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血染长空

雪山猎人 收藏 0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叶俊见轰炸的目的已达到,命令飞机径直朝碧波荡漾的洞庭湖飞去。龙文光觉得奇怪,转而一想恍然大悟:叶俊是不想暴露根据地的所在,而且路程太远油料也不允许。这是舍近求远、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术,他虽然加入红军时间不长,尽管不是陆军出身,但耳闻目睹的也不少了。 其实叶俊思考的不是如此简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叶俊见轰炸的目的已达到,命令飞机径直朝碧波荡漾的洞庭湖飞去。龙文光觉得奇怪,转而一想恍然大悟:叶俊是不想暴露根据地的所在,而且路程太远油料也不允许。这是舍近求远、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术,他虽然加入红军时间不长,尽管不是陆军出身,但耳闻目睹的也不少了。

其实叶俊思考的不是如此简单,他还有个更疯狂的计划,他决心将自己和特攻队员们变成《西游记》中的孙行者,钻进铁扇公主的腹中,将她的心肝五脏搅他个稀巴烂。让蒋介石雄心勃勃剿灭红军的计划都化作春梦一场。

正在严密搜索着敌机可能出现的方位,他突然在高空中发现低空有四架美式霍克式双翼战斗机飞跃崇山峻岭赶到了战场,立即呼叫轰炸机“神龙一号、神龙二号请注意,在十一点方向有敌机四架正向你们逼近,迅速掉头,朝十点钟方向撤退,收到请回答。”

耳机里传来龙文光坚定地声音“一号明白。”以及国民党飞行员带着惊恐的声音“这回我们死定了,逃不掉了,死在自己人手上太冤了。”

由于叶俊的轻型攻击机是位于高空,四架超半径赶来报仇的敌机也是抱着有去无回的念头,眼睛里红筋绽现,杀气腾腾地盯着前面两家笨拙的轰炸机,没有注意到太阳直射下隐藏在云层中的叶俊的轻型攻击机。

带队长机的队长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狗日的,竟敢太岁头上动土,真是猫舔狗鼻梁活得不耐烦了。我命令:二号机随我攻击前一架轰炸机;三号四号机攻击后一架,赶上他们,干掉他们!”

飞机编队倏地分成两队,飞快地逼近,采用的是左右包抄战术,配合也算默契,可见他们也是训练有素。

当时中国的各地军阀各有各的购置武器的途径,武器五花八门,统称为“万国造”。 湘军空军和中设央军空军的备不同,购置的国家不同,机载电台的呼叫频率也不同,双方都无法接收对方的电讯,大家都是各行其是。

叶俊一压机头,朝敌机俯冲尾追下去,他朝后座的林梅做了个手势,林梅会意地点点头,立即拉下防风眼镜,抄起早已携带在身旁的狙击步枪,透过3.5倍的瞄准镜将右边一架敌机飞行员的脑袋套在十字刻度线的中心,毫不犹豫地扣弹击发,只见对方飞行员的脑袋像烂西瓜一样崩裂了,无人控制的飞机一个侧弯栽了下去。

又是推弹上膛,瞄准第二架正要击发,叶俊在送话器中喊道:“快打左边的第一架,那是带队长机,快,快打。”

林梅反应迅速,从右侧机舱顺过枪来瞄准左边第一架敌机,当时的战斗机虽有挡风玻璃,没有座舱盖,朝下俯视,真是一览无遗。为了确保命中准确性,她将狙击步枪的十字刻度线套中敌长机飞行员的熊背。

敌长机正在发昏,怎么右边的哥们还没开始攻击,就出现机械故障,进入螺旋状态栽了下去。“三号机,三号,怎么回事?快拉起来!”他声嘶力竭地狂喊。

狙击步枪是德国毛瑟98K专用狙击步枪,声音不大,杀伤力却不小,而且每颗子弹,林梅都按叶俊的指导用小锉刀做过特殊处理,有效射程内打上就是大洞,基本上没救。

正喊着,带队长机猛觉右边上空似乎有道黑影在朝自己逼近,狐疑中抬头一看是架湘军的轻攻击机,机头所指和自己平行飞。

“什么时候湖南佬俵也出动飞机了,他们不是全被炸毁了吗?不好……”他看见右边湘军攻击机的机舱斜伸出一支长管直指自己,他清楚地看到长管喷火,“蓬”的一声,心脏开了天窗,鲜血迸溅。头一晕沉,“我真后悔,只差零点几秒的闪避时间。”意识还没有完全丧失,这是他最后的意识,飞机猛地栽向大地。

“怎么回事?队长也载了,我们受到何方攻击?”剩下两架飞机往旁边分开做出闪避,他们已经发现头顶平行飞行的轻攻击机,虽然他的航向机枪没有开火,但也是大鲨鱼一样张着血盆大口在头顶虎视眈眈,不由魂飞魄散。

林梅的枪又响了,这回她瞄准的是伴随敌长机攻击的另一架飞机,瞄准的是驾驶员的脑袋。就在她扣弹的时候,敌机一侧机身做出闪躲,她正要懊恼时,却见那架敌机油箱“蓬”的起火了,飞机很快成了燃烧的火球,轰地凌空爆炸了。

