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八章 初露锋芒

ld6365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回到兵营,人顾不上休息,叫卫兵拿来相机,自已一个人躲在暗室里,冲洗相片,半个小时之后,李想欣喜的得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刘镇华果然与张治公早已商量好了引入直系,献出西安城的计划,信中虽言不堪详,却言之凿凿。 李想将洗好的照片剪成一个个单字,乱排了顺序,请人摹写了下来,又重新剪开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回到兵营,人顾不上休息,叫卫兵拿来相机,自已一个人躲在暗室里,冲洗相片,半个小时之后,李想欣喜的得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刘镇华果然与张治公早已商量好了引入直系,献出西安城的计划,信中虽言不堪详,却言之凿凿。

李想将洗好的照片剪成一个个单字,乱排了顺序,请人摹写了下来,又重新剪开裱出,径直来找陈树蕃,不是他有多大把握,而是他了解张治公的为人,历史上,张治公曾多次反水,革命军,军阀,国民党,日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五姓家奴,这样的人,任哪一个长官,也会对他心存二心。

李想先向陈树蕃汇报了自己驻防区军备工事的修建情况,然后提出开战将即,多数将士无战备之心,工事多数没有修缮,一但战况不利,西安城外围将无处可守。话锋一转,又指出很多将士消极怠工,毫无应战思想。陈树蕃平时很少过问这些军备情况,闻讯大惊,直道这些混蛋,不是要老子命吗,遂命卫兵备车,在李想陪共下一同视查外围城防,果然很多地方连个壕沟都没有,气的陈树蕃大骂张治公混蛋,见李想一付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禁道:“成之,有什么话应管说。”

李想于是乎顺理成章的取出那封伪造书信,道:“我们部下无意之中在废纸堆里见到了剪碎的文件,我把它复原了,请督军过目。”

信没看完,陈树蕃就气的大骂了起来,这个墙头草,当年不是老子收留他,他早被喂了狗了,没思想他不但不感恩,反倒又开始三心二意了,脑有反骨的家伙,果然是狼子野心。当下就要去兴师问罪,

李想在一边连忙劝阻,道:“督军大人,此事万不可操之过急,督军大人请想,西安城最大的一支力量就是第一混成旅,一个处置不当,西安城危亦,督军危亦。”

陈树蕃吸了口冷气,李想提醒的太对了,自己可是篆在张治公手里,一个应对不当,不用等阎相文来,先被自己手下灭了。

不禁转向李想,道:“成之老弟,你看怎么办。”

李想就等这句话了,不过样子还是要装装,道:“也许这只是别人诬陷张旅长,督军不要过于忧虑。”

“诬陷,说你们谁,我都信,说他,我看全西安城都没人信,这事,十有九九,铁板钉钉。”陈树蕃手执马鞭,怒火中烧在原地打着转转,李想这话,和火上浇油一个效果。

李想等陈树蕃冷静了下来,又道,“我们不如拭拭他,看他是不是真有反骨。”

“老弟,你说说,怎么试。”

“第一步,以修建城防工事之名,将混成旅三个主力团调防城外,第二,换防张金印师,任命张治公担任副师长,第三,请他到督军府就职,职可带一精干部队埋伏于旅部外围,一但他生出异心,想逃出城外率部起事,再格杀不迟。”

第二天,陈树蕃宣布战防动员令,将混成旅之主力调往城外修筑工事。由于当年靖国军围攻西安时也曾有过,并没有引起张治公的足够重视。紧跟着第三天,突然任命张治公为兴平第五师副师长,张治公已是心头惴惴,隔了一天,督军府副官来府,说督军请将军去督军夜履新。

张治公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一会儿就去。

坐在书房里,他前思后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陈树蕃也没少玩两面三刀,不是自己东窗事发了吧。

他悄悄的打开抽屉,一看之下,好象数九寒天一盆凉水兜头浇下。那封密件,没了,张治公迟疑了几分钟,咬咬牙,叫道:“卫兵,备马。”

五分钟之后,一个排的卫队护卫着张治公出了西安东门,闻讯的陈树蕃气的大骂。然后又骂李想为什么不抓了他。

两个小时之后,李想回来报告。

陈树蕃正要痛骂李想,见李想一身硝烟走了进来,远远的一个立正,道:“报告督军,职部围堵张治公一个排于东门外十里铺,张治公拒不投降,顽抗到底,已被职部消灭,张治公身中五枪,不治身亡,”

陈树蕃大喜,道:“好,成之老弟,干得好,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一混成旅旅长了。”

李想一个敬礼,大声道:“卑职谢督军栽培,定誓死追随督军左右。”

他们的这一番对白,把周围的几个高级军官吓了一跳,这个李想,手也够狠的,城外十里铺,张治公是圆是扁还不是由他捏,反正人都死了,怎么说都是他有理,一个个对李想不由的另外相看。

