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对叙利亚局势报道的谎言 —— 亲眼目睹的报告

普力马 收藏 1 435

西方媒体报道正描绘叙利亚专制政府镇压大规模民众起义,但是,亲身居住在哪里的人却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情形。


俄罗斯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记者娜德日达就叙利亚局势的发展,采访了一家俄罗斯驻中东旅游公司的经理克琴尼娃,她经常在叙利亚旅行,与该地区的数百名熟人关系保持着经常联系,她介绍了这些熟人对骚乱形势的叙述,以及他们认为究竟谁应该对骚乱负责。


( 王忻摘译自美国全球问题研究网站,2011年8月9日。该网站刊登独立、客观的新闻报道和评论,世界各国的著名学者也经常在此发表文章,如恩道尔、赫德森、阿明·萨米尔等。美国次贷危机前夕西方主流媒体散布乐观舆论,掩护金融财团悄悄拉高出货并诱使普通民众落入陷阱,但是,恩道尔、赫德森等人的文章却警告人们关注次贷危机迫近危险。美国全球问题研究网站的网址为:http://www.globalresearch.ca/index.php?context=home)




记者:叙利亚究竟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你看见了什么?叙利亚民众是怎么说的?


克琴尼娃:我的职业特点是广泛接触社会,需要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但是,我从未碰到过一个人支持骚乱,我看到叙利亚穿梭来往的许多汽车,有新的、旧的,简陋的、豪华的,都贴着支持总统阿萨德的画像,你不能强迫人们贴画像,这意味着不同社会阶层和收入水平的民众,都支持总统而不支持叛乱。我还看见行走和开车的许多年轻人手持、悬挂国旗,很难强迫人们这样做,你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这样做是发自内心的。


3月29日,我在哈马市亲眼目睹了一场支持总统的集会,街道挤满了人群,男人、女人、孩子以及整个家庭。但是,我感到震惊的是,对阿拉伯局势的西方英语媒体报道,却将支持总统的集会说成是抗议总统的示威,以色列的网站也报道了这次集会的照片、视频,但是,文字评论也称这些人是反政府的,我亲眼看到人们手持总统的画像和国旗,但是,西方媒体报道却告诉我们人们正在反对总统。


记者:国际媒体报道叙利亚民众正举行大规模反政府集会。


克琴尼娃: 现在西方正进行一场强大的媒体误导攻势。4月1日,西方媒体报道大马士革有一场大规模反政府集会。我那天恰恰就在大马士革,这场集会其实根本没有发生,我没有看见,当地人也没有看见。


4月16日,路透社报道有五万多反政府示威者涌上街头,遭到催泪弹和棍棒的驱散。大马士革居民感到奇怪,如果这场示威真的发生了,为何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光是驱赶示威就需要有许多警察,但是,为何除了路透社之外没有人看见?只要有五百人就能挤满街头,路透社对全世界进行了报道,包括俄罗斯,然后像雪球滚下山一样被其它媒体所重复,就像谣言和猜测的传播一样,凭空制造了虚幻的现实。


叙利亚的民众看了报道视频,他们看见了什么?有据称来自也门的画面,有据称来自埃及的画面,有据称来自叙利亚的画面。但是,视频显示人群的衣着服饰相同,叙利亚人能够从脸型和衣着看出,这些人不是他们的同胞,而是来自阿拉伯邻国。


从网络的视频就可看出,所谓骚乱的视频编造水平低下,有一辆孤零零的汽车,一个人站在旁边扔石头,一些人围着拍照片。


许多视频有明显的编造痕迹。黎巴嫩人一眼就能看出,视频究竟是在黎巴嫩还是大马士革拍摄的。甚至有些视频是几年前在伊拉克拍的,也被说成是叙利亚的骚乱。


阿拉伯国家有许多妇女网络在线实时论坛,妇女们一边看电视报道,一边在交换关于民众骚乱的信息。一些妇女们写道“你们家窗外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些妇女回答:我们从阳台向下看,根本没有看到电视正在报道的事情。正如戈培尔的名言所说,”谎言越大,就越容易被人相信” 。


现在有许多非武装的年轻警察被杀害,西方媒体立刻就把他们说成是政府的受害者,我要强调说,这些警察没有携带武器,叙利亚警察并不善于使用武器,因为,有很长时间没有发生现在这种伤害事件,西方媒体要么把他们说成是受害民众,要么说成是因拒绝开枪而被处决,完全根据西方媒体编辑的喜好决定。


记者:但是,倘若没有大规模抗议,为什么有警察死亡呢?


克琴尼娃:警察死亡是由于遭到了那些明知他们没有携带武器的人的袭击。


记者:谁开枪袭击了警察?