原来她为了打飞机使用了穿甲燃烧弹,和普通的子弹外表相同,只是弹头下有一圈红线,她原想即使打不中飞行员,也要打下飞机来,头一次上天就打下了敌机,而且是三架。她几乎要乐疯了。

叶俊也没想到打惯了飞禽走兽的猎户女儿竟然用狙击步枪干掉三架飞机,想想也算是世界空军史上的奇迹,不觉朗声大笑。

其他二架轰炸机也传出哄然大笑,通过受话器,叶俊觉得耳膜生痛。

林梅兴致勃勃还想再接再砺时,敌机已超过狙击步枪的射程了。

叶俊命令“乘胜追击,直捣敌机场。”最后说:“同志们,祝你们一路顺风,凯旋而归,我们在根据地再见,我的油料快尽了,恐怕很难掩护你们了。”

除了林梅,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他们都清楚:飞机油料烧完,除了跳伞或迫降,别无他法。

林梅听了却毫无惧色,她相信叶俊一定能带她冲破层层险隘重关,即使遭遇不幸,有叶俊陪伴,上天入地也无所谓了。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直射叶俊的后背,以致叶俊都觉得后背都火烧火燎的,不敢回头。

轰炸机中的特攻队员们齐齐向叶俊的飞机敬礼“队长保重,我们等着你。”说完热泪盈眶,这其中包括龙文光,他对共产党的理解更深刻了。连两个国民党飞行员也为之动容。

叶俊掉转机头朝洞庭湖方向飞,准备在河滩上迫降,实在不行就迫降在浅水中,当然这需要过硬的技术。他暗自感叹:什么时候英勇的红军也能拥有自己强大的飞行编队,那时我们将无敌于天下。

正想着又有八架飞机掠过山野朝自己直面飞来,仍是美制霍克双翼型战斗机。这次他们似乎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仍是扑向轰炸机,想想也是,假如两架敌人的轰炸机再把中央军的机场炸了,估计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也得学小日本切腹自杀以谢国人。谁也没想那是两架空空如也的轰炸机,但谁能知道呢?

蒋介石是下了死命令,周至柔也是玩了命了,将广阳机场能出动的战斗机倾巢出动。前面四架逃回去一架因为急于奔命,消耗燃油过大,机体损耗严重,一头坠毁在机场前的跑道外,燃起熊熊大火。周至柔闻报眼都红了,像赌徒一样索性将余下的八架战斗机全部派出。

叶俊一看正中下怀,他正担心不能掩护轰炸机顺利降落,看到敌机的架势心中了然。一面通过对话器提醒轰炸机注意,一面将机头下压照着敌领队长机就开了火。“通通通”三炮启发,一下将长机的座舱盖打烂了,敌长机“轰”的空中解体,变成漫天碎片飞落。

“蓬——”又是一架敌机起火了,是林梅用穿甲弹,淬不及防地开火了。

敌机登时大乱,敌机场塔台指挥官才发现自己错的很厉害,原想攻击机油料肯定不足,又是空中杀神,不去招惹他也会油尽坠落。不如老太太吃柿子捡软的捏,干掉没有空战斗能力的轰炸机,白捡一个大便宜,回头可以向委员长表功,却发现这架攻击机很棘手,还是得先干掉他,回头再来对付轰炸机。

于是余下的霍克战斗机像苍蝇围着鲜肉一样,开始对叶俊的轻攻击机围攻,空中炮声隆隆,机枪弹泼雨似地像条条毒蛇一样飞舞过来,空中一团团烟雾炸开。

叶俊的攻击机是著名的德国梅塞施密特公司设计的,技术领先于美式飞机,虽然现在油量和载弹量不多,但盘旋和俯冲性极好。只见他灵活机动地操纵着做出各种特技动作,有些是当时各国都未掌握的高难度动作,像只轻盈的蝴蝶在弹雨中纵横自如,让国民党飞行员看得目瞪口呆,大开眼界,惊呼:共匪竟然拥有了世界一流的王牌飞行员,这些技术我们飞行上千小时的老油条也没见过,这是怎么回事哪?不是说共匪根本没有空军吗。

叶俊一边机动一边瞄准开火,几乎每一次开火都有一架敌机或冒出浓烟逃之夭夭或凌空爆炸,由于机动幅度太大,后座的林梅也是强压晕机的痛苦,架起机枪朝蜂拥而来的敌机狂扫,空中弹雨如注,血肉横飞,有五架敌机或坠毁或逃逸。

敌机攻击得也非常痛苦,原本想占着人多势众的便宜,但是叶俊非常狡猾,从不与他们空中单挑,总是扑入他们编队中,忽上忽下,左转右弯滑的像泥鳅,他们不仅要防止误伤同伴,还得防备林梅的冷枪。刚才就有两架飞机从左右包抄叶俊,谁知叶俊一个反背倒扣,从他们机翼底下穿过去了,死死盯住叶俊的两架敌机,猛然看到同伴的飞机就在眼前,大惊之下做出闪避动作,结果一架飞机的左机翼被撞掉了,另一架的尾翼被刮断了,双双打着旋儿掉了下去。大惊之下,只敢远远围困偷袭。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叶俊的飞机也中弹多处,突然他发现后座没了动静,回头一看,林梅额角流血,已经昏迷过去了,双眼一红,向迎头飞来的敌机只冲上去,要和它同归于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