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赤裸的疯狂与辣椒树

四川蓑笠翁 收藏 15 1338

若干年前的征兵工作,不是现在这样全部由人武部统管的送兵制,而是由当地武装部门协助部队人员直接深入基层物色兵源的接兵制。当兵,几乎是我们那一代青年梦寐以求的理想。那年我刚好初中毕业。记得有一天,当我知道学校操场正在目测初选新兵时,几乎是冲到现场,缠着接兵的首长强烈要求当兵。由于我年龄身高和体重都远远不够标准,再加之我没有事先报名,理所当然地被拒绝了。情急之下,我耍了个小聪明,以最快的速度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写了一份坚决要求当兵的决心书。呵呵!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位姓刘的接兵连长居然发现了我是一个“人才”,马上拿着我的决心书去给他的最高首长(一位姓李的副师长)打电话。我很幸运地被基本认可,接下来是通过严格地身体检查和政治审查。最终我还是以充分的自信和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戴上了大红花成为了一名军人。据说我是当年全军最小的一个兵,年龄仅15岁,身高1.6米,体重38公斤。好在皇粮没有白吃,不到两年时间就让我成功实现了从懵懂少年到成熟男人的转换。


在成都训练三个月期间,我是新兵营营长(实际是副团长)的通信员,有时候也和其他新兵一起参加队列、射击和投弹等的基本训练。参加三次实弹射击成绩全优,被传为佳话。

现在的军人进出西藏全是乘坐飞机,我们那时候只能乘坐“解放”或“嘎斯”之类的军用破车,裹着厚厚的皮衣皮帽在两千多公里的川藏线上任由寒风恣意撕扯。那是让我终身难以忘怀的最新奇的一次旅行。

宿营地当然是兵站。兵站分为大中小三种规格,小兵站原则上只是供应部队就餐,大中型兵站是供部队住宿和休整的地方。汽车走完川西平原后,翻越蜿蜒崎岖的二郎山进入泸定县。当年红军飞夺的泸定桥,依然在滚滚的大渡河上摇晃着它那不平凡的历史。大渡河沿岸茂密高大的仙人掌恭敬地迎送着一批开赴国门的勇士。

我第一次出现高原反应是在理塘。理塘县位于四川省西部、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南部,全县版图南北最长215公里,东西最宽155公里,幅员面积14182.27平方公里,地处横断山脉北段,雅砻江和金沙江之间,沙鲁里山纵贯南北,属青藏高原东南缘。全县以丘状高原和山原地貌为主,兼有部分高山峡谷,西部中部因造山运动的抬升,地势起伏较大,向东南和东北倾斜,境内山脉和水系呈南北走向,东西排列,山川河流相间,山地垂直分布明显。


理塘县平均海拔4133.7米,最高海拔6204米,最低海拔2680米,大多数地区分布在海拔3600米—4600米之间,县城所在地海拔4014.187米。由于地势高差悬殊大,在全县范围内由低到高依次出现中山、高山、极高山的分布,境内以格聂山为最高峰,海拔6204米,为四川第二、康南第一峰。在峡谷、宽谷和高山顶部夷平面则又有台地,高平原和高山原的出现。由于地形地貌的变化,使气候、土壤、植被等呈现一定的水平地带性和明显的垂直地带性。据说出产名贵中药材虫草贝母和雪莲,还有美味可口的贝母鸡。

理塘兵站海拔近5000米,距理塘兵站不远有一处温泉。晚饭后,我跟随副团参观了据说有可能煮熟鸡蛋的热气冲天的温泉,然后同战友们去球场抢篮球。没有想到的是,刚跑了三两分钟就心慌气短,不能动弹。被扶进宿舍后医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因为缺氧所引起的高原反应。由于没有备用氧气,当天晚上依然如故浑身滚烫头痛欲裂。这是我在去西藏的路上第一次也是在西藏生活多年的惟一一次出现的高原反应。


那时的川藏路异常凶险,冰天雪地自不待言,“老虎嘴”、“溜冰坡”等都是玩命的地方,塌方和泥石流据说相当频繁,车毁人亡时有发生,好在我们一直没有遇上那些倒霉险情。轮胎上面的防滑钢链随时要安装和拆卸。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车到邦达兵站后,上级通知,前面已经大雪封山不能行车。休整一天后,我们600多名官兵全部徒步行军至然乌兵站。公路上的积雪齐腰,我们只能在公路中间的雪沟中艰难行进,饿了啃干粮,渴了填把雪,可小伙子们个个精神抖擞,笑語连连。身材矮小的教导员还时不时的领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歌曲。接近然乌的路段是高山峡谷一线天。两边高峰突兀怪石嶙峋,谷底河水时隐时现奔涌不息,远方边坡悬崖上的青松古柏在严寒中更显孤傲与苍劲。绕一个弯见一座石桥,桥那头约两里地是然乌,桥这头往左还有条公路在向前延伸,据说这条公路是通往西藏自然环境最好的地方--察隅。副团告诉我,说察隅有一棵很奇特的辣椒树,树上结的辣椒可以把人辣休克。


