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外场实习(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八章: 外场实习(1)


进入六月,青岛的天气便变得是越来越炎热。此时,我们的专业学习的课程也进入到了外场实习阶段,实习地点就是在航校位于海航“独立六团”机场内的机务队外场。

在那片宽阔冰冷又亲切熟悉的水泥停机坪上,我和一百多位五队兄弟曾经抛洒过太多的汗水,熬过了训练中最艰苦的严冬时节,走过了注定一生都将会难以忘怀的新兵入伍训练阶段。

“外场实习安全第一!”这句话不断从队长、区队长乃至教员的口中说出并加以强调!直至后来,听得我们耳朵里都磨出了茧子。

为了切实防止实习过程中的各类事故发生,保证学员人身和实习飞机装备的安全,培养教育学员们从此养成认真、严谨、务实的机务作风。外场实习开始前,教员和学员队干部又反复重申了我们早已学习并熟背的《外场安全规则》。

其间,还例举了大量发生在各地机场部队的惨痛教训和事故实例,其目的就是要使我们充分意识到:——机务作风最需严谨,外场工作责任重大!

针对新学兵大都为刚离家半年的“毛头”青年,还存在童心未泯、好奇多动等特点,因此,队里格外加强了外场安全课程的学习和监督考核,要求每个学员必须以当初学习背诵《条令》时的认真态度和刻苦精神,字句不漏地熟记《外场安全规则》,并且,只有当全队人员都经考核合格后,外场实习才能正式开始。

能够离开枯燥、乏味、沉闷、压抑和令人昏昏欲睡的教室,在外场那广阔的天地里一展身手、释放和调养身心,体验地勤战士的潇洒、随意,我和身边的战友们自然是个个都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大伙认真地学习背诵《外场安全规则》,无限期待地盼望着外场实习课程的早日开始。

而随着外场实习课程的开始,员班学员的伙食标准也有了令人惊喜的提高。目前,我们的伙食费已经从每天2.85元的学员灶水平提升到了每天3.72元的地勤灶标准。这样一来,餐桌上不仅是顿顿有荤菜,每周有改善,主食更是二、三天就变化一种花样。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随着伙食的改善和生活节奏的日趋宽松,食堂那帮伙头兵在我们的眼里看起来也好似不像前期那么的令人特别生厌了。

同样是因为进入到了外场实习阶段,我和兄弟们的着装也随意了许多,不再需要穿着那麻烦、费时、费事和折腾人的套头水兵服了,而是统一换穿上了夹克式的地勤工作服。

把这套潇洒的“行头”穿戴在身上,大伙的行为举止还真有那么点地勤战士的“牛B”模样了。

不久,外场实习课程就正式开始了。

以区队为单位的实习队伍高唱着《地勤战士之歌》,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出航校大门,横穿过四流中路,进入到“独立六团”那苍茫广阔的场地中,我们对第一天的外场实习充满着好奇和期待。此时,外场停机坪上银光闪亮的各型战机,也仿佛都张开了双臂,在热烈地欢迎着我们这些未来的战鹰“卫士”和飞机“保姆”!

外场实习的现场管理中心,是位于停机坪西侧紧邻大机库的一排平房。里面设有教室、工具室、医务室和教、学员休息室。

区队来到管理中心门前,负责我们《飞机构造》课程的周教员再次重申《外场安全规则》后,我们便以班序列为单位分别在几位实习教员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一天的登机参观课程。

作为新科目开课,第一天的实习课程安排,主要就是让学员们熟悉日后下机场将要负责维护的“轰炸五型”飞机的结构和原理,以便在接下来的实习科目中开展各种专业对口培训。

虽说大家对理论教材上的飞机结构、外形、系统、数据和功用,都早已经背记得是滚瓜烂熟和耳熟能详了,但是此时,真正零距离地接触战机、了解战鹰,我们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

不仅是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是瞪大眼睛在仔细打量、细致观察,并且,忍不住七嘴八舌地偷偷谈论着眼前这威风八面的轰炸机。

对于飞机这种机械,我有着不同于他人的特殊感觉。这不仅是由于父亲也是空军地勤机械师的缘故,而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军用飞机这种能上天的神奇机械情有独钟!早在当兵之前,我就收集和整理了很多国内、外各型军用飞机的图片和资料,可以如数家珍地说出从二战至今各型世界知名战机的名称、特点和基本数据。

参加工作后,略有清闲的我更是把这一爱好进行了升华,不仅是收集了很多航模,家中光是每月一期的《航空知识》杂志,我就收集、购买了整整二大摞。

实习课程开始。随着周教员的引导,九班实习小组列队跑步带入停机坪东侧,接近了那架已被机务队机械人员打开蒙布、摆好工作舷梯,供我们参观实习的02号“轰炸五型”飞机。

在教员和机务队人员的指导和讲解下,我们分组(班)依次对照教材查看了前起落架、领航舱、驾驶舱、主起落架、炸弹仓、发动机、通讯舱(尾舱)、机翼、尾翼等未来属于机械专业维护和操作的部位。

我所在的九班这个实习小组,由负责我们《飞机构造》课程的周教员带队,先行安排参观的就是飞机的指挥中心——驾驶座舱。

站在可以容纳五、六个人的工作舷梯上,透过打开的水滴型座舱盖,大家好奇的目光立即就被座舱里星罗密布、五花八门、色彩各异的仪器、仪表、按钮、开关和操作手柄给吸引和震撼住了!

