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外场实习(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八章: 外场实习(2)


如果说实习第一天险些发生在我和赵立君身上的“马刀天线”事件,是进入外场开始实习之后及时给我和三区队众人敲响的第一个警钟的话。那么,不久之后,一件发生在兄弟一区队学员身上的“一块抹布”事件,则是在整个外场实习过程中最让我难忘的一件事!

那天,教学计划中安排的是早班外场实习课。吃过早餐,我们三区队和同是“轰五”专业的一区队共74名学员,迎着刚刚升起的旭日,六点半钟就准时赶到了机务队的外场实习基地。

到达之后,二个区队便开始有条不紊地由教员进行课前安全教育并分配工作。随后,各实习小组按操作科目到工具室领取工具。

当时,我们九班和一区队三班进行的是同一个操作科目,即:飞行前五项检查。只是,他们三班安排在03号实习飞机上操作,我们九班在02号实习飞机上操作。

在工具室领取工具时,赵立君的保定老乡、三班长鲍春林还半玩笑半挑战式地跟我调侃着:“哎,九班长,待会,我们二个班搞个操作比赛怎样?看谁做得是又快又好,输的一方来请客。”

“好,谁怕谁呀,我们九班兄弟随时奉陪、、、”我痛快地回应着他。

一个上午的实习时间在我们热情的投入和认真的演练中很快就过去了。中午饭是由兄弟四区队帮厨人员送到外场在现场进行的。

吃罢中饭,简单休息了一会。躺在休息室长条椅上的我还在想:今天的工作到了这里很快就会结束,下午三点钟就可以回到寝室美美地补睡上一个回笼觉了。

但就在下午二点钟刚过、我们的实习课程即将结束的时侯,一区队鲍春林所负责的三班那里出事了——他们班里的一位学员丢失了工具单上的一块抹布!

没有从事过航空机务工作的人,真的是很难理解,丢掉一块普普通通的抹布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还能真地给飞机的安全带来严重危害吗?

事实上,就是这么一块手帕般大小、毫不起眼的抹布,就完全可能给飞机的飞行安全带来巨大的隐患和引发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

空军航空兵某部的一架歼击机,就因为地勤人员在地面进行维护时遗漏在座舱里的一颗螺栓,从而导致了飞行中驾驶杆卡死、无法拉动,最终,引发了一起飞行员跳伞逃生、飞机坠毁的严重事故发生。

也正因为此,世界各国的飞行员服装在设计上都有一个严格的规定,那就是从不采用纽扣,而均是使用拉链。这同样也是基于避免掉落和确保安全的考虑。

在我们进入外场之前熟读死背的《外场安全规则》中有明确规定:在实习过程中,所有的工具都必须放入托盘中,而不得在机身上任意放置。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今早实习前、在领取实习工具时,六块抹布赫然列在我的工具清单中。

闻听一区队三班有人在实习中丢失一块抹布,接到该区队区队长从机务队打来电话、深知事态严重的周队长在五队的队部里可就坐不住了,他马上汇同李副教导员赶到外场。在队长的简单动员后,外场二个区队的全部人员都集中在丢失抹布的03号实习飞机周围,开始了仔细查找的工作。

下午几个小时的时间在我们的认真查找中很快过去了,可那块要命的抹布居然还是踪影全无。

下午五点半钟,得到消息的许教导员和王副队长便汇同另外二位区队长,带领已下课的二个兄弟区队的人员也火速赶到了外场。一时间,五队上下,除了二名在队里值班的小值日和留守的文书以外,目前是全员齐聚外场停机坪。

这种全队动员的大动静,亦非是小题大做。我想,干部的目的主要在于:一,利用这个典型的事例,给全队学员现身说法地上一堂外场安全教育课;二,利用全体人员的优势,在天黑之前抓紧时间寻找到那块“可恶”的抹布。

