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雪

今天,我在高级餐厅为你包下整个楼层,空荡荡的氛围充满寂寞的味道;餐桌上仅有三只白色蜡烛,没有菜单,没有餐具,一切都是这么静静的,默默地。


我身穿黑衣短衫,墨黑色休闲裤,一双羽泉牌皮鞋,独坐在餐桌前,看上去有些端正、严肃;我独坐在餐桌前,手中捧着一束云雪,脸颊上有一丝丝微笑,一层淡薄的胡渣在述说我的沧海桑田,额前的刘海依旧为你而留,它在向大家炫耀,我对你的思念如情发三千般浓密、流长;我神情专注的看着云雪发呆,它是你最喜欢的花卉,如云若雪般纯白,洁净,却拥有一份独特的神秘色彩。


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你的到来,心中的兴奋让时间的流速加快了步伐,转眼即逝,现已是午夜,我依旧默默地望着那美丽的云雪发呆、遐想,痴痴的等了四个钟头,时间不算太长,在脑海中,似乎才度过四秒,虽然对于我来说,时间是一闪而逝,便是过眼烟云,但别人就不是这样想了,他们都要下班回家,路上的行人也只剩稀疏的几人,而店里也仅剩一两个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陪着我一起等你;店里的灯光渐渐地暗了下来,如同心中那热情的火焰,欲跳欲深沉,黑夜将充满整个心灵,墨灰成为世界的唯一主宰,但是,在我的心灵深处,还剩下唯一的光明,它就是云雪,照亮我心灵的明灯。


一个笑靥如花的女生向我走过来,她那开心果般的微笑常挂在嘴边,乌黑的秀发如黑夜般顺畅,轻启朱唇,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道“先生,不好意思,请打扰您一下。”


“恩!请问有什么事?”习惯性挤出一抹微笑。


“先生,不好意思,现在已是凌晨,我们的店铺即将打烊了,请问您所需要的菜肴可以上桌了吗?”她轻盈的笑让人感到一丝丝亲切。


我现在才想起,我让人准备美味佳肴还在厨房里等待着,“恩!可以,抱歉,让你们等了我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我带着歉意说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请您稍等一会,您的佳肴马上就到!”她退身几步,转身将离,我突然喊住她,“请等一下…”


她回首,秀发在空中飘逸、转圈,“请问还有什么需要?”


“麻烦你多帮我拿一瓶沧蓝染夏,谢谢!”我突然之间想喝酒!


“请您稍等下!”她的笑容始终如一的挂在嘴角,是多么的自然,缓缓离去。


一会,菜肴都上桌了,而我却未动筷,只待沧蓝染夏,我拎着酒瓶溢出一杯,幽蓝中泛点淡黄的液体在酒杯中徘徊、摇晃,不时激起一圈圈涟漪;我不常喝酒,一般除了有纪念价值的日子,我会蘸上几口,其他时候滴酒不沾,今天就让它见鬼去吧!喝回闷酒,与寂如寞共存,一干而尽,醉生梦死,解千绪,似乎有液体溅到我的眼角处,缓缓划下,落在胸前的云雪上,没去踪影。


酒,我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不是常说空腹喝酒易醉麽?为何我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我是千杯不醉?头脑欲加清醒,菜肴早已冷却,而我依旧未动。一瓶酒喝完了,酒劲突然涌现,直奔脑海,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不清,我趴在餐桌上,望着云雪,似乎看到了你的身影,穿着如云雪般洁白的晚礼服,当我伸手想触摸你的脸颊时,手臂无力的下垂浮游与空中,努力的想看清你的脸孔,眼皮却无力的合上了,一片黑暗中夹带着一点光亮,那是你的光芒——云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