呈现在我们眼前这真实的战机座舱,已远非教材上那线描的座舱广角图能够替代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直观、炫目和令人遐想。

仔细观察时,我还注意到,在座舱内有不少醒目的红色按钮和把手和黄色标识牌,它们全部用保险栓和插销或防护盖保护或固定着,其上还附带有黄色醒目的警示标志和俄文(用于实习的这架飞机还是苏联原装的),警告非特殊情况下,不得擅自触动。

周教员告诉我们:“这些带有特殊标志和警示色彩的开关、手柄及按钮、把手,分别控制着飞机的起落架收放、紧急灭火、应急抛座舱盖和座椅弹射等系统。甚至,有的按钮还控制着机炮发射、空中投弹和火箭、导弹的发射。而这其中有些控制开关,则是在不需要通电的状态下就可以完成它的机械操作!”

看到我们脸上露出的惊诧神情,周教员还特别交待道:“在今后将要进行的实习课程和未来的外场维护过程中,每当进入座舱进行相关工作操作的时候,千万要注意身体不能随意触碰或有意识地解开附加在控制开关上的防护盖和保险,更不能因为好奇而随意启动不熟悉或与自己专业没有关联的控制开关和按钮。”

周教员的叮嘱和告诫并非危言耸听,因为,自从飞机诞生之日起,从国内到国外,从空航到海航、陆航,由于地勤人员的疏忽大意和工作失误而导致的各类机务事故就一直都在伴随着航空兵部队和民航系统。

但在当时,年轻气盛、性情顽劣的我们并未将实习过程中需要严格遵守的《安全注意事项》和教员、干部们的告诫与警告放到高度重视的地步,也没有将各种已经发生的惨痛事故和教训当成与自己密切相关、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虽然我们“85级”学兵在航校的外场实习期间,并未发生什么严重的外场机务事故。但就在我们这批兵毕业分配到基层机场和部队不久,九班的一位兄弟,就发生了地面误收“轰炸-6型”飞机前起落架、导致作战飞机机头严重损毁的恶性事故。

而导致这起全军通报事件的当事人,就是被分配到北航东北某机场的沈玉强!

面对这控制着飞机各系统指挥中枢的驾驶座舱,我们都忍不住跃跃欲试,期望自己能够像飞行员一样驾驶战鹰、翱翔蓝天!

因此,当周教员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依次进入这神秘的座舱中,体验和感受飞行员操作驾驶感觉的时候。大家都禁不住喜上眉梢!虽然有序但还是争先恐后地钻进了座舱。

钻进驾驶舱,坐在座椅上,手握驾驶杆,透过座舱玻璃,仰望着白云飘荡的蓝天,我好奇地左右顾盼、前后张望,幻想着自己正驾驶战鹰巡航在祖国的万里海空,心里顿时充满了强烈的责任感和无比的自豪感以及抑制不住的冲动、刺激感觉!

出了座舱仍意犹未尽地伸长脖子趴伏在座舱外,我和最后一个进入座舱进行驾驶体验、同样是酷爱飞机的赵立君兴奋地研究和讨论得不觉入迷,竞没注意到:此时,大家都已随着周教员的口令走下了工作舷梯,列队转向了另外一个参观地点。

扭身看到自己身处的舷梯周围已没有了班里其他兄弟的身影,我赶紧招呼还在座舱内的座椅上心驰神迷的赵立君爬出座舱。脚前脚后顺扶梯而下,二人落到了地面。

此时,班里的其他伙伴已跟随着周教员按照《外场安全规则》的要求,列队规范地从机头处右转到达了机身右后侧的炸弹仓前,正准备观看机务队机械员手动开启炸弹仓的操作示范演示。

已经滞后的我低头隔着机腹向左侧望过去,发现班里的一干兄弟正好和我俩隔了一个机身,就处在右侧的机翼下。于是,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快速一把拉过赵立君,不假思索地躬身就抄着近路从机腹下向机身的右侧横钻了过去。

就在我俩低头穿过机腹,刚直起身体,正待紧赶几步蹿入小组队列的时候,就听到耳畔猛然间传来了一声近乎于嘶哑的大喊:“你、、你们二个,谁叫你们从机身下穿行的?混蛋,给我站住!”

