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性自杀”是一门“绝技” 11刀自杀还是听专家的

fengyimin 收藏 7 952

11刀自杀,还是听专家的


最近,湖北荆州公安县纪检官员11刀自杀的新闻引发社会强烈反响,记者采访了知名犯罪心理学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和知名法医学专家,华东政法大学的闵银龙教授,两位教授分别从心理学和法医学角度进行了专业分析,认为人在极度痛苦,一心求死的情况下,是有可能采取自虐式的自杀方式的。另外,11处刀伤也并未罕见,国外最多有100多刀的案例,自杀者也有能力完成(《中国网》9月1日消息)。


一件普通的自杀案件,由于不明猜疑而致众说纷纭。对这样的事情,谁最有发言权?主管案件的公安机关的刑侦人员,他们也是专家之一。


世界上有许多事情,不是凭一般情理就可以推测的。自杀是一个世界性的社会问题,也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特别在一些发达国家更为严重。在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整个社会转型的急剧推进,各行各业的人们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经济压力、情感压力大增加,许多人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痛苦当中。自杀可能发生在每一位无法排除自己的心理压力和烦恼的人的身上。


而11刀自杀案之所以会引起那么多人的重视,原因在于他与“纪检”二字连在了一起,并让人们联想到了万众注目的社会腐败问题。好像这件事有什么隐情似的,其实只是一件平常的自杀事件。


面对自己不懂的专业事件,我们还是应该听专家的。在一个和谐文明理性的法治社会,我们必须相信我们的政法机关的执法能力。这是建立全社会互信的基础。目前,在我们浮躁的国家,怀疑一切成为许多人的心理疾病,这是一种可悲的病态!


真、善、美永远是历史发展的主流,假、丑、恶只是少数。就像当前风起云涌的各类上访问题,我们必须认真对待。一些官员错误地认为,上访者大多是刁民;而一些群众则更错误地认为,官场里全部是贪官!腐败、瘦肉精和假冒伪劣并不是遍地都是,这些其实都是认识上的严重偏差。


而不信谣不传谣应当是我们所有媒体的基本职业操守。未经核实的消息不要随便转载和播发,也不要妄加评论。


在9月10日这个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自杀预防协会共同确定的“预防自杀日”到来之际,面对11刀自杀案,面对不断上升的自杀率,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给不幸的亲人以安慰,就是如何关心你身边的每一位患有心理疾病的人,给他们以人本的温暖和关怀,而不是嘲笑或漠视。


相信每一个人都过得不容易,是一个社会基本理解的基础。每一位因爱而生的人都必须为爱而活,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互相宽容,共同进步,人类才能走向繁荣和幸福。


相信自己,有主见,不跟风盲从,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是一个人的必备素质。这也是所有媒体人应当遵守的职业道德。


11刀自杀,太难,但确实有人能做到。这就是求死者的坚强。你没有失恋,便不懂失恋的滋味,你没有离婚,便不知婚姻的苦恼!你没有自杀过,所以便不理解自杀,认为这样的自杀是奇迹。一些知识和问题,你不懂不要紧,但请不要随便去凭空想象。这些事我们还是听专家的!


相信权威,相信法律,拥有基本的判断力,这才是正常且正确的思维。(汶金让)


官员11刀 “试探性自杀”是“绝技”


人类结束生命的方式,不外乎两大类:自杀和他杀。


也许是某些掌握公权力者的脸皮太厚,也许是自欺欺人之积习难改,抑或有难言之隐,反正近些年中国新闻媒体报道中的结束生命之具体形式是日益新奇。譬如,“打酱油”、“俯卧撑” 、“躲猫猫”、 “喝开水死”、“ 上厕所死”、“睡觉死”和“摔倒死”等等。


这不,让中国亿万民众感到新奇的死法又出来了。


据2011年8月31日《新闻晨报》的报道,湖北荆州公安县一纪委主任在自己的办公室离奇死亡,经查身上共有11处刀伤。事后经当地警方缜密调查,认定其为自杀。但“自杀说”却无法让死者家属接受,他们共提出五点质疑,认为死者双手腕都被割伤,气管、喉管也被割断,无法完成“自杀”行为。死者为何能将自己刺伤11刀?公安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平解释,经检验,谢业新身上多处刀伤中,致命伤为胸骨上窝处,其他伤均为试探性自杀伤,也就是说谢业新有能力在刺伤自己多刀后完成胸骨上窝处的致命伤。


简言之,依照公安县当地警方的说法,纪委主任谢业新是采取 “试探性自杀”之新奇方式结束了他的生命。


谢业新为何会如此呢?


按照媒体报道,公安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平称,因为警方已将谢业新定性为自杀,该死亡事件就不是刑事案件,公安机关没有义务去调查其自杀动机及原因。


这样的解释,与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名言“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一样,真是雷倒亿万众生。


但是,曾经因为“钢琴杀人说”而名扬世界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和知名法医学专家,华东政法大学的闵银龙教授等“专家”,更是就“试探性自杀”给中国亿万民众带来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高论”。


据9月1日《新闻晨报》消息,李玫瑾和闵银龙两位教授分别从心理学和法医学角度进行了专业分析,认为人在极度痛苦,一心求死的情况下,是有可能采取自虐式的自杀方式的。另外,11处刀伤也并未罕见,国外最多有100多刀的案例,自杀者也有能力完成。自杀者能否有余力完成全部11刀残杀行为?对此,两位专家都表示理论和实践上都可行。


显然,传说中的两位“专家”,客观上是在“引导”关注、怀疑谢业新非正常死亡一事的亿万中国民众,即助力有关警方等群体。


但一般而言,自杀也罢,他杀也好,往往是需要动机的。另外,自虐式的自杀方式非常罕见,而作为一个心理素质不错的纪委主任,谢业新有何理由要采取自虐式的“试探性自杀”方式呢?


然公安县当地警方表示没有义务去调查,而两位“专家”也避而不谈。


如此,如何让亿万民众和死者家属相信“试探性自杀”确实发生在谢业新身上了呢?


诚然,死者谢业新已经不能开口说话,而公安县当地警方也已经给出了“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试探性自杀”说,可笔者认为一个意欲自杀者连刺自身多刀,当属一门“绝技”。换言之,假如有关谢业新非正常之死亡确系自杀,那么他这个纪委主任被刺伤11刀之“试探性自杀”确是“绝技”。


但是,谢业新非正常死亡之背后究竟有无猫腻呢?死亡真相是否还在深水中呢?据《新闻晨报》消息,因为谢业新的身份是纪委主任,之前曾参与协助查办该县副书记柳宝军的贪腐案,当地有人传言他的死或与此案有关。不过,当地政府也对此进行了否认。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