“你们送来的报纸我看了,一夜没有睡着觉!报上写的那些事情,把我又带回到抗战的年代……一将功成百骨枯呵,想起过去的事情,牺牲了的同志、战友,我的心就不安!只要想起他们,我就会问自己,你还能做些什么?好,你们问吧,凡是我知道,我会如实告诉你们!”

我打开笔记本,记下这次采访的时间、地点、人物。在来的路上,我就想好要问的事情。总编示意我,开口问话。

我看着司令员:“请问,当年萧寒在部队任什么职务?”

司令员:“八路军某旅的作战参谋,我要补充地是,他在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前,就是主力团的副参谋长。”

我不明白地看着司令员。

司令员:“国共合作抗战,国民党只给我们两个军的编制,战士就不说了,干部大量超编,只好降级使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