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俘虏空军总司令

雪山猎人 收藏 0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旁边两架敌机看得清清楚楚,也慌了神,他们从没见过空战还有使用手枪的,实在抵不过叶俊这种几乎无赖的打法,何况自己的子弹也打得差不多见底了,再也支持不住,掉转机头一溜烟跑得没影了。他们是被叶俊压倒一切的气势吓跑了。

叶俊微微地笑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别说还有手枪,就是有木棍也要敲死你;有砖头也要扔过去砸死你。有我无敌,狭路相逢勇者胜,抱住你也要咬死你。

其实这种打法在飞机投入实战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双方最初的空战没有装备专用的航向机枪,用的武器就有手枪、猎枪,甚至是原始的石块、木棍互相掷击,或者飞出铁链缠绕对方的螺旋桨,怪只怪国民党飞行员少见多怪罢了。

远远望去,广阳机场已响起隆隆的爆炸声,腾起团团烟雾,他知道轰炸机炸弹早在轰炸贵阳长官行署就扔完了,这是特攻队员们将集束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当做炸弹扔下去,机场上响起凄厉的警报声。

特攻队员们按照叶俊的计划,在机场上空象征性地叶俊驾机朝着迎面飞来的敌机直冲上去,瞄准器里已将敌机驾驶舱套得死死的,满怀怒火地摁动发射钮,机炮却没有反应,炮弹早已打光。

与此同时,对面敌机的驾驶员也将叶俊套进瞄准器中,一扣扳机,机枪也是沉默的,原来子弹在刚才的激战中也消耗光了,而且刚才的混战中由于叶俊滑的像泥鳅,慌乱中还将己方一架飞机的升降舵打烂了,迫使同伴提前遁逃,这会儿也不知他怎么降落了,估计是跳伞了。想到自己无意中增加敌人的战绩,真是懊恼至极,现在更是大惊失色了,眼看两架飞机要在空中浪漫地来个“情人之吻”一踩方向舵,要向左边侧飞。

叶俊在一愕之后,并没有做出闪避,而是迅速地一手掏出腰中插着的德国镜面大肚匣子,“哒哒哒”一梭子弹打进对手的脑袋,由于速度太快,他也无法把握提前量,枪身一侧横扫过去,螺旋桨、防风罩、敌人的脑袋和尾翼一刀切似地从中间裂开,飞机翻着跟头掉下去了。

扔下一些手榴弹,将所有的机场守备部队赶进了防空壕,一低头就强行在机场迫降,看看油度表已到最低油量,油量警示灯不断地闪动,降落得非常及时,再飞一分钟飞机就要掉下来了。

龙文光一下操纵杆“唰”地直冲塔楼飞去,后面一架飞机紧跟上来,刮起两道旋风像两头雄狮一样冲向前方。

国民党军官士兵全看呆了,莫非共匪的飞行员眼睛看花了,把敌人的机场当成自己的了?莫非他们有意投降,早该如此了,不过下来也没他们的好果子吃,轰炸行署危及委座枪毙十回都不够啊。

就在他们面面相觑,议论纷纷的时候,两架轰炸机里舱门打开,身形敏捷地滚翻出来几个彪悍的勇士,个个手端机枪和冲锋枪一路狂扫,塔台下的卫兵正在惊慌失措之际,手中的中正步枪还没抬起来就被打成了马蜂窝。勇士们毫不停留,冲进塔楼,后面两声巨响,轰炸机起火燃烧了。真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了。

广阳机场是外紧内松,外围守备森严,塔台上下没有多少防护力量,谁也想不到共匪有这般神通,有这么强大的自动火力,更想不到他们会在重兵围困下,于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跑到这里来抓俘虏了。塔台内有些军官试图用防身手枪还击,那无异于累卵击石,火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顷刻间死伤枕籍,尸横遍地,伤者在血泊中挣扎、呻吟。

最顶层有两个军衔最高的将军,一个少将,一个中将,少将手握话筒呆若木鸡地看着冲上来的特攻队员们,中将则是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吸烟,也不看任何人。

特攻队员们抓住两条大鱼,兴奋不已,却不知他们是何方尊神。龙文光跨前一步介绍:少将是广阳机场的基地司令罗少伟,中将就是大名鼎鼎的国民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登时把所有人惊呆了。红军特攻队员们心中狂喜:这回有这两条大鱼陪葬,老子死也值得了。

周至柔将烟头摔在地上,用皮鞋狠狠踩灭了,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恨恨地盯着面前特攻队员们涂着油彩的脸,哼了一声:“干得漂亮,你们是共匪哪部分的,共匪中怎么会有你们这样身手过人,以一当十的士兵呢?”

红军特攻队分队长刘志峰上前向他敬礼,那标准的姿势登时让周至柔眼前一亮,只有在国军最精锐的部队德式师的教导总队才有这么训练有素的军人,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哪?