全队人员以班为单位在停机坪上满世界地铺开之后,此时,查找搜索的范围已不仅仅是只局限在03号飞机的前后和左右区域了,更是将搜索的范围扩大到了停机坪以外的沙草地里。整班、整区队的学员列成一排,过筛子般地细细排查,每一寸土地上都不敢轻易地从眼前放过。大家睁大了眼睛进行地毯式、放大镜式搜寻,每个人的眼珠都仿佛快要掉在地上一般。

对于这项任务,开始时,我倒是有一种欣喜的心理。因为,在刚才的全队集合时,周队长已经下达了“找到抹布者,嘉奖一次”的命令。这无疑是给现场的每个人都打了一针兴奋剂!因为,寻找到抹布又获得嘉奖的机会对我们每个人都可谓是——机会均等!

很快,夕阳渐渐西沉在地平线下,夜幕开始降临。

虽然饥肠辘辘,但晚饭已顾不上回饭堂去吃,当然,更没有人给送到外场。大家都在饿着肚子,就希望快点找到这块抹布,当然,最好是由自己找到。可是,反复地多次搜索最终还是无果!

不久,三四个吃过晚饭、打着饱嗝的机务队人员忙碌着开始在03号飞机周边准备临时照明线、布置照明灯光,以备我们挑灯夜战!

队长把全队人员集合在大机库前,开始了再一次的动员:“什么是机务工作的‘问题不过夜、故障不过夜’?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就是一个最直接的例证!身为一名航空地勤人员,只有培养出严谨的养成、不苟的态度和不舍的作风,才能避免飞机装备的严重损失,才能避免对飞行员和你们自身可能造成的重大伤害?”

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虽然围着03号飞机四周拉网式的反复搜索了多遍,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大伙都开始感到气馁了!

搜索的队伍里,脚步拖拉、怨气满嘴的赵立君揉着“咕咕”作响的肚子低声发起了牢骚:“就这几架都TMD已经退了役的破飞机,至于搞这样认真吗?NND,老子都快要饿死了、、、”

葛秋生在人群里也已忍了半天没敢吭声。这时,听见有人开腔发牢骚,便歪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也壮着胆子说道:“李、、李冰,你看,要不要我到‘六团’老乡那里跑一趟,去找他们要一块抹布过来抵账。这样的话,大家都能早点回去吃饭,我还能顺便落个嘉奖。嘿嘿、、、夏东海,你笑什么呀,我说的不对吗?这也算是为九班争光吗!”

“葛秋生,你TMD就会想这种歪主意!队长刚才集合时不是说了吗,这不是一块抹布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一种重要的机务作风和养成。

你小时候没看过《炊事班长的故事》那本连环画吗?人家炊事班长为连队买南瓜,账面上多了二分钱,结果,他就一夜不睡觉,硬是查了整夜的帐,直到找平了那二分钱、、、”刘畅非常严肃地对着葛秋生、赵立君和夏东海等几个“老油条”说道。

“我看,那位为了找平二分钱账面就瞎忙活了一整夜不睡觉的炊事班长,也是个超级‘大傻B’!”赵立君当即阴阳怪气地戗着刘畅说道。

“嘟——嘟——”

“全队集合!”

闻听哨声再次在远处响起,我心中不禁一喜!是抹布被其他区队、其它班的人员找到了?还是队领导也已经找烦了、准备把我们带回去吃晚饭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好了!说句心里话,此时的我,对找到抹布、获得嘉奖这件事也彻底地没有了激情。

各班由班长带队跑步来到外场实习中心的院门前,四个区队以全队队形列队完毕,位于排头位置上的我吃惊地发现:前方灯影下,站立着的一群队干部中间居然出现了我们学兵一大队的苏大队长和董干事二人的身影。

原来,今晚是苏大队长在大队部值班。晚饭后,他听五、六队食堂管理员汇报说:“五队全队都没有到饭堂吃晚饭。”身为老机务的他就知道五队这边有什么问题发生在外场了。

打电话到五队问询,留守的文书汇报:全队干部和学员都去了外场,具体反生情况不清楚。”

他心知问题严重,没有再耽搁,就带着董干事步行十多分钟徒步赶了过来。

在周队长详细汇报了实习过程中一区队三班丢失抹布这件事和全队连续数个小时的认真查找还是无果的情况之后,苏大队长没多说什么话,只是要求值班区队长把全队集合。

待全队列队完毕、周队长上前向首长致报告词后,苏大队长径直来到队列前,亲自下达了口令:“五队全体注意。一区队三班出列!”