克琴尼娃:在叙利亚人们对此谈论很多,传言说是来自伊拉克的越境武装份子。叙利亚人民很清楚地知道,美国占领伊拉克之后,在那里培训了特种部队,他们专门屠杀人民,挑起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冲突,还有穆斯林教徒和***教徒的冲突。他们在街道、集市、清真寺和教堂制造爆炸。这些恐怖分子专门袭击平民,而不袭击占领当局。



不久前,有三个这样的武装分子在大马士革郊区随意向人群开枪时遭到逮捕,调查结果表明是伊拉克人。


叙利亚电视台播放了一些犯人的视频,他们潜伏在灌木丛和房顶上,射杀警察和行人。他们有时被抓住,结果或者是伊拉克人,或者是被花钱雇来的。在德拉和拉塔其亚地区,都抓住了武装分子。他们使用的都是美国制造的武器。


黎巴嫩截获了几辆运送武器的汽车,企图将武器从伊拉克偷运到黎巴嫩,车里运的是美国制造的武器。有报告说这些人携带着大量美元,还有叙利亚安全部队无法监测到的昂贵卫星电话。


在叙利亚,人们都知道美国人可以不受限制地招聘和训练伊拉克武装分子,并随时把他们派往任何需要的地方,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希拉里曾宣称如果叙利亚切断同伊朗的关系,停止对哈马斯和真主党的支持,那么第二天游行示威就会停止。他们甚至不懈于掩饰正插手制造叙利亚的骚乱。有大量证据表明骚乱是国外策划的。


叙利亚人说示威者是从远处运来的,他们同本地人的口音和相貌都不同,本地人不认识他们,谁租车并出钱雇佣这些人?


叙利亚前副总统哈利姆曾经在沿海地区制造骚乱,他涉嫌腐败案件,掠夺了大量国家财富,最后叛逃到了西方国家。那些向汽车开枪的人高呼,“我们不支持阿萨德,我们支持哈利姆”。


在叙利亚有一些和平的、有教养的反对派人士,他们多年来一直反对阿萨德政府,但是,他们被所发生的事情震惊了,根本不支持哈利姆。他们说,“哈利姆是个贼,他盗窃了我们反对腐败的口号”。



记者:叙利亚叛逃者在骚乱中起了哪些作用?


克琴尼娃:据某些消息来源透露,希拉里的中东特使费尔德曼,4月中旬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会见了叙利亚的境外反对派人士,建议采取暗杀政界和军界官员的策略。三天之后,4月19日,几名叙利亚军官被残忍地杀害,不仅他们被开枪打死,还有叙利亚将军的三个十来岁的孩子,被用军刀切成几块,谋杀采取如此凶残的方式是为了恐吓民众,将孩子切成几块很好起到了这种作用。


记者:叙利亚民众是否有一种情绪,觉得如果停止对哈马斯的支持,巴勒斯坦同以色列达成了和平协议,所有骚乱就会立即停止?


克琴尼娃:不,没有这样一种情绪,人们有一种需要社会团结的情绪,人们正在团结起来是因为他们感到面对着非常危险的敌人。例如,以前我在乘坐出租车时,总是听到摇滚乐和诵读可兰经的电台广播,现在所有汽车播放都播放爱国音乐。每当阿萨德总统发表电视讲话时,在商店里的人们总是驻足倾听并鼓掌,在这种场合,没有人能强迫民众为电视上讲话的总统鼓掌。


记者:近来叙利亚民众对事态发展持怎样的心态?


克琴尼娃:人们害怕外出,在某些地区,人们冒着生命危险,用摄像机记录下某些身份不明的人,悄悄潜入并到处开枪杀人。他们就是这样在居民区制造恐慌情绪。


武装匪徒占领了沿海地区公路上的一座桥梁,但很快军队就介入并赶跑了他们。我的一个叙利亚邻居说,“这样不需要很多的人,就能将全国拖入混乱”。


只要有五个人占领一条主要公路,就能导致整个地区陷入瘫痪,人们无法运送食物或上医院。有这样一小批匪徒,整个国家就都会为之震动。


现在,叙利亚电视台在大马士革的各个市区和其它城市进行现场直播,让人们及时了解事态发展,不管西方的电视播放什么,人们看到生活正在恢复正常。


值得关注的是,匪徒故意挑起不同社会群体的仇恨,最近,外国媒体播放了一个视频,并且在互联网上做广告传播,内容是一位什叶派教徒在对南方居民讲话中,有意侮辱别的教派的人,特别是有意侮辱妇女。以前叙利亚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但是,这种故意挑拨在大马士革并未让不同教派发生冲突,在农村地区挑拨活动也没有得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