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亲手溺死三岁儿子 庭审没落一滴泪

fengyimin 收藏 0 1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35岁的靳伦英低头站在合肥中院的法庭上,除偶尔发出“嗯”、“啊”几个字,几乎很少开口。靳伦英没有精神病,却亲手将三岁的儿子按在脚盆里溺死。 9月1日,原本是她大女儿小红开学的第一天,但这个11岁的女孩特意请假来到法院旁听妈妈受审。婆家的人都来了,娘家的人一个都没有出现,靳伦英不说话。为何发生这起“杀子”惨案,留给人们太多的思考……


杀子母亲没落一滴泪


指控:脚盆溺死三岁亲儿


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一句话就可带过,却不忍相信:今年3月30日,肥东妇女靳伦英跟丈夫在电话里发生争吵,非常生气的靳伦英将三岁的儿子杰杰拉到水缸边的脚盆边,将儿子按在脚盆溺死。


靳伦英在公安机关曾交代:她将儿子按在水里2~3分钟后,看见儿子手脚还在动,她就松手了。儿子还跪在脚盆边,头还插在水里,靳伦英竟然把门锁着出去买东西了。回来时看见孩子已经不动了,又骑电动车到娘家问父亲借了100元交电话费……直到婆婆回家想看看杰杰,从窗户缝里发现孙子跪在脚盆边……


将三岁幼子按在脚盆里溺死,难道靳伦英疯了吗?司法鉴定显示,靳伦英没有精神病,属于完全刑事能力责任人。


杀子母亲:只有沉默,没有辩解


虎毒不食子。她没疯,为何将淹死三岁幼儿?


身穿黄色马甲,披着头发的靳伦英被带进法庭,立即,众多镜头都对准她,她使劲低下头。镜头离开后,她用手捋了捋头发,将头发平分在两边。


法庭希望她能亲口说明杀子原因。她以沉默面对。无论公诉人、辩护人还是审判长的发问,她都像没听见,除了“嗯”、“啊”,几乎没有说一句完整的话。


庭审快结束时,她才断断续续交代了案发过程:“上来我很气,后头不忍心,我吓到了,手放了……”她还告诉法庭,有一次儿子掉进水塘,是她把儿子拉起来的。


法警将她当日溺死孩子的脚盆拿上来,甚至将孩子尸体照片拿给她看,她仍旧沉默不语,也没有泪水。没有说后悔,没有说对不起,甚至没有为自己乞求轻判,农妇靳伦英杀子案不到一小时便审理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亲人希望判她死刑


婆婆:她一干活就说累


已经满头白发的陈长菊是靳伦英的婆婆,她是第一个发现杰杰死亡的人。“那天,她讲给伢打预防针,把伢从我家带走,她平时总是打他,我不让她带,都是我带。她把孩子带走后,我就去上田,回来后想看看伢怎么样了,我扒开窗帘一看,妈咧,孩子头还插在水里,我赶紧喊人砸锁,我把衣服都脱掉把孩子抱在身上,医生说孩子已经没气了……”法庭上,老人想起昔日“乖孙”的种种可爱,泪水涟涟。老人说,靳伦英平时不怎么干活,只要一干活就说累。


丈夫:她说过要杀死儿子


12年前,经过亲戚介绍,靳伦英跟肥东县马湖乡创业村小赵村民组的桑国民相识、相恋。第二年,两人就有了女儿小红。靳伦英平常话不多,性格有点内向。女儿快满10岁时,她又生了儿子小杰。农闲时桑国民就出去打工—当瓦匠。 40岁的桑国民看起来很苍老,说起话来一字一句十分吃力。桑国民说,当天他在上海并没有跟靳伦英在电话里发生争吵,他让靳伦英到上海打工,孩子留给他妈妈带,说了一句“不来,就不给钱给你”,只是随便讲讲的玩笑话,哪里晓得妻子因为这个对孩子下毒手。桑国民说,过年时,靳伦英还讲要杀他,杀死儿子之类的话,他都以为是随便讲讲,哪晓得成了真。


桑国民希望法庭严惩妻子,“最好判死刑,不把她搞死,她又要回来搞死我跟大女儿。 ”


女儿:妈妈经常打弟弟


9月1日上午,这一天,小红应该在上开学第一课。由于妈妈受审,她特意请假赶到法院旁听。法庭不允许未成年进入,小红只看到妈妈的背影,便被法警发现,离开了法庭。今年上六年级的小红平时在家刷锅、洗碗。她告诉记者“妈妈不好,不想妈妈,很想弟弟。”小红证实了奶奶和爸爸的说法,妈妈经常打弟弟,大雪天脱掉弟弟的鞋子让他站在雪地里;动不动拿苍蝇拍子打背心,打嘴巴……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弟弟不听话。“妈妈经常不做饭,买大馍吃,我们也一起吃大馍。”小红含着眼泪,幼小的心灵根本无法猜测为何妈妈这么狠心?她为什么杀儿子?


辩护律师:她是间接受害者


家人没有帮靳伦英请律师,法院特意为她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安徽伟易律师事务所律师吴雪狂担任靳伦英的辩护律师。开庭前,吴雪狂告诉记者,他到看守所会见靳伦英时,提到杀死儿子的事情,她一个字都不说。他因此无法核实案情。


对于这起人伦惨案,吴雪狂说,靳伦英是个不识字的农夫,连到哪里投案都不知道,平时独自生活都很吃力,可以说,丈夫缺少对妻子的关爱,激发妻子的怒火也是导致这个案件发生的重要原因。吴雪狂认为,身为孩子的母亲,错手将孩子溺死,靳伦英的表现是对丈夫的气愤和生活的绝望,她也是间接的受害者,他建议法庭在十年以下量刑。公诉人则认为,靳伦英没有悔罪表现应该从严惩处。


心理咨询师:沉默就是悔恨


一手带大孩子的亲生妈妈为何残忍地将孩子溺死在脚盆里?靳伦英不说话,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内心世界。


国家心理咨询师倪国庆说:从案件目前的信息来看,这或许与她长期处于心理压抑有关。家人反映她平时就喜欢打孩子,其实打孩子也是心理情绪的一种宣泄、发泄,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丈夫及家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


法庭上,她的沉默代表了认罪,也表示她非常后悔。


反思


留守妻子期待爱护


人伦惨案的发生,再度让我们将目光投向留守妇女这个群体。留守妇女也称留守妻子,大量劳动让她们身心疲惫,加上丈夫长期在外,内心世界空虚寂寞。


省妇联权益部副部长黄平告诉记者,目前我省正在推广"农村留守妇女互助小组"工作,让留守妇女互助、互带、互帮、互助,同时动员各级干部、社会爱心人士、志愿者跟留守妇女结对,提供技术培训、小额贷款、创业项目、心理疏导等方面的帮助。


“要得健全幸福的人类,须得有健全幸福的母亲。 ”全社会都来关注母亲的健康和幸福,靳伦英的悲剧可能就不会再上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