接到首长亲自下达命令的三班长鲍春林,在发出“跑步走”的口令之后,将垂头丧气的全班人员整齐地带至大队长和全体干部的前面呈一列横队站立。

在班队列对正看齐之后,他跑步上前几步,神色慌张、措词混乱地向首长致报告词后回归至班排头处,心情忐忑地等待和猜测着马上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处理结果。

这时候,苏大队长向前一步,语气平缓地开口说道:“三班长,请下达口令,要求你们三班全体人员认真检查各自工作服的所有口袋。注意,这个要求的执行范围包括你这个班长在内。”

、、、

让我们全队上下都始料不及的是,三班弄丢抹布这件事情从下午二点发现一直闹腾到现在,在折磨了我们一百多人整整一个下午外加一个傍晚之后,突然在此时出现了一个极具戏剧性的结局!

众目睽睽的关注之下,只见,从三班第五名战士窦锦香的工作服上衣口袋中,出人意料地掏出了一块折叠得方方正正的旧抹布、、、

看到这块害人不浅的抹布,站在队列里的我顿时是感慨万分。在气恼之余,禁不住想起了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抹布’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名诗句。

同样是看到眼前这一幕,现场站立着的所有五队官兵都可谓是百感交集、难以描述——队列里的学员们是又气、又恨、又饿、又累,队列前、苏大队长身后站立着的所有干部都是脸色阴沉着一言不发。而在他们中间,表情最难看的当然还是要属一区队的邢区队长。

苏大队长见抹布找到。在让三班人员跑步回归大队队列之后,他语气平和地开口道:“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在队伍带回去之后,你们五队要好好地总结一下!但在个人的责任方面,就不要再进行追究了,同时,发生问题的这个同志也不要因此再背上思想包袱。

希望全体学员在今后的外场实习过程中,都能够做到态度认真、作风严谨。牢记‘机务工作无小事!’的原则。不要因为任何的粗心大意,而给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安全带来威胁和隐患。特别是当你们分配下到机场部队后,本着对自己、对部队、对飞机负责任的思想,时刻都要牢记机务工作——安全第一、责任第一!”

发生了这么一件劳师动众甚至还惊动了大队首长的丢人“事件”,此时,全队上下的心情可想而知。发生问题的三班自然就不用说了,就是与之无关的其他五队众人,也都是沮丧到了极点!

带回航校的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件事情难道说就这么过去了?不可能!这绝对不是五队干部的性格和处理方法呀。

回到饭堂简单扒了几口凉饭菜,我们就在各自区队长的催促下被快速带回到队里。而且,又是马不停蹄地直接被拉进俱乐部。从此,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整顿运动”。

这场“整风运动”,从队里的整顿会和“批斗会”开始;延伸到各区队的检查会和总结会;再扩大到各班的自查会和分析会,足足搞了三天的时间。直到大家都变得神经兮兮,每人又都写了一篇《保证书》,才总算尘埃渐渐落定、暂告一段落。

“抹布事件”不合时宜地发生,使我们刚才得到一点宽松的操课和生活节奏,又重新回归到先前如入伍训练阶段的“白色恐怖”状态之中!

从那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只要带领三区队进入机务队所属的外场实习基地区域,我就会神经质般地开始紧张,总怕班里乃至区队里有人出现任何一点的纰漏,人也不自觉地在兄弟们面前变得唠叨了起来。

不仅如此,我的内心也开始厌倦起这在当初曾急切盼望的外场实习课,就希望能快一点结束这个令人担惊受怕并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个人表现和未来前途的课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