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抗日,前30年的评价错了吗?(转载)

1、前言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以举国之力新建几座现代化的城市,晚清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政权也能办到,例如清末香港、广州、上海、天津由不足万人的小渔港发展为当时中国最重要的通商口岸,成为中国近代的商业与经济中心。仅广州13洋行就富可敌国。据说13洋行的一次失火,被获烧至熔化的白银流满了珠江北岸。清末的中法战争,左宗棠收复新疆,也是同样一个道理:以举国之力,赢得一两场对外战争,也不是不可能。大肆宣传国民党的抗日功绩就像中国足球花大价钱雇请外籍教练告诉中国那帮踢足球的龟孙子,足球是应该往门框里踢滴。


2、国民党的抗日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在我的记忆中,中国共产党在前30年似乎从来没有宣传国民党不抗日,听到最多的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这种评价也是极其符合历史事实。丝毫没有贬低国民党。

我认为国民党的抗日分为3个时期:第一时期是攘外必先安内和不抵抗主义;第二时期是片面抗战;第三时期是消极抗战,积极反共

第一时期的攘外必先安内和不抵抗主义,国民党政府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对日寇采取不抵抗主义的卖国政策,在全国人民要求出兵抗日时,国民党以“诉诸国际联盟”来搪塞。国联是帝国主义控制的工具,它派了李顿调查团来中国,该团的调查报告却宣称,“九·一八”事变并非日本侵犯中国,主张在东北设立“满洲自治”政府,聘请外籍顾问组成“顾问会议”加以管理,意图瓜分中国。由于帝国主义在华利益的矛盾,国联也曾作出决议,限日军于11月16日撤兵,在日本置之不理继续扩大侵略时,国联拟案划锦州为中立区,国民党政府代表不但接受中立区,还提出天津归国际共管。在这一时期,国民党对内部主战派的态度是“奢谈抗日者杀”。在九一八事变,要求东北军“大家就是挺着死,也不准开枪。挺着死,也是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第二时期的片面抗战,这个时期总的来说是比较积极的。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在华北发动大规模侵略,国民党对日态度又有一定转变,但仍然是犹豫,勉强“应战”。“八·一三”事变,日本侵略已直接威胁到国民党政府的生存,威胁到长江流域英美的利益,在广大人民的压力下,国民党终于跨出了全面抗战的一大步。同中共正式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调动精锐主力部队在淞沪等地组织会战。“八·一三”事变是国民党对日态度的一个转折点。但是,国民党一面抗战,一面仍未放弃求和。

第三时期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汪精卫集团公开投敌,蒋介石集团发生动摇:一面抗战,一面求和。日本对华政策从军事进攻为主转变为对国民党政治诱降为主,同时加强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进攻。在此方针影响下,国民党内部消极抗日,对日妥协投降的倾向日益明显,其政策的主导方面也从积极抗日转为消极抗日。在对内政策方面的重大转变就是从国共合作、团结抗战转向制造磨擦、反共溶共、不断制造反共高潮。如皖南事变、胡宗南几十万大军围困陕甘宁,趁共产国际解散之际,计划兵分9路闪击延安等等


3、国民党抗日是为了维护自身小集团统治的需要

国民党的抗日是被迫的,是为了维护自身小集团统治需要的。对他们而言,抗日是加强自身统治的一种手段,而不是以“将日寇驱逐出中国”为目的。抗日时期国统区的三大惨案均可说明这一点。

1)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蒋介石在长沙召开的重要军事会议上再一次指示:长沙要实行“焦土抗战”,如不守,必须彻底破坏,“不资敌用”。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据此于11月10日召开省府会议议决,由长沙警备司令部第二团团长徐昆任放火总指挥,组织放火队伍,准备放火工具。放火时,以城南天心阁处举火为号,全城统一行动。 大火发生时,市民从睡梦中惊醒,“面对熊熊烈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些不能行走的伤病员被烈焰吞没;被大火逼得走投无路的妇幼老弱,或躲进水缸,被活活煮死,或躲入防空洞,被烤焦致死。大火从11月13日凌晨到17日,整整燃烧5天之久。全城街道、建筑90%被毁,直接死于火灾的有3000余人。据估计,大火造成的经济损失约10多亿元,相当于抗战胜利后的1.7万亿元。大火前长沙30万人口已疏散90%,长沙全城焚毁殆尽,此30万人顿成无家可归的难民。据统计,至12月9日最后一次发放赈济款,全市登记灾民共12.4万人,其中仅仅黎沌、螽斯港收容的孤儿即达815人。

2)国民党军为阻止日军南下,以水代军,炸毁郑州花园口黄河堤,只淹死区区千名日军,却淹没豫、皖、苏44县,淹死89万人,造成大片的黄泛区蒋介石竟批准了掘开黄河大堤。使黄水泛滥以阻止日军进攻的方案。6月7日,黄河铁桥被炸毁。6月9日,郑州北面花园段黄河大堤由人挖、炮轰,打开了宽约两丈的缺口,一时洪水滔滔涌出,将堤口冲开百余米宽,黄河水汹涌咆哮,向东南泛滥,淹没了豫、皖。苏三省四十余县的1700余万亩平原耕地,计有90万人死亡,610多万人陷人了汪洋之中,由此造成了连年灾荒的黄泛区。