抬头一看,令我感到十分惊讶的是:那是周教员已经变了腔调的嗓音。

要不是亲耳听到和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严厉而粗鲁的话语是出自于那位平日里书生气十足、课余时间和我们称兄道弟、瘦弱儒雅的周教员之口。也万万想不到平日和蔼、腼腆的他竟会为这件“小事”而对我这个副区队长发这么大的火!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不就是投机取巧地想抄个近路吗,还能会严重到被飞机炸弹仓里投下的炸弹给击中、炸死吗?周教员、周老兄、老周,你这、、这也太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吧!

因气愤而致脸色已变得煞白的周教员让机务队的机械员暂时停止了正在进行的操作演示。接着,又让肖小军把三区队的另外三个实习小组的全体人员都召唤并集合在这架飞机机身的右侧前起落架旁。

面对着离开人群独立站立神情间仍很不以为然的我和赵立君二人,他表情严肃地开了口:“为什么要停止当前的所有实习课程把大家集中在这里?是因为刚才发生了二名学员违反《外场安全规则》的规定、违规穿越机身的严重事件!”

他停顿下来,眼光环顾了一下全体学员,神情依旧严肃地接着说道:“可能我使用‘严重事件’这个词,有的学员会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现在,我要严肃地告诉大家:你们人手一本并要求必须熟记硬背的《外场安全规则》,不夸张地说,它之中的每一段话都是用机务人员的鲜血和国家财产的损失写成的!”

他用手一指眼前这架“轰五”飞机前起落架后部、机身右侧的一个鲨鱼鳍状的长形突起物。“这个部件的名称叫‘马刀天线’,是作战飞机的眼睛和耳朵。我现在不是在讨论它的功用,而是要说说它的价值。你们知道不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外观为玻璃钢材质、看似不起眼的天线,就价值四、五千元!

刚才,我们区队有二位学员就是从它的下方违规穿越!试想,如果他俩在穿越的过程中不慎撞断了它,那就是一起需要全海航进行通报的严重事故!大家还可以往深处想象一下,假如刚才发生了这起事故,当事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我们学员五队又会受到学校领导和各部机关的怎样评价?”

听周教员讲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在额头间已然渗出冷汗的情况下,身体不由得开始站直了很多。

让我感到特别后怕的是:刚才,自己在机身下冒失穿越通过的时候,这把“值钱” 的周教员所说 “马刀天线”刚好就处在我头顶前方,我是刻意向旁避让了一下才躲开了它。真的不敢想象,当时,要是冒冒失失地直接撞在它的上面、把这“宝贝”给撞断了,会是何等严重的一件事情!

正是因为第一天的经历就给我和三区队带来了这么一个深刻教训,在其后的实习过程中,我不得不变得格外谨慎和小心起来!平日里儒雅平和的周教员,在发生这件事情时连我这个副区队长的一点面子也没给留,可见,这的确是一件不可小觑的大事。

都说机务工作无小事,任何一点的粗心大意和掉以轻心,都有可能会给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带来无法挽回的危险。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们从实习教员、队干部以及机务队人员的口中渐渐听闻和了解到了一些触目惊心并且很多事情就是发生在我们以往航校所毕业学长身上的案例:

曾经有一个和我们同是机械专业的学员,在毕业分配到机场后,因为好奇和多动,在地面检查作战飞机座舱时,无意或有意间竟然违规解开了弹射座椅的二道保险,并且在随后拉动了弹射手柄。

结果,弹射弹把他连同座椅弹射到了几十米的高度,最后,被活活摔死。

又有一个特设专业的学员在下机场部队后,在军械员进行飞行后座舱例行检查的时候,他好奇地把头部凑到航炮的前端,好奇且违规地往炮管口里观看。不想,座舱里的军械员恰巧在此时触动了航炮按钮,而这名特设学员的整个脑袋都被机炮轰掉了。

又同样是我们学兵一大队早年毕业的几个学员,在外场进行飞机维护的空闲时,竟用装满压缩空气的冷气瓶开起了玩笑。他们在打闹间,竟将冷气管插进了一个军械专业战友的肛门处。结果,开启冷气瓶之后,该名军械员的肚子被冷气冲爆!

、、、

诸如此类的恶性事故和惨痛教训不胜枚举,听得我和战友们是不寒而粟。由此,我深切理解了周教员的“小题大做”和“危言耸听”,深切明白了《外场安全规则》的重要性。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言行,估量自己一直未曾高度树立的责任感和安全意识。从此之后,每逢外场,我都会认真严谨地按规定进行实习课程。

外场实习课程按照教学大纲的安排,在每日有序地进行着。在所进行的实习科目里,拆装燃烧室、飞行前五项检查、拆装主起落架轮胎等几项教程是我们学习的重点,也是未来毕业考试时的必考科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