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58.暗夜死神

周于仲谋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撩人的风月飘散在纸醉金迷的繁华中,苦苦挣扎。窗外的废墟里,有个老妇人流连其间,不住往身旁的蛇皮袋内塞入在垃圾堆中发现的宝贝,干树皮般的手掌继续左右翻拨,反复搜寻,唯恐漏下任何宝物。 月亮慢慢探出头,把慈悲洒满人间。小巷外,有孤独的卖艺人拉着二胡,阿炳的“二泉映月”清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撩人的风月飘散在纸醉金迷的繁华中,苦苦挣扎。窗外的废墟里,有个老妇人流连其间,不住往身旁的蛇皮袋内塞入在垃圾堆中发现的宝贝,干树皮般的手掌继续左右翻拨,反复搜寻,唯恐漏下任何宝物。

月亮慢慢探出头,把慈悲洒满人间。小巷外,有孤独的卖艺人拉着二胡,阿炳的“二泉映月”清寒、凄凉的至美之声咿咿呜呜地响起,在淅淅疯疯的飞叶伴舞下,发出凄厉欲绝的袅袅之音,惨淡的月色下,凄切哀怨的气息扑面而来。

轻轻叹息,女孩蹙眉不展,捐款暂时只能解一时之需,以后爸爸的治疗会需要更多的钱,光凭自己卖艺不卖身的惨淡收入根本不够支付,紧皱眉宇,人依然不能下定决心。

收拾小包,简陋的化妆台上,小梅对着圆镜补妆。

深圳市市郊的晶元大道尽头,被废弃的大仓库内,鬼鬼祟祟的众多人影忙碌着。

一袭黑衣的卓总经理在背着背包的保安部长陪同下,站在破损不堪的包装箱旁,对面,肥头大耳的黄老五叼着雪茄,身后,拎着一个大皮箱的短装大汉肃然而立。

仓库外,放哨的马仔们手持对讲机,神情紧张盯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卓总,老规矩,先验货!”黄老五小声提示。

“小谢,拿一包货出来,让他们验!”女人冲身旁的部长发出指令。

歪歪斜斜的木桌上,全套小物件摆放整齐,匙子、锡纸、瓶盖、打火机等一应齐全,黄色不透明的胶带纸被小心撕下,封口的塑胶带也被拆开,露出里面的白色粉末。

从黄老五背后走上前的中年男人细心用匙子舀出一点点,倒在锡纸中,稍微折叠后用打火机在下面烘烤,白色的烟雾很快升起,伸头凑近,贪婪的鼻子没放过任何试图溜走的烟雾,大力吸入鼻腔,人的表情如醉如痴。

“老大,正宗的一号!”慢慢还在回味刚才的快感,男人没忘记自己的职责。

“成交!”黄老五满意的点点头,“卓总,佩服,现在也只有你能搞到一号,龙少暂时都没有办法,有道行!”冲女人竖竖大拇指。

卓总不露声色,俏丽的脸庞中看不出任何表情,“把钱扔过来!”

强力手电灯光下,大皮箱和背包互换,小谢和短装大汉各自认真查验。

仓库外,风声在呜咽,发出痛苦的嘶鸣。

“哥,这几天一直有人跟踪我,今晚你能送我回家吗?”三楼走廊内,小梅追问仲谋,“我真的很害怕,哥,求求你,送送我吧?”

“这···”小伙在犹豫,自从那晚出现那种尴尬的糗事,就一直有意识尽量避开小姑娘。该看的看过,该摸的也全部摸遍,实在···,嗐,冤家,想躲都躲不开。

四目相对中,小梅的眼神变得迷离,“哥,哥···”娇嗔音慢慢拉长,嗲声嗲气的语气令人头皮发麻。

“要不,等你下班再说?”

“好···哥···我下班后就来找你。”小姑娘嘴里发出的声音因为高兴而在轻轻发颤。

唉,谭君,哥就快要顶不住,你咋还不过来?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快来可怜可怜我吧?

