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战斗中生死之间,比拼的除了勇气,还有速度。

若论速度,哪有几个比拼得了飞鹰队经年特训的专业身手。

但是人都有大意的时候。捧着重机枪正在纵情肆意泼洒金属弹雨的胡硕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是有一个怪人临死前奋力甩了一下手臂,“唰”的一道寒光划着弧线飞掠而来,咔的一声叮在胡硕身旁的供弹手的额头上,供弹手头一歪,栽倒在胡硕的身上。

胡硕侧头一看,一个三角形的飞镖,侧刃上闪动着诡异的蓝色幽光。再看供弹手的脸部,才只片刻,脸已变成黑色。

哎呀!镖上喂了毒。嗯?不对劲,这是神马东西?操,手里剑?我日你大爷的,大白天装神弄鬼的,原来是东洋的忍者,那几个忍者小鬼子哪去了?老子剁了你们。胡硕愤怒的瞪着眼睛扫视着战场。

“打扫战场,补枪,不要一个活口。”熊再峰跳出散兵坑,冲着山丘上的众人大声命令道。随即身形一掠,左脚掌猛一蹬地向坡下迈去,行若大弓,疾如利箭。

众人一跃而起,挺枪冲下小山坡,刚刚取得的梦幻般的胜利,刺激得他们在短短的几十米的冲击距离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冲锋呐喊声。

一名鬼子的供弹手两臂被打穿,坐在地上,瞪着凶狠的目光看着从小山丘上冲下来的义勇军,想站起来,可是胳膊使不上劲,正在祈祷天照大神保佑的时候,熊再峰来到了他身后,抬手就是一掌刀切在他的脖颈处,鬼子白眼一翻,死过去了。只是他还不知道,他成为了整支后卫驮运队伍中唯一被熊再峰破例允许“被活下来”的人。一不小心,天照大神真的保佑他成了揭开此次“战斗秘密”的唯一见证人。

虽说是补枪,但平时都穷怕了,那些义勇军战士们哪舍得浪费子弹,于是全都不约而同的用刺刀“检验”了一遍战果。

“老大,那几个客人是忍者,我刚刚验明了一下身份,还有四个活的,是不是进裂谷里面了?”胡硕铁青着脸色向熊再峰汇报道。整个伏击战,除了几个轻伤挂彩的,就牺牲了一个,还是在他胡硕身边牺牲的,令他十分不爽。

“我知道了,你和那人去前面的坡地上,用鬼子留下的那两挺九二式封锁住入口,腾出来时间让大家伙打扫战场,准备撤退。”说完转身去找杜鹃去了。

突然的伏击战,打得太顺,杜鹃和老赵他们还没有从梦境中走出来。以往打鬼子,以多打少还打得拌拌磕磕,每次总要折损不少弟兄,这次整整消灭了一个多小队的鬼子,还收获了这么多的武器弹药,伤亡轻微,义勇军战士们个个就跟过年了似地,人人心中抑制不住的高兴。

“大当家的,瞧瞧这,不算这重机枪和山炮以及相配套的弹药,光是这整箱整箱的子弹和手榴弹,还有这几十个鬼子身上的武器,加上咱早上的收获,就发了大财了,够咱们吃上好一阵子。”老赵像个店铺老账房似地,亮开粗大的嗓门嚷嚷道。

杜鹃看着从驮马身上卸下的成堆的弹药装备,心里也是喜悦无比。

“老赵大哥,这些是暂时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鬼子装备落入我们的手里。我保证决不让咱真心抗日的弟兄们太寒酸了。”

赶过来的熊再峰面带微笑,“杜鹃大姐,我认为一会儿撤退时,尽量让弟兄们轻松点儿,山炮和重机枪都不宜随队携带。这一带你们熟悉,马上找一个地方,把这些大家伙就地藏起来,日后来取。其他的能带走的全带走,但别影响行军的速度。一会儿走山路,军马带不走就杀掉,不能留给鬼子。”

抬腕看了看手表,熊再峰说道:“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后,我们撤退,你看行不?”

“听你的兄弟,老赵,赶紧的组织人,把那些重机枪、山炮和弹药按照队长兄弟说的,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其他拿不走的也一并先藏起来,以后慢慢来取。”杜鹃正吩咐人分配任务的时候,熊再峰招手唤来了韩冬和史招财两个人。

“你们两个带几个人卸下一门九二炮,马上把它组装上,一会儿鬼子反扑时,平射鬼子,爆轰他一顿,给你们两个基数的炮弹。去吧。”

“是,队长。”两个人立正答道,随后身子往前一凑,嘿嘿一笑,低声谢道:“老大,你就瞧好吧。”韩冬和史招财两个老搭档,此时就象刚吸足了大烟的烟鬼一样,兴奋得眼冒绿光,蹿着高儿张罗装炮去了。

河边的三浦信斋一听到枪响,本能的心就是一沉。

“巴嘎,上当了。支那人太狡猾了。自己的前面目前是一块死地,滔滔河水,无险可守,背水作战,兵家大忌,打起来一定是吃亏的。后面的驮运队是他的生命线,没有重火力和足够的弹药,这仗更没法打。”三浦信斋心里迅速的权衡了一下。