3)河南大饥荒发生在1942年夏到1943年春,河南发生大旱灾,夏秋两季大部绝收。大旱之后,又遇蝗灾。饥荒遍及全省110个县。据估计,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天冷手僵从车顶上摔下来)轧而死者无数。 日军攻克的汤恩伯部仓库中,仅面粉便存有100万袋,足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但国民党政府非但不开仓赈灾,反而“超额完成征收军粮任务的河南粮政局长卢郁文,却受到了蒋介石的记功褒奖。”所以,当汤恩伯部败走豫西时,5万多国军士兵被当地农民缴械解编,甚至有官兵被枪杀、活埋。《剑桥中国史》还记载:“1943年在湖北,一位中国司令官抱怨说:‘乡民偷偷地穿越战线,把猪、牛肉、大米和酒送给敌人。乡民情愿让敌人统治,却不想在自己政府下当自由民。——也就是为日军送粮。


4、抗战不如参战,参战不如观战的恶果

进入1944年春夏季之后,世界各反法西斯战场都在节节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也展开了局部反攻,而国民党却在豫湘桂战役大溃败。在日军针对豫湘桂的“一号作战”中,国民党军丢失6000万人口的广大区域,丢弃40个师的装备。1945年,日军又打通了从河南到广西边境和广州的“大陆交通线”,国民党政府甚至准备迁都到偏远的西昌。

豫湘桂战役大溃败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与作用产生不利影响,对美国的对华政策等也产生了严重而深远的影响。在侵华日军已成强弩之末、中美空军又完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竟发生如此惨重的失败,以致美军中一些人对国民党军的抗战能力产生怀疑,从而对中国抗战产生错误判断。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罗斯福报告说:“如果日军继续西进,陈纳德的第14航空队将失去战斗力,我军超长距离轰炸机在成都的机场将会丢掉,中国必然垮。”认为“中国所处的严重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军方处置不当和玩忽而造成的。除非中国的一切力量,包括正在对付中共军队在内,都用来对日作战,中国在战争结束前是不可能起什么作用的。”甚至不正确地估计日军很可能长期占领中国,这样“即使日本在本土战败以后仍可继续在中国与盟军作战。这样可能把战争延长好几年方能把日本打败”。1945年1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建议罗斯福要求“俄国在它能力范围内尽早参加进攻(日本)”,以减轻美国的负担,于是在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为了使苏联尽早出兵打击中国大陆上的日军,罗斯福、丘吉尔竟背着中国与斯大林达成一项损害中国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协定:允许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苏联保护下独立,恢复帝俄时代在中国东北取得的殖民特权,如租借旅顺口军港、中苏共有东北铁路主权以及在东北“优先利益”等等。


5、喋血孤城抹不红国民党

再来看看喋血孤城,其实也并非像影片宣传的那样,常德是一座孤城。常德保卫战是常德会战的一部分。常德是湖南西部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附近集结有大量主力部队。常德会战简要地图,国民党军从最开始的部署就是将常德用来固守,以吸引日军的重兵。而后再以外线的重兵集团对日军进行围歼。国民党军队以第六、九战区为主,第五战区配合,共调集20余万兵力进行抵抗。此次会战的目的:使常德成为第二个斯大林格勒。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历时160天左右,苏德双方投入战斗的兵力达200万以上。西方学者估计轴心国军队在这场战役中共伤亡85万人,其中75万人阵亡或受伤,9.1万人被俘。而苏联方面的估计为消灭轴心国部队150万人。无论是哪种估计,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损失了东线兵力1/4的说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

常德保卫战,在日军30000优势兵力进攻下,国民革命军第57师官兵9000余人孤军抵抗一十六天。余程万后率200残部私自脱离战场。日军占领常德几天后主动撤离,自此常德会战结束。这样的战绩硬要说可媲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脸皮也真够厚的。

历史学家黄仁宇的评价余程万在此次会战中的功过,说:

“没有人在处理余程万的程序中能替蒋介石开脱。历史家只能指出余程万给蒋介石极大困难。事实上他已将全师官兵牺牲于常德城内,在作战效率上讲,除了他自身一死之外,已替统帅尽了最大职责,常德能及时收复,主要由于第57师的强韧抵抗,要是蒋介石再惩罚余,以后谁肯替他认真作战?然则余程万到底也是放弃守土。一个部队长有伦理与道义上的威权赋与部下以必死的任务,端在情况变更在更大的范围内,部队长本人也应能作必死的表现。余程万身为师长即未履行这契约,在另外三个师长殉职的情形下,最高统又不能置之不问……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