事已明了,陈树蕃也就不再对刘镇华镇嵩军抱有幻想了。西安以东,均是刘镇华的防区,当即宣布,加强李想之第七混成旅第五师三团,并配属直属重炮营前出至临潼一线,防御镇嵩军反水,同时,即日起扣发镇嵩军军饷粮秣。

1921年陇海线只修成了徐州至河南三门峡观音堂段,陕西境内还没有一寸铁路,柏油路也基本没有,全步兵的军队机动能力是相当弱的,李想重炮营全靠挽马,进行较慢,李想索性让炮兵及辎重放慢速度,自己带三个团及通信营、工兵营一个连,新兵团一个营共计六千余人,昼夜行军,于第二天拂晓,率部抵达渭南龙岗堡一带,在西张村至南张村一线建立防线。出西安,经临潼,至渭南,几乎无险可守,只有一些不太高的小山,直至华县,华山一带,才是山峦起伏,沟壑纵横的易守难攻之地,刘镇华之楚子襄师,北洋军之张锡元第四混成旅,沿张家村,孙家堡,瓜坡镇一线布防,潼关直系吴新田师,阎相文师正兼程驰来,李想以区区一个加强旅,要防御对方三个师又一个旅的进攻,兵力相差悬殊,何况他刚刚上任不足五天,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这场仗,只怕双方都没人看好李想。就是陈树蕃,多半也是把他当作弃子,好给自己留准备时间。

布置好指挥所,李想就来到前沿阵地,观察地形及备战情况,来到前线,李想才发现,情况远比他想的更糟,临阵换将本就是兵家大忌,何况已方兵力又处于绝对劣势,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优。甚至都有人在流传他们只不过是炮灰而已。

李想先给自己从洛川带来的两个营讲解了作战的意义,民联军虽然组建只有一个多月,但李想深知前世解放军政治工作的重要性,他在组建部队的时候,就反复给老兵讲解了我们是谁的队伍,我们为什么而战的问题。李想深知,一支有灵魂的队伍,才是最有战斗力的队伍,才是打不垮的队伍。这两个营李想配备了最好的武器,关键时刻,这就是自己手中的一支王牌。

这两个营的营长就是刘小顺和贺山子,两个营的战士挖工事,擦武器,斗志高昴,李想将两个营长叫过来,问了问情况,三营长刘小顺笑道:“旅长,你也看到了,我们的战士,个个精神着哪,我们知道自己干什么,我跟他们讲。只有狠狠的打击敌人,我们才能保住西安,保住西安,才能保住我们的北六县,战士们一听都没话说,个个要拼命。”

李想郑重的说:“告诉战士们,我不要他们在阵地上和敌人拼命,我有更危险,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明白不?一支有思想的部队,有灵魂的部队,才最有战斗力,一定要让战士们知道。我们不是为军阀当炮灰,我们是为自已的家人,为陕北的父老乡亲过上好日子打仗。”

“明白,”大家响亮的回答。

刘镇华听到背后出现了陈树蕃独立第七混成旅,不知这个新上任的李想是何方神圣,派楚子襄师联络官前来询问,由于双方还没有撕破脸,李想回话,因直系军势大,故陈督军派自己支援两人,共御外敌,

“妈了个巴子的,什么共御外敌,分明是监视、督战。”楚子襄气的大骂,“腾”的站了起来,“大帅,我带部下剿了他去。”

“万万不可,大帅。”参谋长何志远急忙反对,“第七旅在我背后,如果我们火并,阎相文正好坐收渔翁之利,不若静观其变,只要他不打我们,我们就不主动打他,一旦阎师入潼关,我们兵合一处,第一旅就孤掌难鸣,西安指日可下。”

“嗯,有理,且让第一旅多活几天。”

六月二十日,阎相文第二十师,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四万余众在潼关完成集结,潼关守军楚子襄之二团一枪不发,放直军入关,天险顿失,西安震动。与此同时,湖北驻防之吴新田第七师,越过陕鄂边界,在镇嵩军憨玉昆部退让下,兵锋越过山阳,直指蓝田,对西安呈两路进逼之势,陈树蕃急调张金印于西安城郊、临潼一带布防,并将新成立之第五师于水兴部,驻咸阳之张世珑师第二旅组成西安防卫军。一面电令李想务必死守,却不提发救兵之事。一时间陕南大地,战云密布。

二十二日,阎相文之第二旅第四团兵进至华阴县宋家埝,杜峪口一带。三营长马二彪带一连和营部走在队伍前面,由于一路都是镇嵩军,他们已得到命令,遇到镇嵩军不必理会,直接前进,真正的对手是远在滑南的陈树蕃之第七混成旅。

