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别用送礼“绑架”老师

编者按:面对舆论对过节送礼的声讨,即将来临的教师节似乎变了“味”,许多教师直陈失却了尊严感。孩子心意的表达变成了成人世界的游戏,教师节似乎大有“拼爹”愈演愈烈之势,教师节的精神内涵究竟何在?

教师节,别用送礼“绑架”老师

先改变“无礼不成节”现状

日渐功利的教师节不仅令家长纠结,教师同样纠结。送礼就意味着尊师重教吗?起码,教育主管部门并不这样认为。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规定:不得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不收取家长礼物,本来就是教育部门一直倡导的师德要求,逢年过节各个学校也会煞费苦心地通过公开信的方式对家长进行劝解。去年教师节前夕,全国十所中小学的教师甚至联合向全国同行发起倡议“过一个干净的节日”。

教师节本身没有原罪,给教师赠送厚礼,矮化老师的职业精神,更给懵懂无知的孩子带去负面的影响。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欲取姑予……过早接触这些困扰成年人的社会现象,过早在孩子心里打上“金钱可以搞定一切”的烙印,这将如何影响他们的人生?教师节原本是属于精神层面的节日,尊师重教的精神显然不可能借助物质来完成。功利缠身的教师节容易丧失精神内核,如此一来,效果适得其反。实际上,教师缺少的并不是礼物,而是尊重,尊重就是送给教师最好的礼物,表达尊重,一句话足矣!改变现状的关键是如何扭转“无礼不成节”的环境,改变这一点,还需教育主管部门“下功夫”。 赵志疆


教师节变成了弱者吵架

客观而言,教师的社会地位并不算很高。《教师法》《教育法》均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但在许多地方,他们的待遇真能跟公务员比吗?

目前社会舆论对教师的抨击,更像是一场弱者之间的争吵。家长很弱势:担心自己不送礼,而其他家长送了,孩子被人另眼看待;大多数教师也很弱势,教师群体中以职权牟利的是极少数,能收到学生大礼的可能也集中在少数优质学校的老师,更多的教师是代这些人受过。

只有保障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权利,才能终结目前这种尴尬局面。对于我国教师队伍来说,重建师道尊严,需建立两个基本制度,一是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度,二是教师同行评价制度,最终保障教师的基本权益和自主教育权。在家长一方,家长在孩子的学校教育中,也能有一定的话语权,就能消除对教育可能出现不公的焦虑。

教师节,在当下应是一个权利节,一方面,要努力争取教师群体的基本权益;另一方面,要努力争取属于受教育者的基本权益。要做到这些,关键在于理顺教育管理制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