监控室内,值班的战友也不知去向,悠闲的靠着椅背,痴痴的眼神望着监控画面。小梅,哥该怎样去面对你?

恍恍惚惚中,林梅和李梅的身影相互转换,快速在空中叠层,最后分不清到底谁是谁,救命呀,我的神。

“谋哥,上午打得真爽!”李尧不知啥时候站在身边,“谢哥呢?怎么今晚上一直都没有看到人?”

“谁知道,可能有事出去了。”

“谋哥,你和部长的关系非同一般,能说说你们的故事吗?”小青年可真好奇。

没办法,先暂时满足一下这帮臭小子的小小愿望,陆陆续续进来的保安们围聚在台边。仲谋绘声绘色讲述起在军营中,两人为泡妞而跟地方青年打架的韵事,两个人对五个人,最后还大获全胜。

小伙们听得惊呼连连,拍桌声,喝彩声,追问声,充斥在监控室内,欢声笑语淹没了城市的寂寞,给颓废的钢筋水泥城堡增添少许亮色。

生活,就得要生动地活着,不这样,毋宁死!

夜色在糜烂中悄悄消逝,窗外,喧嚣慢慢平寂,留下一地的鸡毛,当然也包括卫生间杂物桶内刚刚被使用过的避孕套。

301包房内,一龙戏二凤的春宫戏已然落幕,男人扔下钞票,扬长而出。两个肉团般的尤物在沙发上打闹,“你刚才的叫声好大哟···”

“你才大呢,看我不拧死你···”

“不要闹,快穿衣服,妈咪马上进来。”

房门被推开,“快,要下班了,你们还在磨蹭,瞧瞧人小梅,钱也赚了,可比你们轻松得多。”打扮艳丽的妈咪女孩大声训斥两手下。

快速穿衣服,两人小声嘀咕,“装啥B样,和我们不都一样,读过书有啥了不起,最后还不得让男人···呸!”

“哥···我们走吧?”房门外,卸完妆的小梅望着一屋子的人群,神情扭捏。

“谋哥,上···上!”一帮混小子大声起哄。

仲谋作势追打,人群嬉笑着蜂拥而出,“下班咯,谋哥···”李尧冲上司挤眉弄眼,“今晚就搞定她!”

“你···”小伙扬扬拳头,“千万不要瞎说,我只是送送她,你们这帮臭小子!”

“Yes Sir !”调皮的伸伸舌头,李尧最后一个离开房间。

“走吧!”仲谋大步下楼梯,小女孩默默跟在身后。

“谋哥好···”下班的人群中,不断有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打着招呼。

心不在焉的点头回应,小伙疾步下楼。

快要入冬的深夜,室外寒气逼人,仲谋外号“空调”,对迎面而来的寒意反应不大,但小梅明显不适应,从温暖的空调房一下子来到乍暖还寒的停车场内,人不免打个哆嗦。

“来,披上!”麻利脱下外套,递给身后小姑娘。

“不,哥,你也会冷的!”没有接衣服,小梅笑意吟吟。

强行把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小梅,知道我有啥外号吗?”

“唔···”牵外套,歪斜着脑袋,小女孩饶有兴致看着男人。

“呵呵,哥外号‘空调’,冷热对我来说都没啥影响,放心,我去叫的士?”

“要不,我们直接走回去?住地离这也不算太远。”有护花使者撑腰,小梅胆量倍增。

清冷的大街上,车辆行人都寥寥无几,在路灯的明亮光辉照耀中,月光下,一对拖长的身影慢慢顺街道而行。

“老板,那小子离开‘天上人间’,带一个女孩出现在大街中!”山羊胡中年男人俯身贴近老板的耳际,压抑的小声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

正欲发脾气的龙少立马喜形于色,“快,去安排人员,这次绝对不能错过机会,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