行至杜峪口,路两边渐渐变成倾斜的高山。有时甚至是一面峭壁直上直下,只有几株顽强的松树生于其上。

一连长有点担心,向马二彪建议,派斥候在前面查探,道路狭长,三营渐渐进入了山谷之中。

一声清脆的枪响,一连长从马上一头栽了下去,跟着密集的手榴弹从两旁山坡上连二连三的扔了下来。倾刻间巨大的爆炸声伴着阵阵尘烟,将行军队伍笼罩在下面,一时间直军死伤无数,惨叫声四起。两边的排枪声中,夹杂着几挺轻机枪怒吼的声音,白朗宁、刘易斯,就在国外大多数国家都认识到轻机枪伴随火力的重要性时,中国军阀还停留在阵地战机枪防御战的一战套路中,李想来自未来,在他看来,所有的武器都是为战略战术目标服务的,使用起来,不落窠臼。

跟着山城上吹起了冲锋号,早已埋伏在这里的陕军一部,从两边山上冲下来,冲到约一百米开外,就在懵头转向的直军还没有清醒过来进,冲击在队伍前面的三十余人一齐扣动板机,都是清一色的手提机枪,MP18,密集的火力让来不及架设重机枪阵地的直军士兵抬不起头来,无法组织有效防御,东一团西一簇,混乱不堪。陕军眨眼就冲近到五十米以内,冲锋枪手后面是清一色的投掷手,人人都背着二十枚左右的手榴弹。没等直军清醒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手榴弹。彻底打乱了直军的组织,投弹兵身后全是白亮亮的刺刀,两军迅速转入白刃战。陕军与直军不同,白刃战往往两人一组,一人防守,一人进攻,面对没有组织,各自为战的直军,简直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攻击行动来如狂风,去如闪电,等后援一营二营赶到,山谷已成了血染的地狱,除了瑟瑟发抖的零星士兵和一些扔在地上的重伤员,进攻一方已消失在山野里,气的团长马胜魁浑身发抖,才二十分钟,自己的同村兄弟和四百多个士兵就没了。问了一个伤兵,伤兵告诉他,对方打扫战场时说,镇嵩军不敢拦直军,同样也不敢拦陕军,也给他们让了道,他还听几个陕军士兵交谈:他们近,又有镇嵩军补给,才来的这么快。

“妈的,早知道这镇嵩军是墙头草,靠不住,没想到敢拆直军的台。”望着陕军远去的方向,马胜魁让通信兵上报旅部,汇报今天的遭遇。

再说陕军一部,正是李想带领的北六县过来的人马,参加攻击的只有两个连,两个连攻击一个营,二十分钟解决战斗,让民联军的官兵一时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战斗力突然变强了,战损比十五比一,自己伤亡不到四十,不禁把崇拜的目光都投向李想,一个月的训练就有这样的成果,李想也没有想到,他的本意只是想重创其先头部队,迟滞对方行动,没想到摧枯拉朽,这一仗打得如此痛快。战术思想的差距,让这一场本来实力差距没那么大的战斗,变成了一边倒,

一边往汇合地赶,李想一边给战士们作战斗总结:“大家都看到了吧,战略战术配合得当,部队行动指挥迅速统一,产生的结果是巨大的,记住,任何的战术、装备,都是为左右战争的人服务的,进攻的时候,就应集中所有的优势火力,尽快接敌,攻的要坚决,要不怕牺牲,不要给敌人展开的时间,防卫时,尤其是遭遇战,要尽快的聚集身边的人,迅速结成环形防御,不要怕被敌人分割,缩成一团,对手在短时间内是无法突破的,等以后我们陕西的环境安定的,我要大力发展工业,让大家手中有比手提机枪更厉害的武器,火力更猛,射程更远,还要有伴随炮火,让部队有攻坚能力。”

赶到华山脚下的汇合点,民联军一个营已经等候在这里。略作休息,李想布置了下一步任务,这个年代,由于地图奇缺,没有国家统一的强力集权,地质测绘、水文勘查很难开展,以至李想惊讶的发现自己从二十一世纪网络和图书馆中查找的地图,竟然比陕军现有的地图还要精确(当然,这些工作都得益于日本为侵华所作的准备),再加上后世精确的测绘地图,虽然地名,参照物变化很大,还是能给李想提供比现在地图精确详细的地理信息。所以他很轻松就调动小股部队僻开镇嵩军的防御阵地,渗透到敌人后方。

两个营(欠一个连),官兵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个小时,李想又一次作战前动员:“弟兄们,我们要打的下一仗,不靠勇敢,不靠聪明,要靠我们两条腿,要靠我们的铁脚板。我们的下一个作战计划,很简单,奔袭四百里,奇袭吴新田第七师,要求只有一个:按时到达目的,就是我们的胜利。不要怕累,不要怕掉队,我在后面作收容队长,保证不让一个士兵迷失在山里。这是一条没人走过的路,我们就是要当这个开路先锋,行前人之不敢为,想前人之不敢想。弟兄们,我们民联军,战无不胜。”说着,李想高高举起右臂,带头喊道:“民联军战无不胜。。。”

“民联军战无不胜。。。”山呼海啸的声音在山谷中激荡,回响,越传越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