部队没有配备防护墨镜,由于长时间行进在皑皑白雪之中,到达然乌兵站后的第二天早上,有多半官兵都患了雪盲症,即“巩膜紫外线烧伤”,眼睛红肿不能见阳光,我也未能幸免。部队在然乌兵站休整了一周。由于然乌兵站较小,部分官兵只能分散住在老乡家,我和副团住在区长家,这是在我进藏路上接触到的第二个也是相对有知识会讲汉语的藏族同胞。

第一次接触藏民是在巴塘。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羊皮长褂、腰扎毛绳挂短剑烟壶与饰品、前横一把长刀的让人生畏的“怪物”,不会汉语。近前感觉气味十分熏人,在副团的鼓励下,我终于还是怯生生地摸了一下他的长刀。据说那长刀既是他们的武器也是他们的工具。

在区长家里我学会了喝酥油茶,但实在不敢品尝他那用短刀切削下来的薄薄的干生牛肉,那股子腥味令人作呕而无法下咽。


“然乌”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铜做的水槽”。说是很早以前,然乌河下游的山峰连成绝壁,河水从唯一一个狭窄的出口流出,把然乌几个村庄和外界完全隔绝。当时的然乌,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风调雨顺花果满山,人们都过着富足而快乐的日子。在一个秋收的日子,一位然乌村妇不小心掉了一小捆麦穗在桥下的河中,被水冲到了外面的世界,让一个好事的年轻人给发现了。这位年轻人拿着颗粒饱满硕大金黄的麦穗,觉得不是山外世俗之物,于是在他的带领下,一群小伙子爬山涉水攀崖过壁,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发现了然乌。由于然乌地形呈狭长的凹状,里面温泉水汽氤氲,远远看去,颇似一个盛着热水的槽子,而当时时值金秋,田野山坡一片金黄,这个“水槽”怎么看都像一口铜槽。于是“然乌”这个地名就此传开了。 然乌境内散布着上百眼温泉,泉温较高,且富含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极具祛病强身之效。这里自古民风淳朴,“男女同浴”、“人蛇共浴”等温泉文化现象至今可得一见。天然温泉池中最常见的便是男女老少不着衣物共浴一池,且谈笑风生言行自如,和周边的雪山、森林、田野组成了妙趣横生的图画。心无邪念,无须返朴,自然予之,便是归真。然乌温泉的“天浴”一说,即缘于此。然乌湖面积很大,传说湖里有水怪。


水怪我们倒是没有见着,湖的面积果然不小。休整一周后我们从然乌出发继续往前。然乌湖与安目错湖前后衔接在一起其实是两个湖,不知道者还以为都叫然乌湖。这一路风景如画,宽敞的湖面大部分已经被冰雪覆盖,毗邻高耸的雪山,广袤的森林,一路向前伸展开去。走不完的路,赏不完的景。出然乌镇大约5公里就开始下雪,飘飘洒洒漫天飞舞。由于受雪花的遮挡,远方的美景渐渐隐去,阴霾的天空给美丽的风景打了个大大的折扣。沿湖前行,安目错湖在离开然乌镇十多公里后戛然而止。湖面收缩成一个狭窄的湖口,一堆巨大的乱石拥挤在湖口处。平静的湖水到此突然变得喧嚣起来,轰鸣声此起彼伏。湖水争先恐后的拥挤在狭窄的乱石中,奋力的撞击着巨石,撕裂成各式各样的水花,然后又汇聚在一起,一路携手奔腾而去。从此耳边轰鸣声不断。他们就一路陪伴在我们的身旁。


沿途的一切都是生命中第一次所见,充满了神秘和新奇。车行数日见不着人影,丛山峻岭是主要风景。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天我们在行车途中遇到了一群性饥渴的原始牧羊女。她们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男人,个个情绪躁动欢呼雀跃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語。更有甚者,掀开皮袍露出隐私作求偶状,我们被羞得低头不敢正视。

在川藏路上整整颠簸了15天后,车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西藏米林。欢迎的乐鼓声告诉我们,真正的军人生涯即将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11/9/10 4:03:22 被四川蓑笠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四川蓑笠翁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黄德强 在第4楼的发言:
金珠玛米,扎西德勒!

阁下也是军人吗

原成都军区老山前线35550部队83分队,朋友你呢!

西藏我曾去过,而今还想去看看最难忘的碧云悠悠,青草毛牛悠悠,酥油茶飘香的高原!“扎西德勒!”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