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的军营,经历了战争和大幅度的战后调整私恢复后,又回到战前的稳定和秩序状态.恢复了家属来队,战士探家,退伍和转业......也就是这一年的4月未,三排长的未婚妻,带着手续齐全的"准考证",兴高彩烈甜蜜幸福的来到了部队"应考".希望在军队的"考场"中脱颖而出.让她们的婚姻"转正",谁知,等待她的却是三排长的一脸冷漠和情变.


三排长在参战前是个兵龄四年服役期满的老炮长,在初次探家时由家长撮合谈上了同一乡镇的姑娘.二人一见即合甚至是相见恨晚.因此,短短的整个假期都在两人唧唧我我中热烈度过.虽然在三排长眼中,这姑娘容藐一般,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而且与他的择偶标准相差甚远,但自身条件容不得他挑肥减瘦.他自已明白,当兵快要四年了还是个大头兵,期望在部队出息看来是没有了前路,这次探家回去将是他部队生涯的终结,年底的的老兵退伍,榜上有名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那时,军装一脱自己就什么也不是.照样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牛走前来我走后......他甚至庆幸他的眀智选择,他决定一朝退伍马上完婚,他愿意在婚姻围城里挣扎.


然而,命运又一次撞上了大红墙,给他带来咸鱼翻生的机会.78年冬,由于中越边境有了战事,部队取消了退伍转业.三排长得予继续留队并参加了作战.整个参战过程他无功也无伤,权当坐着坦克去越南战场巡游了一趟(因他是后备队),.然而,好运总是眷顾走运之人,战后的部队进行大幅调整,同时创造了许多晋升机会.提干.升学......三排长也有幸捞了第一桶金,他顺应时势的提了干.成了坦克团乂连的三排长.


消息传到三排长的家乡,第一个乐坏的是他的未婚姑娘.她梦里都沒有想到过,她的如此尊容竟会一朝靠夫成名成官太太,虽然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排长夫人.但她觉得很露脸很荣耀.心里甜沁沁蜜滋滋的.在甜蜜之余她还有自知知明,她还没有转正,还沒有坐牢事实官太太的位置.同时她隐隐若若的感到,三排长自提了官以后,给她写信也在明显减少,信中也没了往日的緾绵,言语中少了蜜意.夜长梦多是她头脑中的警醒.抓牢男人才是硬道理.惊恐中她不敢丝毫怠慢,速速办好了各种证件,不顾三排长的百般阻挠,固执的赶到了部队.


姑娘的担心没有错,今日的三排长是在变,绿军装增加了囗袋也增加了他的身份优越.他后悔了,他现在理想中的妻子是有工作有地位的娇艳绿女,再不是土气冲天脸黄肌黒的农村婆,他心里打着小九九,一个概念:坚决退货.


对于不顾阻拦来到部队的未婚妻,三排长倒是一时束手无策,他也不敢过分做作,影响还是要关顾的.最先他用好话骗她,引诱她,极力引诱她往取消结婚的道上走.哪知这姑娘是王八吃秆砣硬是铁了心,坚持到底决不改口.搞得三排长是狗咬剌猬竟无从下手,好吧,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折腾随你的便.三排长摆出一身冷漠,把傻不啦叽的文书替他搬去的床铺搬了回来,把她一个人凉在了家属房.对她是不理不睬不问.连队文书倒成了她的生活保姆.


虽说是乡下女,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三排长会正面规避,她就会曲线迂回.在两人商谈无果的情况下,她死緾了连队领导,一把鼻滴二把泪的向指导员讲了她们如何认识,如何相爱,甚至有多么亲热,做了什么不轨动作等等.如数家珍般全部倒给了连队领导,搞得连长和指导员是一边听一边脸红,冷汗直冒.完了姑娘指责三排长是当今陈世美,是流氓.不娶她又和她搞多少次那个.那个.....在指导员的一再劝慰下.姑娘才不情愿的打住话题离去.


指导员传来了三排长,先是一顿狠批,再着重讲解了军民关系的重要和婚姻的严肃性,最后要求三排长妥善解决他们的事情,绝不能造成不良影响.三排长从连部出来,没有言珸一句,和衣躺到床上呼呼大睡.他才不管你东南风西北风,他妱终要的是时代风.


那姑娘在连队住了十多天,眼见事情的解决毫无进展,急得象那热锅上的蚂蚁,在频频出入连部骚扰干部的同时.或许有高人指点,她竟拐弯抺角的找到了政委的家里,把三排长告到了政委那里,姑娘的遭遇深深打动了政委老婆的心.那位喝睥酒如命,体重180,整天叫着抽板油的政委老婆陪着她落了好大一阵泪,上纲上线的要政委保护妇女权益,严惩现代陈世美......或许是枕边凤的力量,第二天上午,一个以团部名义的电话直达连部,接电话的指导员唯唯诺诺连连称是.刚放下的电话的指导员脸色铁青满脸的愤怒.他斥啧文书找来三排长.指导员近乎咆哮的命令三排长,要他在三天内不留后患的.彻底的解决好个人问题,否则,他和连长会以连队的名义,向营.团申请撤了他排长的职务.最后,指导员撩下一句"你自已看着办吧",摔门而去,屋里关住了目瞪口呆的三排长.


出于不可抗拒的压力和乌纱帽的诱惑,最终三排长妥协了,3天以后三排长向指导员提出了结婚申请,并要指导员为他们证婚.也就在3天后的晩上,连队为三排长举行了婚礼.婚礼上,三排长妱终苦着一张脸,不见有点笑意.相反,新娘却笑成了一朵花,穿梭在战士们中间,派喜糖敬香烟,一付甜美的醉样......婚礼的气氛自妱至终都是压抑的,只是草草的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便结束.虽然那个傻不啦叽的文书,重新把三排长的铺盖送回了他们的洞房.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对高压促就的婚姻最后会不会同床异梦,或分道......暂时谁都没有答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