“周司令,你知道我们是红军就行了,至于我们是哪部分的,您不久就会知道的,现在请吧。”说着潇洒地一挥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周至柔看着这些红军特攻队员们在强敌环饲,身陷险境中仍泰然自若,毫无惧色,不由大感佩服,同时他也知道对方要将自己挟持为人质,刚才的懊恼无形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欣赏和赞叹。“唉,我们国军财大气粗,然而举国上下却没有这样一支特种部队,如果我军也有这样的神勇军人,何惧外敌如虎啊。红军也好对付多了。”想着这样并不做抵抗,解下配枪交给刘志峰,“败在这样英勇无畏的对手手下,我并不丢脸。”他一边迈步下楼,一边这样想。

他一走下塔台大门,看着百米开外,一队队荷枪实弹的自己手下,抱着枪却畏畏缩缩,纷纷寻找藏身处,乱哄哄地尽失军人仪态,再看身旁面色冷峻,迎着枪口大义凌然的红军战士,相比之下,再也抬不起高傲的头颅了,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这样是没用的。

国军士兵惊讶地看着空军总司令被抓了俘虏,当兵的还无所谓,当官的却面如土色,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如果让总司令被共匪抓走,回头无论是委座还是顶头上司非枪毙自己不可,因此躲在暗处鼓动手下去抢夺长官。

“放开我们长官,饶你们不死。”有大嗓门的军官咋呼。隐藏在暗处的士兵排成人墙堵在前面,枪杆平举,刺刀闪着寒森森的光,两旁还架着机枪。如临大敌,杀气腾腾。

押着两个国军高级将领的红军特攻队员们面无表情,冷冷地将冰冷的枪管从两侧抵住了俘虏的要害,从他们满含杀气的眼中可以看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甚至嘴角还有一丝冷笑。

“弟兄们,开枪,打死共匪,快来救我们。”罗少伟额角流汗,看出手下手脚发颤,面色发白,知道他们投鼠忌器,心底大急,放开嗓门大吼。

“呯——”的一枪,红军特攻队分队长刘志峰也不含糊,一枪就把罗少伟的军帽打飞了。“罗司令,你要再不配合,下次开枪我的枪口就不会抬高一寸了,就是你的脑袋开花了。”随手再一挥,那个大嗓门的军官一头栽倒,眉心中弹。“你太讨厌了。”他轻蔑地说。

这情形将罗少伟和国民党官兵都吓得浑身打颤,腿肚子发软。暗想这都是亡命之徒啊,不会吝惜自己的生命,更不会在乎别人的生死。枪声再响,倒地的肯定就是自己的长官了。

广阳机场已经没有战斗机可供使用了,逃逸的战斗机无不是带伤迫降的,有的下来就来个倒栽葱,倒扣在地上,把魂飞天外的驾驶员压得血肉模糊;有的是惊慌失措下来势头过猛,把轮子撞飞了,翅膀撞折了;还有的不知所踪,根本不敢在敌机的眼皮底下降落。可以使用的是两架侦察机和加满油随时准备起飞的周至柔总司令的运输机,他是从别的地方赶到广阳指挥空战的,没想到作了俘虏还是坐这架运输机,真是倒了血霉,巴巴地赶来做俘虏。上天真会作弄人,悲乎,天意,周至柔哭笑不得地闭上了悲哀的眼睛。

龙文光钻进驾驶舱发动了运输机的螺旋桨,这架飞机的国民党驾驶员早在轰炸时就逃的远远的,这会儿看到红军竟然发动了自己的飞机,大惊失色之下急得直跺脚却毫无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长官被押进机舱,国民党官兵自始自终一枪未敢发。

红军特攻队分队长刘志峰是个精悍的小伙子,他问刚刚为红军出过大力的两名国民党飞行员:“你们怎么办,是留下还是和我们走?红军尊重你们的选择,不会为难你们的。”

两名面色惨白的国民党飞行员,一个希望加入红军,一个看看周围荷枪实弹、虎视眈眈的机场守卫部队,我的妈,这些人个个面露凶光,杀气腾腾,如庙里的凶神相仿。心说犯下这么大罪过,留下还不得让这些人当替罪羊生吞活剥了,撕成碎片啊。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加入红军。

红军的飞机开始滑跑,沿途看到的飞机都扫上一梭子弹,将它们都打得骨断筋折,起火爆炸,又是一座大型的机场完蛋了。看着舱外的国民党士兵狼奔豕突,抱头鼠窜,叫苦连天。周至柔和罗少伟两名国民党高官面面相觑,悲哀地叹了口气。他们也知道底下的士兵没有委座的命令,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朝自己的飞机开火。

蒋介石听说此事,勃然大怒,把电话也摔了,“调动部队,赶紧围剿这帮嚣张至极的共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个也别剩下。娘希匹,欺人太甚!”

陈诚在旁皱着眉头,苦笑一声:“委座,我们的主力部队或远水不解近渴,或是围追堵截主力红军,地方部队恐怕对付不了这帮胆大包天,身怀绝技的共匪特殊部队。”

蒋介石喘着粗气,在会议室转了几圈,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调主力,从围追共匪主力的部队中就近抽调,调对付贺龙的78师、83师,令湘军28师搜剿,务必全歼。”

何应钦在旁插话:“委座,这样的话,贺龙所部就可能和徐向前的部队会合了,余下的部队挡不住他们的。”

蒋介石像头老狼一样,恶狠狠地一瞪眼:“攘外必先安内,消灭了外围的赤匪,才能集中全力对付赤匪主力残余部队,就这么定了。娘希匹的,还反了天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