“命令队伍后队变前队,迅速支援断后的驮运队。”

三浦信斋气急败坏的命令道。

“咯咯咯”鬼子的前锋队伍刚刚露出头来,那人和胡硕两人手里的九二重机枪就开始了欢叫。密集的弹雨瞬间将前锋十几个鬼子打得肢体碎裂,血肉横飞。金属弹头将裂谷侧壁的岩石打得火星四射,碎石飞溅。迸溅的碎石子儿象流矢散箭一般扎入人群里,引起了一阵阵鬼哭狼嚎的骚乱。

一路狂奔回援的鬼子立时止住了脚步,在汹涌的金属弹幕前象潮水一样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前面两挺重机枪交叉火力的死角处,才收住了脚步。

从后面赶上来的三浦信斋见状,登时大怒,一挥指挥刀,凶狠的叫道:“机枪,机枪,立刻还击。”

两组班用机枪手随即出列,抱着机枪跑前几步,就地卧倒,拉开架势就准备开火,不想对面的“鸡脖子”重机枪见有人又露头出来,立刻一阵金属风暴呼啸而至,打得地面飞沙走石,两组机枪手还没来得及射击,就被铺天盖地的弹雨击中头部,身后几步远的三浦信斋看得清清楚楚,射手和弹药手的脑袋瞬间被打得脑浆迸裂,血雾喷溅,满是弹洞,圆形的脑袋被金属猛烈的撞击成了撒气的皮球,就像番茄被人放在脚下狠狠地踩了一脚一样。

“巴嘎。”三浦信斋一时气得脑袋直冒烟儿。

环顾四周,这里是裂谷最窄处,宽度只有两匹马并骑的距离。这里距离喇叭状的入口至少有四五百米,除了机枪外,步枪在这种情况下的还击精确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先前自己在小山坡上架设的两挺重机枪,如今成了封锁自己的拦路虎,对方的交叉火力封死了路面,稍一露头,即刻招来一阵弹雨。

三浦信斋的冷汗顺着脸颊哗哗的流个不停。对方既然已经抢占了临时的重机枪阵地,说明驮运队已经是凶多吉少了。那么多的武器弹药装备落入敌手,三浦中尉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结局。

“掷弹筒,掷弹筒,发射发烟弹,快,快。”惊魂不定的三浦信斋回头凶狠的命令道:“第一小队准备出击。”

两组掷弹筒发射手迅速上前,在离对方机枪射击死角两步远的地方蹲身准备掷弹筒发射,弹药手从弹药袋中抽出一枚八九式黑色弹体的发烟弹。这种弹径49.6毫米,弹体长145.5毫米,引信为八九式小型曳火时间引信的发烟弹,如果在地势开阔平坦的地面上连续发射四五颗,就可形成直径50米的烟雾柱,时间可持续一分多钟。

战斗中,一分钟的时间,足够一个小队的士兵冲过四五百米的死亡距离,抵近或冲到对方的阵地里,胜负对决也许就在这一分钟。

“嘭嘭”两枚榴弹尖啸着划着胀热的空气曲线优美的砸向入口处的地面,弹体内的六氯乙烷混合发烟剂在弹体爆裂的瞬间,释放出了大量的烟雾。

“嘭、嘭、嘭、嘭。”跟着四枚发烟弹排空而至,弹着点准确的砸在同一区域内,鬼子老兵发射榴弹的速度和准确度确实功夫到位。

瞬时间,裂谷入口处浓烟滚滚,射击视线立刻被封锁屏蔽。

三浦信斋一挥手中的指挥刀,声嘶力竭的喝道:“第一小队,冲锋!”

“机枪手火力压制掩护。”

寒光闪闪的刺刀阵从三浦信斋的身旁掠过,贴着裂谷两侧的山壁弓着身快速的奔跑着。

两组机枪手迅速的前冲几步,前扑卧倒在地,架起机枪,“哒哒哒”,狭窄的裂谷中响起了歪把子班用机枪独特的射击声。

看着帝国的士兵娴熟的战术动作,三浦信斋的嘴角浮起一丝自慰的笑容,他刚想命令第二小队做好第次冲锋的准备,就听见对面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他感到身边的勤务兵死命前扑将他压在了身下。恍惚间裂谷里好像天崩地裂一般,巨大的炮弹爆炸的声音就在耳边,震得两侧的山体嗡嗡作响,也震得大多数士兵的耳朵瞬间失聪。

“轰隆”又一声爆响,裂谷里地动山摇,浓烟滚滚,两侧的山体岩石象要塌下来一样,哗哗的往下砸来。

三浦信斋用力推掉倒伏在自己身上的勤务兵,见三四个尖锐的弹片刺入勤务兵的体内,军装上是一大片洇湿弥散的血迹,生命的迹象已经消失。

再往前看,刚刚还奋力掩护部队突击的两组机枪手和弹药手都已是卧体横尸了。前突的小队被刚刚爆轰的两发炮弹削掉了半个多小队,剩下的和受伤的士兵被对方的重机枪盲射的弹幕拦截在半路上,进退维谷。

入口处的烟雾正在消散。

三浦信斋的心却在骤然冷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